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吹灯 > 玉京天 > 第二十一章 会招来天罚

第二十一章 会招来天罚

    随着这滴凝液的滴落,沁入叶晴珊金丹之内,娇躯一颤,其气色渐渐红润。

    继而其金丹之上渐渐泛起阵阵灵雾,将其金丹包裹在内。

    在司马元心神静默之际,叶晴珊丹田之内正发生某种神奇的变化。

    同时一阵玄妙声音响起,那种声音如同天地初生、万物复苏之状。

    更是一阵胎生灵长之音,令司马元心头澄澈,一片心宁。

    不知过去多久,轻雾散开之后,露出其中真面目。

    然而当那道场景落入司马元眼中之后,他脸色一变,却见此刻在叶晴珊金丹之上正有两道元婴悬浮其中。

    其中一道粉雕玉琢,小脸血红光滑透亮,白里透红,仿若初生数月;另外一道灵婴,则全身蜷缩,双目紧闭,且大如小拳,观其气息似与叶晴珊同出一脉。

    司马元脸色渐渐变得阴晴不定起来。

    那道粉雕玉琢的婴孩虽然与叶晴珊气息一致,司马元明显感知到其神魂似乎更加成熟。

    就在这时,在司马元正迟疑犹豫之际,那为婴孩缓缓睁开双眼,直视司马元。

    其双目睁开之后,令司马元心头大震,似有颤栗之意。

    那双目光充满冷漠、无情以及威严,当其落在司马元身上时似有审视意味。

    旋即其募然开口,声音稚嫩而晦涩地道:“你,是,何人?敢侵入本尊肉身?你该当何罪?”

    那道声音开始结巴,继而渐渐流利起来。

    司马元心中大震,似有惊涛骇浪掀起。

    他心神当即震颤,正欲言语之际,却忽感四周传来无边无尽的排斥之力。

    旋即一阵天旋地转之后,司马元心神当即溃散。

    外间司马元肉身双眼募然睁开,目光渐渐锐利,看下身前倩影似有冷冽之色。

    果然,‘叶晴珊’身形猝然消失。

    当其再次出现时,已在司马元十丈之外。

    同时其目光霍然睁开,看向司马元的眼神如同死物。

    旋即,其修为猛地一放,一阵轰隆隆声滚滚荡开。

    司马元瞳孔一缩,心中震骇。

    他只觉一股庞大的威严扑面而来,仿若山岳般浩荡。

    旋即不待司马元有所反应,‘叶晴珊’忽然开口道:“你乃何人,安敢冒犯本尊?”

    司马元心中震动,脸上却冷笑道:“你又是何人,竟敢占据我师姐之灵身?”

    他眉宇竖起,厉声道:“区区邪魔妖道竟敢堂而皇之地占据我同门师姐的肉身,我岂能容你?”

    话音刚落,司马元浑身气场散开,一股庞大的威严瞬间笼罩叶晴珊。

    同时其身形猝然消失,在那人瞳孔一缩中,司马元身形再次现身时,已在其身前丈许。

    司马元目光冷冽,寒气逼人,其口中叱喝道:“敕!”

    却见三道镜片呼啸而至,其镜光大宗作,罩在叶晴珊灵身之上。

    叶晴珊这时一阵颤抖之后,双目似有呈现不同神采。

    一只茫然无措,一只冰冷而无情。

    同时其黛眉竖起,似有勃然大怒即将爆发。

    然而这时其脸上露出挣扎之色,旋即恼羞成怒地道:“成事不足败事有余”。

    司马元则趁机欺上,翻掌轻轻一压,落在其头顶。

    嘭地一声,一道涟漪骤然荡开。

    两道闷哼声同时响起。

    司马元身形倒退数十步,直接退开。

    叶晴珊口中骄哼一声,同时还有一道嘤咛声。

    司马元不顾疼痛,也来不及疼惜师姐,当即再次欺身而上。

    其双手一搓,嗤嗤声响起。

    旋即在一道剑网当空笼罩,在叶晴珊尚未反应过来,便将其笼罩在内。

    随后他一阵法诀轻点,叶晴珊一阵闷哼之后,便被司马元禁锢住。

    少顷,司马元呼出口浊气。

    这时叶晴珊一直只眼眸露出如被冒犯的震怒之色,一只则露出惶恐与不安之色。

    俨然一人乃是那位自称师姐叶晴珊本尊之人,一位师姐。

    司马元先对着代表叶晴珊的眼神露出温和神色,柔声道:“别担心,师姐,有师弟呢。”

    那只眼眸渐渐平和,恢复清冷如昔的神色。

    另外那只则露出即将爆发雷霆之怒的神色。

    司马元看向那人,沉声道:“还请道友从实招来,为何寄宿在我师姐身上?”

    他目光渐渐冷冽,似有杀机酝酿,“否则,贫道不介意让你魂飞魄散!”

    那人眼眸闪烁凶光,怒火欲喷。

    司马元皱眉之后,轻轻一挥,便将其噤声法诀解掉。

    顷刻,一道厉声喝道:“小子,安敢如此对待本尊?”

    声威滚滚,如同狂风暴雨,轰隆作响。

    连带着此方空间都被震动。

    司马元袖袍一挥,四周霎时平静,恢复如初。

    他冷淡的目光落在其身上,淡声道:“道友也看见了,此方天地乃是由贫道掌执,今日你插翅难逃。若是识相,便速速如实招来!”

