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吹灯 > 我的爱豆为何不红 > 230.噩梦的开始

230.噩梦的开始

    艾心扶着栏杆,一步跨上了摩天轮的包厢里,咽了口唾沫,坐在位置上一动不动地等待着童宇。

    童宇还记得艾心刚才临时教自己的那几个重点,在包厢口上来来回回犹豫了好几分钟,最后才转过头去看着镜头,一脸苦涩:“我就不能不上去吗?”

    “不行啊童老师,你刚才答应人家了。”

    摄影师摇了摇机器,也是充满了无奈的语气。

    “我、我不是……我刚才太冲动了,现在想想,毕竟人家是我的粉丝对吧?那应该……我们一起做什么她都很开心的对吧?不一定要上去的对吧?对吧?你说对吧?”

    艾心虽然紧张,但现在摩天轮毕竟还没运转起来,自己也吃了药,状态相对来说还不错。看着童宇这样子,也忍不住笑了起来。

    “童老师,干嘛呢!”艾心坐在位置上大喊了一声,朝童宇招了招手,“快过来啊,不是说要坐摩天轮吗?”

    “……”

    童宇虽然不恐高,但看着艾心这样,也知道她是故意使坏,心里默默地把她教训了一顿,又继续保持着恐高的人设演了下去。

    “那个……你有没有什么别的心愿啊……比如说去夜市吃吃小吃,看看夜景之类的。除了坐摩天轮,你应该还有很多别的心愿吧!”

    “没有啊。”艾心摊开双手,冲着童宇摇了摇头,“我就只有和你一起坐摩天轮这个愿望而已。”

    “……好,我知道了。”

    童宇点了点头,双手把着包厢前的栏杆,又犹豫了小半分钟,终于深吸了一口气,迈进了包间里。

    “师傅——麻烦开船啦!”

    童宇一跨进来,艾心就忙不迭地冲外面打了声招呼。童宇想笑,却又要演惊恐和紧张,一时间脸上的表情倒也是很精彩,让艾心的注意力分散了很多。

    “那个……我看你脸色,好像不太好啊。”艾心望着童宇,忍不住担心地皱起了眉头,“难不成,你没吃早饭么?”

    童宇看着艾心有些走神,这么长时间以来,他见过艾心害羞、怯懦、惊恐、紧张、开心、兴奋、期待、悲伤、失而复得……甚至是被自己误解和冤枉之后的愤怒与失望,却都不曾见过她这样望着自己皱眉头的样子,一时愣在了原地。

    他以前,虽然喜欢偏瘦一些的女孩子,但并不喜欢病恹恹的那种类型。像林黛玉这种形象,他更是觉得自己指定受不了。但现在看艾心这样子,居然觉得,又是另一种风情了。

    “我没事。”

    童宇摇了摇头,避开了艾心的目光,看向了控制台那一侧。还没来得及再说几句话,就感到身下一震,摩天轮慢慢地运转了起来。

    艾心忽然想起很久很久以前,李晟廷也曾经邀请过自己一起去坐摩天轮。

    那时候,她不想让李晟廷知道自己恐高,便随便找了个理由推脱了。虽然后来,看到李晟廷闹情绪的时候还是有点心有不忍,不过自己也确实不想和他做这么浪漫的事情,也就不了了之了。

    现在坐在这包厢里面,只能看见童宇一个人的侧脸,艾心才明白,为什么情人共乘摩天轮,算是恋人之间最浪漫的约会之一了。

    “我以前,听说……在摩天轮上许愿,很灵的。”

    艾心抚摸着栏杆,假装望向窗外,眼神却完全没有聚焦,淡淡地说了一句。

    “嗯,是在最高点的时候许愿,才有用。”

    “咦?”艾心转过头看着童宇,笑了起来,“你很关注这些啊?”

