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吹灯 > 我真不想吃软饭 > 第203章 大团圆年夜饭(4000字大章求订阅)

第203章 大团圆年夜饭(4000字大章求订阅)

    在这位凭着两个修字辈的儿子,在家谱上留下浓重一笔的女老祖宗祖坟前,烧完最后的纸钱,韩久华家除夕例行的一件大事总算完成了。

    再回韩朝的家已经是午饭时间,因为祖坟相距较远,而且祖坟又多。再加上都靠步行,其实韩家坝上坟烧纸钱还是一件很耗时的事情。

    韩朝家的午饭很简单,都是一些家常菜。

    因为除夕最重要的是年夜饭,所以中午都是随便对付一下。

    要不是这个除夕有柳青依的到来,午饭会更简单一些。

    吃过午饭,韩朝拿出了银行送的春联,准备开始贴春联。

    自从上高中以后,家里面每年春节贴春联这件事就被他给包揽了。

    郝金花早就准备好了贴春联的米糊,虽然米糊干了之后,粘在墙壁上很埋汰。

    但是房子本来就不够新不够好,再埋汰一点又有什么关系?

    春联都是清一色的印刷体,大红纸上都是大黑字。

    只是春联下面的XX银行,几个字特别膈应人。

    说句实在话,现代化的春联,不用去管整体的平仄韵律,看对联最下面的鱼嘴,就是不识字的人,贴春联也不至于把春联的上下联贴反。

    这些现代化的印刷春联,一般上下联最下面都有两条鲤鱼,只要鱼嘴是相对的,就没贴错了。

    反正你要是从春联的字面意思或者尾字的平仄来区分,有时候还真不一定分得清爽。

    这不能怪贴春联的文化水平不够高,而是写对联的人,本身就没考虑这些。

    或者说他们根本就不去管对联的平仄。

    柳青依帮着拿春联,韩朝拿着凳子,开始缓慢的贴着春联。

    大红春联与门神贴好之后,再破旧的房子,立马也是感觉节日气氛一下子浓重了不少。

    韩朝家的鸡舍与猪圈在一块。

    韩家坝虽然穷,但是长一辈还是有些人毛笔字写得很漂亮的。

    韩久华那天找了本家一个堂叔,给猪圈讨了一份对联。

    毕竟猪圈的对联,是买不到现成的。

    猪圈的春联很简单,上联:五谷丰登,下联:六畜兴旺。

    柳青依看着猪圈里的小猪仔,也是感觉很有意思。

    她吃过猪肉,还真没这么静距离见过活猪。

    韩久华是泥瓦匠,韩朝回虞城之后,就在家里院子另一处,做了一个新卫生间。

    听说城里人上卫生间,上厕所讲究,爱干净。

    他大概前后花了十来天,就搞了一套新的卫生间用具。虽然没有配备现代化的马桶,但是蹲坑还是很干净的。

    就是要洗澡,淋浴这些东西热水器都有配备的。

    平常他们自己上厕所都是不来这里的,这个卫生间就是为了给儿媳妇回来用的。

    所以老韩夫妻俩,在韩朝走后的这段时间,还真是为了儿媳妇的到来,没少做准备工作。

    也正因为这些缘故,柳青依来了有两天,还真没到猪圈这边来过。

    这会贴春联,才看到两头小猪仔。大猪已经在前几天,就杀了过年。

    现在每天吃的这些猪肉,都是家里土生土长的年猪肉。

    柳青依不明白这些猪或者鸡鸭对于农家人意味着什么?

    她更搞不懂,为什么猪圈的门边上都还要贴着春联,有什么意义。

    当然,她也没觉得什么不好。

    贴上红色的纸,一切看起来都那么喜庆不是挺好的么?

    郝金花偶尔从厨房忙着出来,她就那么看着儿子与儿媳妇,忍不住脸上都会带着一些笑容。

    生活无非就是这样,看着小两口这样甜蜜美好,她就感觉生活越来越有盼头。

    知足常乐!小农思想无非如此,但这就有错了?

    贴完春联,韩朝与柳青依在厨房洗了洗手。

    自来韩家坝,柳青依都是饭来张口,这厨房她还真没来过。

    看着厨房这么大,郝金花在锅台上炒菜,韩久华在土灶边烧火。

    柳青依第一次看见土灶,她有些好奇。

    “这东西你没看过吧,我奶奶坐得火桶里的火,就是用木炭在土灶里烧了之后,然后装到火盆里,再放到火桶里的。”

    “这铁锅煮的饭,才香。你每天喝的鸡汤,都是放在瓦罐里面,放在土灶里原滋原味的火煨出来的。”

    韩朝笑了笑对柳青依说道。

    韩久华与郝金花也是笑了笑,这外来的城里媳妇还是挺有趣的。

    柳青依感觉有些不好意思。

    “你赶紧带依依出去,这厨房里全是油烟。就你懂,还在媳妇面前显摆显摆啥呢?”

