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吹灯 > 文艺圈巨星 > 第53章 陈骁,上来

第53章 陈骁,上来

    就这么陈骁在校园里又平平淡淡过了几天。

    这些天他就像是一个真正的学生一样,跟着上课、练习,唯一不同的是,他上课从来不带课本,也不带笔记,更不会记笔记。

    这和班里的所有人都不一样,让他显得有些另类。

    但是那些教学的老师似乎有着一致的默契,从来没有问他为什么没有带书。

    反而会经常直接点出他的名字,让他来回答问题。

    这是很不正常的,因为他的名字不在任何班级的名单里,按说这些老师是不可能知道他的名字的。

    但是就这么有老师直接能点出他的名字。

    一次也就罢了,可能是老师记住他的名字了。

    但是两次、三次就有些不正常了。

    不由得,他的脑海中浮现了顾老师那和蔼可亲的模样……

    这天陈骁选了一节声乐歌,独自坐在教室的后排,在等待上课的时候无聊的翻着手机。

    “咦?你怎么会在这里上课?”

    陈骁抬头,发现是杨冰淼,这些天他们每天早上也能碰到,但是都没有怎么说过话,现在没有想到竟然能在其他时候碰到她。

    这时候他才想到,杨冰淼似乎也是学声乐的。

    “嗯。”

    陈骁只是淡淡的嗯了一声,没有想到多说一句话的准备。

    杨冰淼撇了撇嘴,也没有再问,转身离开了。

    “冰淼,这人谁啊,脾气这么大,像是别人欠他几百万一样?”

    杨冰淼的室友们还是第一次看到她主动打招呼受挫,纷纷起了八卦之心,小声的叽叽喳喳问道。

    “是啊,你看他上课连书都不带,就拿着一个手机,一看就是个学渣。”

    杨冰淼深深的点了点头:“没错,他这样的人肯定就是过来混日子的,连个样子都懒得做。”

    他将后面‘活该只能走后门进来’的话在心里讲了一遍,并没有念出来。

    看到杨冰淼是这么一个态度,这群室友刚刚升起的八卦之心又熄灭了。

    还以为其中有什么爱恨情仇呢。

    结果是空欢喜一场。

    伴随着铃声响起,一道身影从正门直接走了进来,教室里瞬间就变得安静无比。

    申屠才,声乐课老师,被学生私底下称之为屠夫。

    哪怕是教导员的课都可以缺席,但是申屠老师的课,绝对不能逃。

    无数学生的血和泪,铸就出了赫赫威名的申屠才。

    申屠才的目光在教室里扫过,不知道是不是陈骁的错觉,总觉得这位老师的目光扫过他的时候,特意的多看了他两眼。

    “好了,上课,今天就不点名了。”

    这话说完,下面的学生都是一愣。

    屠夫竟然不点名了?

    是要放下屠刀,立地成佛吗?

    今天没有注意太阳,难道今天的太阳是从西面升起来的?

    “今天我给大家讲一下流行唱法,如何正确的找到发声位置,还有如何正确的使用气息和颤音。”

    申屠才的话刚说完,教室里就充满了小声的议论声。

    每一个声音都很小,但是连到一起就很大了。

    主要是学生们觉得太过惊讶了,要知道他们这可是都已经大四了啊,凭什么要听一些大一新生听得课程。

    联想到今天申屠老师连名都没有点,一些人看着台上的老师,总觉得是申屠老师被人给掉包了。

    这也太奇怪了吧?

    “安静!”

    屠夫一出声,洪亮的男高音就直接就镇住了全场,整个教室之中瞬间变得安静无比。

    屠夫果然还是屠夫,一点都没有变。

    “难道屠夫要讲一些别人都不知道的东西,这样的话倒也挺符合他的性格。”一些同学如是想到,竟然隐隐有些期待起来。

    “首先我们知道气息对唱歌的重要性是不言而喻的,在一首歌中频繁的换气会导致一首歌的不完整……”

    申屠才的讲课方式和陈骁之前听得那个讲音乐剧的李老师是完全不同的。

    李老师擅长将一件件小故事融入到自己的课堂之上,让自己的讲课更加的风趣和吸引人。

    但是申屠才就完全不一样了,申屠才就像是一个知识库,一开口就是满满的干货,而且都是一些总结性的东西。

    这让那些有记笔记喜欢的学霸们痛并快乐着,恨不得长出三头六臂,用六只手来记笔记。

    但是这对那些学渣就不那么友好了。

    申屠才的课堂就像是一个大型的催眠现场,可是他们既不敢在课堂上睡觉,又不敢逃课。

    简直就是地狱教学!

    陈骁觉得申屠才的课程简直就像是为他量身定做的,这些知识如果让他自己终结,还不知道要到猴年马月才行,但是对这些老师来说,都是基础。

    陈骁听得兴致盎然,可是其他的学生却都皱紧了眉头。

    不是说好的要讲一些不一样的东西吗?

    怎么全部都是学过的东西?

    难道是怕我们全部忘记了,过来提醒我们的?

    所谓温故而知新,有时候回顾一下以前学过的东西,还是能得到不一样的理解的。

    教室里的学生也发现了,似乎有很多东西都被他们忽略了,又或者之前有些不通的地方,其实在大一的时候,他们就已经学过了。

    于是这些学生听得更加认真了,他们觉得自己似乎理解了申屠老师为什么会讲这么一节课。

    教室里的陈骁也感觉有点慌,他发现申屠老师在讲课的时候竟然经常时不时的看向他这边。

    他这边就只有他这么一个人,也不可能在看别人啊。

    不过他慌的不是因为这个,而是他突然有这么一种感觉,觉得申屠老师这节课就是为他一个人讲的。

    给大四的学生讲大一的课程,哪个老师能干的出来?

    可是专门给一个人讲课,让全班人作为陪听,又有那哪个老师干的出来?

    “长期唱歌的话,会明显感觉到气流的走向,可以感觉到自己当时的共鸣腔在哪个地方?

    这是会有一个明显的身体上的感知,开发了共鸣腔,这对练习之后的混音之类的是有很大的帮助的。

    有的同学会说我不知道我的共鸣腔在哪里,但是我会唱,而且唱的很好听。

    那,不管你觉得你唱的多好听,还是从基础学起吧。”

    申屠老师很少见的举了一个自认幽默的例子,但是没有一个人笑。

    申屠老师板起了脸:“现在我点到名字的依次上来唱一段,我给你们做点评。”

    然后陈骁就看到申屠老师目光停留在了他的身上,果然听到:“陈骁,上来!”

    http://www.gdbzkz.com/wenyiquanjuxing/12138684.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gdbzkz.com。鬼吹灯手机版阅读网址:m.gdbzkz.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