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吹灯 > 我从远古活到现在 > 第一百零八章没天理

第一百零八章没天理

    第一百零八章没天理

    一辆马车缓缓驾驶着,来到天剑派的大门前停了下来。

    凌毅跳下马车,看着气派依旧的山门,伸展酸痛的身体呼喊道:“我回来了。”

    看守山门的四个持剑弟子,看着眼前陌生的两人,这是谁啊,驾着马车来也就算了,还在天剑派的大门前喊叫,这是不是不给他天剑派面子啊。

    看守弟子道:“天剑派山门重地,请勿喧哗,来着何人,来我天剑派何事?”

    看着眼前不明所以的几人,凌毅小声大盛,眼前的四个天剑派弟子凌毅不认识,也许是门派新收的,不过天剑派弟子十万众,自己也不是都认识的。

    而自己呢?以前的时候,在天剑派,自己这个孩童,他们都可以猜到是自己,可是现在不一样了,自己的样貌已经十八岁了,对方不认识也是正常的。

    凌毅道:“我乃凌毅,天剑派少宗主。”

    几人一听,还以为自己听错了,什么?少宗主,凌毅?你不是开玩笑吧,我们少宗主可是在外历练呢,听说这都十年了,也没有见少宗主回来过,今天却突然冒出一个人来,自称是咱们的少宗主。

    那几人见凌毅修为看不穿,而身后的老者气息强大,继续道:“请勿开玩笑,我派少宗主在外历练,这是我派上下都知道的事情。”

    凌毅无奈,回个家居然还被拦在门外,凌毅道:“我真是凌毅,你们的少宗主,谁说在外历练就不回来了,我这不回来了吗?”

    几人觉得对方说的有道理,而且态度诚恳,不似作假,狐疑再次确认道:“你真是咱们的少宗主?”

    凌毅:“如假包换。”

    关于少宗主的传说,他们可是如雷贯耳啊,修炼神通,才情卓绝,他们是近些年天剑派收的新弟子,所以有时候需要来着看守宗门。

    那人道:“我这就去通知长老。”目前的办法,虽然他们认为对方很有可能真是少宗主,可是他们不好定夺,只好请长来了,也只有长老才可以分辨出真伪,这是最好的选择。

    看着飞奔而去的弟子,凌毅无奈,什么时候回个家都这么难了。

    凌毅也不怪对方太过小心谨慎,试问谁敢来天剑派撒野,冒充他们的少宗主,这不是找死么。

    很快,凌毅就见一个花白胡子的老头跟着那弟子赶了过来,他们身后还有一个中年模样的管事。看对方年纪花甲,可是那步伐,比之年轻小伙也差不多。

    还是修炼的好啊,不至于到老百病缠身,行动不变。

    老者来到面前,前前后后的打量着眼前的少年,嘴里捣鼓着:“像,像少宗主。”老者是外门长老,也见过少宗主,可那是十几年前的事情了,当下只有凭借着当初的印象来看。

    那身后的管事是没有见过的,听到弟子的禀报,他只好当即通知长老,现在长来在这里,他这个管事没有发话的权利。

    凌毅道:“您是内门王长老一脉还是陆长老一脉?”之所以这样问,是因为对方的服饰上绣有各脉出身的标识,大家看到彼此的标识,也就知道其本人出自哪一脉了。

    凌毅也知道,可是有些搞不清对方到底是哪一脉的,所以这样问。

    外门长老道:“老朽不才,正是王长老一脉的。”

    这不禁让凌毅想起了当初那王长老,自己当初一首歌,搞得天剑派上下无心修炼,父亲凌剑锋要惩罚自己,一个好心的长老带自己回去避难,而要自己教他的妻女那首歌的唱法,内门,也只有这一位王长老了,貌似去紫微星域主域的时候,这王长老也在其中。

    凌毅也是无奈,主要是自己的少宗主令羽,自己交给胡汉三了,没办法表明自己的身份,不然他早就亮出来了。

    长老道:“你可有证明自己身份的信物?”

    凌毅道:“你传信王长老,就说那首《鸳鸯蝴蝶梦》,他妻女可唱会了?”

