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吹灯 > 医妻超A:我成了大佬掌中娇 > 第十二章 可有娶亲

第十二章 可有娶亲

    赵金梅真是要被苏宝琳气死了,这苏宝琳分明就是个武疯子,单打独斗她还真是一点招都没有!

    苏宝琳看天色也不早了,她连饭还没上一口,也不想听赵金梅在这喷沫子了。

    “舅妈,不送了啊!”

    苏宝琳说完就“啪”的一声关了门,再不搭理赵金梅了。

    赵金梅要钱不成反吃了亏,现在还弄得满脸花也只能铩羽而归,回去先看看脸才是头等正事。

    不过因为这次,赵金梅也是真的对苏宝琳再起了杀心。

    死了才好,死了就没人给当家的告黑状了。

    赵金梅的脸阵阵刺痛,新仇旧恨涌上心头。

    不弄死苏宝琳小贱人出口恶气,她死不瞑目!

    苏承业看不到赵金梅的影子了才敢从屋里出来,之前赵金梅拍门的时候,他真的吓死了。

    “瞧你那怂样儿吧!”苏宝琳说道。

    不过苏承业害怕赵金梅也正常,毕竟他也才六岁,还差点死在赵金梅手里。

    苏承业不出声,由着苏宝琳讽刺。

    “行了,吃饭吧!”苏宝琳说着就从筐里摸出来几个鸟蛋。

    “鸟蛋吗?”苏承业一扫阴霾,看着吃的就乐了。

    苏宝琳去煮鸟蛋的时候,顾昀深也从县城回来了,苏宝琳开的方子还有银针他也都买了。

    “姑娘看看这幅针可趁手?”顾昀深递过来一个小包。

    苏宝琳擦擦手接过来,皮制的包里一排银针,看着工艺很精致。

    “不错,挺好。”苏宝琳点头说道,没想到现在的工艺就能做这么细致的物件了。

    顾昀深看苏宝琳笑的眉眼弯弯,分明对银针爱不释手。

    别说,虽然苏家姑娘是过分爽朗了点,但笑起来是真挺好看的。

    买针花了不少钱,不过看苏姑娘的样子,这钱花得值。

    “傍晚我会过去的。”苏宝琳说道,又交代顾昀深回去怎么熬药。

    顾昀深问好了以后就先回去了,苏宝琳就回去继续煮饭。

    中午也没什么可吃的,苏宝琳两个鸟蛋下肚以后,就想午睡一会儿,可是旁边院子里浓烟滚滚,呛得她这院都辣眼睛。

    “这是闹妖怪了吗?什么神通?”苏宝琳从床上翻起来。

    她睡也不睡了,起身就去隔壁拍门。

    这是熬药还是要熬人啊?弄这么大烟?

    顾昀深来开门,一身的烟熏火燎,一身的高雅气度,让味道熏得多少有些狼狈。

    “姑娘有事?”顾昀深问道。

    “被你这么熏,没事才怪了吧?”苏宝琳说道。

    她眼睛往院里一瞥,登时血压就上来了,药罐子下面烧的是树叶,还是湿的……

    “你家生火用新叶?你得用干柴啊!”苏宝琳说道,来了一个比她还没常识的。

    顾昀深轻咳一下掩饰尴尬。

    苏宝琳看出来了,这顾昀深压根不会生火!

    “我来吧,照你这么弄,天黑了你娘都喝不上药。”苏宝琳说着就回门去抓了点自家的干柴。

    顾昀深看着苏宝琳生火熬药,就听苏宝琳说:“火都不会生,你们母子这几天都不做饭的吗?”

    “自备糕点。”顾昀深说道,看到苏宝琳的眼神,又有些底气不足地摸了摸鼻子,“君子远庖厨。”

    他们还真的没生过火。

    苏宝琳又问:“那你娘这些天喝的都是凉水?”看顾昀深默认,苏宝琳就说:“这可不行啊,你娘本就体弱,你天天就给吃糕点喝凉水那病猴年马月能好?”

