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吹灯 > 重启全盛时代 > 第六十章、极度恐惧

第六十章、极度恐惧

    “砰!”

    房门被粗暴的推开。

    外面等着鸭王看到阿尔伯特一边走出来,一边揉揉脑袋。

    “怎么了?”鸭王说道:“好像挺热闹的样子,只不过我没敢去看。”

    阿尔伯特懊恼的说道:“去吧,打电话,就说这边日料店发生斗殴,有四个人昏迷了。”

    “哦,好的!”鸭王去打电话了。

    阿尔伯特给李承龙打电话,反正欠人情也是欠,那么多欠点也无所谓了。直接让李承龙给自己把事情摆平,这是李承龙目前对于阿尔伯特唯一的作用了。

    李承龙知道1前因后果,气的不行:“你凭什么觉得我会管?”

    “你不管拉到,你不是给我挖坑了?我已经进去了。所以你现在要保护我,要不然我出了事,你的坑就白挖了。你什么计划,什么算计?别管什么布局,全完蛋!”

    “我怎么就认识你这个无赖了!”李承龙语气不善:“你觉得,我就是受威胁的人?大不了我舍掉一部分想法,什么都不影响。你以为自己多重要?”

    “哦,无所谓啊!”阿尔伯特说道:“虽然我啥也不知道,但是我可以胡说八道啊!你年纪不大,现在算是级别不低的官了吧?嗯,那就是背后有人,嗯,然后什么计划,那个人什么想法,瞎编。这种事我知道,不管真假,先查一遍!”

    “你想死吗?”李承龙生气了。

    “有本事来打老子啊!”阿尔伯特气焰嚣张:“别磨叽了,来打我啊!我皮痒,求锤!快点,我受不了了,快点来!啊哈,打我啊!来啊来啊!那在打我之前,也得先给我平了事。我最近忙,过两天再来打我,就这样。”

    “我警告......”

    “嘟嘟嘟......”

    “奇怪!”阿尔伯特收回手机,挠挠头:“他好像没说完?不过都是废话,无所谓了。”

    整理了一下衣服,阿尔伯特才咬牙切齿的说道:“你,还想在里面待多久?”

    随后,奶圭才从屋子里出来,看着阿尔伯特,没敢说话。直到现在,她才知道阿尔伯特是一个多么恐怖的人。没想到自己之前居然这么招惹他,简直是不可思议。

    “真的,如果不是因为我不打女人,我真的会给你也来一拳。”

    阿尔伯特很生气,没想到奶圭为了拉自己入火坑,真够豁得出去的,直接就扑上来,来了个莫名其妙的......不,这不是吻,这分明就是较劲呢!

    现在鼻子疼,嘴巴疼,牙也疼,脸都疼。这和打架的效果差不多,只不过是把拳头换成了脑袋,各种相撞。

    报复失败的阿尔伯特,又被拉下火坑,看到四个要疯掉的男人。

    直到这个时候,阿尔伯特才知道奶圭到底厉害到什么程度。这四个人都对她爱的不行了,但是从头到尾,奶圭跟这些人的接触无非也就是拉拉手的程度!仅此而已!

    这敢想?

    阿尔伯特之前以为,奶圭八成都已经把这些人睡遍了。但是现在看了,奶圭的渣女段位实在是太牛了,根本不需要付出什么,仅仅是拉拉手的程度,散发的魅力就足够征服很多人了。

    事实上,确实如此。

    柏拉图的恋爱,让每个人都不断的痴迷可以更进一步。那种极限的推拉,那种感情的拉扯,让每个人都对奶圭无法割舍,越陷越深。

    如果仅仅是身体,那种痴迷可以在很快时间就消失殆尽。只有是感觉上的喜欢、陷入,才能让人无比痴迷。哪怕是拉拉手,都觉得是天大的惊喜了。

    所以......

    当看到奶圭主动扑倒阿尔伯特身上,肆无忌惮的亲近时,四个人的心态全都崩溃了。

    就算是苏二斤,也没想到进展是这样。难道爱情不是精神上的吗?难道两个人拉拉手不就应该是纯洁爱情的极限了吗?这个世界到底发生了什么!

    人的嫉妒心,会燃烧一切理智。所以当这样的对比产生之后,当对阿尔伯特的嫉妒产生之后,就算阿尔伯特和这件事毫无关系,那也跑不掉了。

    推开奶圭的阿尔伯特,看着四个发狂的男人,迫于无奈之下,只好让这个四个人,都安静觉得躺一会。

    奶圭本来是后悔的,她还怕阿尔伯特被打残了。可是当看到阿尔伯特干净利落的解决了四个人之后,她......更后悔了。

    原来自己的听闻和推测都是真的,原来泰妍允儿她们有时候对这个人的吐槽也是真的,原来关于躁郁症患者极端危险的事情更是真的!

    只不过,阿尔伯特从未在奶圭面前完全展现过自己的这一面。最多是之前泰妍的那件事,这个人挺身而出对付了那个大前辈。但是那一次奶圭是站在泰妍这边的,算是一起的,所以并没有意识到这个家伙的可怕程度。

    奶圭只是觉得,这个人还是之前的那个王太卡,仅此而已。

    但是奶圭发现自己天真了,这一次,当成为对立面的面对阿尔伯特,那种莫名的恐惧感几乎是从内心深处滋生。阿尔伯特狂躁起来,就像是黑暗里游荡的怪物,那种极度压迫的感觉,几乎让人无法喘气。

    不是在开玩笑,刚刚奶圭看到阿尔伯特的眼神时,那种冷漠的眼瞳,几乎让奶圭发自内心的觉得恐惧。

    曾几何时,自己好像见过这样的眼神。那种完全冰冷的感觉......奶圭忽然想到了一些之前的事情,自己好像见过这样的人。

    小的时候,奶圭老爸的公司破产之后,讨债人曾经找过一些特别的人,来逼债。

    对,就是那个时候!那个眼神,几乎是无数噩梦的复刻。

    她害怕了,真的害怕了。

    奶圭第一次在阿尔伯特面前失态了,看着阿尔伯特凶相毕露的样子,吓得跌坐在地上,再也说不出一句话。

    阿尔伯特蹲下来,看着奶圭的眼睛,问道:“嗯?为什么忽然是这样的态度?嗯?这样的眼神,我很不喜欢。你是有多恨我?”

    奶圭低下头,不敢再看,只是忍不住颤抖。

    阿尔伯特问道:“你在怕什么?”

    “你杀过人。”

    http://www.gdbzkz.com/zhongqiquanshengshidai/13505742.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gdbzkz.com。鬼吹灯手机版阅读网址:m.gdbzkz.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