    众人知道,这首歌是少宗主所创,可是这跟王长老有什么关系,为何这样问王长老呢?虽然不明所以,但长老还是按照要求照办,眼前的少年,很可能就是少宗主。

    在房间里正哼着小曲,手指敲着桌子给自己节奏的王长老收到传信,一看之下,连忙起身。这件事情,只有自己几人知道,当初自己也算是“算计”了少宗主,近水楼台的。

    王长老连忙问清事情怎么回事,收到回复的长老见到自己一脉的老大失态的传信,连忙告知,心里知晓,眼前的这位八成真是的。

    王长老传信:“那还少宗主,你们这几个笨蛋,少宗主终于舍得回来了,还被你们拦在门外,立马将其请进来,啊不,我亲自去,马上就到。”

    得到确认的长老,立马满脸笑意的道:“恭迎少宗主回归。”这下已经明明白白了,他心里暗道,还好,自己没有得罪眼前的少宗主,而是很友好的礼待。

    在场的几人看见长老这么做,他们也意思到,眼前的这位真是的,连忙一起行礼道:‘恭迎少宗主回归。’

    凌毅叹了口气,终于验证身份了,怎么就那么费事呢,回个家,好费劲啊。

    一道流光直冲山门而来,落在了凌毅的面前。看着眼前这丰神如玉的少年,依稀有着十年前的轮廓,王长老见此,也是十分欣喜,一时忘记了说话,一直看着对方。

    凌毅开口道:“王长老,别来无恙啊,当初你坑我的事情,我可是记得的啊。”

    王长老被这话呛的一个机灵,连忙道:“少宗主,十年未见,没想到你变化这么大,一时间竟没有认出来,恕我眼拙,哎,人老了,这眼睛也不好使了。”

    看着这老狐狸的滑头长老,凌毅也不知道说什么,该不该“气”。

    王长老道:“少宗主,那件事情,能不能不要再提了,当初是老夫的不对,可是老夫也不是没良心的人啊,老夫可是很多次都为你说了不少好话啊,你说是吧。”

    看着王长老眼带笑意的看着自己,凌毅只得放下,自己对这王长老,是讨不了好的,这张老平时对自己很不错,要是自己真想跟他找回场子,只怕自己也理亏。

    凌毅道:“那好。”

    王长老高兴道:“少宗主你同意了?”

    凌毅撇眼回道:“没工夫跟你磨了,我还得回家呢。”

    看着凌毅,王长老知道凌毅并没有在意这些,只是跟他刷刷嘴皮子,这种事情之前又不是没有过,那种久违的温馨涌上心头,王长老道:“回家了就好,回家了就好,走走走,我这就带你去见宗主。”

    凌毅看着有些死乞白赖的王长老,不知道自己是想哭还是想笑道:“我认得路。”

    话没说完,就把凌毅拉着一起飞了,他可管不了那么多,还说着“我这不是怕你长时间没回来,忘记了嘛。”空中只留下一句话:“先好好安顿他。”

    空地上,只剩下显得孤零零的林有才和这外门长老,管事和那几名弟子。

    外门长老连忙上前,客气的将林有才带了进去安顿。

    一则消息,也不胫而走的如海啸般传来。

    “听说了吗?咱们的少宗主回来了。”

    “真的吗?”

    “是真的,长老跟守卫宗门的弟子亲眼所见。”

    ......

    宗主的天剑峰,王长老送来凌毅就急忙回去了。

    “哼,你还知道回来,丢下一封书信,就跑的影子都没有了,你还回来干嘛,不在外面逍遥快活了。”

    这怒气的声音就是凌剑锋,当看到凌毅的第一眼,他就知道了,毕竟有着血脉相连,自己这个十年未见的儿子,变化在大,在他这位父亲的眼中,那还是第一眼就知道的。

    这十年来,凌剑锋对儿子的思念,和对儿子的担心一点也不必其他人少,只是每次都强装镇定,不表露出来而已,嘴里虽然一次次的数落着凌毅的不是,但那都是假装出来的,毕竟是一派之主,规矩威严是第一位,他要以身作则。

