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吹灯 > 医妻超A:我成了大佬掌中娇 > 第二十二章 主动请缨

第二十二章 主动请缨

    赵金梅已经完全傻了,不知道该如何面对此时的局面了。

    丁老实这时也捡起了剪子,抬手就要刺到赵金梅的身上去。

    众人惊呼,丁老实手里拿着剪子,也没人敢上去拦着,就怕误伤了无辜。

    只是丁老实那一剪子到底没有刺下去,苏宝琳看着丁老实扔了剪子那怂了吧唧的样子,也是无语。

    如果这一剪子下去,赵金梅也给解决了,苏宝琳在村里的敌人就能又少一个了。

    局面到了这一步,因为丁老实的无能也算是到此为止了。

    “丁叔,你先起来吧,我舅妈虽然伤了人,但是我相信,她一定不是故意的,是不是?”苏宝琳作势去扶丁老实,然后看向了赵金梅。

    赵金梅刚才还以为自己肯定要被捅死了,现在真是吓得只能点头。

    “对!我不是故意的!我真不是故意的!”赵金梅解释,希望丁老实不要再下杀手了。

    苏宝琳把丁老实先扶到屋里去,之后就劝道:“叔,现在秀秀的脸已经那个样子了,以后想要嫁人是难了,估计你得养着一辈子了,咱也得为以后想想啊!”

    “以后?哪还有以后了!”丁老实哭哭啼啼,平时聊骚他一个顶俩,现在媳妇不在了,遇到点事他就傻眼了!

    苏宝琳就说:“叔,你这年纪也不大,丁秀秀虽然废了,可是以后你儿子一定能出息,到时候养着一家子,叔您不是照样享清福?”

    “嗯?”丁老实挺傻了,他哪来的儿子啊?

    苏宝琳就小声说:“现在娶个媳妇才几个钱?您再娶一房,不是照样生儿子吗?”

    丁老实一听,就说:“再娶一房?可秀秀不会同意的啊!”

    “她现在那样,她不同意有用吗?难不成你真要守着丁秀秀过了?”苏宝琳说完还比划了一下脸。

    丁老实一听,觉得这话好像有点道理。

    丁秀秀不嫁人,以后自己也借不到女儿的光,也不能老了的时候就死哪算哪吧?

    要是再娶一房媳妇,再生个儿子,那日子也有个盼头啊!

    “那娶媳妇的钱……”丁老实说着就看向了赵金梅。

    赵金梅一脸的苦涩,她还欠着吴秀花十两银子呢……现在怎么又要钱?

    苏宝琳就说:“舅妈,事情是你闹出来的,你自己说吧!”

    “我……我没钱了,一两吧……”赵金梅说道,再多怕是真的拿不出来了。

    丁老实一听,就说:“那不行啊,一两能娶媳妇吗?怎么也得五两!”

    赵金梅是真的拿不出,这时候就想起来一件事,说道:“要不是你女儿害了我女儿,我能这样对她吗?因为这个柳家退婚还让我赔钱,这钱你们家还没赔给我呢!”现在还找她要什么钱?

    两人在那掰扯来掰扯去的,苏宝琳就走出去看看,外面丁秀秀还一脸血污躺在地上人事不省呢。

    苏宝琳瞧着丁秀秀这脸上的伤也只能算是毁容,要不了命。

    血现在已经自己停住了,血迹在丁秀秀的脸上已经变黑。

    都说医者父母心,可是苏宝琳的慈悲也是分人的。

    她对人可以慈悲,对畜生嘛……不需要。

    搅和完的苏宝琳大摇大摆地回了家,之后的事情和她也没什么关系了。

    这一次,赵金梅被扒一层皮人财两空,薛蓉儿失身,丁秀秀毁容,苏宝琳觉得也差不多了。

    以后他们要是能夹着尾巴做人,那她也不会去招惹。

    可他们若是再来招惹,那她苏宝琳也不是吃素的!

    …………

    苏宝琳到家的时候,顾昀深已经在院子里坐着看书了。

    “开心了?”顾昀深头都没抬就问了一句。

    苏宝琳眯了眯眼,就说:“你知道了?”

    这人到底是千里眼还是顺风耳啊?

    顾昀深放下书,就说:“我以为懂医的人都心善。”

    “我不善吗?”苏宝琳直接把问题抛回来。

    顾昀深淡淡一笑,没回答。

    如果回答善,好像有点违心。

    如果说不善,估计苏宝琳要跳脚了。

    苏宝琳又问:“那你善吗?”

    这世道人善被人欺,原主就善,结果怎么样?死得憋屈又窝囊!

    顾昀深摇了摇头,他也不知道自己是善还是不善,但是自己好像也不太想做善人。

    苏宝琳耸肩:“以后我的座右铭就是‘好人死得快’了!”

    今天哪怕她“大杀四方”,自己的窘境也一样没改变,自己的敌人还在。

    未来的日子也不会因为这一天就有所改变,她要做的努力还要更多!

    苏宝琳坐下喝了口水,看到顾昀深的鞋子上有村外的红泥,估计顾昀深出了门才回来。

    顾昀深的确是从外面回来的,他也是有正事要忙的。

    他二叔今日沉迷声色场所,在赌坊挥金如土,他为了让他二叔再“出息”一些,也得专门做个扣才好。

    …………

    眼看乡试的日子就剩半月,顾昀深的文牒还是没发下来。

    顾昀深去县城里一问,才知道是自己的文牒被压了。

    自己身家清白,的确是在科考范围内的考生,现在出了这样的事,怎么想都该是他二叔插手了。

    问了原因,才知道,扣押文牒的原因是顾家从商。

    朝廷对商贾之家的子弟科举是很严格的,若是豪商则不许科举,算是权力对财富的阉割。

    可顾家的情况应该也不至于卡得那么严,顾昀深的堂弟都能顺利下发文牒,若不是故意,那也不该只拦他一个!

    可现在顾昀深无权无势,顾家也不是他的靠山了,那些暗中的打压他想反抗,不容易。

    顾昀深一筹莫展的时候,县衙接了一桩案子,一桩无头尸案。

    尸体就只有一个身体,没有头颅,到底是何人都确定不了。

    当地一直还算太平,平日县衙的案子也就是小打小闹,这样恶劣的案件已经是十年不遇了。

    老百姓一时间人心惶惶,赵县令那更是一个头两个大。

    案件不小,他如果破不了案子,刑部就要派人下来。

    到时候他也少不得要被问责,最轻也要被治一个无能之罪了!

    顾昀深一想,现在自己的文牒被压,如果赵县令能出面,那自己就能得了文牒。

    眼下这桩案子顾昀深主动找赵县令请缨,他能破也得破,不能破也得破!

    http://www.gdbzkz.com/yiqichaoawochengledalaozhangzhongjiao/26110783.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gdbzkz.com。鬼吹灯手机版阅读网址:m.gdbzkz.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