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吹灯 > 贞观憨婿 > 第539章秦叔宝

第539章秦叔宝

    第539章

    程处亮过来想要找韦浩说情,希望韦浩能够帮着他弄到万年县或者长安县的县令,韦浩要弄肯定是能够弄到的,但是他不建议程处亮这么做。

    “首先,这两个县发展已经很好了,就目前而言,要做的事情还是有很多,但是高峰期已经过了,加上人口众多,你未必能够管理好,

    这里和铁坊那边可不样,铁坊的那些工人,他们要赚钱,他们肯定的听你的。但是这里,他们可不会听你的,因此你要解决各种各样的事情,如果你没有经验,你根本就处理不好那些事情!”韦浩对着程处亮说道,程处亮听到了,点了点头。

    “另外就是,如果你去其他的县,那机会还能多一些,只要你能够弄几个工坊过去就好,弄了几个工坊,带动当地的百姓干活,加上有税收,那么你能够很好的管理这个县,

    甚至说,到时候吏部考核,你也能够有很好成绩,到时候再来万年县都没有问题,现在,你还不行,你不要看这个位置很好,但是做不好的话,到时候不知道会出多大的乱子,韦沉是因为韦家在京城,加上有我,没人敢给他刁难,

    而长孙冲就更加不用说了,他有父皇和母后帮着他,谁也不敢去轻易换他,但是你就不一样,程叔叔本来就是武将,对于治理这一块也不懂,到时候未必能够帮的上你的忙,而这个位置,谁都盯着!”韦浩看着程处亮说道。

    “嗯,这话对,你听慎庸的!”程咬金点了点头,对着程处亮说道。

    “还有就是,你去担任这两个县的县令,没办法服众,就你的那些部下,他们都有可能不服你,到时候给你来一个阳奉阴违,你就什么都坐不了!”韦浩笑了一下说道,程处亮点了点头,

    接着韦浩开口说道:“你要调动,你该早来跟我说,这样的话,我还能把你弄到洛阳去,铁坊那边其实是不错的,我也不知道你们这帮人的意图,之前就是房叔叔来找过我,但是房遗直的事情都是父皇亲手安排的,我没办法安排。”

    “诶呦,你是不知道啊,他昨天找我说这件事的时候,我就骂了他,我说你既然想要调动,韦浩不早点说,现在洛阳那边的事情都安排好了,你才来说?这孩子,老夫都拿他没有办法!”程咬金此刻也是生气的说道。

    “我不是没有想到吗?”程处亮低着头开口说道。

    “跟你说一个好地方。就是去洛阳和长安中间的华阴县,如果你想要去当县令,我倒是可以给你一些规划,你可以按照规划好好去做,这里连接长安和洛阳,非常的重要,

    如果说你能够把这里治理的非常繁华,以后这里是商人必须要停留歇息的地方,因为长安这边太贵了,而华阴县到长安来,坐马车,也就是半天的时间,到时候会有很多商人在那边等着,等着两边的消息,如果你能够吸引很多商人到那边去开集市,估计到时候也能够发展的非常不错!”韦浩提醒着程处亮说道。

    “哦,多谢慎庸,那既然你说这里,那就这里,到时候还要请慎庸多帮忙才是!”程处亮一听韦浩说愿意帮忙,马上开口说道。

    “不过,这件事啊,我还不能去找父皇说,程叔叔,这种事情,你还去找父皇说,你就说,我愿意帮他规划这里,我相信,父皇肯定会同意,如果我去说,不好!”韦浩马上对着程咬金说道。

