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吹灯 > 我的卡牌无限强化 > 141 飞剑升阶,干涉失败(7700大章)

141 飞剑升阶,干涉失败(7700大章)

    这......

    苏离未曾想到,这柄剑的等阶,居然直接飙升到了白银五阶,一跃成为苏离除了【大炎爆】以外等阶最高的卡牌。

    无锋,这是千年玄铁加上炎龙血液所带来的超强破坏力。

    极锋,这是青锋铭纹以及恶霸螳螂的臂刃所带来的极致锋利。

    另外,火毒、龙压、火系掌控增幅以及赋予青峰剑意的特性也都完整地保留下来。

    甚至还新出现了一个名为嗜血的技能,弥足珍贵,可以节省精神力,越战越强!

    这应该是恶霸螳螂臂刃的效果,它曾可以吸收生灵的血肉凝聚血丹制造妖兽大军,如今演变成了嗜血的效果。

    两个技能全部升级,苏离召唤出这柄两极炎龙剑,细细感应,应该至少堪比二阶的高级变化!

    这柄剑好强。

    苏离很开心,这柄剑来的正是时候,苏妙菡的城市正遭遇异能兽潮的袭击,拥有这柄剑,他更有把握。

    卡牌重新回到手中,卡面上是一只纤细白皙的手握着这柄长剑。

    你可是装备卡牌啊,这不会进化成绝世女剑仙吧!

    不能吧。

    装备卡牌和人物卡牌不一样,贵在可以卡师自己使用,也可以给其他卡牌使用,甚至融合给其他卡牌。

    虽然这张卡牌白银五阶,但即便苏离拿到手,也不能说直接可以抗衡白银五阶存在。

    但如果这是一张谷灵芸的人物卡牌,那么由苏离召唤,那便是至少白银五阶的超强战力。

    但这柄剑无法灵活转手,谷灵芸失去这把剑以后,大概率战力骤掉,且不能单独拎出来融合强化。

    这是本质上的区别,各有好处吧。

    目前来说,还是装备类型更适合苏离,毕竟他本身有四大力量体系,战力绝对也不俗。

    这时,神秘能汹涌澎湃,苏离立刻用炎龙冥想法进行吸收。

    如今得到诸多高阶卡牌,精神力的进度也必须要跟上,否则精神玉的压力、蓝量都跟不上,不能转为有效战力。

    这一次,卡牌从白一直接晋升到白五,给苏离带来超多神秘能。

    苏离也明确地感受到,自己的肉身对于精神玉的承重已经濒临极限。

    那便顺便提升肉身吧,这股神秘能很庞大。

    时间流逝,苏离的肉身与精神玉齐头并进,迅速提升。

    他倒是不需要那些辅助冥想的宝药或者资源,神秘能就是最好的宝药。

    增强体质的资源倒是可以考虑,不过神秘能也可以提升肉身,苏离没有刻意去购买。

    毕竟这类资源,一般来说售价还偏高。

    诸如当时与江明月通行时斩获的朱果,青铜八阶,却能卖出青十的价格。

    黄金物质开始诞生,8,9,10!

    很快,苏离成功越过这个小门槛,等阶来到白银二阶。

    每当跨过小门槛时,需要耗费大量的神秘能,但带来的,也是肉眼可见的提升。

    最终,苏离的黄金物质覆盖度来到了百分之十三。

    爽。

    充实。

    浑身器官都在雀跃,包括腰子。

    卡师体系内许多力量都以卡牌的形式存在,但精神玉与肉身却是实打实的,卡师本人能够真切地体会到的。

    他暂时地停止了修炼,抽出一点时间陪陪苏小白。

    修炼也要劳逸结合,适当地放纵一下,不然精神玉一直紧绷。

    怀中搂着白发狐仙,一边刷着网上的时事,体验度拉满。

    或许是初见时的温暖,小狐狸超爱苏离的胸膛,趴一天都不带反抗的。

    吴喜龙在江城出现以后很快又消失了踪迹。

    这位命运卡师的事迹被广为传播,大概是整个联盟都有关注度。

    事实上他可以选择加入某个卡师势力得到庇护,毕竟任何势力都无法拒绝一位命运卡师。

    祝你平安。

    苏离突然神情一震,看到了凉城的最新新闻。

    四大学院商议完毕,在今日宣布卡师之战将在一个月后重启!