    郝金花赶紧对着韩朝用韩家坝方言碎了一口,赶他出去。

    有些婆婆喜欢在媳妇面前摆架子,那是旧社会。新社会,尤其是只有一个儿子的家庭,哪个婆婆还不是把媳妇当个宝?

    她们年轻时候可能受过婆婆的委屈,但这种委屈一定就要转移给自己的儿媳妇吗?

    未必,时代在发展,人的思想也在往前进。所谓的恶婆婆越来越少。这是时代的趋势,也是历史的进步。

    困扰着几千年的婆媳关系,在新时代只会越来越好。

    当然,这跟娶媳妇的成本越来越高,也有莫大的关系。

    妇女能顶半边天,女人们确实应该感谢伟人们。

    韩久华与郝金花性格都不差,很好与人相处。

    虽然韩久华一喝酒,可能会有点飘,但是人的本质都不错。

    韩朝笑着带了柳青依出了厨房,老韩夫妻俩继续忙碌着。

    或许在这样的一刻,他们才明白儿子是真的长大了。

    韩朝与柳青依陪着奶奶刘菊听戏,年轻人都不再听这玩意了。

    哪怕就是在安城这个蓝莓戏的故乡,年轻人会听戏的也越来越少。

    奶奶刘菊很安静,柳青依坐在她的边上,脱掉鞋,将脚放在火桶的铁架上,很暖和。

    老太太没有柳奶奶那么健谈,但天底下的老人对于孙子辈的疼爱都一样。

    她只是拉着柳青依的手,满脸笑意。

    她不会说炎国普通话,就是说了柳青依也听不懂。索性她什么都不说,就这么安静的享受着这样的美好时光。

    人一旦老了,又能享受这些美好时光多久呢?

    时间靠近下午五点半,韩久华从厨房出来。

    他拿着一个大木盆,木盆里放着熏好的猪头、晾干的鲤鱼公鸡、一把筷子、五根大蒜、一把菜刀。

    在春节期间,这熏好的猪头是不能叫猪头的,在韩家坝,大家都叫它元宝。

    这是六点钟在祠堂祭祖还年供奉老祖宗及天地的福礼。

    韩久花让韩朝去柜子里拿了一个礼花还有一个炮仗,顺便再拿了一对装好了蜡烛的蜡烛台。

    这些东西都准备妥当,韩久华便端着装着元宝鲤鱼公鸡等供奉礼的木盆,往祠堂走去,韩朝拿着一挂万响鞭炮,和一个100响大礼花。

    柳青依也没闲着,他手上拿着一对装好蜡烛却未点燃的蜡烛台。

    韩家坝的祠堂不算特别大,此时在祠堂的最上重,用桌子和木门搭好了一个大的台子。

    四十来户人家全部把自家的木盆装好的供奉礼放在大台子上。

    蜡烛台放在元宝的正面,此时点燃蜡烛。

    韩家坝的祠堂最上重,40多对蜡烛台,80多根蜡烛开始点燃。

    红通通的蜡烛火照耀着被韩家坝人称之为元宝的猪头,那些元宝此时也显得特别有灵性。

    祠堂的最上重,站满了人。以祠堂为界,东边为大房,西边为二房。

    韩朝这一房就属于大房,不过韩家坝的大房人丁远远没有二房人丁兴旺。

    40来户人,大房才十几户人家,二房却有小三十家。

    柳青依第一次经历过这种场面,看着满屋子的人头闪耀,也是感觉挺有意思。

    “久华,你这今年新媳妇上门,才买这么一个礼花,这不够不够。”

    人群中有人开始在打趣韩久华。

    其实哪里不够了,这100响的大礼花,纵观全场,也就韩朝家有一个。

    “久兵,你家去年添孙子,也没见你买这么大个礼花,你这做爷爷的也是真抠。”

    “回头,等我添孙子了,我放十个大礼花。”