    “懂,我下午就去,慎庸,多谢了!”程咬金当然韦浩是什么意思,但是韦浩说了会帮助程处亮,那么李世民肯定会答应的,而程咬金去说,心里也有了底气。

    “程叔叔,你还跟我客气?”韦浩笑着摆手说道。

    “嘿嘿,行,我还是早点过去,我担心到时候去晚了,到时候陛下那边另有安排,那就麻烦了!”程咬金说着就站了起来。

    “行,程叔叔,我送送你!”韦浩也跟着站了起来。

    “哎呦,你就歇着吧,咱们还客气这个干嘛?”程咬金马对着韦浩摆手说道,示意他不用送,很快,程咬金父子就出去了,

    韦浩则是让家里准备好东西,自己要去一趟李靖府上,皇宫和李靖府上的礼物,可是需要自己去送的,

    很快,韦浩就到了李靖的府上,实在是太近了。“

    岳母?我岳父呢?”韦浩到了府邸里面,发现就是岳母红拂女在。

    “你秦叔叔病了,很严重,伤口都溃烂了,你岳父啊,想要去看看老兄弟去,来,慎庸啊,到屋里面去坐,我让下人去喊你大哥和二哥过来了,思媛在给你准备泡茶呢!”红拂女开口说道。

    “不是,岳母,孙神医没有去诊治过吗?”韦浩一听,感觉很奇怪的问了起来。

    “去了,那天从皇宫回来就去了,孙神医说,很难,也就是一两年的事情,也开了一些药,之前御医诊断,也就是半年的事情,还好遇到了孙神医,诶!”红拂女叹气的说道。

    “这,行,这样,岳母啊,要不,我等会和大哥二哥去看看秦叔叔去,你看可好?”韦浩感觉很可惜,秦叔宝啊,那是多么英雄的人物,还年轻,如果就这样走了,太可惜了。

    “也行,但是晚上要到府上来用膳!听到没有?”红拂女马上交代韦浩说道。

    “好!”韦浩说着就和红拂女去了客厅,到了客厅,看到了李思媛在那里泡茶了。

    “泡好了,这几天没出去吧?”韦浩笑着看着李思媛说道。

    “嗯,没出去呢,账目全部算完了,可是忙了一阵子!”李思媛笑着说了起来,这个时候,李德謇和李德奖他们兄弟两个也来了,还有两个嫂子也过来了。

    “昨天回来的?”韦浩笑着看着李德奖问了起来。

    “去你府上两次,你都没在家,说什么在孙神医那边有事情,我就没有过去打扰了,来,慎庸喝茶!”李德奖笑着对着韦浩说道。

    “是,有点忙!”韦浩笑着说道,而李思媛坐在那里给他们倒茶。

    “你瞧瞧妹子,现在泡茶都泡的这么好了!爹爹都喜欢要妹子泡茶!”李德謇则是在那里笑了起来。

    “那当然,那和你们一样,就是抓着茶叶往里面倒热水就是了,浪费了那些茶叶。”李思媛得意的对着李德謇说道。

    “没事,哥哥反正是大老粗!”李德謇不以为然的说道,被妹妹这么说,他也高兴。

    “你们啊,可是要谢谢慎庸,要不然,你们的日子有这么好过,家里还能有这么多钱,现在家里什么没有啊?但是你们两个也要用点心,学习你爹的兵法,你说,你们两个臭小子,就不能争点气?”红拂女马上指着他们两个说道。

    “嘻嘻,慎庸,我跟你们说,爹爹天天在书房里面骂他们,兵器推演他们老是输,还不如我呢!”李思媛说着再次得意了起来。

    “死丫头,笑话你两个哥哥是不是?”李德謇笑着骂了起来。

    “那是,谁让你们不听爹爹的,爹爹教了你们那么多遍,你们都记不住!”李思媛继续嘲笑他们说道,他们两个也是没有办法,是真的记不住啊。

    “对了,二哥还不错吧?”韦浩马上对着李德奖问了起来。

    “还不错,回来的时候去面圣了,陛下非常肯定我这两年做的事情,说让我再坚持一年,好好修通那些直道,到时候到工部去任职,我估计会给一个给事的职务,可以了,我还年轻呢,就能够混到六品,不错了,我也没有那么高的要求!”李德奖笑着对着韦浩说道。