    很好,苏离馋精神原液很久了,这次盛会,已经修改两次时期,不会再出纰漏了吧?

    据传这一次的精神原液,是三中冷凝月校长在异次元大动荡中斩获,等阶很高。

    信息透露得更多,据传这一次还会拥有体悟异次元力量体系的机会,这让许多卡师为之疯狂,话题热度一下子拉满。

    对此苏离倒是不怎么感兴趣,不知道是最后的奖励,还是过程中的机会?

    这种名额可以出售吗?我真的好缺卡币啊......

    苏离也没想到突然之间自己就晋升白银二阶了,主要是两极炎龙剑给的太多了!

    这下子那些白银一阶的卡牌需要立刻跟上步伐,这让苏离头疼,向来是卡牌高于他的等阶,没想到现在居然反过来了。

    他开始估算,一张卡牌的强化,因为类型的限制缘故,一般都是融合五张不同类型的卡牌。

    而等阶到了白银阶,没有这么多“垃圾卡牌”,平均下来,一张卡牌强化到白银二阶,至少也许要六到八个卡币。

    当然,其他卡师同样面临一样的窘境,要知道苏离的所有卡牌起步都是珍稀卡牌,普通卡牌他现在都不带多看一眼。

    且他实际上已经有好多张强力卡牌,只不过苏离并不满足,全副武装才能应对一切变化。

    别的卡师如果背后没有势力支持,大多就那么几张对应等阶的卡牌,说不定还在混用青铜卡牌。

    许多卡师获取资源的途径,只能涉足异次元之地,卡牌资源的不足,也就意味着危险程度更高。

    这同样是联盟规定不让超过三阶的卡师进入异次元之地的原因之一,这些穷得叮当响的卡师往往会为了降低危险,进入那些低阶异次元之地。

    这种情况持久下去,卡师世界很容易出现等阶断层,形成另类垄断。

    当然,这也很公平,至少卡师们在对应等阶的异次元之地不会遭遇更强大的卡师来抢夺资源。

    而有势力支持的卡师,只能说比普通卡师好一点,多了一些渠道与福利,就算是江明月这样的大小姐,也许要付出一些代价去获取资源。

    在这样的大环境下,强化师才会被称之为卡师贵族。

    苏离想要赚钱,无非也是两种方式,强化卡牌与探险异次元之地。

    其中创造卡牌暂时不考虑,如果不是无极飞剑这样的等级低但实际威力高的一次性卡牌,其他还不如强化卡牌划算。

    强化卡牌的话,资源获取比较稳定,有时候还会出现惊喜,但也可能比较费时。

    找人,找资源,感情线,都会产生时间的消耗,部分卡牌世界的时间比例并不理想。

    探险异次元之地,以苏离现在的实力,倒可以称得上游刃有余,有时候也会出现惊喜。

    但,有诸多卡师瓜分资源,且资源的密度不一,获取资源不太稳定。

    苏离想了想,出去透透气也不错,顺便多走几趟黑市,看看是否有需要的卡牌。

    卡师之战还有一个月,时间充足,苏离唯一忌惮的,也就一中十大那些等级。

    李春秋已经加入了神宫,多半在不久前出现了一次卡师势力的接纳潮。

    据传这小子傍上了神宫一位大人物的儿子,苏离一想到加入卡师势力要去舔这些所谓的大人物就浑身难受。

    还是自己单干自在!

    自己也不缺渠道,强化师就是最好的渠道之一。

    大动荡以后,还是有许多卡师因此拔尖的,不可轻视天下卡师。

    在出去之前,苏离还有一些事情要做。

    【青锋剑意-无极飞剑】这张专属卡牌,他还没点亮呢。

    这需要苏离先点亮三大力量体系的卡牌与【两极炎龙剑】,才能使用。

    做完这一切以后,他取出了无极飞剑。

    内心还是有些忐忑的,在之前,青锋铭纹盖住了炎龙之息原本的一些特征,如今宝剑进化,是否会影响到无极飞剑?

