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吹灯 > 殷商三十年 > 第272章 子庚

第272章 子庚

    子庚很孤独。

    身为殷商之后,他亲眼目睹自己的国家败亡、父亲殉国。

    这对一个血气方刚的年轻人来说,是很残酷的。

    但他是殷商的王子、殷商的未来!

    牧野之战那一年,他24岁。

    他与恶来一起到达了牧野战场。

    原本,他是要与恶来并肩作战,与自己的国家同生共死。

    然而,他却被恶来连夜送回了朝歌……

    “子庚,你是殷商的储君,你的战场在朝歌。你已经让大家看到了你的到来,这就够了。”

    “恶来哥,我是带着我的剑来的!”

    “我知道,你不怕死,你可以为殷商牺牲。但你不应该这样做。”

    “为什么?”

    “为将者,当勇往直前,奋不顾身!”

    “我也可以!”

    “为王者,当静居幕后,对弈天下!”

    “……”

    “子庚,你是天子的儿子。未来,你是大商的天子。你将是一个王者,一个执掌天下的人。”

    子庚没有反驳,他已经见到了他的父亲。

    帝辛就在朝歌的城楼上等待他回来。

    恶来亲自把他送回了朝歌。

    那一天的夜,很黑。

    但恶来的面容却很清晰。

    恶来在朝歌的城楼下,辞别了帝辛和子庚。

    朝歌的城楼很高。

    但是恶来非常高大,所以他和城楼上的天子相距并不遥远。

    “天子、太子,牧野就交给我了。我会带着殷商的荣耀回来。”恶来右拳抵心,意气风发。

    “恶来,作为殷商最锋利的神剑,去收割属于你的荣耀吧!”帝辛还是一贯地磅礴大气。

    “为殷商效力,为天子效忠!”

    恶来转身而去。

    子庚却流泪了。

    他似乎看到,父亲的眼睛也有些明亮…...

    “这是恶来的宿命。他从八岁,就跟着孤征战天下。他和他的父亲一样,承载着殷商的军魂。”

    子庚没有说话。

    “这是最凶险的一战。恶来做得对,我知道,他一定会把你送回来。”

    “!”

    子庚不可思议地盯着他的父亲,盯着这位执掌殷商三十年的帝辛大帝。

    难道这就是父亲在这里等待的原因吗?

    他在一开始就知道,恶来会把他的儿子送回来?

    “是的,我知道。”帝辛淡淡道,“恶来,是飞廉的儿子,也是我的儿子。他在八岁那年,成为了我的儿子。”

    “三王之乱……”子庚低语道。

    “飞廉、恶来,就是殷商的长城!”

    帝辛真的流泪了。

    子庚注意到,他父亲的脸上有泪滑过。

    夜风习习,呐喊声从远方传来。

    这一战,必定极为惨烈!

    可是,三十年前的那场政变,同样惊心动魄!

    殷历524年,以比干为首的叔侄系逼死了帝乙之后,就开始策划随后的政变。终于,他们在殷历525年的春天发动了政变……

    受德已经成了帝辛。

    距离殷商王座大典,还差二十七天。

    他已是事实上的天子,只缺一个仪式。

    但他却迎来了称王以来最深重的危机。

    不是来自外敌,而是来自他的血脉至亲!

    他的大哥子启,伙同两位叔父比干、箕子,悍然发动了政变!

    他的王座还未坐稳,就要被大哥和两位叔父联手掀翻!

    本是同根,相煎何急?

    比干命人大张旗鼓,高举“王族护驾”的大旗,列着整齐的队列奔入城门。

    守城士兵:“......”搞什么嘛?非常时期,正是要管制城门。眼前这......

    “还不放行?!”比干大吼,“这是天子的大哥,我是天子叔父。天子有难,兄弟手足携手抗敌!区区小兵,敢拦天子血亲?!”

    “若尔等误了大事,天子有了闪失,尔等罪无可赦!”

    比干慷慨激昂的论调完全镇住了那些士兵。

    子启他们就这样在义正言辞的比干身后,穿越一道道关卡,直接来到了帝辛的王殿。

    子启和箕子同时给比干竖起了大拇指。

    有比干领头,帝辛的重重关卡就形同虚设。

    看来,侄儿终究不是叔父的对手。

    这里,已经是帝辛最后的阵地,比干那一套说辞也不太起作用了,但还是能产生一些影响。

    天子的侍卫们再傻,也不可能让路了。

    即使对面是天子的亲哥哥、亲叔父,也不能让路。

    看看这些嗜血的面孔,任谁也不能相信是为天子护驾而来。

    比干还在大喊着“为天子护驾!”

