鬼吹灯 > 夜的命名术 > 940、现在走,是为了有一天回来

940、现在走,是为了有一天回来

    午夜。

    白银城的空军基地里正忙碌着,不断有浮空飞艇在指挥下升空,在苍穹之.上抵达指定高度,结成远征队形。

    基地里的士兵站在地面抬头看去,那一架架浮空飞艇的信号灯在天空组成了一个巨大的箭头,这样一来便可以减小风阻,让整支部队的能源消耗降到最低。

    曾经的第十黑骑士,如今的新任白银公爵站在塔台的落地玻璃前,而他身后则是9位新晋的黑骑士。

    这些黑骑士全是上一任白银公爵、老二、老五、老六等人的徒弟,实力参差不齐,有人是C级,有人是A级。

    如今,这支传承留了下来,彻底成为王室手中的一枚棋子。

    当一切就绪之后,白银公爵转身看向身后的黑骑士:“复仇的时机已经到来,是时候给东大陆惨痛的代价了。我们将在1天之后抵达中继岛,并与风暴城舰队汇合,在东大陆联邦北方登陆,一个月内收拢鹿岛、神代在北方的力量,三个月内拿下联邦。

    中继岛建设半年之久,终于可以投入使用,为帝国开启史无前例的战争。

    与此同时,风暴城的部队也在以最快的速度集结,一艘浮空飞艇在夜空里缓缓驶来,落在了风暴号空中要塞之上。

    风暴公爵当先走下悬梯,进入风暴号。

    暗处,有人在角落里用余光默默的观察这一切,他确定帝国要对东大陆发动闪电战之后,立刻转身进了第二层的洗手间某个隔断里,想要用卫星通讯设备给黑蜘蛛发去消息。

    然而按下发送键时,他却发现怎么都无法发送。

    通讯设备始终显示失败。

    下一刻洗手间的门]被人打开了,皮鞋跟踩在地板上的清脆脚步声缓缓靠近,这位情报人员的心提到了嗓子眼,蜷缩在马桶盖上静静的等待着。

    也许对方只是来上厕所的。

    皮鞋继续往前走,那双皮鞋也离开了情报人员的视线。

    然而正当他稍微松口气的时候,却见那皮鞋又突然走了回来,最终停在了情报人员所在的隔断门口,正正的对着隔断的门。

    情报人员有点慌了,他怔怔的等待着,可那皮鞋忽然一动不动的停了下来。

    他开始抬头打量四周,下一刻,他忽然惊恐的尖叫起来,却见风暴公爵那阴沉的脸就在隔断上方探出来,正越过隔断上沿冷冷的注视着他!

    黑蜘蛛没有死?”风暴公爵冷声问道:“她背叛了我?

    情报人员哆哆嗦嗦的不说话。

    “想体验黑魔法的酷刑?”风暴公爵疑惑。

    情报人员赶忙说道:“她没有死,她现在跟着Joker!

    并不是每一个情报人员都有绝对忠诚的意识,如今黑蜘蛛已经站在了东大陆那一-边,她所掌控的情报网络,大多是以‘把柄来控制情报人员的,并无忠诚可言。

    例如现在这位情报人员,就是挪用公款被发现了,如果被黑蜘蛛捅出去,一定会身败名裂。…

    这种情报网络其实非常脆弱。

    只是,黑蜘蛛已经向Joker投诚的消息,让风暴公爵陷入了愤怒的情绪。

    他回忆着那個赤身裸体跪坐在自己面前的女人,想到如今对方在Joker的身边也许做着一模一样的事情:跪在Joker面前接受鞭挞。

    他便感到无比的愤怒。

    这顶绿帽子,来的竟如此突然。

    风暴公爵打开隔断门,用他戴着红宝石戒指的巨大手掌,像握住一个篮球似的覆盖在情报人员脸上。

    很快,他从隔断里走出来,对外面的一名裁决者吩咐道:把里面收拾一下,让King来见我!

    在表世界死去的King,依然只是那个King本体的替身,就像先前死在珠峰上的亚瑟。

    裁决者走进洗手间里发现,那名情报人员已经变成了一具焦黑的干尸,但他一定也不害怕,只是默默的招来人将干尸抬走,顺着排污管道扔出了风暴号。

    那具黑色的干尸从高空落下,在地面摔成粉碎。

    此时此刻,劫后余生的King来到裁决者施展黑魔法的暗室里,风暴公爵看向他:‘准备好了吗?

