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吹灯 > 晚尤思念茶尤香 > 第四章 他那么爱我,可我不配(7)

第四章 他那么爱我,可我不配(7)

    战场,血腥味、火药味。子弹穿透一个个生命,带走了灵魂,留下了软弱的肉体。我不明白战争的意义,我痛恨战争,但是如果杀不掉对面的人,躺在血泊中的就会是自己。

    每一个阻挡我去路的人,都被子弹穿过头颅。一具具崭新的尸体仿佛是为我铺的红毯。

    终于,我看到了站在对面的人,是他。我每往前走一步,他的模样就会清晰一分。我想看到他,我想念从他怀里看向他下颚骨时,眼里他的模样,我想再这样看一看他。

    我不为自己的生存而战,却为我长久以来的执念诛神弑佛,我想见他,我想见到对方营中身为主帅的他,我要击败所有阻止我的人,朝着他的方向,一步步走过去。

    多讽刺,我为了见我爱的人,杀光了保护他的人。

    就在距离他一臂远的时候,他将一颗子弹射穿我的胸口。我被那股力量带着向后倒去,眼前再没有他。

    “你很有胆量,也很有实力,只可惜,你不能为我所用。”他的脸出现在我眼前,没有表情,好像一张素描画一样。

    我想抬起胳膊,但是胳膊失去了知觉,我想告诉他我很想他,却已发不出任何声音。他的脸庞消失了,声音也消失了。眼前泛起一片橙黄,刺得眼球跳动了几下。

    睡前没有拉严窗帘的后果,就是会被清晨那束初升的阳光精准打击……

    更糟糕的是,不知道是不是在梦里打仗太激烈,我现在的姿势导致左胳膊完全麻木,一点知觉都没有。

    而我的第一反应竟然是:现在打针的话一定一点也不疼……

    作梦作得不够过瘾,总觉得手痒。索性趁着上午茶楼客人少,义正言辞地嘱咐了小荷两句后,以出去办事为由,跑去了游戏厅打电玩。

    路上在车里换了条牛仔裤,扎了个高马尾,换上了旅游鞋,加上本人的一张娃娃脸,妥妥就是一个旷课高中生的模样。

    刚换好游戏币,手机就响了,一看是茶楼的座机,心头顿时一紧。我这才出来半个,怎么就有事了?

    “你这是办什么事去了?”电话里是吴琛的声音,讲道理,听到他的声音我倒是放下点心来。

    “啊?怎么是你?楼里有什么事吗?”

    “当然有事啊。我来喝茶,平时给我沏茶的茶师居然没在,换人沏茶怕口感不好,就想着能不能把我的茶师找回来。”

    “你不是早上吃过早茶的吗?这才过了俩小时,又要喝什么茶?而且都说了我在外面有事……”我也是越说越心虚,声音也越来越小。

    “所以我问你有什么事?有没有我能帮上忙的?”

    “没多大事,我能解决。”

    “那你在哪啊?我去找你?”

    “说了我在办事,现在不方便。我先挂了。”

    “哦。”

    不知道为什么,总觉得吴琛这声“哦”有一种已经看穿我的意味……

    我径直走向我最喜欢的一台枪战游戏机前,伸伸胳膊、踢踢腿,扭扭脖子、弯弯腰……一通热身运动之后,那几个闲来无事的工作人员聚在了我周围,准备看我厮杀。估计他们心里其实正在抱怨这一早来的怎么不是个练跳舞机的,那玩意看着多带劲。

    正投着币,手机又响了,本不想搭理,但考虑到一会儿枪战起来估计更借不到电话了,既然这个电话赶在我开打之前,想来也是有点缘分,不如接了的好。

    拿起手机一看,是吴琛的手机打过来的。

    “喂,你到底有什么事?说着我忙呢。”

    “你忙什么忙!分明就是翘班了!”

    我没说话,居然真的被他发现了?我觉得我表现得没什么不妥的地方啊?

    “你在哪?”

    “你干吗?”

    “我也出去办事啊!”

