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吹灯之湘西疑陵 第十三章 秦地黑僵(3)
Feed RSS
鬼吹灯   阴阳代理人   醉玲珑   芳华   何以笙箫默   转换到繁體中文  

鬼吹灯之湘西疑陵 第十三章 秦地黑僵(3)

所属目录:鬼吹灯之湘西疑陵    发布时间:2016/1/25    作者:天下霸唱

  我站在原地,这才意识到自己选错了时机,这事要么瞒到底,等大家都脱险之后再说;要么当初一见面就该把林芳的真实情况告诉大家。现在队伍都走到这里才说,大家进也不是、退也不是。关键是我还撒了谎,一开头对大家谎称林芳只是轻伤,从根本上破坏了团队的稳定和信任。

  “我要回去。”胖子说完转头就走。Shirley杨喊道:“你上哪儿找她,这里除了老胡,没有人知道耳室的位置。下边全是水,墓道已经被堵住了,你能不能出去还是个问题。”

  “管不了那么多了,我得去找她。”胖子异常认真地说,“老胡,画张图给我,我不能留她一个人。”

  王清正想劝,给胖子一个眼神喝了回去。林芳说到底差点儿死在王浦元手里,他害怕被胖子迁怒,不敢再多说废话。

  我跟胖子认识这么久,知道他的脾气。我取了纸笔,尽量详细地把耳室的位置标注了出来。胖子接过地图,看也不看我,打着手电转头就走了。那一瞬间,所有人都在看着我,跟开批斗会似的。李教授连声叹气说:“你啊你,还是太年轻了。有些事打死也不能说,你懂不懂。”

  王清正犹豫了一下,破天荒地说了一句我们意料之外的话。

  “我跟他一起去找人。”

  “你不找爷爷了?”

  “人是我们王家伤的,我不能就这么不管不问。爷爷那头交给你们了,见了他帮我报平安。”

  王清正说完就一溜烟地跑了。我瞅着不对劲,胖子去找林芳那是因为革命情谊,王大少跟林芳那是八竿子打不着关系的人,他急什么劲啊?

  李教授唉声叹气地把我数落了一遍。我说:“走了也好,前头指不定有什么东西等着咱们呢。”他惊道:“你不是故意的吧?”

  “您太高估我了,我还不至于拿别人的性命开玩笑。”

  我不敢看Shirley杨的表情,她要是生气也就算了,万一又是那副死活不肯开口说话的样子,我死的心都有了。好在她比较仔细,什么事情都考虑先后。Shirley杨威胁说:“回头再找你算账,眼下既然胖子去救林芳,那金鼎的任务就彻底落在我们身上了。”我说:“余师傅关照过,那东西必须毁掉,虽然暂时还不明白其中的道理,可余师傅豁出性命也要从日本人手里抢回凤臂,这其中一定藏着重大秘密。”

  李教授一生痴迷秦文化研究,对这个仅存两代的王朝有着超乎常人想象的热情。当他听说余师傅临终前的那番遗言后,很肯定地说:“金鼎的存在已经毋庸置疑,根据我们掌握的线索来看,勾翼凤臂和秦人金龙都是秦王鼎的重要组成部分,没有它们,这个鼎就不完整。我却不懂为何要毁掉这样一个举世无双的艺术瑰宝。你们两个可不能听那个土夫子乱嚼舌根,金鼎必须上交国家,必须留着做研究。”

  我心说,余师傅命都不要了,这玩意儿肯定不能留。就凭您这小身板儿还想跟我叫板,菜了不是一点两点。

  古城中道路四通八达,顺着来时的大路一直往前走,我们很快就来到了第二道城门处。Shirley杨左右张望不知道在找什么东西,我问她是不是有什么发现,她说:“难道你不觉得奇怪吗?那么多僵尸,说不见就不见了,前面这座宫殿一样的建筑看着也没有多大,肯定无法容纳如此多的尸体,它们都上哪儿去了?”

  她说的这个问题我不是没有考虑过,俗话说得好,眼见为实,此刻我们视线所及之处,连半个僵尸都看不到,实在很难相信就在十几分钟前,就在我们脚踩的土地上,聚集了数百具正在行走的尸体。随着浓雾的消失,它们如同水汽一样蒸发不见,形成了一个困扰我们的重大谜题。我说:“现在想也是白想,不如直接进去一探究竟。万一真是粽子非法集会的地方,咱们就端了它,全当为祖国做贡献。”Shirley杨笑了一下说:“没正经的又回来了。”走着走着,李教授的速度渐渐变慢了,我当他体力跟不上,想上去扶他走一段。老头儿摆摆手说:“不,我只是听见一股奇怪的声音,你们仔细听听。是不是,是不是有流水的声音?”