    “我也只是听过而已……”

    童宇低着头,看着自己和艾心的鞋子,念叨了一句。

    其实,在他很小的时候,大约十六、七岁,曾经算是暗恋过某个人。

    那个人是童宇打工的饭店里,一个兼职的大学生姐姐,也算是童宇的初恋了。

    他已经不记得那个姐姐的样貌了,只记得她白白瘦瘦的,每次来到店里之后,就会把一头乌黑的长发挽成一个发髻,利落地盘在头上,手腕细细地,每次端盘子的时候总感觉她会摔坏手里的所有盘子一样。

    童宇倒也不是因为什么特别的原因喜欢上她的,他一直觉得自己大概有点恋母情结,喜欢年纪比自己大一些,或者是能够在生活上照顾自己的女孩子。

    那个姐姐在店里,就一直很照顾他。不管是童宇刚来的时候,教会他接待客人和最基本的服务,还是在童宇上错菜、打碎盘子的时候替他解围……那个时候的姐姐,就像童宇心目中的另一个神一样。

    不过,和大多数的初恋一样,童宇的初恋也算是无疾而终。倒也不是因为什么别的客观原因,而是童宇压根就没告白罢了。

    那时候的童宇,家里穷得响叮当,连上学都很吃力,不然他也不会跑出来打工了。在这种生活条件下,他又怎么可能有心思去谈恋爱。

    既不可能给女朋友买什么礼物,也不可能带她出去约会,甚至只是最简单的两个人一起吃个饭,然后由男方来结账这种小事,囊中羞涩的童宇都做不到,又何谈在一起呢。

    童宇一直是个非常内敛的人,有什么情绪很少会直接地表现出来,这些事也就在心里想想罢了,直到他被星探发掘去到娱乐圈,他都未曾和这位姐姐表过白。

    像初恋这种小事,就只能当做白月光埋在心中,很难任由它生根发芽,开花结果。

    再后来,童宇进了娱乐圈,恋爱这事情就更难了。

    先是签订的十年合约里,就写明了不许谈恋爱这件事,就算只是在节目里,面对“自己的理想型”、“喜欢哪个女明星”这之类的话题,避而不答都是最好的应对。

    而且,当时的童宇也算是在事业上升期,应接不暇的工作让他根本就没有精力谈恋爱。

    这么一拖,就拖到了三十多岁,自己也不算个偶像了,最多就是个转型未成功的演员罢了,谈恋爱好像也就不是什么禁忌的话题了。

    不过,就算如此,童宇也时刻注意着自己的言行举止,他并不希望发生什么“晚节不保”的时间,失去自己这些来之不易的粉丝。

    “你看!是不是快要到了!”

    艾心望着窗外,兴奋地向上指着,看着童宇问道。

    “诶……诶?”

    童宇双手死死地把着包厢里的栏杆,也不看向外面,只是机械地应答着。

    “你不看一眼啊?外面很漂亮的啊!这样望下去,可以看到情人湾的全景呢。”

    艾心知道他已经开始演恐高症患者了,便笑着不停地叫他看下面,给他发挥演技的机会。

    “我……我看过了……今天就不看了吧……”

    童宇浑身发抖,就像被人点了穴一样,结结巴巴地,却始终不看向外面。

    “你不会是……不会吧……”艾心看着他的样子,自言自语地念叨了两句,忽然眼睛一亮,指着童宇大笑了起来,“你不会是怕高吧……”

    “怎么可能!”童宇毫不犹豫地喊了出来,又侧过脸看了眼包厢里的固定镜头,咬了咬下嘴唇,“我就是……随你怎么说啦,反正我在里面坐着就好,不用看外面了!”

    “嗯。”艾心点了点头,忽然低下了头,沉默了几秒钟,小声地开了口,“谢谢你。”

    “咦……什么?谢什么?”

    童宇被她没头没脑的这么一句话愣了一下,反应了半天,也没反应过来这话的意思。

    “没什么,就是觉得很感谢你。感谢你答应了我这么任性的愿望,也感谢你满足了我所有的幻想。”

    艾心抬起头来,有些幸福地看着他,目光流转,尽是恋人眼中才有的温柔。

    童宇知道,她所说的,并不只是乘坐这次摩天轮而已。虽然艾心说的很含蓄,但这对于她来说,已经是为数不多的直接表白了,童宇也感到脸颊有些火热了起来。

    “没什么啦……其实想想,我能为你……们做的,也没有多少事吧。”

    “谁说的?”艾心瞪大了双眼,“你的存在,对我们来说,就是生活中最大的慰藉了。”

    “哪有这么夸张啊。”童宇笑了起来,这话即使是从艾心嘴里说出来,也感觉肉麻了一些。

    “我没有夸张,是你自己不知道罢了。对于粉丝来说,偶像的存在就是一种意义。你永远也不会知道,仅仅是你的一个笑容,就能让多少人从阴郁的情绪中走出来。你的一句话,对于粉丝来说可能是多大的鼓励。而有时候,你觉得微不足道的一件小事,也许会改变一个人一生的轨迹。”

    “我……有这么厉害吗?”