    他语气一顿,似有森然之色,阴恻恻地道:“否则别怪我施展搜魂之术了!”

    此话落下,如触碰逆鳞。

    那人当即爆发,厉吼道:“小子你放肆!!!”

    司马元哼哼几声,旋即忽然逼近,冷目中冷光杀意四溢,“你若再负隅顽抗,我便开始搜魂了!”

    这话,叶晴珊口中急声道:“师弟,别,师弟不要搜魂!”

    司马元心中一震,“师姐?”

    方才的声音正是叶晴珊!

    叶晴珊脸上露出熟悉笑容,强笑道:“师弟,是我。”

    司马元松了口气,“师姐没事便好”。

    叶晴珊羞涩一笑,旋即看向司马元的眼神似有犹豫。

    她迟疑了一下后,轻声道:“师弟,能否放过那位?”

    司马元笑意收敛,皱眉道:“师姐,那人是何人?”

    叶晴珊闻言轻轻一叹,柔声道:“她正是师姐的主魂!”

    司马元心神大震,“主魂?那师姐你。”

    叶晴珊眸光之中似有复杂之色,螓首轻点,柔声道:“不错,师姐只是那人一道分魂。”

    她俏脸之上露出惨笑,“师弟,主魂便是我,但我却不是她。”

    她看着司马元,笑道:“师弟,让过她吧。”

    司马元抿嘴不言,正欲狠心拒绝时,叶晴珊忽然言道:“师弟,她与我乃是一体,她若是受损,师姐必然神魂大创。”

    她见司马元脸露不忍,当即柔声笑道:“再说她也是师姐一部分,师弟就这般不待见师姐么?”

    马元闻言默然,似仍有迟疑之色。

    随后司马元一阵犹豫之后,直视叶晴珊,沉声问道:“师姐,你老实告诉我,若是她活,是否会伤害你?”

    叶晴珊俏脸一僵,沉默了下来。

    少顷之后,她苦涩一笑,轻声道:“方才师姐已然知晓,我生来便是为其苏醒而存在的。”

    她看向司马元,幽幽言道:“今日她既已苏醒,我便再也逃脱不掉。”

    司马元心头大震,继而露出冷冽与杀意。

    他厉声道:“她若敢吞噬你,我便灭了她!”

    叶晴珊募然大怒,“司马元!”

    “我的事情何须你管!”

    此道话语落下,司马元身心一僵,沉默不语。

    叶晴珊似察觉到语气似有些重,沉默片刻后,低声道:“不过她说过会让我活着”。

    司马元却忽然红着眼,“师姐,你忍着点,她既然是我招惹来的,我再送她消失即可,何须顾忌如此之多。”

    叶晴珊眼露无奈,轻声道:“师弟,我说过,她既已现世便不再可能被你灭杀。”

    她犹豫少许后,轻声道:“我的本尊乃上界灵神之上,修为非你可比,神通道法更是玄妙高深,非你我所能揣测。”

    她直视司马元,缓缓言道:“何苦即便杀了主魂,她也并不会死。”

    司马元心中沉默,自然明白其话中之意,杀了主魂,其沉睡的灵识必会再次苏醒,且夺舍分魂。

    届时分魂便被主魂神识鸠占鹊巢,一切谋划自然功亏一篑。

    这时,司马元本是挺拔的身影终于露出一丝萎靡与萧索。

    他缓缓言道:“师姐,你说该如何做才能挽回你?”

    叶晴珊沉默了,正欲言语时,忽然脸色微白,“她来了。”

    旋即叶晴珊神情骤然变冷,看向司马元地眼神充满不屑、讥讽以及一丝丝难以察觉的怜悯。

    她语气淡漠地道:“想必你通过小叶知道本尊来自何处了吧?”

    她目光陡然锐利,沉声道:“本尊今次法力未复方才落入你的手中,不过你若以为如此便可挟制本尊便大错特错了。”

    司马元面无表情地道:“莫非道友还能反抗逃脱不成?”

    叶晴珊主魂环视一周后,露出一丝明悟与释然,嗤笑道:“不过是个异形空间罢了,本尊如欲毁灭,翻掌可为。”

    司马元冷笑道:“那你为何现在不毁了它?”

    叶晴珊转首看了眼司马元,“我若直接吞噬掉小叶子,神魂依然可以恢复如初。”

    她垂眼瞥了下身上剑网,傲然言道:“届时别说你这区区拙劣剑术小道,便是剑道神灵亲至也奈何不了本尊。”

    她眼神一挑,看出司马元心中所想,“但所谓上天有好生之德,小叶子既然出世,便是遵循大道运行之理,本尊也不可擅自违背。”

    叶晴珊主魂看了眼司马元,淡声道:“本尊之所以不愿吞噬其神魂,便是意欲留其一命。”

    司马元闻言眼底悄然一松,似有缓和之色,但随即便被其话语再次提起。

    主魂缓缓言道:“但意欲双魂并世,必然涉及天道运转,将引来‘天罚’降临,届时你我都将灰飞烟灭!”

    司马元当即色变,失声道:“天罚!”

    

    http://www.gdbzkz.com/yujingtian/9912100.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gdbzkz.com。鬼吹灯手机版阅读网址:m.gdbzkz.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