    “那是不可能的,一年后怎么也要五品,然后有可能熟悉了工部的事情后,担任侍郎,你也不想想看,你这两年做了多少事情,学了多少东西,工部的那一套,等你摸熟悉了,那就不是事情了,你的功劳,父皇都是看在眼里的!”韦浩马上摇头说道。

    “侍郎?”李德奖震惊的看着韦浩说道,如果是侍郎,那位置就高了。

    “那肯定的,估计你需要担任十年左右的侍郎,或者说,担任五年左右的侍郎,然后担任其他府的别驾,到时候干五年左右,再次调动回来,担任民部的侍郎,五年后,就是其他部门的尚书了,这个是陛下对你的培养计划,当然,这个还需要你自己争气,如果你自己乱来,那谁培养你都没有用!”韦浩笑着对着李德奖说道,李世民对于李德奖的评价非常高,李德奖特别务实。

    “那你放心,现在我可是一心做事情,可不敢给爹还有你添麻烦,反正现在做的很开心!”李德奖马上笑着对着韦浩说道,如果是这样,那么自己这么拼也是非常有价值的。

    “嗯,那就好,开心就好了,对了,大哥二哥,我们去一趟秦府吧,我刚刚听岳母说,秦叔叔病了,我想要去看看,不过我和秦叔叔不熟悉,你们陪我一起去可好?”韦浩看着他们两个问了起来。

    “当然行,走,我们现在就去,我本来早就想要去,就是事情多,而二弟也是刚刚回来,走,现在去,也不用提礼物了,人去了就好了!”李德謇一听,对着韦浩说道。

    “行,你们快去快回,晚上记得回来吃饭!”红拂女对着韦浩他们叮嘱说道,韦浩他们点了点头,接着他们就到了秦府,

    刚刚到了秦府,就被迎接去了,秦叔叔的儿子还非常小,家里的也没有其他的兄弟,还是管家迎接他们进去的。

    “秦叔叔,请赎罪,最近比较忙,就没有听到你的事情,还是刚刚去我岳父家,听到岳母说了你的情况,特意过来赔不是!”韦浩进去后,发现秦叔叔躺在躺椅上,李靖坐在那里陪着他聊天,马上过去对着秦叔宝拱手说道。

    “哟,这孩子,真好,来来来,坐下说,什么赔不是的,你这孩子我可是知道的,刚刚老夫还在和你岳父聊你呢,你岳父对你也是非常满意的,不错,来,坐下,坐下!老夫现在身体不适,就不起来招待你们了!让你们见笑了!”秦叔宝对着韦浩他们说道。

    “哎呦,叔叔可不要这么说!”韦浩他们连忙拱手说道,接着坐了下来。

    “药师啊,这孩子好啊,为了朝堂做了很多事情,比我们厉害,比那个无忌厉害,而且胸怀也坦荡,好!”秦叔叔说着就看着李靖说道。

    “嗯,不过长孙无忌可是无时无刻不在盯着这孩子,就希望这孩子犯错误!想要一下把他打在地上爬不起来!”李靖摸着自己的胡须说道。

    “哈,不用管他,陛下还不糊涂,他长孙无忌是有功劳,但是慎庸的功劳也不小,长孙无忌的功劳是打天下,但是现在治理天下更加重要,这点你放心!”秦叔宝安抚着李靖说道。

    “这个我懂!所以我现在也是看着,他如果继续乱来,我可不答应,真当我好欺负不成,我亲家一个老好人,一个大善人,但是也不能让他这么欺负啊?我可没有那么好的脾气!”李靖坐在那里有点生气的说道。

    “哎,无妨。无妨!你不用担心,虽然我很少出门,但是朝堂的一些事情,我还是知道的,现在也只是皇后娘娘在,如果不是皇后娘娘啊,你看着吧,没事,这孩子是一个人才,比你我都强!”秦叔宝继续对着李靖说道。

