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吹灯 > 医妻超A:我成了大佬掌中娇 > 第二十五章 阻人前程

第二十五章 阻人前程

    周管家见顾昀深要走,真是要被许氏被气死。

    他又磕头又作揖,可算把人给带回来了,结果连门还没进就把人骂跑了。

    这算什么事啊!

    “大公子息怒啊!”周管家忙把人拦下,然后就对许氏小声说道:“二夫人,让大公子回来是老太爷的命令,这不也是为了咱家二公子吗!

    夫人现在把人骂跑,那二公子怕是在那大牢里再出不来了!”

    许氏咬着牙,刚才自己一时激动。

    现在想想儿子,不想忍也得忍了,有账过后再算!

    许氏往旁边站了站,算是让了路。

    顾昀深轻笑一声,之后就进了顾家的大门。

    看着府里一切没变,顾昀深感慨颇深。

    整个裕县都听说过顾家老太爷和大房父子情薄,祖孙更情薄。

    顾家老太爷年轻时因为纳妾之事让发妻寒心,之后又偏爱妾室生的次子,这让顾家大爷一直怨恨其父。

    太夫人年纪轻轻无疾而终,顾家大爷打那之后和亲爹再没说一句话。

    哪怕临终病死都没见老太爷一面,可见心中到底有多恨了。

    如今顾昀深回来,顾老太爷鼻子不是鼻子脸不是脸,就等着兴师问罪了。

    “孙儿给祖父请安。”顾昀深下跪磕了一个头,礼数周全。

    之后站起身就静静的候着,等着顾老太爷发话了。

    顾老爷子眯着眼皱着眉说道:“听说你去县衙了?”

    “是。”顾昀深回答简洁。

    许氏看顾昀深亲口承认,就忙说:“爹,你看他真的承认了,就是他害的靖理!”

    顾老爷子又问:“靖理被羁押的事情,可是你从中运作?”

    “不是。”顾昀深只答两字。

    “这不可能,你别不承认,如果不是你使坏,好人谁会去衙门?!”许氏反驳,她可不信!

    都到了这个节骨眼,顾昀深竟然还不肯说实话!

    顾昀深这时沉声说:“婶母这话我就不懂了。靖理被羁押,不是因为逛窑子误杀了人,才会被抓紧大牢的吗?”

    “你!”许氏看顾昀深把他儿子做的丑事说出来,脸青一阵红一阵。

    “好了,让昀深自己说说,到底怎么回事。”顾老太爷说道,许氏妇道人家就会在这添乱!

    顾昀深说道:“之前因为帮衙门办了一件棘手的案子,我与赵县令也算是能说得上话。”

    “听赵县令的意思,此事他也身不由己,因之前的案子刑部要下来过问,有上面来的人,谁都得秉公执法!”

    顾老爷子听顾昀深如此说,就问道:“难道使些钱,这事儿也办不妥吗?”

    顾昀深心中冷笑,说道:“除非祖父不光买得动赵县令,买得动案发当时周围所有目睹的人,还能买得动刑部下来的人!”

    不然,顾靖理的案子就是铁案,翻不得身!

    许氏一听这话,心里一下子就凉了一截。

    他们虽是商贾之家掌握财富,可士农工商,当官的最是瞧不起商贾。

    现在哪怕使了大把的钱,人家也未必会帮他们办事。

    “爹,倾家荡产也得把靖理救出来呀,可不能看着他去死啊!”许氏说道,他现在只想儿子快点回家。

    一听倾家荡产四个字,顾老太爷眉头一皱。

    “你胡说什么!刑部的人是寻常就能收买的吗?”

    “这个时候去送钱,刚好给人抓了把柄,说咱们顾家暗中贿赂,最后弄不好再来个抄家的!”顾老太爷呵斥道。

    自己一辈子辛辛苦苦攒下的家业,也不能为了那么一个混小子就散尽家财!