    童宇指了指自己,脸上写满了不相信,却仍带着温柔的笑容。

    “我也不知道,不过对我来说,差不多是这样了。”

    艾心低头浅笑,不知道心里在想些什么,轻轻地皱了皱眉头,又抬起头来看着童宇,微笑了起来。

    “……”

    童宇盯着艾心的笑容,脑海里忽然闯进千万念头,又回忆起他们在一起的各种画面,艾心的各种表情,像是本能反应一样,话便从嘴里蹦了出来。

    “以后……也一直这样笑着生活吧。”

    “诶?”艾心一愣,看了他一眼,又马上点了点头,“嗯,我会的。”

    童宇还想说些什么,摩天轮却忽然停了下来,由于惯性,两个人乘坐的包厢晃了晃,童宇立马紧张地抓住了手边的栏杆,惊恐地看着艾心。

    “应该是到顶点了。”

    艾心看着他精湛的演技,忍不住在心里偷笑,看了眼外面,便得出了结论。

    “哦、哦……我猜也是,到最高点了,所以停了一下,对吧?”

    “……对,没错。”

    艾心憋着自己马上就要爆发出的笑意,赶紧点了点头,趁着点头的功夫,低下头使劲笑了两下,又抬起头来,一本正经地看着童宇。

    “怎么样,要许愿吗?”

    “嗯?”童宇看了她一眼,“你呢,要许愿吗?”

    “当然了。”

    艾心笑了笑,双手合十放在胸前,一脸虔诚地闭上了双眼。

    半分钟之后,艾心才缓缓睁开了双眼,心满意足地看着童宇:“该你了。”

    “我好像,没什么愿望……”

    童宇小声地念叨了一句,看了眼艾心脸上期待的表情,忽然想起了什么,点了点头,也将双手合十放在胸前,闭上了眼。

    又过了一会儿,童宇刚许完愿,睁开双眼,摩天轮就再次启动了起来,发出了微微的摇晃声。

    “时间掐的很准啊。”艾心咧开嘴笑了起来,“怎么样,许的什么愿望啊?”

    “愿望说出来就不灵了啊。”童宇撇了撇嘴,似乎并没有分享的打算。

    “迷信,我就从来不信这套!”艾心摇了摇头。

    “那你许的什么愿望?”

    “我?都来这里了,当然是求姻缘的啊。”艾心低下头笑了笑,“我希望,我爱的人可以永远爱我。”

    “永远……”

    童宇小声地重复了一遍,这要是以前,他兴许会觉得这样动不动用“永远”来许诺,是一种很幼稚的行为。可现在,他心中也有一丝企盼,盼着这个词或许真的会存在。

    “你呢,许的什么愿望?”

    “跟你差不多吧……我就是希望,爱我的人,可以一直爱我。”

    “这哪有差不多啊,差很多好吗!”艾心撇撇嘴,身边就是镜头,自己也不好说童宇什么,只能装作不太在乎地评论几句,“这两个愿望,一个是求姻缘,一个是求人气的吧。”

    “有吗?哈哈……”

    大概是因为摩天轮在缓缓地下降,童宇似乎比刚才放松了一些,笑了笑,不解地看着艾心。

    “当然有了。凡是爱情,当然希望自己喜欢的人也能喜欢自己。可是希望喜欢自己的人一直喜欢下去,而自己不付出的话,是不是有些……不切实际?”

    艾心本想说“自私”,但碍于镜头,加上她从来也不会对童宇说这种词,所以还是咽下了那个词,改了个柔和一些的说法。

    “每个人的看法不一样吧,我想。如果只是希望爱我的人可以一直爱我,也不算很过分的事情吧?”

    “倒也不算。”

    艾心违心地应了一声,忽然失了些继续聊下去的欲望,又不敢看向窗外,转了转头,最终还是盯着自己手边的栏杆,闭上了嘴。

    书客居阅读网址:

    

    http://www.gdbzkz.com/wodeaidouweihebuhong/14087840.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gdbzkz.com。鬼吹灯手机版阅读网址:m.gdbzkz.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