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吹灯 > 晚尤思念茶尤香 > 第五章 谁的爱,不是错爱呢?(7)

第五章 谁的爱,不是错爱呢?(7)

    “你好歹是个美国人,怎么这么传统啊,搞得跟封建包办婚姻一样!”

    “这不叫传统,这叫现实。你觉得单纯依靠喜欢,你能和一个人在一起多久?不是小孩子谈恋爱一周约一次会的那种,而是真的在一起生活,住在同一屋檐下,共用一个卫生间、睡在同一张床上,每天面对彼此清晨的口气、排泄物的臭气、随时随地的屁声、夜里的呼噜和磨牙,还有臭鞋子、臭袜子、两个人的内衣内裤,以及各种生活中的狼狈和丑恶……你觉得只是靠所谓的爱情,两个人能在一起这样生活多久?”珠珠坦坦荡荡得说着让我觉得羞涩的真实,揭露了生活本就存在的狼狈。

    “可是,你如果喜欢一个人,他的一切都会变得更容易包容啊,所以喜欢还是很重要的啊。”我的气势已经弱了一大半了。

    “的确是这样,但是这种包容还是要有原则的。如果你因为爱情的滤镜接受了一个人身上那些你本接受不了的习惯,未来一定是悲哀的。至少我是这样认为的。”

    “那姐夫身上没有你受不了的习惯吗?”

    “目前还没发现,但是我们之所以一直在试婚,到现在都还没有领证,其实也是我们彼此都还在做最后的决定。”

    “就是说你们还有可能分开是吗?”我有些惊讶珠珠的话,她和姐夫双双从美国回到中国,白手起家重新生活,是多大的决心和信任!我以为他们早就是不可分割的命运共同体,没想到珠珠居然还会认为他们是有可能分开的。这让我对爱情和婚姻的不信任感更加深了几分。

    “是的,有分开的概率,不过我觉得这个概率几乎等于零。我们俩现在磨合地非常好了。我可以面不改色的闻他的屁味。他也会在我上厕所的时候刷牙。之前他喝得烂醉,我也可以坦然应对他的呕吐物,帮他洗澡换衣服。那时候也没什么特别的感觉,和自己的身体一样,只想着赶紧弄干净,别让家里都是酒味。”

    看着我逐渐变绿的脸色,珠珠又补了句“当然,这都是颇为极端的情况了。”

    在交谈中,珠珠已经给姐夫选好了两套睡衣,一套身上的绣花是萌化仙人掌,另一套是萌化小恐龙。姐夫平时看起来还是挺正经严肃的一个人,我无法在脑海中勾勒出他穿着这两套睡衣的模样。或许这就是只属于他们之间的家庭感吧。说不定姐夫还会跟珠珠撒娇呢,毕竟珠珠也是个大爷嘛……

    “珠珠,你和姐夫是怎么在一起的?有过那种轰轰烈烈、惊天动地的爱情吗?”我突然好奇起来,两个人究竟是怎样从热恋变成亲人的。

    “不是‘有过’,是现在也依然爱,我觉得我对他的爱一直在差不多的水平,只是不同时期有不同的表现方式,刚开始交往的时候希望把自己最美的样子给他,现在却是希望把最真实的自己给他。”珠珠思索了一下,又补了句:“他排在我爱过的人第二位。”

    “那第一位呢?”珠珠的补充瞬间激发了我的兴趣。

    “早都沧海桑田了。那是高中时候的事情了。现在回想起来,只觉得自己当初怎么会爱那样一个渣男爱得死去活来,真是奇耻大辱!”珠珠做了个捂眼睛的动作。“他是个一无是处的渣男,长得的确有点帅,口才不错,尤其擅长画饼和甩锅,跟我许了很多承诺,但没一个实现的,没实现还会怪我贪得无厌。总之就是小人得志,渣男中的战斗机,完全不值一提!”

    珠珠似乎不想再说下去,转而有一次津津有味地讲起她和姐夫相恋的过程。

    我不止一次听过这个故事,但是真得是非常暖心有趣的故事,所以也总是满怀热情地一次次听珠珠讲述这段往事。

    她和姐夫是拼车认识的,当时单程三小时的路,姐夫生生开了五个多小时才到目的地。不是因为堵车,不是因为走错路,而是因为珠珠带了只猫在后备箱里,要经常停车休息查看,把猫放出来玩一会儿。

    那时的姐夫不仅没有对这个带猫拼车的乘客表现出一丝不耐烦,甚至还比珠珠更加关心猫咪的情况。用珠珠的话说,由于她带猫的关系,很难找到愿意一起拼车的人,终于有人同意和她拼车了,她特别感激,也格外谨慎,还给司机带了礼物,免得人家不高兴。

    只不过当时的礼物在现在说起来,就跟定情信物一样。

    而姐夫当时则对这个养猫、细心,而且除了在休息区和猫玩之外一路都在睡觉的女生产生了很多兴趣和好感。之后珠珠的整个大学四年,每个假期都是搭姐夫的车回家。当然,从第二次开始,珠珠的猫不再放后备箱了,而是跟珠珠一起坐在后座上。就这样,珠珠也被这个善良、耐心、包容的男人征服了。

    大四那年,珠珠从宿舍搬进了姐夫的公寓,同年,珠珠的猫患上了糖尿病,医治一年后不见好转,猫咪越来越痛苦,于是在珠珠和姐夫的陪伴下,猫咪被实施了安乐死。句说当时珠珠为了收拾猫咪的遗物和清理家中说不清从哪里飘来的不怎么令人愉悦的气味,也顾不上感伤,反倒是姐夫请了个长假,天天在家看和猫咪的录像、照片。珠珠反而成了一个安慰者。

    又过了一年,他二人决心共同回国发展,再然后就到了现在。

    “你俩这婚试了五年了……”我掰着手指头算了算,实在忍不住吐槽。

    “其实就是因为在一起太久了……反而不觉得需要那张纸了。”珠珠顿了顿,“我们回国,两个人白手起家,什么都没有,不提结婚都还好,一提结婚就牵扯到买新房、给聘礼、随嫁妆各种事。我们俩很清楚现在的情况两边长辈可能都会各有各的不满意,所以不如先不提这些事。不过我们一直租房子的房东计划这一两年要卖房,于是我们就跟房东商量到时候直接卖给我们好了。所以现在也在考虑领证了,毕竟房子肯定要算做共同财产的。”

    这时候,我俩正在购买男袜。珠珠认真的挑选,长袜要深色,短袜买浅色,运动袜要厚一点,船袜容易磨脚跟……

    说实话,我很难想象我未来可能也会采购男士的睡衣、袜子甚至更私密的物品。尤其是想到可能是为吴琛挑选这些东西时,那个画面根本无法想象,内心直接泛起一股抵触感阻止脑海中形成那个画面。

    但如珠珠所说,这就是生活,最终令两个人得以长久相伴的,不是彼此身上的美好,而是彼此身上的臭味和坏毛病。

    我是否也有一天会步入这样的生活呢?

    http://www.gdbzkz.com/wanyousinianchayouxiang/26272325.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gdbzkz.com。鬼吹灯手机版阅读网址:m.gdbzkz.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