    帝辛饶有兴致地想到:“疾言厉色,为政变张目、争取杀戮的正当性......看来自己的比干叔叔颇有才能。不仅拉拢士兵,还亲率死士上阵,称得上有干大事的气魄!可惜,不能为我所用。”

    “反贼就在那边,杀啊!”比干突然指着殿门前的帝辛喊道。

    所有人愣了一秒。

    天子是反贼?

    帝辛这边的侍卫糊涂了,这一家子到底耍什么名堂?

    就连比干手下的人都惊了,直呼天子为反贼,真是有魄力!有种!

    下一秒。

    比干的死士们士气大涨,跟着这么有种、有血气的首领,干啥不能成?

    形势竟开始倒向比干那边。

    实际情况是,帝辛在王殿这边的侍卫不多,但仍比叛军要多。如果不出意外,比干三人被当场拿下应当不是问题。

    可是,由于比干的存在,形势逆转了。

    子启和箕子再次对比干刮目相看!这家伙,真拼!

    帝辛的侍卫被打得连连后撤。如果不是因为帝辛就站在这里,恐怕这群侍卫早就四散逃命了。

    士气这种东西非常奇妙。一旦失去,人数上的优势也很难挽回。

    帝辛常年随军征战,再清楚不过了。

    千军易得,一将难求。一员大将,是全军士气所在,军心所在!

    形势危急!

    他不得不对商族血亲刀兵相向!

    帝辛握紧长矛,直面宿敌!

    他亲自披甲执锐!

    然,敌众不可破!

    即使他亲自上阵,也无法重新鼓起士气。

    他的侍卫甚至发生了动摇!纷纷后退!

    突然,一个黑衣少年挺身而出,手执长戈,大声喝道:“尔等皆为天子护卫,敢不用命?”

    这话吼得那些后退的侍卫脸红。

    少年继续喊道:“少将营的兄弟,随我冲锋!捍卫天子!夺取荣耀!”

    几十个身材稚嫩的少年齐齐跑出,虽然脸上惧意明显,但依然军威浩荡!

    此刻,那少年俨然一军之将!

    他的身影迅速高大起来。

    那少年不是说说而已。

    列阵一出,旋即冲向叛军。

    他虽然只有八岁,但已经能与普通士兵对抗,其他少年几乎一触即溃,唯独他威风凛凛,笑傲八面。

    帝辛微微一愣。这少年,竟如此勇武!

    旋即,他热血上涌,猛虎一般扑出,杀向那群凶神恶煞。

    其他侍卫见到少年军团的血战、天子的无畏,各个群情激奋,浑身斗志地返身战斗。

    政变,终究以失败告终。

    帝辛,度过了他登上王座以来的第一次大劫。

    他没有渡劫的兴奋,而是紧紧抱着奄奄一息的黑衣少年,嘶吼着:“御医何在?”

    飞廉击溃敌人,跑了过来,看到帝辛怀里的少年,瞬间跪了下去:“恶来,一定要挺住啊!”

    帝辛这才记起,这个少年是飞廉的儿子,他还摸过这个少年的头,说他未来是一名大将军。

    “大王,反贼......”恶来的左臂血流如注,语气有些虚弱。

    “你很勇敢。反贼已经被打败了。”

    他用力捏住恶来左肘下的血口,阻止鲜血奔流。恶来的鲜血浸透了他的金甲。

    帝辛始终抱着恶来,飞廉跪在一旁,几名御医忙碌地给恶来清创包扎。

    他就这样坐在王殿之外,黑发散乱,金甲染血,四周都是横七竖八的尸体、兵器。

    这一刻,一种前所未有的孤独攫住了他。

    一个声音在脑海回荡:这就是王座的代价!

    他不愿起身,仿佛他一起身,怀里的少年就会魄散。

    “飞廉,处理好了?”

    “大王,处理好了。叛乱分子全部格杀!”

    帝辛一惊。

    他知道东门参与政变的军队不下两千。飞廉驻守东门,仅仅是个裨将,手下仅有六百士兵,如何全部格杀?

    “大王勿忧,南门的叛军也被我尽数屠了。”

    帝辛吃惊地看着飞廉,看着这个24岁的年轻人。此人竟如此凶猛!

    他想不到,自己的命运竟然与这对父子紧密联系了起来。

    “捍卫天子!夺取荣耀!”

    这是受伤的少年说过的话吗?

    一个八岁的孩子,也懂得忠诚为何物吗?

    帝辛仰天。

    刚刚的少年将军,真乃大商军魂啊!