    林娘子这时扶门出来,说道:“姑娘,你就别怪他了……”

    他们母子以前有下人照顾,也不懂这些的。

    苏宝琳想了想,就让顾昀深坐过来,她现在教也得把顾昀深教会,不然林娘子这病治不好,砸的可是她的招牌。

    “现在能照顾你娘的就你一个了,不会的也得逼着自己去学。”苏宝琳说道。

    她看得出顾昀深一身贵气定是大户人家的大少爷,以前多半有人伺候着,自然不会做这些事。

    林娘子瞧着苏宝琳,越瞧越喜欢。

    没想到流落到这穷乡僻壤的地方,还有这么好的姑娘帮衬。

    看这姑娘通身的气度,还有那一手行医的技巧……

    林娘子有些好奇起苏宝琳的出身了。

    药熬好了以后,苏宝琳倒了一碗,就说:“凉一点再喝吧。”之后就先回去了。

    林娘子看着药碗,欲言又止,却还是没能把想说的话说出来。

    苏宝琳回院以后就把药材晒晒,这几日阳光不错,晒两天也就能做药枕了。

    下午苏宝琳背着药材去县里药铺卖药,坐诊的崔郎中就过来说话。

    “姑娘的医术师从何人?”崔郎中问道。

    上次见苏宝琳救人的手法娴熟得很,可苏宝琳年纪轻轻,这得几岁从医就有了这般能耐?

    “村里偏方而已,没什么师承。”苏宝琳说道,对自己的事情也不透露半分。

    学医术也不是一日就能成,崔郎中想自己拜师十年才小有收获,能熬到当坐堂大夫用了多少年?

    这苏宝琳只说是偏方,未免也太糊弄他了。

    苏宝琳拿了药钱就去了粮铺,这一次她不像之前只买个两三天的粮,而是买了半袋子放到筐里往家扛。

    自从入夏以来,天天下雨,苏宝琳怕秋天收不上来粮,粮食的价格会暴涨。

    现在趁着还没成灾,就赶紧多屯粮,哪怕是自己多虑也好,求个心安罢了。

    苏宝琳打开自家空荡荡的地窖,叹了口气。

    想要过上好日子,还有的忙啊!

    把大米放下去以后,又找了一把大锁,苏宝琳把地窖给锁得严严实实。

    天气这么潮湿,这大米放久了怕是会发霉。

    放不到秋冬来临就白瞎了。

    她得想个法子好好拾掇拾掇地窖。

    “姐,顾大哥来了。”苏承业在院子里喊。

    苏宝琳把钥匙收好后就出了屋。

    还不到吃饭的时候呢,顾昀深来得这么早是干嘛?

    苏承业乐得开心。

    今儿顾昀深的糕点送的比前几日都要早。

    他早就馋这口了。

    苏宝琳看着糕点,眯着眼想起一件事。

    “话说……你这糕点是怎么储存的?”苏宝琳问道。

    顾昀深来这里也得有几天了,如果是一开始就带来的糕点,这种天气早就都臭了。

    可她看这糕点色泽鲜艳闻着还新鲜,怎么看都是保存有方。

    “用冰块和石灰存放。”顾昀深说道。

    苏宝琳恍然,还有这招!冰块她倒是不用,可石灰却能防潮,她那米有救了。

    苏承业乐呵呵地接过来糕点,苏宝琳看天色又阴下来,药材也不能继续晾晒了。

    随机把锅灶烧上,开始炒药材。

    顾昀深送完了糕点却是不急着走,坐到一边就看苏宝琳忙活。

    也不知怎的,顾昀深就是不想走。

    苏家对他来说好像有种吸引力。

    看着跑来跑去帮忙的苏承业和忙的脚不沾地的苏宝琳,顾昀深就没来由地放松。

    总觉得待在这儿,比之前那个吃人的家要好上千百倍。

    “顾大哥可有娶亲啊?”苏承业忽然问道。

    http://www.gdbzkz.com/yiqichaoawochengledalaozhangzhongjiao/26002207.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gdbzkz.com。鬼吹灯手机版阅读网址:m.gdbzkz.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