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吹灯 > 烟生 > 第十五章 苍云

第十五章 苍云

    沐因提着袖子,悠闲的走着,落他半步的是气喘吁吁的黎火,扶着腰,时不时擦着鬓角的汗珠,这天还真是热,还有多久才能到啊?

    江痕转着自己长长的辫子,倒像是精力充沛得用不完似的,上窜窜下跳跳。

    “沐兄,你们干嘛要去苍云啊?”

    沐因赏了江痕一个眼神,语气有些冷,“我说过了。”

    “可…可是,苍云不是禁地吗?”

    “是。”

    “而且去苍云多麻烦,还得……”

    “无碍。”

    “算了算了,舍命陪君子吧!”江痕咧着嘴笑的灿烂,一脸的无所畏惧。

    黎火有些好奇,“江痕,你……有点不一样。”说不上来,反正跟自己与沐因都不是一类人,似乎有一点点不经意间流露出的贵气。

    “诶,有啥不一样的,天天被逼着读什么圣贤书,我都要被我大哥烦死了……”声音越说越小,心虚的环顾四周,惹得二人真盯着他看,黎火瞧瞧他,又瞧瞧沐因,又是个傻子。

    爬上一座山丘,眼前豁然开朗,好一副青山隐隐水迢迢,烟云笼罩,紫意浅浅。

    沐因不觉的抓紧了黎火的衣袖,雾来,雾散,一阵铃声摇曳,似远似近……

    沐因一挥手,一座如玉般的天梯浮现,延伸向天际尽头,被云雾掩抑。

    “火弟,这可是通往苍云道场的唯一道路,此之上,不问修为,不问尊卑,不问血脉,考量的是心,是毅力,是气量!”

    “你怎懂的?”

    “我六岁的生日礼物就是到此一游啊,哈哈哈,啧啧,我记得我当时吓都吓哭了,哈哈哈,走了三步就被那老妖婆丢下来了,我记得我大哥当时气得脸都黑了,我二哥被笑死了……”

    “哈哈哈……”黎火放肆的笑声惊起一树雀鸟。

    “你笑什么,我那是还是小孩子。”江痕鼓了鼓腮帮子,大眼睛里闪着孩子气的透亮,有些恼羞成怒。

    突然笑声戛然而止,沐因闻声看去,“噗。”江痕一脚踹在了黎火屁股上,黎火还没来得及享受短暂的空中飞翔,便摔了个四脚朝地,趴在雪白的天梯之上,有两把剑助力,黎火这下可摔得不轻。

    沐因皱了皱眉,黎火没动,又皱了皱眉,黎火还是没动,正准备上前把黎火扶起来,黎火微微抬起了头,两道鲜红的鼻血汹涌而又欢快的流淌着,看向江痕的表情有些许的幽怨。

    喘着气想撑着自己站起身,黎火发现他失败了,四肢不懂为何沉重的抬不起来,整个人被一股力量压制在地上,翻身都异常艰难。

    “啊……”黎火摧动起血脉力量,止住了鼻血,手臂瞬间轻了少许,“呼……”黎火终于挺直了腰杆,转身,“沐因,我们是不是一定要翻过这天梯?”少年的眼中迸发出尖锐的锋芒。

    沐因认真的看了看黎火好看的眸,点了点头,没有说话,完全无视身旁江痕瞪大的双眼。

    黎火深深望向云端,闭上眼,又再次睁开,一个梯子都爬不过,我还怎么报仇,我……不能让他失望……

    云路丹梯,灵峦碧落,少年红衣翻飞,随手用一红绸系一头墨发,眉眼如画,脚踩星河……

    不急不缓的迈出第一步,近乎拉扯的把后腿拖了上开,连凝聚在下巴的汗水都不管不顾,黎火有些狂了,额间一片金绿色的叶子浮现,一道无形的屏障挡住了绝大多数压力,黎火借机向上攀爬。

    两步,三步,四步……百步……

    黎火撑不住了,单膝跪地,甩着头,用领口的衣服揉着被汗液刺激着的眼睛,不看后面,这道理与登山不看脚下不谋而合。

    眼见黎火跪在那里不动,江痕急得直跺脚,很想去摇着沐因的肩膀,把他的心挖出来看看是什么颜色的,沐因看了他一眼,啊啊啊,沐因看了我一眼……啊啊啊……

    江痕瞥了眼沐因生人勿近的气场,耸了耸肩,“你干嘛非要跟他说一定要爬完啊,九百九十九阶呢,我现在都不一定能爬完。”

    “嗯。”

    “你‘嗯’什么?”江痕恼了。

    “无碍,他能爬完的。”

    “你倒是说得轻松,又不是你爬。”

    沐因抬了抬头,这高高的梯子我似乎也见过,哎,我真的,都忘了……

    黎火已累得无暇顾及自己狼狈不堪的模样,爬一般向前迈着步子,冷静,冷静,静……

    闭眼,可周围的世界却异常的清晰,灵识似乎在丝丝缕缕融入空气,手指微动,带起一分玄奥,便一发不可收拾,好像……懂得了什么诶……

    九九星辰似海,八十一里云月……

    脚尖轻踩,所有人看不见的黎火的背上闪动着光芒,星盘转动,似乎在推算着什么,天机耀,奥义现!

    一步一步,一阶一阶,朵朵生莲……

    霞光绚丽,衬得黎火的背影少了分烟火气,多了分神圣之感,妖艳的红衣不复,少年的身形分外修长。

    “黎火……”沐因低声喃喃自语。

    “沐因……我一定会让你,为我骄傲……”

    苍山云飞,江边日晚,烟波满目少年……

    黎火奋力的跳着,可还是有些力竭,还有百步了,还有百步了,黎火!

    沐因眼神紧紧的盯着黎火,江痕急得团团转,“这么高,要是摔下来,那还得了,诶呀,那老妖婆可得手下留情啊!”

    “闭嘴。”沐因脸色有些阴翳。

    “好凶啊。”江痕抓了抓鼻子。

    还有五十步……好累啊……不!我还能再坚持……四九,四八,四七……

    沐因,你在哪里,我好累好困啊……

    黎火眼前似乎浮动着阿爹阿娘闪烁着金光的轮廓,阿爹,阿娘,你们来找我了吗?

    云端闪过一到七彩光芒,毫不留情的劈在黎火胸膛上,从最高层抛了下来。

    沐因稳稳的接住了黎火,把黎火耳畔的碎发别在耳后,用只二人听得到的声音说:“很棒!”

    黎火笑了,略显苍白的小脸上绽开了笑容,美得脆弱娇嫩。

    “沐因,我好累…好累……”小黎火昏睡了过去……

    “沐兄,我们去找个山洞吧!正好休息一下,可好?”

    “好。”沐因用满是寒意的眼神怒试着山顶,山顶上某妖婆浑身一抖,咬了咬牙,在江痕耳边传音,“小子……谁是老妖婆啊……”

    “啊!贵啊!”江痕惨叫……

    http://www.gdbzkz.com/yansheng/10634565.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gdbzkz.com。鬼吹灯手机版阅读网址:m.gdbzkz.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