    这张专属卡牌,印刻的,是一种招式,一种技能。

    他不知道新的两极炎龙剑是否会影响到其结构,主要这蜕变超出了苏离的想象。

    按照他原本的想法,用螳螂恶霸的臂刃提升锋利度,也是一种变向地加强青锋剑意。

    如今青锋剑意还在,应该问题不大吧?

    思索间,苏离点亮了【无极飞剑】这张卡牌。

    融入这张卡牌后,苏离才能在其他世界使出无极飞剑。

    这也是卡师体系比较操蛋的地方,明明是我自己感悟的,被强行化作卡牌,过于霸道。

    很快,苏离便感觉到浑身剑意盎然,手中的两极炎龙剑与丹田的源府分别射出一道光芒。

    他很快露出喜色,一张全新的卡牌被凝聚成型。

    【无极飞剑】这张卡牌,在源府与剑身提升以后,自动强化到了白银四阶!

    “好,好!”

    苏离大喜,这将成为他最大的底牌。

    他感应到一些事情,青锋剑意在此刻拖了后腿,铭纹的力量不足,主要他借此掌握的青锋剑意不够。

    不过暂时够用,等阶再高,精神玉压力顶不住,虽然只是白银四阶,但实际威力连苏离也说不准。

    要说这个他在生死搏杀间领悟技能的强大的话,至少也是一种三阶的高级变化!

    可惜这招有cd,消耗剑意,且大量消耗精神力。

    苏离突然想到了自己新获得的卡牌,【黑白棋盘】,可以将敌方拖入棋盘,让自身的技能必中。

    很好,剑意锁定,棋盘必中,两种方式,只要射中,同阶有几个挡得住。

    苏离很开心,将喜悦分享给了苏小白,后来两个人一起开心。

    ......

    血雾弥漫,腥红的古木林无比寂静,偶尔传来刺耳的尖叫声。

    一个世界通道被打开,苏离带着格兰蒂丝来到了血色森林。

    “你有什么想法吗?”苏离问道,他看向天空,那块血色天幕凄凄惨惨,异常渗人。

    格兰蒂丝闭上眼睛,细细地感应此地的变化,片刻后,她睁开血红色的眼眸,看向苏离:“走吧,我知道该如何增强这个领域了。”

    苏离点头,没有插手,格兰蒂丝对于血能的掌控很夸张,还要超过许多同阶贵族。

    而强化选择中则是让他找一个强大的血族解决此事。

    两人直接朝着血色森林的中心前进。

    “是谁?”一阵阴风吹过,血色天幕幽暗的红光下,一个青年肌肤惨白,出现在一颗古木下方。

    这是一位吸血鬼贵族,此地领域之主,气息强大,起码在白银阶。

    但格兰蒂丝看都不看,直接杀了上去,恐怖的实力完成碾压,数次交手便将这个吸血鬼青年镇压。

    “互为同族,有话好说!”吸血鬼青年惨叫,浑身被血晶包裹住动弹不得,整张脸流满鲜血,鼻青脸肿。

    他被禁锢住漂浮在苏离两人的后方,血晶很快覆盖住他的嘴巴,让他失声。

    “我们走。”格兰蒂丝径直地朝着领域的一个方向走去。

    很快,他们深入血色森林,血腥味愈发浓重。

    建造一座血色城堡似乎是每一个吸血鬼贵族的爱好,一些血族盘踞在此地,但转手便被格兰蒂丝镇压。

    苏离啥也没做,但身后漂浮着数十个血族,景象异常诡异。

    他和格兰蒂丝直勾勾地进入了城堡之中,在那里看到一个被绑在十字架上的女性除魔猎人。

    二十几岁的模样,长相清秀,此刻双目紧闭浑身颤抖。

    苏离注意到她的脖子上留下了一排牙印。

    “被制造成眷属了?”苏离不禁看了一眼格兰蒂丝。

    除魔猎人手臂上的除魔之痕一闪一闪,似乎在抗衡血族侵蚀的力量。

    “你能救她吗?”苏离出声问道。

    格兰蒂丝摇头,轻声道:“这是一个不可逆的过程,生命种族已经发生变化。

    但她刚刚被转化成血族,我可以帮她压制住血族的原始野望。”