  我说:“你可别吓我,娘娘坟是贴着酉水而建,刚才那通大水就是河水倒灌所致,如果再来一次,墓室可能会撑不住,就此彻底崩塌。”

  “不不不,是流水的声音,很轻很缓,不像洪水。”李教授停下脚步侧耳辨听道,“不是幻觉,你们仔细听。”

  我心说,您都这把年纪了,哪儿来这么强大的听力。不想Shirley杨也停下脚步,指着脚下说:“李教授说得没错,我也听见了。”说完,她抬头望着远处的宫殿,“声音是从那个方向传出来的。”

  我趴下身,用右耳贴着地面,果真听见一股苍劲有力的水脉搏动之声不断地在地下流动。古来藏风聚水之处多是龙穴所在,此处地泉外泄之声透着一股说不出的活力,看来墓主人的棺椁必是压在前方不错。

  李教授激动地迎头冲向前方,我和Shirley杨也不甘落后,加快了脚下的步伐,向着寻觅已久的真相跑了上去。不知为何,越是接近主城所在,周围的建筑就越发简陋,到最后甚至仅剩满地的片砖碎瓦,一副被扫荡过的模样。我觉得有点儿不对劲,哪曾想翻过最后一座城墙之后,我们三人几乎被眼前的景象吓得说不出话来。哪来什么主城,哪有什么宫殿,我们眼前只有一片巨大的乱石滩。

  “这不可能!这不可能!”李教授站在城池边缘,望着脚下那一片乱石岗,欲哭无泪,“这是唱的哪一出?怎么越活越倒回去了!”

  我也觉得不可思议,照理说这个位置上应该是城市的心脏所在,刚才那群粽子也是朝着这个方向集结而来,怎么走着走着路就没了?还冒出来这么一片乱石滩。Shirley杨说:“别慌,流水声还在,咱们顺着声音过去,看看源头到底在哪里。”

  “你容我冷静一会儿,这个冲击太大了。好在胖子不在,他要是看见这一出,估计就直接跳下去了。”我目测城池与下边的乱石滩之间有个五六米的垂直距离,上下大概有一个七十度的坡度,如果直接冲下去,无异于自寻死路。我蹲在崖边观望了一会儿,发现在我们脚下不远处有一处独立的巨石凸在山体中间。我对Shirley杨说:“我先下去,把绳子固定在岩石上,你护着点儿李教授,等我准备好了再下来。”

  我目测了几个落脚点,然后就开始徒手向着目标处攀爬。下了崖壁之后我才发现,这里的岩石构成与之前墓道中的几乎相同,也就是说,我们又一次来到最初修建开采石料的自然层,见到的是尚未被人工痕迹掩盖的原始地貌。先前我就发现,越是深入主城,建筑群越是简陋不堪,这一点都不符合城市发展的轨迹。一般来说,先有主城然后才会慢慢向外扩展,这地方却是相反的,倒好像是先有外围那些街道古屋,然后才朝着最重要的地方慢慢修建。想到这里,我不禁冒起了冷汗,那些行走的死人,它们不至于都是当地工匠,死后还要按时上班,准点修城吧?我被自己这个滑稽的想法弄得哭笑不得,脚下差点儿踩偏。

  Shirley杨在上边喊了一嗓子,问我要不要紧。我深吸了一口,两手一松,直接落在了岩柱上。捆好绳索之后,我朝上边挥手,示意他们可以下来。Shirley杨将自己和李教授拴在一块儿,然后先把老头儿放了下来。别看李教授这把年纪,到底是吃过苦头的人。虽然手脚不太利索,可一点儿也不累赘,很快就爬到了指定地点。老头儿说他当年被下放的时候,天天在山上扛石头,一天下来,肩膀上的皮肉和衣服总是粘在一块儿。现在这点儿运动量跟以前比起来是小巫见大巫。我们闲话的工夫Shirley杨也顺利地落到了岩柱上。我说:“你们先在上边待着,我下去探个路,看看情况。”我转过身正要往下滑,忽然看见远处的乱石滩上亮起一道光斑,Shirley杨眼疾手快,立刻将我们的手电给闭掉了。李教授一开始不明白怎么回事,还准备喊。我”嘘”了半天,他才明白下边出了情况。老头儿视力有问题,眯着眼睛看了半天,郁闷道:“怎么光有亮点没有人啊?下边怎么回事?”

  我说:“有亮光本身就是问题。这地方死人才不需要灯,下面那拨非敌即友。”Shirley杨掏出望远镜说:“我看见王浦元了。”

  我心肝一颤,急忙从她手里接过望远镜,果真见到王老头儿被人五花大绑,步履蹒跚地在乱石滩上行走,身后跟着垂头丧气的徐三。另外有一队持枪的武装分子,目测人数在七八个左右。

  “真是他们,“我把望远镜递给李教授,然后对Shirley杨说,“老匹夫也有今天,那几个八成就是早稻田的人。他们果然没有死,这下麻烦大了。”好在王清正跟着胖子去找林芳,他要是看见眼前这一幕,指不定就直接跳下去救人了。 

下一篇:鬼吹灯之湘西疑陵 第十三章 秦地黑僵(4)    上一篇:鬼吹灯之湘西疑陵 第十三章 秦地黑僵(2)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填写您的邮件地址,订阅鬼吹灯最新章节 填写您的邮件地址,订阅我们鬼吹灯的精彩内容:
   欢迎鬼吹灯的粉丝们加入一起交流
分享到:

读者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