    可是看到十年不见的儿子,他身体还是哆嗦了一下,那是出于本能的开心,想要去抱抱儿子,可是马上转换了脸色,才如此的说道,眼前的儿子,已经不是那个可以随便抱起的小孩子了,已经是大人了。

    看着父亲的一顿数落,凌毅有些不知道说什么,叫他认错,叫他认错吧,他拉不下那脸,他还没有认过错呢,再说修真一途,需要的就是磨砺,不然怎么成长呢。

    凌毅不知所措,就站在那里,还好这时候救星来了。

    “我儿回来了,我儿在哪里,快让为娘看看,我儿现在长啥样了。”任盈盈得到消息,第一时间匆忙赶了过来,身后不远处,还有同样收到消息的爷爷凌绝,奶奶江云梦。

    看着厅中站姿挺拔的少年,为娘的立马就知道,这眼前的少年就是自己那十月怀胎的骨肉,是那离家十年的儿子。

    任盈盈喜极,思念的眼泪自然的溜了出来,这就是母爱,最可贵的母爱。

    十年的长思,无时无刻对儿子在外的思念。

    十年的担心,担心儿子太小,在外吃苦,不懂得照顾自己,更担心的是害怕儿子会遇到危险。

    十年的期盼,期盼儿子可以早点回家,可以在自己的面前。

    十年的牵挂,只愿儿子在外一切平安。

    在这一刻得到了释放,用手抚摸着眼前比自己还高的儿子的脸颊、头发,以及已经长的健壮的儿子的手臂。

    这一刻的母亲,像是终于得到了满足,终于放下心来。

    看着眼前的母亲,凌毅真情的眼睛红润,眼泪在眼睛里打滚,眼前的,这也是自己的母亲,自己这一生的母亲。

    跟随而来的还有爷爷奶奶,奶奶上的前来,母亲任盈盈让开半个身躯,让作为奶奶的江云梦也好好打量眼前自己的这个孙子。

    爷爷则默契的在一侧,但是眼睛,始终也是慈爱的看着已经长大成人的孙子。

    两人收拾好情绪,母亲就要拉着凌毅去那边坐下,想问问儿子在外这几年的经历,可是发现凌毅没动,而是眼神看向前方。

    任盈盈转身看去,正看到一脸不快的丈夫凌剑锋,任盈盈立马明白了过来,这丈夫是在教育儿子啊。难怪他之情进来前,就听到丈夫数落的声音。

    任盈盈转身道:“来,儿子,跟为娘来,不要怕你爹。”

    凌毅故意做出一 委屈的表情,他知晓父亲也是担心,对自己还是很疼爱的,可是谁叫我才刚回来,你就数落我呢,我给你加点料。

    看着凌毅的表情,作为母亲的爷爷奶奶可是一连的不忍心啊,什么时候见过孙子这模样,那心里是揪心的疼。

    三人目光看向凌剑锋,那不善的眼神,不管是哪一个男人看了都会害怕。

    凌剑锋看着自己这一家人,暗道不妙,这下自己要遭殃了。

    果然来的很快,任盈盈首先发起攻势:“我刚进来的时候,你是不是正在教训我儿子?”

    凌剑锋无语,老子教训儿子天经地义好吗?他是你儿子,也是我的儿子啊。

    任盈盈直接开炮道:“儿子好不容易才回来,你不担心她这些年在外面是怎么过的也就罢了,他还小啊,他那时候才8岁啊,8岁啊,在外有没有遇到危险什么的,你到好,儿子一回来,你就在这教训他,骂他,你要是将儿子骂的离家出走,老娘非跟你拼命不可。”

    凌剑锋心里苦巴巴的,我也没有教训他啊,只是说了他几句好吧,凌剑锋道:“盈盈,我没.....”

    任盈盈直接打断道:“别叫我盈盈,你要是再有下次,敢欺负我儿子,老娘我饶不了你。”

    凌剑锋心里是彻底的在痛哭流涕了,他怎么感觉生的不是儿子,而是生了一位祖宗啊,一家人都站在这小子一边不说,自己的妻子可是个为了儿子,真敢连自己这个丈夫都不要的主。

    凌剑锋气势低沉道:“没天理啊,老子教训儿子都不可以,老子教训儿子,不是天经地义的事情吗?”

