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吹灯 > 晚尤思念茶尤香 > 第五章 谁的爱,不是错爱呢?(1)

第五章 谁的爱,不是错爱呢?(1)

    “你为什么爱我?”

    “因为你是我的肋骨?”

    “如果我不是呢?”

    “那我就是先天残疾。”

    他揉了揉我的头,搂住我……

    不想分开,真的不想分开。这个怀抱我思念了这么多年,好不容易得到,就让它持续的时间长久一些吧。

    初升的朝阳,请合上你的眼睛,

    早起的鸟儿,请含住你的歌喉,

    奔走的时针,能否停下来休息一会儿?

    让我多睡一会儿,多梦一会儿……

    很久以前听到过一个神话,上帝趁亚当沉睡时取了他身上的一根肋骨制造了夏娃,当亚当醒来看到夏娃时感觉十分亲切,上帝说:“因为她曾是你的一部分。”

    于是每个男人都在寻找自己遗失的那根肋骨,不然他的胸口会时常隐隐作痛。

    曾经我依在他怀中撒娇地问他:“我是不是你身上丢失的那根肋骨?”

    每次,他都会说:“是。”

    分手时我站在寒风中瑟瑟地问他:“失去我你胸口会不会痛?”

    那次,他说:“我不知道”

    我想我从来都不是他的那根肋骨,一切都只是热恋中的错觉。他并不会因为我的离开而疼痛,也不会因为我的存在而完整。

    我从不曾属于他,他亦不曾拥有我。

    一切都只是老天爷开的一个玩笑。于是它笑了,我哭了……

    天地不仁,万物皆为刍狗。

    早上路过一栋写字楼,楼前的牌上多了一个新的名字,念起来觉得颇为熟悉,却一下子想不起来在哪看过。

    “小妖精,怎么想起来给我打电话了?”

    “我上班路上看到你们公司挂牌了,就给你打个电话祝贺一下。”

    “嚯!你厉害呀!昨天夜里才挂上的,你这会儿就看见了!”

    “我说最近都没看你上游戏呢,看来李总很忙啊。”

    “岂止是忙,命都快搭进来了。”

    “那趁你还活着,请你吃个饭吧!”

    “吃饭挺好的事,怎么从你嘴里说出来就这么拧巴呢。”

    “可能是我天赋异禀吧……”

    “我带你嫂子一起去,没问题吧?”

    “嫂子已经搬过来了!?太好了!那咱们去海园吃吧!我是东道主,我请客,你不许跟我抢!”

    “我们俩人吃你一个怎么好意思?”

    “有什么不好意思的!你要真觉得不好意思,改天带我把稀有坐骑刷了!”

    “原来在这等着我呢!妖精啊妖精,你真是不吃亏,你知道现在带刷坐骑的市场价都上千了!”

    “你这是空手套白狼的无本买卖,我是真金白银请你们在本市最好的饭店吃最贵的饭。我觉得你还是划算的。”

    “真是巧舌如簧为孽,说不过你,就这么定了。小生就此先谢过唐总款待了。”

    “平身平身,免礼免礼。”

    “……“

    我隔着电话都能看见精卫填海额头上飞过了一只乌鸦,留下了这一串省略号。

    跟海园订好了座位,提前让他们备上一道主菜,想来我们就三个人,有一道上档次的位菜再搭配几个炒菜,随便吃吃也就可以了。

    快到中午时,精卫和嫂子来茶楼接上我,嫂子看起来一副大家闺秀的模样,面相十分亲人,说话速度比正常稍慢一点,声音十分温婉,有种小说里常常描写的那种一个大家庭里长姊的感觉。简单来说,在从竹苑到海园十几分钟的时间里,我已经很喜欢她了。

    吃饭的时候大家随意聊着。说起我和精卫填海因为玩游戏建立起来的革命友谊,嫂子啧啧称奇。我问嫂子为什么不一起玩游戏,嫂子表示我们的游戏太难了,她玩得都是些抽卡类的手机游戏。

    后来又聊起来嫂子那份颇有魅力的工作——烹饪板块的视频制作人兼自由撰稿人,惹得我羡慕不已。在家一边做好吃的,一边就能赚钱了,真是幸福!我当即央求看看嫂子的视频。嫂子很是不好意思的翻出她的视频给我看。

    观看30秒后,我被惊呆……背景里那看起来比我卧室还大的开放式厨房;只在高档商场顶层看到过的料理机;在中国颇为少见的全尺寸烤箱;以及弹幕中大家回复的“看姐姐做饭主要是为了长见识”;“看了姐姐的视频才知道烹饪不是专业而是产业”……

    观看3分钟后,我发现至少有三个机位的拍摄,而且镜头之间的切换自然流畅,让人察觉不到,这种水平的剪辑可不是业余爱好者能做到的。加之字幕配得中、日、英三语,各种食材说明也都是在视频中直接添加了,更让我感觉嫂子根本就是不是什么独立制作人或者自由撰稿人,这根本就是一个专业视频工作室啊!

    “这拍摄地是专门的工作室吗?”

    “不是,就是我家。”嫂子温柔地说。

    “哇!你家有这么大的厨房!”我看向精卫填海,正想调侃他一句:看不出来啊!李总!钻石王老五啊!却被精卫抢先插话道:“对,她家。”同时,他还指了指嫂子。

    我这心思一下子没太转过弯来,他们俩不是一家么,怎么还分出她家了?不过也还是把想调侃精卫填海的话,和想问“你俩不是一家吗”的话都咽了回去。

    “哇!这个料理机我之前在商场见过,好贵好贵呢!”

    “这个我还真的不太清楚诶,是一个知道我喜欢做饭朋友,从国外回来时顺便带给我的礼物,特别好用。”嫂子依然很温柔。

    可是,这个料理机一般箱子是装不下,坐飞机得单独托运才行啊。而嫂子的态度就好像……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

    我真的很想知道什么朋友能“顺便”带个价值数万元、需要单独托运、还得补交关税的礼物啊!不过我依旧咬紧牙关,把这个疑惑留在了心里。

    “嫂子,你这视频的后期太牛了!堪比那些顶流综艺啊!”

    “没有啦,刚好有朋友做这个,我就找他帮帮忙。”

    至此,我只剩下一个想法,为什么别人的朋友都那么厉害,我身边怎么就没有这么厉害的朋友……

    http://www.gdbzkz.com/wanyousinianchayouxiang/26127273.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gdbzkz.com。鬼吹灯手机版阅读网址:m.gdbzkz.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