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吹灯 > 我的卡牌无限强化 > 第六十八章 决战

第六十八章 决战

    苏离一直在寻找王世宇的足迹,没想到在此处相遇。

    显然,王世宇顺着河流而来,也想要摘走这张卡牌。

    这同时印证苏离的想法,王世宇同样想要狩猎他,因此踏足了黄沙之地。

    苏离注视着河对面的王世宇,他在排行榜上展现出七十多的白银覆盖度,此刻过去很多天,多半也踏入了青铜九阶。

    他无惧任何年轻卡师,但绝不无脑,卡师间的战斗,决策一直都至关重要。

    如果王世宇很普通,那么此刻苏离直接唤出苏妙菡进行刺杀,立刻就可以结束战局。

    但他为财阀公子哥,不知道拥有何种卡牌,一旦苏妙菡被反制,这一战就危险了。

    卡师间的战斗极其复杂,卡牌的多样性让战斗变得无法预测,除非等阶碾压,否则必须走过试探阶段。

    打一个最简单的比方。

    苏离此刻将格兰蒂丝、苏妙菡以及苏小白一股脑全部派出,这三张卡牌每一张卡牌都可以让王世宇头疼甚至无法抵抗。

    在极高的契合度与堪比神源卡牌的强度下,这是一支实力压倒性的队伍,可以直接摧枯拉朽般将王世宇的卡牌搞定。

    但如果他拥有一张力量足够的区域范围毁灭性的白银卡牌,耗费大量精神力点亮,那么苏离将直接折损这三张卡牌。

    但如果仅仅格兰蒂丝发起冲锋,成功将王世宇的卡牌逐个击溃。

    如果他没有其他手段被迫耗费大量精神力使用这张卡牌。

    那么好,苏离立刻根据卡牌的破坏力推算出卡牌大致等阶。

    再结合王世宇自身的等阶做出他已经无可奈何的判断,然后让苏妙菡与苏小白发起总攻。

    再打一个比方。

    苏离直接派出苏妙菡进行暗影跳跃以及暗影裁决的刺杀,如果王世宇拥有防御性极强的卡牌,那么苏妙菡就此暴露,失去刺客的先机。

    如果王世宇甚至可以反应过来甚至用同阶白银卡牌反制苏妙菡,那么苏离便失去最大的底牌。

    苏离一直让苏妙菡潜入自己的影子,一边是可以保护他自身,一边则是伺机而动,进行绝杀。

    (这里详细地给大家解释一下,因为之前也有同学留言说为什么前面搞得像势均力敌后面一下子爆种,不管是和白墨雪打还是和周庆打,其实都是根据战局推进铺垫完整了的。)

    卡师需要做出的判断太多。

    诸如卡牌、对方卡师等阶与使用的卡牌等阶之间产生的消耗、对方卡师为何在此刻使用这张卡牌、对方卡师的身份(会拥有怎样的卡牌)等等。

    无脑莽这种情况只存在于敌方信息完全暴露时,或者说卡师足够自信或者愚蠢的情况下。

    王世宇的周边还站着两人,应该也不弱,此战多半是一场恶战。

    他的三张卡牌其实已经被三中的卡师们解析得差不多,但他有恃无恐,因为已经不是以前的她们了。

    不过王世宇想要弄死他,多半已经针对性地选择卡牌,这也是苏离比较忌惮的一点。

    扑咚!

    格兰蒂丝与人形机甲同时坠入黄河之中。

    此地为莹绿色元素的中心,动能在迅速消逝,这股力量极其霸道,只能减缓,但不能彻底隔绝。

    两人想要展开厮杀,肯定要先将这个区域破坏,否则很受掣肘。

    哗啦啦!

    格兰蒂丝操纵鲜血,在黄河水中开辟出一个区域,此地的动能迅速消逝,即便青铜十阶,也需要持续爆发力量。

    人形机甲咔咔作响,这是高科技世界的产物,完全防水,但电流涌动,也在持续爆发。

    格兰蒂丝的视野共享给苏离,她与赤红色人形机甲的中央,一颗莹绿色的透明珠静置在黄河的底部中央。

    这颗莹绿色透明珠持续喷发能量,影响了整条河流。

    想要让其化作卡牌,击碎它即可。

    格兰蒂丝撑着阳伞缓缓地行走在黄河底部,白皙的脸蛋漠然,纤细的手指轻轻地拨动。

    阳伞中溅射出滚滚血流,咕咚咕咚流动,化作数十柄血剑,扎入河水之中,直刺赤红色机甲。

    “他原本便使用这类卡组,还是针对于我?”苏离沉思。

    格兰蒂丝曾在与白墨雪的战斗中大展拳脚,抽取百兽血液发起反攻,因此王世宇选择这类不存在血液的机甲与他对战?

    针对性太强了,苏离立刻做出判断,苏妙菡不能随意出手,一定也被重点防范了。

    河的对岸,王世宇已经点亮了一张卡牌,持续恢复精神力。

    好在苏离也有优势,各张卡牌第四阶段的契合度不是王世宇可以比肩,格兰蒂丝的相对消耗小太多了。

    王世宇坐在黑色巨型机甲的肩头,嘴角露出一抹冷笑:

    “苏离,原本我想将你虐杀致死,但我现在改变主意了。

    你的强化师天赋真是不错,我要将你擒回去,好好地调教,让你至死都在为我王家、为我王世宇强化卡牌!”

    他的笑容很阴冷,那张吸血鬼卡牌居然又被强化成功,而且形态没有朝着畸形发展。

    这说明苏离的强化非常成功。

    苏离心中的杀意更甚,此人就是一个彻彻底底的恶少,心理完全畸形了,认为整个世界必须围着他转。

    黄河之中,血剑朝着赤红色机甲穿刺而去。

    人形机甲的头部红灯一闪一闪,发出警报,浑身紫色电弧噼里啪啦,将黄河水电得直冒烟。

    它在身后抽出一柄赤红的机甲巨剑,咔擦咔擦变换形态,露出锋利的啮齿。

    人形机甲进行挥斩,在黄河河流中斩出一道真空带弧线。

    砰砰!

    它进行有规律地斩击,系统内部刻入了各类战斗方式,竟然挥舞出一种奇特的剑招。

    血剑被击得四散,但格兰蒂丝手指拨动,更多的血剑汇聚而成,密密麻麻地发起穿刺。

    以她的鲜血质量以及“鲜血制造”的特性,这些血剑坚硬且无比锋利。

    咔擦!咔擦!

    赤红色机甲挥剑舞动,但被彻底压制,浑身被血箭斩击得零件飞蹦,绿色的能量液喷射。

    格兰蒂丝缓缓地靠近了莹绿色透明珠,阳伞收拢,“嗖”得一声发起刺击。

    越接近透明珠,动能的损耗越大,但她实现等阶碾压,透明珠应声而碎。

    一张卡牌被她拿在手中,她劈开黄河河水,高高地跳跃而起,回到了苏离的身边。

    王世宇见此露出一抹冷笑,此刻无所谓这张卡牌的归属,他刻意进行争夺,实际上是为了消耗苏离的精神力。

    同时他得到了准确的信息,苏离没有持续恢复精神的卡牌。

    而在莹绿色透明珠破碎的一刻,那诡异的动能吞噬场域瞬间消失。

    苏离和王世宇同时点亮一张卡牌。

    轰隆隆!

    古老的机械之城与血色森林同时铺展而开!

    http://www.gdbzkz.com/wodeqiapaiwuxianqianghua/26689375.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gdbzkz.com。鬼吹灯手机版阅读网址:m.gdbzkz.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