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吹灯 > 未婚夫死后我嫁给了他的分身 > 第一百六十八章:别怕,没事的

第一百六十八章:别怕,没事的

    “哼,这人就是害怕我们抢了他的风头,不然怎么不让我们去给病人诊治,他自己来看着这火炉啊?”

    “也就是你心大,我是身后没人给我撑腰,没有贵人提拔,你呢,明明医术上乘,却不争不抢的,让别人白白的把你的好机会给你抢走了,你啊,这么下去,在太医院怕是混不出什么好出路了。”

    胡太医拿起扇子,呼哧呼哧的给小火炉扇风,然后愤愤不平的和方太医说道。

    方太医和这人共事这么多年,自然也是对他的性格了如指掌,见他越说越离谱了,怕到时候别人听到会下不来台,所以开口说道:“不不不,千万别这么说,人家让我们煎药,也并不是就在针对我们,你啊,想太多了。你一会多仔细的看看药渣,然后看看配药,这些人家可是半点都么有藏私的啊。”

    听到这么说,胡太医愣了下,但摆明了还是不愿意承认自己的错误,然后说道:“这药方子,我们看过,知道了,就代表我们知情了,后面要是有什么事情,我们自己可都是要跟着承担错误的。你啊,就老实吧,以后要是出了什么事情的,有你后悔的时候。”

    但说是这么说,胡太医就算是心里面不甘愿,手上的动作还是开始做了起来,只是全程心里面都不怎么舒坦就是了。毕竟抓药配药还有煎药这些事情,就算他们在太医院不怎么的眼,这些小事也沦不到他们亲自去做。

    等到今天的病人全都看完了,胡寒珩这才站起来,伸脖子转了转手臂,舒展了一下筋骨。

    “两位也辛苦了,今天只要没有特殊情况,大约也没什么事情了,想来药方什么的,你们也从抓药当中看了出来了,病人们的情况你们也大致清楚。今天你们卓车劳顿,就不安排你们值守。明天就需要你们和我换班。”

    方太医点头:“应当的,胡大夫辛苦了。”

    胡寒珩摆了摆手。“医者父母心,病患好了,我都觉得值得。”

    等到胡寒珩带了个小徒弟,提了自己的药箱离开之后,方太医才转头和胡太医还有钦差池大人说道:“哎呀,你们有没有觉得这胡大夫有些眼熟啊?总觉得似乎在哪里见过似的。”

    胡大夫撇撇嘴,“你莫不是看花了眼睛,这地方你从来没来过,哪里会有熟人啊?”

    可池大人也点了点头。“你还别说,确实有这种熟悉的感觉,以前肯定是在哪里见过。只是一时之间想不起来。”

    杨大人一脸笑容的走过来,开口说道:“胡大夫是昭王府上的府医,昭王从前也是在京城住的,或许你们大家真的见过也说不定。”

    这么一说,三人顿时恍然大悟,“原来如此,到时真的有缘分,我还说呢,这真的要是乡野老翁的,有这身气质的,还真是少见,却没有想过人家卧虎藏龙,本来就是个中高人,这么说起来的话,也就一点都不奇怪了。”

    胡太医心里面有些不是滋味,但同时心里面也些幸灾乐祸。“既然胡大夫是昭王府上的,这要是上报上去,怕是......”皇帝的心情肯定不会很好。毕竟这人都打发的远远的了,就是不想要听到他的消息的。可没有想到人家竟然遇上了瘟疫,没死就算了,还成了平息疫情的头子。

    这下子,好名声怕是藏不住。

    “倒是我忘记了,昭王爷和家眷都在这里。等忙完了,我们也上门去拜访一二吧。”

    胡大夫回去后,去见了沈昨夫妻,又去见了贺容夫妻。把今天的事情告诉了他们。

    倒是沈昨问道:“胡叔,你这操心咱们镇上的病患就已经够操劳了,这还要操心别的镇子上面的事情,你的身体吃得消不?”

    贺骋也担忧的看着他:“既然朝廷派遣了太医过来,你把药方子也告诉了他们,那有什么事情,他们自己应该也能应付,要不你就别去了。”

    胡寒珩可不是年轻人,接近花甲之年的人,身体怎么都比不上年轻人,这疫情的一个多月以来,他都是早出晚归的,就算是年轻人都有些承受不住,何况是他这个年岁的人呢?

    “没事,他们还不怎么熟悉,我先带他们熟悉一下。等上手了,我就不做了。”

    贺容点头,“悠着点啊,老伙计,可别把自己玩进去了,好歹我年纪比你大一些,你可别走在了我们夫妻的前面。”

    胡大夫白了贺容一眼。“国公爷,你能不能盼望我一点好的?”

    屋子内的人,都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

    就连旁边的陆恪都唇角上扬,这样子一家子说说笑笑的氛围实在是太好,让他自己都有一种不想要离开的错觉。

    晚上吃晚饭,贺骋看着这一桌子丰盛的菜肴。

    还在正月里面,家里面的菜肴,虽然比起之前要少一两个,但总归还是很下饭的。平时贺骋晚上就吃的不多,今晚上看到这些菜肴,竟然半点都吃不下,反而还要一种恶心反胃的感觉。

    尤其是那肉,吃到嘴巴里面,只觉得腥味很浓的感觉,她哇的一声,就打了个干呕。

    “怎么了?”沈昨满脸的关切,旁边的岚风倒是落后了一步。当然啦,王爷在的情况下,她们还是很有眼力见的。

    贺骋摸出绣帕,捂住嘴巴,脸色也有些不好看。“不知道,就是突然有些吃不下。”可这些菜色,都是贺骋往常喜欢的。

    沈昨如临大敌,立刻和岚风说道:“快去叫胡叔过来。”

    说完,他把贺骋拦腰抱起来,送到了里屋的床上去。“没事的,你别担心。胡叔一会就过来了。”话是在安慰着贺骋,但其实他自己已经有些慌乱无措了。

    这要是之前的话,还不至于这么紧张,但是外面现在到处都是风寒患者,他是真的害怕,万一贺骋就是感染的这个可怎么办啊?

    他让岚风去倒了杯温水过来:“你先喝口水,别怕啊,没事的。没事的......”

    这话一盏茶的功夫,都不知道来来回回说了多少次了。

    

    http://www.gdbzkz.com/weihunfusihouwojiageiletadefenshen/25721529.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gdbzkz.com。鬼吹灯手机版阅读网址:m.gdbzkz.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