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吹灯 > 重生美食小甜妻 > 第189章 异样

第189章 异样

    自己的心思被罗大娘直白地讲了出来,方如珍脸上一热,心里却也有些警醒。

    罗大娘说的没错啊,她不就是看重大海哥的这份善良热心的品质嘛。

    要是他真变成一个斤斤计较的商人,她也不会对他念念不忘这么多年。

    她可真是有些关心则乱了,说话没注意分寸,还没进门就惹得罗大娘不满意。

    “妈,如珍不是这个意思。她就是担心我们嘛,我没开过买卖,好些事情不懂,且靠如珍盯着呢。她都好心。”

    罗大海这会儿终于说话了,他看老娘说话太直接,师妹脸上通红一片,再不调和调和不行了。

    “奶奶,我爸为人太老实了,就得方姨管管他,您说是不是?”

    罗顽顽心里急啊,方姨还没把老罗拿下呢,要是这个节骨眼惹未来婆婆不满,岂不是增加难度系数?

    被罗大海和罗顽顽父女俩人夹攻的罗奶奶,看看这个,瞅瞅那个,噗嗤一声还笑了。

    “你瞅瞅你们父女俩,我不过是怕你俩面子上过不去,你俩还反过来劝上我了。得啦,这可真是周瑜打黄盖,一个愿打,一个愿挨。”

    罗奶奶扬扬手,表示不管了。她老人家就这点好,想得开。有些事儿她或许看不顺眼,但是当事人都表示无所谓,那她指定不起哄了。

    尤其那周瑜打黄盖,她说的时候,可真是意味深长地看向了儿子和方如珍。

    她就琢磨着,既然儿子这么乐意被人家小方管着,还磨磨唧唧的干啥?

    就因为他始终不拿出一个明确的态度,那个姓佟的武术师傅才一副没眼力见儿的样子,见天儿地围着小方转悠。

    那眼神,就跟盯上肉的大狼狗似的,罗奶奶真怕夜长梦多哟。

    被老娘眼神暗示了一波,罗大海摸摸鼻子不言声儿了。

    他现在也很矛盾,师妹的意思他哪儿会不懂,但是他实在觉得自己这个情况,太委屈师妹了。

    本来如果没这个心思的话,和师妹保持点距离比较好,但是她一心一意地帮衬他,他说不出让师妹回去的话。

    他怕看见师妹失望的眼神,所以该说的话,始终说不出口。拖拖拉拉到现在,形成了一种进退维谷的状况。

    而方如珍对大海哥这种回避的态度也是没辙了,从最初的生气,到现在连脾气都没了。

    她反正是打定主意要跟大海哥死磕到底,她明白他的顾虑,但是她不想再把他让给任何人了,不给他任何机会推开自己。

    十多年她都等了,不差这点时间,看谁耗得过谁!

    还不知道自己已经是方如珍案板上的肉的罗大海,不敢看方如珍的眼睛,生怕被师妹眼睛里的失望刺痛。

    而吃瓜群众罗顽顽也是有心无力,帮不上忙。

    能做的就是在她那便宜师傅来讨好方姨的时候,变着法儿的打岔捣乱,不给他机会跟方姨独处。

    好在佟师傅不是那小肚鸡肠的人,不然罗顽顽这扯后腿的行为,肯定得挨收拾。

    尽管方姨和老爸之间的感情进展缓慢,但是罗顽顽还是希望老爸能给点力,这样不明不白的拖着,总不是个办法。

    所以她日思夜想,希望能想出个法子,让老罗能敞开心扉,接受方姨的感情。

    不过还没等她想出法子来,另一件事就彻底打破了她世界里的平静!

    无论多么不愿意,宋承骁要离开的日子还是很快到来,离开的前一天,罗顽顽琢磨着想跟承骁哥去照相馆拍一张合照。

    所以她一早就起来收拾,换了一身鲜亮的衣裳,过年方姨给买的白色羊毛衫,外套穿了一件浅蓝色带风帽的条绒棉衣,帽子上还坠着两个白色的毛球,衬得她白净可爱。

    头发也花心思

    编了两条鱼骨辫,剩下的头发散着,既活泼又灵动。

    吃过早饭,她就跟老爸说了一声出门了。

    一路上兴致勃勃地琢磨,等会儿叫承骁哥照相去,他会不会答应。

    又一想,承骁哥好像从来没有拒绝过她的要求,肯定会答应了。

    这样一想,罗顽顽就忍不住偷笑,活像捡了什么大便宜一样。

    等到了武家敲开门,罗顽顽不用商姨领着,自己来到宋承骁房门口。

    “承骁哥?我是顽顽,我能进去嘛?”

    商姨说承骁哥在他自己屋里,罗顽顽就直接来敲门了。

    可是里头却没什么反应?

    罗顽顽有些奇怪,又敲了一次。

    这会儿等了一会儿才有个嘶哑的声音响起:“顽顽,你先回去好吗?我……”

    竟然是连话都说不下去了!

    一听这个,罗顽顽哪儿还淡定得了?昨儿见面承骁哥还好好的呢,怎么今天就这样了?!

    “承骁哥,你开开门,让我看看你,你到底怎么了?”

    心急的罗顽顽把门板拍得啪啪响,怪不得刚才商姨开门的时候,脸色怪怪的,她还以为是商姨心情不好什么的,难不成是承骁哥出了什么事情?

    “你先回去,让我冷静一下。”

    从来对罗顽顽有求必应的宋承骁,第一次拒绝了她。

    这就太反常了,越是这样想,罗顽顽越是觉得不对劲儿!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让承骁哥连她的面都不见的?

    毫无头绪的罗顽顽迫切地想见到宋承骁,不管发生了啥,怎么连人都不肯见了呢?

    承骁哥的声音听起来很疲惫,像是受了很大的打击似的。

    刚才还只是有一点着急,这会儿罗顽顽已经心急如焚了。

    “承骁哥,你到底怎么了嘛?我是顽顽呐,你连我都不想见吗?”

    罗顽顽调整一下情绪,让自己放轻语气,跟宋承骁好说好商量。

    这些日子的相处,她算是对宋承骁的脾气挺了解的,典型的吃软不吃硬。

    所以尽管很着急,她也得来软的,不能过于激动。

    说完话,罗顽顽就屏住呼吸等待着宋承骁的回应。

    仿佛过了一个世纪,里头终于有了动静,紧闭的房门终于打开了。

    屋里光线有点暗,背着光的宋承骁直挺挺地站在门口,脸隐匿在阴影里,神情不明。

    “承骁哥,你怎么了?”

    他这个样子,让罗顽顽的心提到了嗓子眼儿,她小心翼翼地问道。

    “妹妹,如果我不再是我,你还会跟我这样要好吗?”

    宋承骁的声音像是被铁水浇过似的,嘶哑低沉,听起来像是一夜没睡。

    而他的问题,让罗顽顽愣住了,什么叫我不再是我?

    。

    http://www.gdbzkz.com/zhongshengmeishixiaotianqi/9405623.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gdbzkz.com。鬼吹灯手机版阅读网址:m.gdbzkz.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