    “这样不好吧,您可是人民的公仆……”

    “我是真的办事,只是办得非常顺利而已,下午等人家电话再去拿一趟文件就行了。难得给自己争取来了半天空闲,总要与美人共度才不算枉费啊。”听起来吴琛是真得办完了正事想来找我。

    “可是我有事,我真的有事!”我怎么能让他知道我在游戏厅呢!

    电话那头沉默了。

    我也沉默了,同时像犯错的孩子一样,没敢挂电话。

    就在这尴尬的时刻,旁边的游戏机发出了Ten,Nine,Eight……倒数的声音,十分洪亮……

    “你这到底是在哪啊?”吴琛的声音似乎有点生起了。

    “我在游戏厅。”

    “哪?”

    ……

    最终我交代了自己的所在之处,吴琛表示他十分钟后就到。从他的语气里,我听出了极大的震惊。不知道吴琛是不是从来没有来过游戏厅?虽然不了解他小时候,但总觉得他应该出自一个家教很严的家庭。

    这下我也没法专心玩游戏了,把游戏币退了出来,先去娃娃机那边夹一会儿,平复一下心绪,想想要怎么跟吴琛解释,女孩子只是夹娃娃机的话,应该无伤大雅吧……

    吴琛出现在我身边的时候,我正在夹一个青蛙玩偶,这已经是我第十次夹它了……

    “你终于来了,不然我要被这个青蛙害得倾家荡产了。”我看着吴琛,深深地吐槽。

    吴琛的眼睛里冒着光,似乎有疑惑,有不满,有恼怒,但……也有惊奇。

    我看着吴琛疑惑的面容,觉得他似乎比以往更高大了。然后猛地想起来,平时他见我或是盘发或是披肩发;或是旗袍或是长裙;脚下也总是踩着八厘米的高跟鞋,如今这套牛仔裤、马尾辫、旅游鞋的高中生造型,好像还真是第一次在他面前呈现。

    想到这里,感觉自己的脸刷得红了。

    “你怎么变矮了这么多。”吴琛嘴里竟然溜出了这么句令人哭笑不得的话。

    “走走走,我们去玩那个!”我不想他再注意我的外貌,索性直勾勾拉起他就往我的枪战游戏机奔去。

    我感觉吴琛是强忍着脸上的尴尬,颤抖着向机器投进去的四枚游戏币。端枪的姿势十分不自然,感觉他手也不知道放哪,腿也不知道放哪,不知所措地就像一个开学第一天报到的小学生。

    然后,在第二关的时候,吴琛被宣告已经耗尽了机会,除非再投入新的游戏币,不然只能退出游戏了。

    他自然没有选择投币……

    我这边依然如火如荼地战斗着,手脚配合、左躲右闪。吴琛在旁默默看着,那些闲散工作人员也重又围了过来。

    数十分钟后,我将游戏通了关。周围竟然响起了稀稀拉拉的掌声。我满头大汗、通红着脸,频频点头向大家致谢。

    吴琛恰逢其时地递上来了一杯奶茶,满眼宠溺地笑看着我。

    我吸了一大口奶茶,然后蹦跳地指着眼前的屏幕,告诉他这台机器上排名前十的成绩都是我打出来的。

    吴琛努力掩饰着脸上的僵硬,配合地做出一副“哇哦!好棒哦!”的样子。

    然而他五味杂陈的表情,实在与他以往的形象反差太大了,感觉像是一位发现女儿加入了不良团体的老父亲……

    直到走出游戏厅的时候,吴琛才好似不经意地表示他家就在这个商场楼上配套的公寓里,不如去他家吃午餐。

    我心头有一丝抵触,我还不想去他家。我模模糊糊的好像知道,又好像不知道去他家这件事意味着什么。

    不过最终我什么也没说,顺从了吴琛的意思。毕竟这不是吴琛蓄谋的事情,要怪也只能怪我自己撞上了枪口。

    http://www.gdbzkz.com/wanyousinianchayouxiang/26089500.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gdbzkz.com。鬼吹灯手机版阅读网址:m.gdbzkz.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