    苏离有些诧异,人类之心达到第二阶段的她,已经可以做到这一步了吗。

    格兰蒂丝上前,捏住了这个女性除魔猎人的脸蛋。

    苏离注意到她的血液流动速度迅速增加,体表温度迅速上升。

    再过一会儿,除魔猎人手臂上的除魔之痕掉落,浑身溢出血族的气息,她悄然间睁开眼睛。

    “我变成血族了?”她似乎非常淡定,有点不寻常了。

    “我帮她平复了心情。”见苏离疑惑,格兰蒂丝解释道。

    两柄血剑斩击,将捆绑的绳索斩断,格兰蒂丝说道:“我会帮你控制住血族欲望,这片领域需要一个主人,你......应该没有去处了。”

    苏离饶有兴致,看似格兰蒂丝好像和苏小白一样意识更加完整了,实际上还是以他的命令“提升血色森林”所展开的自我意识行动。

    将人类之心升到顶级,大概契合度就能到100了吧?

    该不会也要睡一觉吧?苏离老脸一红。

    除魔猎人怔然,这是一件冲击力很大的事情,但她不知为何没有悲伤,也没有愤怒。

    “你好好想一想。”

    格兰蒂丝走向城堡的深处,任由她呆呆地站在原地。

    到最深处,苏离看到当时在血池之地所见到的类似的纹路。

    一道道凹槽蜿蜒扭曲,滚动着血色液体。

    “这是血族的鲜血之阵,整个领域的源头,我需要一些时间去参悟。”

    格兰蒂丝闭上眼睛静静地站在原地。

    其实不用格兰蒂丝口述,苏离可以从卡牌的联系中知道了她的意图。

    没过多久,她轻轻地踏在地面。

    咕咚咕咚!

    凹槽中的鲜血开始沸腾,在格兰蒂丝脚落下的一瞬间,猛然抖动,无数血珠腾空。

    苏离知道,这些都是人族之血,他没有犹豫,抽出两极炎龙剑挥出一片火海,将所有的血液烧毁。

    他得到感应,血色森林的能量强度骤降,同时凹槽中的血液出现躁动。

    苏离一声不吭,变成一个无情的造血机器,将自己的血液注入凹槽中,柔和血族的力量。

    格兰蒂丝蹙眉,她有另外的方法解决此事。

    苏离当然知道这个信息,但,即便格兰蒂丝以强硬手段镇压血液的暴动,让血色森林得以提升,这张卡牌的上限也就如此了。

    在血族世界中,人族之血,才是血族力量最好的调和剂。

    想要更强,还是得让苏离放血。

    算上卡师体系,苏离五大体系齐齐运转,恢复能力很强,同时点亮了白银等阶的【圣光术】以及【灵能涌动】。

    此刻即便身处血族世界,格兰蒂丝还是以卡牌的身份出现,并不能阻止苏离的行为。

    但苏离可以感应到她心情的不快,并非针对于他,而是因为他在受伤。

    卡牌妹妹一个个都太善解人意了......

    格兰蒂丝此刻也没闲着,将一个个血族抓到眼前,细细感悟。

    砰!

    眼前的一个血族被她捏爆,鲜血流入了凹槽之中。

    她在排查那些拥有“血涌”能力的血族,这些血族留下来当永动机,其他的全部丢进鲜血之阵中。

    最终,只留下吸血鬼青年以内的五个血族。

    “你们就留在这里慢慢赎罪吧。”

    白发吸血鬼清冷的嗓音在此地响起。

    她凝结出五柄血色长剑,将这五个血族钉在地面,同时血色晶体蔓延,将他们彻底禁锢住。

    这些血族缓缓地流出血液,没入凹槽之中,速度很慢,但可以保持平衡。

    然后格兰蒂丝开始延伸这些凹槽,相当于完善鲜血之阵。

    她对于血能的掌控,再加上苏离的精神力加持,让她在短短时间内领悟了鲜血之阵的所有变化,同时进行优化。

    时间流逝,地表的鲜血之阵凹槽延长了近一半,鲜血汨汨,填充而下。

    期间也有失误,但格兰蒂丝的动作很快,避免了整个鲜血之阵的崩溃。

    “够了。”苏离回过身,看到格兰蒂丝水蒙蒙的眼眸。

    她说够了,那肯定是够了,因为仍在命令范围内。

    “走吧。”他摸了摸格兰蒂丝的脑袋,感应到她的情绪缓缓地平复下来。

    回到古堡前,看到那个除魔猎人抱着双腿坐在台阶上。

    “你考虑得怎么样了?”格兰蒂丝出声。

    除魔猎人“苦涩”地一笑,仍旧没有情绪波动,点了点头说道:“我可以帮你管理此地,这是报你的救命之恩。

    我还没有勇气接受死亡,但或许会有那么一天到来。”