    声音虽小,可还是被几人听到,这时候奶奶跑出来助攻道:“老子教训儿子天经地义是吧,那你是我生的,我教训你是不是也天经地义啊,要是我不行,你爹凌绝可以吧。”

    那恶狠狠的样子,恨不得好好给自己的儿子凌剑锋打一顿。

    爷爷凌绝看到老婆的眼神,心领神会的一步踏出道:“要不要我这个做父亲的也来教育教育一下你啊。”

    凌剑锋听了一哆嗦,赶紧后退了一步,眼前的一家子人,自己好像并不是一家的,有了儿子,有了孙子,就没有我的位置啊。

    看向凌毅,都是因为这儿子,而凌毅,则在那偷偷的笑,凌剑锋那个气啊,道:“你们看,他在笑,他在那笑。”

    几人回头,看到立马收住笑意的凌毅,任盈盈道:“儿子笑了吗?我没看到啊,就算是笑了,那也是因为儿子回来,我们一家团聚,所以才笑的。”

    奶奶也帮腔道:“是这么个理。”

    凌剑锋:“不可理喻,不可理喻。”气冲冲的出去了,在凌毅的身边的时候,还凶凶的看了儿子一眼,那意思是;“你小子给我等着,总有一天,我这个做父亲的要好好收拾你一顿,证明我才是一家之主,我在这家中的地位。”

    看到凌剑锋出去,剩余的几人眼神互相交流看了眼,不约而同的同时笑了起来。

    凌毅到不敢笑了,他知道,只是想恶心下老爹,作为人子的他可不敢嘲笑受气的老爹。

    母亲吧凌毅拉了过来坐在身边,一家人也围在了一起,家人询问,在外过的怎么样?有没有遇到过什么危险或者受到欺负。

    凌毅看着眼前的这一家人,难得的温馨,他就把之前在外遇到的快乐的事情都说了,而那些危险的,凌毅选择性的没有说,就比方说,在外渡劫,两次渡劫都差点要了小命,特别是最后一次,这些凌毅没有说出来,免得家人担心。

    听了儿子一路所遇所见,几人替凌毅开心,世间的美好,各有各样,只是个人满足的心态不同。对于凌毅遇到的一切,他们也听的津津有味。

    爷爷凌绝问道:“孙子,告诉爷爷,你现在是什么修为啊,为何我看不出你的修为呢?”

    凌毅撤去遮掩,三人见状,都吃了一惊。

    凌绝道:“我滴个乖乖,神王,居然是神王,如此年轻的神王,不愧是我凌绝的孙子。”

    是啊,神王,多么年轻的神王啊,万古都没有的,几人高兴。那些所谓的万古天才,在孙子的面前,都要甩几条街吧。

    奶奶江云梦道:“不愧为你的孙子,你也好意思说,你在孙子这个年纪,估计大罗金仙都没有到吧。”

    爷爷凌绝老脸一红,可还是道:“他就是我的孙子,难道不是你的孙子吗?”

    凌毅还是第一次看到爷爷会将奶奶一军,奶奶被爷爷这一句话,说的没有再怼爷爷了,是啊,这不正是自己的好孙子吗?

    凌毅有些沉默了,毕竟,内心最大的秘密,是不可以跟人分享的,可是眼前的这一家子,就是自己的骨肉亲人,自己的家人,

    看到儿子沉默了一些,任盈盈知晓,儿子在外,取得如今的成就,肯定吃了不少苦,经历了不少的危险,不然会有这么高的修为,神王,那都是在天剑派当长老的修为了,一个18岁的少年,肯定经历不少的危险,才可以成长这么快。

    儿子带给自己家人的,只有好的一面,其他的,他没有说,是怕家人担心。

    修炼是残酷的,神力增长多么艰难,眼前的儿子,确实长大了,长成大人了。

    http://www.gdbzkz.com/wocongyuanguhuodaoxianzai/25721531.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gdbzkz.com。鬼吹灯手机版阅读网址:m.gdbzkz.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