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吹灯 > 医妻超A:我成了大佬掌中娇 > 第二十章 祸水东引

第二十章 祸水东引

    周管家就是一个跑腿的,走了以后顾昀深的脸就冷了下来。

    他二叔一抢再抢,若不是他态度强硬,给他娘治病买药的钱他二叔都要克扣下来,简直毫无底线。

    林娘子看着周管家走了,就说:“昀深,你二叔……咱们还是惹不起的。”

    他们母子现在连五两银子都要费心去要,以后还拿什么和那整个大家族去斗呢?

    顾昀深觉得这也没什么,顾家再怎么枝繁根茂,也架不住败家子去挥霍,这几年已经有了颓势了。

    顾家若不是他的顾家,那存不存在也就无所谓了。

    ……

    柳家和薛家的婚事就此作罢,赵金梅如今为了薛蓉儿的破事已经几天睡不着觉了。

    吴秀花现在手里捏着赵金梅的欠条,虽然有了十两,可她也没能赚到什么便宜。

    “娘,那婚事,还是定回宝琳吧……”

    柳文正一直还没死心,不如现在就让一切回到原点!

    吴秀花自然不肯,那苏宝琳可不是省油的灯,之前已经结下梁子,苏宝琳那么牙尖嘴利,真过了门还能有她的好日子?

    “村里好人家的闺女那么多,你怎的就非认准那个臭丫头了?”吴秀花无奈问道。

    非找个没背景没依靠的苏宝琳干嘛?

    柳文正就说:“娘!”

    “行了,你也别说了,你这婚事在你考上童生以前都免谈,若是中了童生,你爱娶谁都行!”吴秀花说道,先把儿子稳住吧。

    柳文正一听,心里也算松了口气,自己有信心能中童生。

    至于婚事,无非就是让苏宝琳再多等些时日,相信苏宝琳也一定能等的!

    但是吴秀花是一定不会让柳文正娶苏宝琳,谁都行,就苏宝琳不行。

    如今村里年纪合适,家世还算清白的也就是刘媒婆家的那个丁秀秀了……

    …………

    晚上,苏宝琳在院子里“制毒”。

    这次薛蓉儿也不算白白失身一场,好歹还给了苏宝琳一些启发!

    苏宝琳知道自己“手无缚鸡之力”,战斗力更是辣鸡。

    可自己可以制作一点“毒”,再遇到强人来硬的,自己也能自保一二。

    空气里弥漫着一股药香气,苏宝琳已经到了最后提纯的阶段,锅里的“迷药纯露”再经过最后一道工序就能变成让人瞬间晕厥的好毒。

    用了几天的时间,苏宝琳终于集满了小半瓶的药水,经过了她一系列的土法子提纯,现在这小半瓶药水绝对比浑身全麻还有效果!

    刚琢磨着怎么试试看这个药水的效果,

    赵金梅突然杀来了。

    苏宝琳看着气势汹汹的赵金梅,就说:“又来找我干什么?”

    干什么?

    要钱!

    莫名奇妙就欠了吴秀花十两银子,这银子让她从哪弄?

    不行!她得找苏宝琳拿!

    “你还好意思问,我家蓉儿会变成这样,都是你害的!”

    “笑话,这事到底怎么回事你自己心里清楚得很!那迷情香谁点的?那刘三又是谁找去的破屋?怕是你们自己心里都计算了多少遍了,现在说是我害的?你还要脸吗!”苏宝琳冷声说道。

    赵金梅的确是明白,害人不成反害己,可现在她的目的是钱,其他的也不能承认!

    “我不管,现在我家蓉儿清白没了,你得赔钱!丁秀秀可是说了,这事就是你搞鬼!”赵金梅说道,丁秀秀可是当着众人的面说苏宝琳使坏的!

    苏宝琳一笑,就说:“薛蓉儿的清白没了你也该去找那个刘三算账吧?你脑子是让屁崩了你能来找我!”