    子庚最喜欢的故事,就是飞廉恶来在那场政变里勤王。

    那一年,飞廉24岁,恶来8岁。

    他们在帝辛的时代正式登场。

    那一战,飞廉勇不可挡!

    也正是从那个时候起,龙雀张开了遮天蔽日的黑翼,冲天而起,再不落下。

    那一战,恶来还是少年。

    但他已经知道忠诚为何物!

    他清楚地知道,他是殷商的人。

    那些跟随恶来一起冲锋的少年,他们不害怕吗?

    或许吧,但他们一定感到幸福!

    每个人,在自己的国家面前露脸的机会并不多。

    即使只有一次,也心满意足。

    幸福是什么?就这么简单。

    三十年后的今天,恶来依然不忘初心!

    他仍是那个少年!

    看着恶来远去的身影,子庚期待着这位殷商第一天将凯旋。

    然而,恶来没有回来。

    这一别,竟是永别!

    子庚很伤心。

    恶来殉国到现在,已经3年了。

    子庚还是很伤心。

    他的武功,多受恶来指点。

    恶来就像一个大哥哥,保护他和帝辛的其他孩子。

    子庚记得,他常常骑在恶来的肩膀上,眺望远方。

    那时候,他惊异于恶来竟然会那么高。

    仿佛坐在了恶来的肩膀上,就登上了高山之巅。

    他们曾在梨花村度假。

    那时候,他的父亲、母亲,飞廉、恶来、季胜,还有虞典、阿虎、二伯……

    他们在淇河上划船、在岸上奔跑。

    他们曾登上朝歌山,俯瞰朝歌的夜市繁华。

    那时候,天下是殷商的天下。

    “天子,是以天地为棋盘,众生为棋子。与天道对弈,为苍生谋幸福。”

    子庚猛然想到了他的二伯、殷商二爷的话。

    他的二伯,差点就成了反贼,但最终成为了殷商二爷!

    二爷镇守孟津,生前没有让外敌突破大商的国境!

    他是在用生命捍卫殷商的领土完整!

    “为将者,当勇往直前,奋不顾身!”

    “为王者,当静居幕后,对弈天下!”

    “你将是一个王者,一个执掌天下的人。”

    恶来的话语,与二爷的话有异曲同工之妙。

    子庚有些羡慕他的父亲帝辛。

    他的父亲,拥有这么多忠诚的大将!

    现在,他在朝歌孤立无援。

    殷商的诸侯,转眼间就成了大周的诸侯。

    天下,就这样变了。

    他是殷商的未来,他必须要做些什么!

    姬发分封天下,诸侯有增无减。

    那个阴险小人,在朝歌周围封了三个姬姓兄弟——姬鲜、姬度、姬处。

    更过分的是,还把朝歌的印绶交给姬鲜管理。

    子庚现在是毫无还手之力。

    姬发太阴险了。

    那个家伙假借子庚的名义,下达了解散殷商兵团的命令。

    这是釜底抽薪。

    子庚多次感到绝望。

    但他知道,他要活下去!

    他不能死!

    他是殷商的未来!

    今年,真是风调雨顺,姬发那家伙终于死了!大快人心!

    子庚难得地心情愉快。

    他已经组建了一支效命于他的卫队。

    虽然不到一千人,但好在忠心可用。

    接下来,就是积极增加力量,拉拢诸侯勤王。

    子庚想到了飞廉,想到了这位殷商战神。

    飞廉是如此忠诚,坚决不给岐周下跪!

    他是奉帝辛的命令出访外国,就一定要给帝辛汇报!

    可当他返回的时候,帝辛已经殉国。

    即使如此,飞廉也没有失掉他对殷商的忠诚!

    霍太山上,高高的祭坛。

    飞廉和殷商忠魂们沟通天地,上达天听。

    他们虽死,却还是殷商的脊梁!

    子庚很伤心。

    如果他能有飞廉这样的忠诚猛将该多好啊。

    不,季胜还没有死。

    恶来虽然死了,但他的儿子女防还在。

    殷商兵团虽然解散了,但还能重新聚拢!

    殷商复兴,不是不可能!

    他的老师商伯告诉他,他有革命的基因。

    因为,殷商就是建立在革命之上!

    汤武大帝灭夏立商,正是殷商革命的胜利。

    殷商,以武立国!

    是时候再次展现殷商的力量了。

    子庚决定,秘密联络季胜。

    

    http://www.gdbzkz.com/yinshangsanshinian/16977749.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gdbzkz.com。鬼吹灯手机版阅读网址:m.gdbzkz.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