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吹灯 > 追妻令 > 75、雪人

75、雪人

    去把荷花儿的坟挖了吧!“殿下这样吩咐。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于是泉安率领着十来个侍卫浩浩荡荡的去掘了荷花儿的坟。

    腐朽的白骨中,喉间有一条长长的锡块,侍卫忍着恶臭将锡块取了出来,泉安便拿着去了尚书府。

    尸臭这种东西,是如影随形的。沾上一点儿,洗十遍澡仍有余臭,这种臭味仿似能透过层层冬衣钻进人的头发、毛孔,紧紧吸附难以消除。

    泉安如同一缸行走的粪池在林府穿梭。轻车熟路的敲开了香兰居的门。

    他奉上锡块,香兰居的婢子纷纷逃窜:为什么会有这么臭的东西,熏的人直作呕!

    林玉兰捂着鼻子,横眉怒目:“泉公公这是做什么?“

    泉安笑的温和:“太子殿下让咱家来知会一声四姑娘。荷花儿喉管里的锡取出来了。如果四姑娘执意嫁给吴王,咱家立马就把这件事捅出来让天下人知道。四姑娘自己琢磨琢磨,看看是嫁给吴王重要呢?还是身败名裂重要?“

    林玉兰脸色铁青:三年前都查不出问题的荷花儿,怎么现在被太子抓住了把柄?还是在这么关键的时刻??

    泉安捧着恶臭的锡块走了。林府仿佛被满天粪水泼了个遍,他走过的道路下人们纷纷避让。

    泉安是不敢捧着这等东西去东宫的,太子妃肚子里有着顶顶重要的小皇孙,若是闻了这等恶臭吃不下饭怎么办?他仍旧将锡块扔回了荷花儿的墓里,让几个侍卫轮流看守。

    回宫后他泡了许久的澡,猪胰子洗去两三块,自觉浑身的臭味被盖住了,这才往崇教殿跑。然而小青梅皱着鼻子闻了闻,嫌弃的捂住了鼻子,瓮声瓮气的问:“泉公公,你身上是什么味道呀?好难闻!“她跑到梳妆台前翻出了蔷薇水,给他滴了几滴,然而香臭混合的味道更上头。

    小青梅忍不住干呕,赵凌将泉安赶出了崇教殿:“一月内不许靠近这里!“

    泉安委屈巴巴:“殿下,奴可是为了给您解决大麻烦才惹了这一身臭。“

    “解决了?“赵凌拦在大门口,抱臂看着泉安在庭院中吹冷风。

    泉安点点头,赵凌毫不留情的赶客:“解决了你就离崇教殿远一些,别熏着梅儿。“

    林玉兰应当知道名声对她来说有多重要,如果她执意嫁给吴王,荷花儿的事捅出来,皇家第一个不答应,到时她便是过街老鼠人人喊打。最好的办法就是回了吴王的好意,保全名声。

    吴王派奶嬷嬷带着金册去提亲时,林玉兰在闺房里已经哭了整整一天,最后红着眼圈告诉奶嬷嬷:“民女有一句话,烦劳嬷嬷转告吴王:心似流水不倦花,我如明月君勿恋。皇家门槛太高,玉兰自知配不上吴王侧妃的身份。嬷嬷请回吧!“

    奶嬷嬷以为她要坐地起价,假意劝了几句才发现林玉兰是动真格的,说什么也不肯嫁,愤愤的带着金册回府了。

    吴王诧异极了:林玉兰分明已经委身于他,当初还为要个名分赌气说要去做姑子,怎么转眼就变卦了?

    变卦就变卦,吴王是不缺女人的,特别是新纳的林蔷薇,柔柔弱弱的,软的像一滩水。他就爱柔情似水的姑娘。

    赵凌心情愉悦:林玉兰和吴王,这辈子别想搅在一起坏他的事!

    冬至时小青梅已经有三个月身孕了,民间称“冬至大如年“。这一天民间百姓会像过年一样穿新衣、祭祀祖宗。宫里照旧会摆宫宴,不过规模小一些,请的是三品以上大员。

    林正堂作为从二品大员,带着林玉兰一起出席,然而东宫里小青梅抱怨了一声好久没见祖母了,赵凌便专程派马车把林老夫人一道接进了宫。

    席间赵凌仍旧殷勤的给小青梅布菜,林老夫人得了特赦,坐在二人下首。旁边林玉兰相陪。林玉兰见到太子,心里恨意上涌。

    即便当初的桂花宴她有错,然而他退了婚让她成为京城笑柄已经报了仇,为何还要步步紧逼,逼她放弃吴王?

    赵凌察觉到仇恨的目光令人如芒在背,抬头看来,见林玉兰迅速收回目光,不由挑衅一笑:林玉兰在为嫁不成吴王怨恨他呢!

    酒席上有歌舞助兴,大家纷纷举杯劝酒,林玉兰嗓音柔和,对林青梅说道:“妹妹有孕是喜事,姐姐在家中整日无所事事,若是妹妹觉得闷,姐姐可以来宫里陪你解闷。“

    小青梅歪头看了看她,轻轻“哼“了一声,不理她。

    泰山老母说过了,要离兰姐姐远一点。

    林玉兰讨了个没趣,林老夫人看在眼里,心里冷笑: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

    赵凌的目光越过小青梅投向她:“不劳四姐烦心,梅儿在宫里快活的很,孤会陪她打双陆、玩樗蒲,还会带她去看蹴鞠比赛、打捶丸,再不济孤可以带她到金明池上看水戏、逛集市。梅儿每天玩的不亦乐乎,怎么会闷?“

    林玉兰的唇张了又合,好半晌才举起酒杯将话语和着酒一道咽了下去:谁在乎她闷不闷?她只是想给她添堵!