    “我曾和你一样.......”格兰蒂丝拉着她的手说了许多,像是找到了一个苏离以外可以倾诉的人。

    女性除魔猎人的眼中逐渐焕发一些希望。

    格兰蒂丝说话:“鲜血之阵中,还留着五个血族,可以提供部分能源,每天月亮当空,你去插拔一下他们身上的血剑。

    将所有闯入血色森林的血族全部击杀,丢到鲜血之阵中并且储存一部分,每天给那五个血族喂食一些,我会给予你鲜血之阵的掌控权。

    将所有误入血色森林的人族全部驱逐,抱有敌意多次妨碍的全部杀掉丢出去。”

    顿了一顿,格兰蒂丝继续说道:“你将掌控整个鲜血之阵,但还没有办法变强,也许下一次归来我会找到办法。”

    除魔猎人站在月光下,轻声说道:“我叫艾利尔。”

    “我叫格兰蒂丝。”

    不久后,苏离与格兰蒂丝离开了血色森林。

    苏离将格兰蒂丝的卡牌收回,并没有直接离开卡牌世界。

    一直以来,他已经确认每张卡牌在同一个时间的世界线未必相同。

    以往他并没有刻意地去尝试一些事情,但这一次正好碰上,他想探究一下。

    在上一次离开血族世界时,他知道确切的日历时间。

    很快,苏离发现了人烟。

    他进行询问,得到了一个时间点。

    “这似乎是在格兰蒂丝被卡洛斯男爵抓走之前?”

    苏离心中一震,那么,是否自己可以阻止这个悲剧的发生?

    “老人家,奥卡姆城怎么走?”苏离问道。

    眼前的老人很热情,为他取来一份地图,苏离找到了奥卡姆城的位置。

    机械摩托全力行驶,苏离朝着这个城池的方向疾行而去。

    如果阻止悲剧的发生,未来的格兰蒂丝,自己手中的卡牌,是否会因此消失?

    无论如何,苏离的答案,仍旧是阻止。

    他曾亲身经历格兰蒂丝的悲剧,如果可以,他希望这一切没有发生,即便会失去这张卡牌。

    一天后,机械摩托全力行驶下,他才堪堪来到奥姆特城。

    他匆匆地赶往火车站(这里的火车很快!),在密密麻麻的人海中,看到了那个身影。

    她裹得很严实,但苏离一眼就认出了她,正在检票上车。

    “格兰蒂丝!”

    苏离的脑袋“嗡”得一声,昔日在雪瑶世界感受到的黑暗再一次降临。

    “先生!先生!你没事吧?!”依稀之间,苏离听到有人在搀扶他。

    ......

    再次醒来时,苏离疲惫地睁开眼睛。

    “你醒了?”一个火车站服饰的女性工作人员匆匆走来。

    苏离发现自己躺在火车站的休息间中,卡盒被放在一旁的桌子上。

    对于这个世界的人来说,卡牌仅仅只是纸片。

    火车站的工作人员没有乱动他的东西。

    “我昏迷了多久?”苏离问道。

    “三天,我们为您找过医生,但医生说您只是太疲惫了。”工作人员说道。

    “多谢。”苏离深呼吸,进入血色世界,除魔之痕自动回归,对方对于除魔猎人很尊敬。

    他突然注意到桌子上的一份报纸,抓过来一看,脸色相当难看。

    正如洛斯奇当时拿给他们看的报纸一模一样,上面登记了夏洛特家族的寻人启事。

    至此,他了解到了一些东西。

    在以格兰蒂丝为中心的这条时间线中,已经出现了他的足迹,一切事情既定,绝对无法进行干涉。

    他可以找到格兰蒂丝喝个茶,吃个饭,甚至打一架,但绝对不能影响到格兰蒂丝被卡洛斯男爵抓走这个既定的未来。

    一想到格兰蒂丝此刻也许被卡洛斯男爵抓走陷入疯狂无比痛苦,苏离就浑身难受。

    他离开了休息室,想要找一个地方就此离开。

    突然,一个带着银血石的血族被他的精神力感应到。

    苏离的怒火一下子倾泻出来。

    “死!”