    赵金梅一愣,倒是忘了刘三那事了。

    苏宝琳这时候提醒:“虽说我不知道那丁秀秀怎么会帮你们母女,可我总觉得她没安好心啊!”她开始忽悠。

    “你这话什么意思?”赵金梅眉头紧锁,不知道苏宝琳这话什么意思。

    苏宝琳就说:“你想啊,那刘三就是臭无赖,村里但凡是好人家的姑娘有哪个看得上他的?他也老大不小了,可一直没有说亲吧?”

    赵金梅听了,还是没听明白苏宝琳这话里的意思。

    苏宝琳无奈,就说:“丁秀秀心疼自己表哥,想要给她的无赖表哥找个媳妇,正好你们就是愿者上钩啊!”

    赵金梅一惊。

    是了,整个计划里面丁秀秀才是重要的一环!

    如果她在中间动了什么手脚的话……那简直太容易了!

    赵金梅俨然忘了整个计划都是她出的,而丁秀秀是被后找来的这事儿。

    陷入思考的赵金梅面上黑得简直要滴出水来。

    “明白了吧?坑薛蓉儿的不是我,那丁秀秀的嫌疑才大!”苏宝琳笑着说道:“你要想要钱,去找那丁秀秀和刘三去要!”

    赵金梅的神情明显就是被说动了,苏宝琳心中冷笑,虽说这么做不能让丁秀秀掉层皮,可要是赵金梅天天去闹事,也能让丁秀秀不落安生!

    赵金梅素来是个不吃亏的性子,嘴上还是不饶人:“现在你当然怎么说都行了!”

    “不信你可以去和丁秀秀当面对质啊,总也不能让咱家蓉儿姐吃了这么大的亏就自认倒霉了吧?我可心疼啊!”苏宝琳耸肩。

    赵金梅眯着眼看着苏宝琳,问道:“你会有那么好心?!”

    “好歹咱们还‘沾亲带故’呢,关系不好那也比和丁秀秀强吧?丁秀秀现在这么狠毒算计了薛蓉儿,我也不能让她把这屎盆子扣到我头上啊!”苏宝琳咋舌:“我也不忍心你被人卖了还给人数钱!”

    赵金梅虽说将信将疑,可那丁秀秀也的确更可疑,当日的事情实在蹊跷!

    不行,得找丁秀秀说理去!

    “那你还不快点走!”赵金梅一把抓着苏宝琳的肩膀。

    苏宝琳被赵金梅硬拖着一块去了丁家。

    赵金梅就想弄明白,到底是谁害了她女儿!

    拉拉扯扯的一路,可吸引了不少人的目光。

    乡亲们一看苏宝琳和赵金梅的样子,全都觉得有好戏看。

    这下子,丁家门口很快就聚集了好些人。

    丁秀秀刚把家里的丧事儿办完,还没缓过气儿来,就看到一群人朝着自家来了。

    一看阵仗就面色不善。

    “你们这是干啥?”丁秀秀皱眉问道。

    赵金梅就说:“丁秀秀,今儿你也把话说明白,是不是你伙同你表哥,故意害我家蓉儿的?!”

    丁秀秀也是无语,就说:“你这说的是什么话?怎么可能?”

    苏宝琳这时候说道:“怎么不可能?现在可就你家得了利的,薛蓉儿清清白白一个大闺女让你表哥也给睡了,婚事也没了。而且近日我可听说了,那柳家的伯母可有意和你丁家结亲,估计没几日就要来提亲了吧?”

    这话一出,赵金梅就怒气冲冲地看向丁秀秀。

    看来丁秀秀就是想抢亲,所以毁了她女儿的清白!

    柳家一退婚,这丁秀秀可不就有了机会!

    http://www.gdbzkz.com/yiqichaoawochengledalaozhangzhongjiao/26095179.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gdbzkz.com。鬼吹灯手机版阅读网址:m.gdbzkz.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