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吹灯 > 晚尤思念茶尤香 > 第五章 谁的爱,不是错爱呢?(8)

第五章 谁的爱,不是错爱呢?(8)

    晚餐时,我俩叫来了雪儿。

    她现在天天实习,每天忙得不见踪影,猛地一见,感觉她成熟了不少。以前的马尾辫披散下来,以前在她身上的各种贵妇范儿的碎花裙装,现在也换成了真丝衬衣、九分西裤,优雅又利落。雪儿的眼神稳重了许多,不再像小鸟一样四处飞舞,但同时也少了些以前的灵气,感觉她眼睛里的星光暗淡了。

    没变的是雪儿的这张小嘴,依然是说起来不停。自从她坐下,我和珠珠就完全成了她的听客。全程就是这个初入职场的小透明疯狂的跟我们描述她现在的工作和她想象中的工作有多么大的区别,以及职场中各种各样在雪儿看来不可理喻的人和事。

    比如她提出了一个很直白的选题,居然开了一下午会讨论,而讨论的内容也是令人匪夷所思,一会儿说这个命题要这么写,一会儿说应该那么写,一会儿又颠覆了说命题没有意义。一开始雪儿还认真记笔记,听教训。但后来发现其实这些品头论足的人还不如她自己懂行,大家不过是为了否定她而表态,为了凸显存在感才发言。

    再比如她以为大家对待工作都是热情满满,干一行爱一行,结果发现大家都是能拖就拖,能混就混。只要领导不问,宁可一遍遍的刷同一条微博,也不肯花时间写写稿子。很多有意思的社会新闻,原本可以产生出很好的评论文章,让大家通过现象看到一些本质,提升全民素质。可是由于这些拿着铁饭碗的杂志社同事不作为,导致这些新闻都被当成社会八卦淹没在了网络信息的洪流里。

    还比如上周总社分下来一个关于时事的选题,可写的内容非常丰富,而且还有很强的社会意义。讨论会上领导也很重视,希望选个合适的撰稿人,于是大家就开始各怀鬼胎暗地较劲,这边提议的人选,那边就要说不合适,那边提的人,这边又觉得不擅长,讨论了半天没个定论,暂时休会。这个原本就很看重时效的选题就词耽误了一天。转天决定成立项目组,成立了之后没人干活,于是又过了两天,大家说其实只需要一个责任编辑收稿就可以了。

    雪儿怀着极大热情投了稿,结果最终指定的责编根本不搭理。由于时间拖了太久,选题失去了时效性,这个稿子就被放弃了。让雪儿觉得又气愤又可惜。

    “这么好的题,怎么就这样浪费了呢!”雪儿仍然愤愤不平,眼眶都有点红了,“就像我之前的那个基层干部调研,发了一周就不让我发了……可明明平台上点赞数挺高的……”

    雪儿觉得自己虽然才是实习了不到半年,整个人都已经要被消耗殆尽了。他的热情从来点不着火花,所有自己的想法都不能获得实现。每周要做得只有分配给她的那一点校对工作。每个月选题分配下来的撰稿工作她也总是一周就能干完。剩下的时间,只是空虚得拖在那里,耗在那里。

    “你们不是有不少外出采访的工作吗?”

    “那也不可能每次都让我一个人去啊!本来因为我爸的关系主编就怕别人说闲话,就算他想带我去,也不敢总带我去。不过他会经常把采访的录音给我让我学习。我还挺感激他的。”

    “新人都要这样的,忍一忍吧。别说你们杂志社了,我这个小茶楼里,一开始新来的姑娘都会被我那几个师妹压得抬不起头。”

    “学校里也是啊,晚上的课都是让新人带。晚上的学生一般年龄都偏大,很多都是社会人士,喜欢找事,教着很累,还容易出错。加上新老师年纪轻,更压不住他们了,于是就错上加错,少不了挨骂处罚的。但是没办法,都要这样磨练才行。我最早的时候,晚上12点到家跟你姐夫哭鼻子的时候还有过呢。”珠珠也附和着。

    “这么想我还真是挺幸运的,一上来就能跟你带同一个班。”听到这里我不禁感慨,我到英语学校之初是珠珠的班主任。负责联系学生,检查作业,安排考试什么的。没有受过夜课的苦。

    “你真是赶巧了,不知道怎么了那阵子人特别多,外教又不够分班的。于是大家开会集思广益,就想到了这个退而求其次的方法,把大家都排在一个班,保证都是外教教学,但是给外教配班主任协助教学。”珠珠似乎正在回忆当时学校做出这个决定时的场景。“不过你也是适应的快,当时和我搭档的另一个班主任就吃不消学生们的问题和投诉,也天天委屈得直掉眼泪。”

    “可是,这就是工作吗?如果我们一生都在工作,我们就一生都是这样度过?如果这样的话,未来的人生还有什么盼头……”雪儿眼睛里的星星四散开去,她是个纯洁的孩子,她的感情总是那么真挚,想哭的时候哭;想笑的时候笑,没有顾忌;没有虚伪。我原本期盼她可以保持她的单纯,不要被这个污浊的世界腐蚀,但怎么可能?谁不是被社会鞭挞的奴隶,谁又能像彼得·潘一样永远不长大?

    “要不然你也让你老爸给你投资个茶楼?”珠珠赶紧调动情绪,我们可不想这个小姑奶奶哭起来。

    “我可做不了!我去给棉花糖打工还差不多!”雪儿眼睛圆圆的,她真得从来没想过自立门户做生意吧。

    “其实我也一样啊,我虽然看起来自由,看起来可以挥洒热情,但是我很迷茫啊!给别人打工时心是轻盈的,没有责任,无需考虑。但我现在根本不知道自己做得事情是否正确,也根本不知道究竟能换来怎样的汇报。我现在做事的准则只能是考虑底线,看看自己能不能接受最坏的状态。其他的,就只能告诉自己反正都是积累,即便当下获得不到回报,未来的某一天,这些积累说不定会发生核爆。”我托着下巴,喃喃地说着,也不知道自己想表达什么。

    我接下来该怎么办,这个小茶楼能开多久,现在虽然还算热闹,但以后大家新鲜感过去了,会不会就不来了。如果有新的茶楼和竹苑竞争,我该怎么办。我怎么能规避风险,是扩张还是变卖,还是就这样守着这个小地方,争取能做成个老字号?其实我完全没有规划,完全不知道路在何方。

    http://www.gdbzkz.com/wanyousinianchayouxiang/26303352.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gdbzkz.com。鬼吹灯手机版阅读网址:m.gdbzkz.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