    顾昀深这时提醒:“死倒是也不至于,哪怕有人证在,也只能最后断个误杀而已,若是家里给苦主使些银钱好好补偿,虽然能定罪但也要不了性命!”

    “不会死吗?是真的吗?”许氏好像看到了希望,她还以为要以命抵命呢。

    顾老太爷就问:“真的有救吗?那可不可以不留案底?”

    有了案底,可就一辈子无缘科举了。

    “有救自然是有救,只不过现在风声紧,人是不能出大牢。要想不定下罪名,只等上面的人一走,就好操作了。”

    顾昀深这话让顾老爷子也好奇起来,刚才顾云深还说没有其他的路呢!

    “你可不是在蒙骗你祖父我?”顾老太爷皱眉问道,怀疑顾昀深的用心。

    “自然不敢。”顾昀深说道:“刑部的人不走,赵县令也无能为力。等刑部的人一走,再给那赵县令和窑馆妈妈一点好处,此事就可达成和解!”

    纵然再不相信顾昀深的话,此时许氏也像揪住一根救命稻草一样。

    “爹,眼下也只有这法子了!”许氏看向顾老太爷。

    顾老太爷思来想去也没有比这更好的办法,就说:“那就这么办吧,让二房的好好跑一跑关系!”

    屋里话音刚落,顾昀深的二叔就回来了。

    顾二爷一身的酒气,走路一步三晃。

    顾老太爷一看儿子这样没有出息,心中很是不悦。

    “祖父,若是没有孙儿的事情,孙儿就离府了。”顾昀深看了顾二爷一眼,冷笑道。

    “近日孙儿就要参加乡试,也想早些回去念书,改日再来探望祖父。”

    顾老太爷叹气,摆摆手就让顾昀深先走。

    同样是孙子,怎么差距就这么大?

    不不。顾老太爷赶紧否定了自己。

    他顾昀深,可算不得自己的孙子!

    还是把顾靖理从牢里捞出来,才是正事儿!

    顾昀深离开顾府,慢慢悠悠地回了村。

    心里一边盘算,一边冷笑。

    刑部的人不日就到了,在裕县少说也要留个十天半月。

    到时候就算顾靖理被放出来,今年的乡试也赶不上了。

    苏宝琳正在家等着顾昀深呢。远远看到他回来,赶紧喊一声,摆了摆手。

    顾昀深看到苏宝琳站在家门口,手里还拿着巾子,不由得笑了一下。

    竟有些像等丈夫归家的小妻子。

    苏宝琳小跑过来,捎带就把巾子塞进了顾昀深手里。

    “不高兴?”

    顾昀深倒是没答,

    “你怎么……”

    怎么出来迎我?

    “刚刚没给你们添麻烦吧?”苏宝琳问。

    说实在的,她可是头一遭看到大户人家跪来跪去的。

    万恶的封建社会啊。

    虽说早知道顾家该是富贵门第,不过这行事作风,确实出乎她意料。

    至于顾昀深母子的境遇,林娘子就算不说,苏宝琳也猜到几分。

    “走吧!”苏宝琳说道,之后就走在前头。

    顾昀深看着苏宝琳的背影,心里一暖,刚才在门里所受的屈辱好似瞬间一扫而光。

    一路走回家,顾昀深就那么看着苏宝琳。

    哪怕两人一句话都不说,他也觉得心中踏实。

    这才几日?

    顾昀深竟觉着这穷乡下,比他那个冰冷的家好了。

    林娘子看顾昀深回来了,就把人叫到屋里去。

    林娘子细细地找顾昀深打听了一番,听完汇报以后,沉思了好久。

    半盏茶后,林娘子突然问顾昀深:“这……好吗?”

    阻人前程,这……

    http://www.gdbzkz.com/yiqichaoawochengledalaozhangzhongjiao/26126542.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gdbzkz.com。鬼吹灯手机版阅读网址:m.gdbzkz.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