    他怒喝,抽出两极炎龙剑,炽烈的火焰燃烧,将这个吸血鬼狠狠地钉入地面。

    “这位先生,你在干什么......”火车站守护的除魔猎人冷冷看来,但很快发现死去的是一名血族。

    再次抬头时,苏离只留下一个模糊的背影。

    “居然是一个吸血鬼.......”

    “该死的血族!”

    “这位除魔猎人大人好帅啊......”

    人群陷入嘈杂。

    从卡牌的世界中归来,苏离的心情无比抑郁,久久无法平复。

    他手中的【血色森林】发光,开始演变。

    两人离开以后,血色森林成为艾利尔短时间内的生命意义。

    她按照格兰蒂丝所述,一切有条有理地进行。

    经常会有低阶血族嗅着气味而来,都被艾利尔通过鲜血之阵杀死。

    她逐渐享受这种杀死血族的感觉,有一种复仇的快感。

    而鲜血之阵在经过格兰蒂丝优化以后,因为后续血族之血的供应,力量也逐渐充盈起来。

    世界的演变非常平淡,很快迎来结束。

    苏离随意地看了一眼卡牌。

    【鲜血森林】

    等阶:白银三阶

    类型:领域

    效果:

    卡牌制造血雾弥漫的森林,诞生吸血鬼城堡,形成鲜血森林场地;

    增幅所有处于鲜血森林中己方血族的身体素质、鲜血质量、技能威力;

    鲜血之雾无处不在,持续地牵引抽取敌方单位血液,降低敌方单位的五感,并注入血毒;

    鲜血森林中所有流血的敌方单位出血速度变快;

    鲜血森林中所有流血的敌方单位对于力量的掌控会被血能侵蚀干扰。

    技能:

    1鲜血泉涌:鲜血森林在领域的各地喷发鲜血。

    2血色天幕:天幕形态,鲜血森林的上空升起一块遮天蔽日的天幕,天幕下的血族获得制空权,在空中如履平地;

    披风形态:血色天幕化作披风加持在血族身上,极大地提升自身的身体素质。

    领主:艾利尔

    概述:沉寂的森林在不久前迎来了新的主人。

    因为只是延伸或者说完善了这个鲜血之阵,效果的变化程度并不高,但增幅与干扰效果却比原来强太多了。

    以格兰蒂丝现在的强度,青十的血色森林对她的增幅只能说是聊胜于无,现在就不一样了。

    因为格兰蒂丝的小小优化,鲜血之阵多了一些效果,现在可以干扰对面的能量运动。

    这个效果很实在,如果对方刚刚掌握二阶高级变化的话,或许会令对方无法使用这个高级变化!

    另外,还多了一位领主,这意味着苏离不需要分心操控血色森林,直接让艾利尔配合格兰蒂丝即可。

    最后,或许是因为苏离将自身鲜血注入的原因,这张卡牌的等阶居然直接提升到了白银三阶。

    他的肉身差不多相当于正常的白银三阶,高质量的鲜血作为调和剂的情况下,将鲜血之阵的威能彻底激发。

    这是苏离如今自己的判断,并不完全依赖于强化选择。

    事实证明,效果极佳。

    这张卡牌的蜕变非常成功,但苏离的心情并没有因此好转。

    良久,他才叹出一口气。

    至少,现在已经好起来了。

    【鲜血森林】的时间点在这次演变中过去许久,这时的格兰蒂丝应该已经被苏离救下。

    7017k

    

    http://www.gdbzkz.com/wodeqiapaiwuxianqianghua/27433190.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gdbzkz.com。鬼吹灯手机版阅读网址:m.gdbzkz.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