    King回头看向身后,却见他的下属抬着一扇门门走进来,其中一人拿出一枚金色真视之眼在上面旋转了十圈,一层波纹在门上缓缓荡开。

    King说道:“试了一个月,终于有人将密钥之门开在了18号城市。

    风暴公爵冷声道:“我要的是你们直接将密钥之门开在10号城市!而不是开在18号城市!

    King解释道:“18号、10号城市号称联邦双子星,彼此之间距离只有600公里,足以让您施展黑魔法了。

    听到这话,风暴公爵才面色稍霁:‘“开始吧。

    下一刻,数十名裁决者拉着一个个装着黑魔法材料的箱子走进密钥之门。

    在门的对面是一间宽敞的大平层公寓,这里所有沙发家具都罩着一层白布,窗帘全部合拢,公寓的主人好像已经离开很久了。

    裁决者们无视这一切,每个人都盘坐在公寓的地板上,从箱子里取出自己所需的黑魔法材料。

    风暴城舰队开拔不过是一个幌子,他们早就准备好了前往东大陆的方法,想要在家长会毫无防备的情况下,给对方一击重击!

    就在全世界都以为他们还需要5天才能抵达东大陆的时候,他们先一步到来了,根本不给家长会撤离、疏散的机会!

    这一次,连风暴公爵都亲自来到18号城市里,他要亲自施展诅咒了。

    宽敞的上三区公寓里,一群裁决者快速对先前那些家长会名单重新施法。

    他们念名字的时候明显娴熟了许多,一个个黑魔法材料化为灰烬,一个个生死诅咒即刻生效。

    风暴公爵看着这一幕,面色终于平缓下来。

    他拿出自己的黑魔法材料来,第一个诅咒的并非庆尘,而是黑蜘蛛。

    风暴公爵一直都知道黑蜘蛛的真名,也知道黑蜘蛛的生日,这一切都是他牢牢掌控黑蜘蛛的依仗。…

    成功了。

    他看着面前的黑魔法材料化为灰烬,飘散在自己面前化作一个黑骷髅的面孔,然后才面面消散。

    这是生死诅咒成功的征兆。

    然而风暴公爵高兴不起来,这说明黑蜘蛛真的就在Joker身边。

    “卑贱的女人,

    ’风暴公爵冷声说道。

    他再次拿出一组黑魔法材料,黑斑蛙的干皮,茶树的露水,巨人的眼泪,森蚺的蛇蜕,早产女人的胎盘,圣诞日出生的小孩脐带。⑤

    这一切都是最高级的黑魔法材料,他要用这些东西,诅咒那个强大的Joker。

    最后,他拿出一枚乳牙,放在了六芒星的中央。

    裁决者的生死诅咒如果只有真名、生日,便只能诅咒那些实力比自己低的目标,可一旦有了血液、毛发这些身体组织,就可以对同级别使用生死诅咒。

    风暴公爵念了22次名字,失败,第23次,成功。

    却见那些黑魔法材料化为灰烬在空中凝聚。

    与此同时,庆尘正在卫戍部队办公室里奋笔疾书,为家长会制定新的纲领和方针。

    忽然间,他转头看向自己左手腕上的那串佛珠,三界外。

    庆尘只觉得一阵阴冷的风缠绕在自己身旁,如跗骨之蛆般挥之不去。

    下一刻,庆尘只觉得三界外忽然从自己身体里抽取了一部分雷浆

    黑魔法?

    他皱起眉头。

    这一次庆尘没有再顺其自然的等待三界外抽取雷浆,而是竟然在它停歇之前,尝试着主动将雷浆奋力往佛珠里灌去!

    三界外如同鲸吸一般来者不拒,只要是庆尘给的,便统统接受。

    刹那间,三界外的佛珠上亮起一个个金色的符号。

    庆尘愣了一下,这还是他第一次看见三界外的佛珠上出现这种变化!

    众所周知,许多禁忌物是可以解锁第二段作用的,例如禁忌物ACE-005大福,例如大羽手里那只可以控制纸雨燕的禁忌物ACE-066暴徒的千纸鹤。

    三外界如果真是陈无敌析出,那么对方作为半神的天花板之一,这三界外理应有第二阶段解锁形态。

    可.它的作用是什么呢?

