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吹灯 > 医妻超A:我成了大佬掌中娇 > 第二章 痛下杀手

第二章 痛下杀手

    苏宝琳就没见过这么没人性的,薛蓉儿小小年纪心也太狠了!

    “薛蓉儿,你们母女也积点德吧,不怕哪天打雷的时候劈死你们!”苏宝琳冷声说道。

    薛蓉儿就说道:“你少和我说这些,你们姐弟在我家就是乞丐,要是不满意,自己滚啊!”

    孙宝琳眼睛一眯,这会儿就想着赶人了?

    不扒你一层皮,我可不愿意走!

    “你说滚就滚啊,你爹还没发话,你倒是比你老子还牛逼了?!”苏宝琳骂道。

    原主那舅舅常年在外跑商,赚的虽然不算多,可也是个汉子,不讲理如赵金梅,见了薛舅舅也跟小鹌鹑一样。

    薛舅舅在家的时候,赵金梅也会收敛,不会动苏家姐弟一根手指头,还威胁不准他们告状。

    “等舅舅回来了,我也好好问问,他要是让我们走,我们也不赖着!”苏宝琳声调调高了,让外面的赵金梅也听听。

    赵金梅听到以后顿时就急了。

    她谁都不怕,就怕自己丈夫,要是让丈夫知道她虐·待苏家姐弟,自己肯定少不得一顿好打!

    “苏宝琳,我看你是疯了!”赵金梅说着抬手就要打过来。

    三天不打上房揭瓦!

    打服了,等丈夫回来的时候,让苏宝琳一个屁都不敢放!

    苏宝琳看赵金梅抬着手小跑过来,自己也不客气,一把挡住赵金梅的手,啪啪两下子就抽到她脸上!

    直打得赵金梅眼冒金星!

    好在做惯了家务活的!虽说现在这身子骨是弱了点,可揍赵金梅绰绰有余!

    拿我当软柿子?谁都没有好果子吃!

    苏宝琳打完人还不罢休,冲到院子里的灶台旁,一把举起点着了的烧火棍扔到赵金梅的房根儿底下!

    赵金梅要吓死了!

    这苏宝琳是真的失心疯了,真要点了房子吗?

    “我刚说什么来着?”

    “再打我一下,我烧你全家!”

    她苏宝琳说到做到!

    薛蓉儿吓着了,连忙去水缸舀水把烧火棍子给扑灭了。

    “苏宝琳,你要死就死,你别带累着我们!”薛蓉儿眼红喊道。

    苏宝琳冷着脸,上前拉着薛蓉儿的衣襟也抽过去两个耳光,说道:“我让你嘴上不积德!”

    赵金梅是真的吓傻了,忙喊道:“中邪了!一定是中邪了啊!”

    就苏宝琳这彪悍的样子,能一下子打他们母女两个,这哪还有以前半点样子?!

    苏宝琳打完了人就拍了拍手,说道:“再动我一个手指就试试看!”

    她现在可什么事都做得出来!

    赵金梅呼天抢地:“哎呀真是养活了一个白眼狼啊,现在还敢对我动手了啊!”

    苏宝琳冷眼看着,故意往前挪了一步。

    果然娘儿俩纷纷往后退,生怕她再动手。

    吓得差不多了。

    苏宝琳盘算着,从院里找了个背篓背上。

    苏承业的病不能再拖,找点草药治病才是正事儿。

    赵金梅和薛蓉儿一脸见鬼了的样子,见苏宝琳出去了,才把心放在肚子里。

    “娘,她现在这么疯,我又抢了她的婚事,她不会要我的命吧?!”

    薛蓉儿心惊,连滚带爬地跑到赵金梅身边。

    感觉现在的苏宝琳真的什么事都做得出啊!

    万一等丈夫回来,苏宝琳还不得把抢亲的事儿说个底朝天?

    赵金梅越想越害怕,身上已经开始抽抽的疼。

    “不能留她了!”

    赵金梅打定了主意。

    苏宝琳背着背篓去了后山。

    早春后山还不是很茂盛,但是苏宝琳还是找了一些草药。

    治疗苏承业的病算是勉强够用了。

    但苏宝琳有一个大发现,以前她只有在古籍上见过的药草,这里竟然长了满山!