    小青梅吃饱了便坐到林老夫人身旁嗑瓜子,林老夫人道:“乖囡知不知道你蔷薇姐姐?她嫁到吴王府里做妾去了。“

    小青梅顿时瞪大了眼,圆溜溜的:“蔷薇姐姐为什么要做妾呀?她也有一个坏娘亲吗?“可是孙姨娘看起来一点儿都不坏呀!

    林老夫人撇撇嘴:“孙姨娘脑子可不糊涂,是你蔷薇姐姐糊涂,上赶着要给吴王做妾。“好好的亲事就这样给毁了。

    “她是想让吴王把小宝宝放在她肚子里吗?她要和吴王妃抢着生宝宝对不对?“小青梅觉得自己分析的很有道理。

    “祖母,吴王怎么不狠狠的打她骂她呢?凌哥哥说如果有人要做妾,就要狠狠的打她骂她哦!因为小宝宝只可以梅儿一个人生,不可以让别人代劳。“小青梅说着说着情绪激动起来,声音扬高,歌舞恰好暂歇,满殿都听到她那义正言辞的歪理了。

    满堂群臣:太子殿下这等觉悟,我等自愧不如!

    太子顿时成了京中宠妻模范。

    林玉兰心里太不是滋味了。她闷头喝酒,想了许多许多。

    若没有林青梅,太子的宠爱都是她的,她会享受帝后的关爱、群臣的跪拜。而不是像现在这样,嫁都嫁不出去。

    她先前万分看不上的林青梅,如今却活成了人上人的模样,这对她的打击是致命的。

    宫宴散时。赵凌将林老夫人送上马车,林老夫人感叹道:“先前老身对殿下多有误会,如今才知道殿下对梅儿有多珍惜。“一国储君为了护住痴傻的妻子,竟情愿不纳妾。试问情深如他。世间几人能做到?

    赵凌莞尔:“护梅儿周全是孤分内之事,祖母若是愧疚,请将四姑娘早早嫁出去吧!四姑娘对梅儿的敌意由来已久,孤不希望她一次又一次的出现在梅儿面前。“

    林老夫人叹:“她如今哪儿还有人敢娶?殿下若是不放心,老身回去就将她送到庙里修行。“

    赵凌目送她离开后,回头去接小青梅回东宫。

    下雪了,夜里雪花纷扬,琉璃宫灯映照下,雪花慢慢从天空飘落,仿佛天女散花。

    赵凌为了让小青梅赏雪,乘的是琉璃围起来的马车,四面通透。马车里燃了火炉。赵凌特地让车夫慢些走,琉璃马车缓缓行驶在纷扬的雪花中,如同映入了一幅雪白的画。

    雪下大了,马车行驶过的痕迹很快被覆盖。片片雪花就在眼前飘落,仿佛落在了眼眸之中,然而却触摸不到。这种被雪花包围的感觉,令人感叹上天造物之美。

    小青梅贴在琉璃上看了许久,回头问道:“凌哥哥,梅儿可不可以出去打雪仗?“

    “不行。“赵凌毫不犹豫的拒绝。见小青梅神情落寞,他伸手摸了摸她的肚子,神情温柔:“梅儿肚子里有小宝宝,不能摔跤。“

    唔,这可是求泰山老母好久好久才送来的小宝宝,一定要珍惜呀!小青梅立即歇了打雪仗的心思,然而双眼憧憬的看着雪花飘落,这么美的景色不打雪仗真的很可惜呢!

    “回去凌哥哥给你堆雪人。“赵凌见她神情向往,不忍让她失望。

    雪下了一夜,次日早起时,东宫庭院里一片雪白。泉安带着宫人将菱格窗换成了通透的琉璃窗,阳光在照进来,殿中明亮极了。

    小青梅在窗前驻足观望:窗外凌哥哥正拿着图纸一筹莫展。赵凌下了朝后便急匆匆回来给她堆雪人,小青梅贪心的很,将她和赵凌画在图纸上,要他按照图纸堆雪人。不光如此,连山里的花狸和阿豹、两只貂儿也画上了,赵凌拿着图纸很是头痛。

    有孕的小青梅越来越难哄了。

    赵凌将图纸扔给泉安:“立功的时候到了,你把这些雪人堆好,孤就不记你上次把梅儿熏吐的仇。“

    泉安:讨主子的欢心是做奴婢的必备技能!

    当天下午,太子和小青梅的雪人便做好了,肩上爬着两只雪做的貂儿,赤豹和花狸一卧一立守护在旁,惟妙惟肖。

    殿里小青梅和太子围着火炉煮茶,殿外两只雪人手牵着手在阳光下一起白头。岁月静好。

    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http://www.gdbzkz.com/zhuiqiling/12626299.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gdbzkz.com。鬼吹灯手机版阅读网址:m.gdbzkz.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