    随着佛珠将庆尘体内的一半雷浆鲸吸而去,18号城市的公寓里,风暴公爵身后忽然金光大放!

    风暴公爵冷笑着似有准备,他微微侧身躲避,任由着身后的那金色武僧一掌打空。

    然而就在他准备放松下来的时候,余光里却见右侧又出现了一个武僧,左边也出现了一个,天上也出现了一个.

    十八罗汉。

    只见十八个武僧牢牢封锁着风暴公爵的所有退路,一人上手打了他一套!

    哪怕风暴公爵已经是半神巅峰,哪怕这些金光罗汉只是A级,风暴公爵依然挨了七八掌,被打出一口鲜血来!

    十八个A级突然出现,饶是半神也着了道!

    却见那十八道金色的光影得手后,纷纷聚拢在其中一人身上,那武僧在光芒里微笑着合十双手:“爽吗?”…

    旁边有会中文的裁决者赶忙翻译:“Are.y?

    风暴公爵:“?

    这特么是正经和尚吗?!

    正经和尚能打人一套之后问你快乐吗?

    武僧在光芒中消散,不见了踪影。

    风暴公爵起身交代道:“Joker为不可诅咒状态,不用再尝试了,先杀了其他人!杀不掉也要逼他们龟缩在黑叶原里,永远不敢出来。”

    10号城市里,庆尘坐在办公桌后面看着三界外的光芒暗淡下

    去,他知道那位武僧或许已经又出去走了一遭。

    他忽然站起身来走到办公室外面高声说道:“小七!老罗!”

    这寂静的午夜,一间间办公室都亮着灯火,听到庆尘的呼唤声,所有人一同开门]来到走廊里。

    ‘怎么了老板?”罗万涯问道。

    庆尘说道:‘撤离!所有家长会的核心成员,必须尽快撤离。

    “撤到哪里去?”罗万涯问道。

    ‘黑叶原!按照我们先前制定的计划,分区域,分批次撤离!

    庆尘凝重说道:“刚刚我被黑魔法诅咒过了,说明裁决者就在我们1200公里范围之内!撤离的同时,让刚加入的非核心成员10号城市的每一个角落,寻找裁决者的踪迹!

    庆尘皱着眉头,如果对方在10号城市里还好,可如果对方在李氏的18号城市,就难办了。

    他看向罗万涯:“你也得走。

    “我们这些核心成员都走了,10号城市怎么办?”小七焦急道:“刚刚接到情报,陈氏集团军已经在1个小时前开拔,最多7天时间就会抵达城外。我不走,我要去战斗。

    庆尘摇摇头:“裁决者一定有备而来,走了还留有力量,不走就什么都没有了。快走,这是命令,放心,这里有我。

    正说话间,办公楼下忽然传来惊呼声,所有人扶着走廊扶手往下看去,却见--名家人倒在血泊里,心跳已经停止。

    庆尘问道:“发生了什么?

    “不知道,完全没有注意到发生了什么!”楼下的人说道。

    然而就在此时,楼上忽然有花盆落下,在黑夜里正正的砸向那个说话的人。

    庆尘随手拔掉一根头发击碎花盆,但楼下之人惊慌后退之间竟被地上的砖缝绊到脚后跟,整个人失去平衡的向后摔去,后脑勺直直的向花坛边缘的锋利棱角磕去。

    庆尘的身影消失,他如离弦之箭般来到家人身边,托住了对方的脖颈。

    这种诅咒宛如死神来了似的,防不胜防,一次不成功它就生效第二次,第二次依然失败了它就会生效第三次。

    一次比一次意外,一次比一次惊险。

    家长会将被陆续诅咒数万人,庆尘能救一个,却救不了所有人。

    小七看着这一幕也不说话了,他们必须走,不然就会死在毫无意义的意外之中。

    他低着头说道:“就因为傀儡师和裁决者联手,我们就得被迫放弃这个苦心经营的城市吗?

    大家努力了那么久,结果还是必须要走。

    庆尘看向小七:“不要再浪费时间了,诅咒会陆续生效,家长会成员此时恐怕已经有数百个遇难了,每拖延一分钟,就会有数十个成员相继死去。走吧,现在走,是为了有一天回来。’

    .

    1qug.

    

    http://www.gdbzkz.com/zhushuyao/32448837.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gdbzkz.com。鬼吹灯手机版阅读网址:m.gdbzkz.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