    “嗯,治理这一块,确实是比我们要强不少!”李靖点了点头说道。

    “哪有,你们这么夸我,弄的我坐在这里很尴尬!”韦浩连忙摆手笑着说道。

    “不是夸你,是实话,大唐有你,是大唐的福气,你的事情,我是知道不少的!虽然我现在这个残喘之躯不怎么出门,但是还是能够听到一些消息的!“秦叔宝很豁达的对着韦浩说道。

    “是,不过上次孙神医给你诊断后,开了药,效果如何?”韦浩马上问了起来。

    “哈,老夫冲锋陷阵一生,血都不知道流了多少斗,身上的伤口不计其数,现在很多旧伤复发,开药有什么用?老夫没什么遗憾,刚刚还和你岳父说了,

    往后啊,我儿子就希望他能够照顾一二,他们还小,国公我估计是会袭爵的,但是太小了,没了父亲,没人教导也不行,所以,我只能委托那些老兄弟了!”秦叔宝坐在那里,洒脱的笑了一下,不过,说到儿子的时候,眼神里面还是有一些不舍。

    “那个,秦叔叔,你不要担心,你先养着,这几天我不是和孙神医在忙着呢,再弄一款药,这款药对你的病症还真有用,我府上的那些伤兵,现在全部恢复的很好,昨天父皇带着御医去看了,现在正在重点研究这款药,还没有摸清楚具体的数据,等摸清楚了,我估计你的病啊,问题不大,那些旧伤溃烂都是小事情!”韦浩考虑了一下,对着秦叔宝说道。

    “哦,还有这样的事情?”李靖听到了,非常震惊的看着韦浩问了起来。

    “是,不相信哪天你去我府上看看,现在父皇也是下了命令,一定要好好研究,现在那些御医全部在我府上呢!”韦浩点了点头说道。

    “叔宝,这个可是好消息啊!”李靖听到了,非常高兴的对着秦叔宝说道。

    “哎呦,没关系,有用没用,老夫也不在乎,无妨!”秦叔宝马上摆手说道。

    “叔叔,你放心,肯定有用的,你现在就养好自己的身体就好了。”韦浩继续劝着说道。

    “那我肯定会养好,我也想要陪着儿子多一点时间,现在很多人问我,为何不出去走动走动,一个是身体不怎么好,另外一个,就是想要陪着我儿子!”秦叔宝笑了一下,对着韦浩说道,韦浩点了点头。

    “对了,德謇,德奖,你们两个的兵法学的怎么样?可要学啊,咱们可是武将,虽然现在武将地位没有以前高了,但是一个国家,没有武将可不行的,你们不管是当文官也好,还是当武将也好,要学习兵法才是,你爹用兵如神,可不要辜负你爹对你们的期望!”秦叔宝对着李德謇和李德奖说道。

    “叔叔放心,我们虽然资质愚钝,但是肯定会用心学的!”李德謇马上拱手说道。

    “嗯,慎庸学的不错,很好了,对了,我要从你这边借几本书,兵书,我的书啊,慎庸都看完了,你这边还有几本,不知道你这边方便吗?”李靖马上想到了这件事,就对着秦叔宝说道。

    “方便,怎么不方便,来人啊,去,去书房取我的兵书过来,交给慎庸!”秦叔宝马上就招呼着下人,韦浩听到了,连忙站了起来,对着秦叔宝拱手。

    “嗯,慎庸,老夫最喜欢你,本事大还耿直,为人不虚伪,知道取舍,是一个聪明的孩子,思媛嫁给你,也是有福气的人!”秦叔宝笑着对着韦浩说道。

    “那是我的福气,我就是一个傻小子!”韦浩马上笑着摆手说道。

    

    http://www.gdbzkz.com/zhenguanhanxu/22149192.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gdbzkz.com。鬼吹灯手机版阅读网址:m.gdbzkz.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