    “还真是好地方!”苏宝琳如获至宝,心中狂喜。

    苏宝琳家里本来是经营中医诊所的,祖上听说还有在宫里做过太医的,到了她这一辈也有了不少独家传承,不过不少配套的古方都因为药材稀有成了鸡肋。

    不过现在不一样了。

    那些她以前不好找的药草在这后山被当野草一样,自己如果靠着药草搞点钱,是不是也能早点离开那个鬼地方了?

    忙活了一会儿,苏宝琳着急下山回村给苏承业熬药。

    一进门,苏宝琳发现院子里安静得出奇,赵金梅和薛蓉儿全都没在院子里。

    “救、救命……”破屋里突然传来苏承业微弱的呼救声。

    苏宝琳猛然反应过来,背篓直接扔了就冲到破屋里,一进门就见赵金梅正拿着枕头要捂死苏承业!

    赵金梅一脸狰狞。

    只要苏承业一死,那苏家就算是绝户了!

    苏宝琳再疯,也是个女流,没有男丁在,生死也被她这个舅妈捏在手里!

    至于苏家夫妻留给他们的东西,那还早晚不得揣在自己的兜里?

    苏宝琳下意识地猛的踹出一脚,直接把正下手的赵金梅给踹一边去了。

    赵金梅感觉腰都要断了,赶紧大喊:“蓉儿!”

    薛蓉儿立刻冲上来,拉着苏宝琳,而赵金梅忍住痛,捡起枕头,一把捂上了苏宝琳的脸!

    今天一定要除掉这对姐弟!

    赵金梅黑着脸,下手越来越重。

    到时候就说苏宝琳是自杀,苏承业是病死!

    苏宝琳没有坐以待毙,抬起膝盖重击了一下薛蓉儿的肚子。

    薛蓉儿吃痛撒了手,被苏宝琳一个大耳刮子给抽得撞到了墙上去。

    赵金梅呆了呆,马上反应过来,她手上更用力。

    苏宝琳又抬脚踹,一把把人按住,一下一下地重锤赵金梅的肚子。

    毒妇!毒妇啊!

    自己这刚没出去一会儿,她们竟想害死苏承业!

    苏承业剧烈的咳嗽让苏宝琳缓过神。

    先救人!

    苏宝琳把苏承业抱起来,扛到了院子里。

    此时邻居因为这家的动静已经围过来了。

    对这家的闹剧乡里乡亲的也见多了,无非就是赵金梅母女又在虐打苏宝琳。

    可是以前都是关起门来打,乡亲们虽然觉得赵金梅这娘们儿损,可是人家关起门来的事情,旁人也管不了。

    今日不知怎的,动静闹得这么大,苏宝琳和苏承业都跑到院子里了!

    赵金梅和薛蓉儿刚缓过来,便想追出来继续下毒手。

    可一抬头,就看到篱笆外面乡里乡亲纷纷往院子里瞅。

    苏宝琳见外面乡亲来的差不多了,顿时眼睛一红,把苏承业护在身后,边哭边说:

    “舅妈,表姐,你们要杀就杀我吧,别杀了承业,承业本就重病,只要我一死,我爹娘留下的东西也就都是你们母女的了……

    如今婚事已经被薛蓉儿抢去了,我活着也没意思,你们要杀就杀吧!”

    说着,便哭的泣不成声。

    赵金梅一愣,这苏宝琳怎么说变脸就变脸?

    刚才那凶狠的样子可不是现在这样的!

    “那赵金梅可真够狠毒的,为了霸占人家爹娘留下的东西,就要害死两个孩子,真是畜生都不如啊!”

    邻里邻居抄着手说着闲话。

    苏宝琳哭得好啊!

    现在事情到了明面,他们就能看热闹了!

    听着大家骂自己,赵金梅就解释:“可不是这样的啊,是她打我呀!你们可别被她那样子骗了啊!”

    苏宝琳就说:“是,舅妈想怎么说就怎么说吧,反正以后等我们姐弟都死了,也是死无对证!”

    说着就抬起手擦泪,袖管一滑,漏出手臂上的淤痕血痕。

    乡亲们也不瞎,平日赵金梅对苏宝琳就畜生不如,虐打更是家常便饭,谁打谁大家心里还能没有数吗?

    http://www.gdbzkz.com/yiqichaoawochengledalaozhangzhongjiao/25934502.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gdbzkz.com。鬼吹灯手机版阅读网址:m.gdbzkz.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