    韩久华也不差事,笑着说道。

    人群中又是一阵哄笑。

    柳青依听不懂自己这公公说得啥,但是却看到许多人都在看着她。

    她脸微微一红,拉着韩朝的胳膊更紧了一些。

    人差不多都到齐了,然后就有老人,开始拿着每家每户拿过来的黄裱香纸开始在大鼎面前焚烧起来。

    接着就有人开始拿着鞭炮在祠堂的中重开始燃放。

    韩朝拉着柳青依从祠堂的侧门出来,40多挂鞭炮,待会全部燃放,吵闹不说。

    就是鞭炮燃放之后的烟雾在屋子里都让人受不了。

    韩朝帮着柳青依捂了捂耳朵。祠堂里星火纷飞,鞭炮声响彻天地。

    陆陆续续有人受不了祠堂的烟雾,从侧门出来。

    鞭炮燃尽之后,耳边还有些耳鸣声。紧接着韩家坝人,开始对天拜了拜,对地拜了拜,对着供奉的祖宗牌位又拜了拜。

    有德高望重的老人,说了一些好话,就此这个对于韩家坝人最隆重的祭祖还年仪式才结束。

    所有人开始拿回自家的供奉礼和蜡烛台,开始往家走,回到家,就可以吃年夜饭了。

    韩久华端着木盆,韩朝一只手拿着一直点燃蜡烛的蜡烛台。

    按照规矩,这蜡烛是要点到天明的,不能熄灭。

    回到家,郝金花已经将十八个菜全部放在桌子上了。

    奶奶刘菊坐在最大的坐席之上。

    韩久华点了一挂鞭炮,年夜饭正式开始。

    吃年夜饭之前,几个长辈一人从口袋里拿出了一个红包,递给柳青依。

    柳青依感觉有些莫名其妙,她差那点钱?

    “依依,这是我们做长辈的一点点心意,压岁钱,压岁钱。”

    郝金花用她那蹩脚的普通话对着柳青依说道。

    柳青依看了一眼韩朝,韩朝示意她收下。

    柳青依只好收下三个长辈的压岁钱红包。

    自从十五岁开始,柳青依家里人就没给她发过压岁钱了。

    这没想到来到这里,还有这待遇?

    韩久华开了一瓶韩朝从虞城带回来的红酒,年夜饭,总归稍微喝一点。

    韩朝接过红酒,给每个人的杯子里倒了一点点红酒。

    丰盛的年夜饭,因为多了一个人,几个长辈吃得是格外香。

    韩朝拿起酒杯,开始跟奶奶喝了一点,祝她长命百岁,身体健康。奶奶刘菊很开心,往常吃年夜饭,这孙子可没说过这些话。

    敬过奶奶后,韩朝又和父母亲喝了一杯,也是说了一些他们不曾听过的好话。

    老韩夫妻俩心里很暖和,自己这儿子现在是越来越像样了。

    最后柳青依又跟柳青依喝了一杯,感谢她能来自家过年,也感谢她的陪伴。

    柳青依一脸懵逼,天天在一起,这大过年的这样客气起来了?

    她又哪里知道,在韩家坝吃年夜饭都是这么个规矩。

    一家人天天在一起过日子,那么亲密,难不成还不允许最后一天客气一些了?

    柳青依也很聪明,韩朝敬过几个长辈酒后,她也站了起来,学着韩朝的样子,陪几个长辈喝了一点点。

    几个长辈更是乐得合不拢嘴。

    这样的媳妇,模样好,身段好,又是大学生,还聪明,懂人情,又是城里姑娘,真是老韩家进字辈老祖宗保佑,才有这个福气。

    “依依,我也敬你一杯,我们家小朝性格倔,有时候不太会说话,你得多担待着点,还有你们抓紧把婚给结了,明年争取回来过年,咱家再添一口人。”

    郝金花站起来,拿着酒杯,用不标准的普通话对着未来儿媳妇笑着说道。

    柳青依与韩朝领证的事情,他们一直瞒着韩朝父母,所以老韩夫妇并不知道他们已经领过证了。

    柳青依笑了笑,没说话,怎么上哪家吃饭,都催着生孩子?

    除夕之夜,万家灯火齐透亮。这是一个大团圆的日子,这是一个幸福美满的日子。

    就算是身欠一身巨债,在这样的一个日子里也得放松放松。

    再不济的债主,想必也不会在这这样的一个日子里,去管人要钱。

    韩家坝韩久华家的年夜饭,今年格外香。

    年夜饭之后,韩久华帮着郝金花收拾了碗筷。

    韩朝打开了新买的电视,开始看春晚。

    忙活完厨房的活后,郝金花抓了一些瓜子花生,糖果糕点之类的放在桌上。

    对韩朝而言,还算不错的2005年即将过去,未来的2006年一定会更好吧?

    

    http://www.gdbzkz.com/wozhenbuxiangchiruanfan/13447992.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gdbzkz.com。鬼吹灯手机版阅读网址:m.gdbzkz.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