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吹灯 > 再次婚姻 > 五十四

五十四

    张旭想让他的二姐过来,我却没有同意,我想,张旭一定会生几天的气。可是没想到,张旭只是生了一会儿的气,没有多长时间就把这件事忘了,以后也不再提这件事了。这倒是让我感到有些意外。我甚至有一点点的自责,觉得自己是对张旭有一些误会了。也许在他的心里我多少还是有一点位置的。

    其实有时候我也会想想我自己的性格。我知道自己不止是嘴笨心软,而且好像就是那种好了伤疤就忘了疼的人。每次让人家伤害了的时候,都是气得不行,甚至发誓以后再也不要对别人那么好,一定要让自己的心狠起来。

    可人家给两句好话,立马就把伤害自己的事忘了,而且总是为伤害我的人找各种的理由和借口。认为虽然是伤害到我了,但有可能是有难言之隐,所以是情有可原的。

    对张旭尤其是这样,这阶段他真的没少伤害我,可是现在的我有意无意的又原谅了他。尤其是他二姐这件事他的妥协居然能让我有一丝自责。

    这件事过去以后,我们的生活暂时的恢复了平静。张旭俨然是一个好丈夫一样,每天和刚结婚的时候一样,对我说话温柔,做事细心体贴。在外人面前也时常的用一种含情脉脉的眼神看着我。就因为这些,不知道有多少人羡慕我呢?他们看到的都是张旭温柔的一面。他们哪知道张旭打我时候那种狰狞的面目,我当然也不会告诉别人张旭打我的事。

    最让我感动的一件事是,有一天,我们早上刚吃过饭,正要去店里,张旭低头看了我脚上的鞋一眼,就对我说:“你把鞋脱下来。”

    我一听张旭让我脱鞋,不知道他什么意思,就问:“好好的,你让我脱鞋干什么呀?我们马上就走了。”

    “让你脱下来,你就脱下来吧,晚走几分钟又没有什么事。我本来每天到厂子都是最早的。你开店也不差这几分钟。”

    听他这样一说,我也不知道他葫芦里卖的什么药。既然他坚持让我脱鞋,那我就脱下来吧,看他到底干什么。于是我就把鞋脱了下来。

    张旭把我的鞋拿了起来,然后找到一小块棉布,沾了点水,细心的把我的鞋跟上的一点泥擦了下去,擦完了以后,找来鞋油,把我的一双鞋都涂了一层鞋油。

    看到他从始至终那个认真仔细的样子,我真的感动得稀里哗啦的,因为我本身就是那种人敬我一尺,我敬人一丈的人。现在看着张旭一个大老爷们,那么细心的给我擦鞋,不只是感动,我甚至有一点受宠若惊。

    “张旭,谢谢你,你对我太好了。”

    “你是我老婆,我不对你好对谁好呀?”张旭说。他可是有好久都没有说这样的话了。看来无论什么时候甜言蜜语对女人都是有杀伤力的。

    我渐渐的也把张旭之前那些所有的不堪都忘了。我想一定是我对他和他的父母家人太好了,所以才把他感动过来的。看来人真的是可以改变的。我白痴的以为张旭被我改变了。所以每天我也开心得不得了。现在的我认为自己真的是太幸福了,小店的生意红红火火,丈夫对我是温柔体贴。虽然挣的钱不是很多,但是最起码比以前强多了。现在的我要说是家庭事业两得意也是可以的。

    就这样,我认为我的苦日子终于过去了。可我哪知道这平静和幸福的日子背后却是一场阴谋。

    这一天我和张旭正在店里干活,外面进来一个顾客是个三十多岁的中年女人。她在挂满棉布的架子旁边仔细的看着。张旭赶紧迎上去问:“你看看,喜欢哪种面料。”

    因为我有时间就得做活,所以只要张旭在,来顾客都是他去招呼的。

    中年女人说:“我看一看。”一边说着就一边继续看。把所有的布料都看完了以后,她也没有说买或者是不买。就问:“老板娘,做一个四件套要几米布呀?”我知道顾客是在问我,我虽然不太认同老板娘这个词,但既然知道是在问我,我就只能放下手里的活来回答。

    “做一个被罩要四米,床单得三米,枕套也得一米。一共得八米布。”我说。

    “是不是我买了布,你就可以给加工呀?”中年顾客又问。

    “是的,你买完了布我免费给你加工。”我回答说。

    “听你的口音你是东北的吧?”顾客问我。

    “是呀。”我回答。回答完了又反问她:“你也是东北的吧?”

    “是呀。我们是老乡呀。”顾客很热心的说。

    “是的,我也挺高兴的回答。我们东北人一说话就知道是自己的老乡。”

    “就是呀,所以你一说话我就问你了。大姐,你在哪住呀?”老乡一下子就和我近乎起来,张嘴就叫大姐。

    “我住的地儿离这不远。”我说,然后我告诉了她我住的地名。

    “你家大哥就是那个村的人吗?”老乡居然不再提做被罩的事,而是和我很热络的聊起天来了。

    我虽然是着急着想干活,但是无论是顾客还是老乡,出于礼节,我都不可能不理别人去干活。所以我也和她聊了起来。

    “是呀,他就是那个村的。你呢?你是哪个村的?”我又问她。

    “我就是这个村的呀?你看你对面的这个房子吗?这就是我的家。”

    听到老乡这样说,我还真的就站起来,走到窗前,顺着她手指的方向看过去。原来老乡的家就在我们店的斜对面。那是一排非常漂亮的房子,院墙也是清亮整齐的。

    “原来这就是你的家呀?离我这这么近呀?”

    “是呀。”老乡说。“我们也是刚回来没几天,原来一直在城里住来着,刚回到这来就看到你这个店了,今天没有事我就过来转一转,想做个四件套。”

    “既然是老乡,那我就给你优惠点。”我说。

    “不用,该多钱就多钱,你这开店也挺不容易的。我到哪买都是买。这回知道是老乡了,以后我再要买这些东西就更得到你这里来了。”老乡爽快的回答。老乡的性格很对我的脾气。因为我也是这种性格。

    “你姓什么呀?”我问。

    “我姓古,叫古丽艳,你就叫我小古就行。你姓什么呀大姐?”小古也问我。

    “我姓纪,叫纪文丽。”我回答。

    听我说完了名字以后,小古就说:“你今年多大了纪姐,我叫你姐应该没错吧?我今年三十八岁。”

    “叫姐没有错,我是比你大。我今年四十三岁。”我对小古说。

    没想到,我们这个偶尔相识的老乡以后居然成了好姐妹。

    http://www.gdbzkz.com/zaicihunyin/20851647.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gdbzkz.com。鬼吹灯手机版阅读网址:m.gdbzkz.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