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吹灯 > 晚尤思念茶尤香 > 第四章 他那么爱我,可我不配(5)

第四章 他那么爱我,可我不配(5)

    他立于高台之上,眼睛看着远方。我仰视着他,如仰视神明。

    我们仿若相隔于天地,我永远也触及不到他,永远也追不上他,甚至不知道他是否看得到我。

    身后似有妖魔来袭,我握了握拳,但自己法力殆尽,已是毫无办法。

    最后一刻,眼中的人是他,死也无憾了。

    然后,他一身手,挥起一条金色的光链,隔空将我拉到了他身边。缓过神来,他已揽住我的肩膀,就像一直以来的那样。抬起眼,那张脸是我最熟悉的角度;侧过耳,传来我最熟悉的鼻息。原本仿若天地之间的距离,居然连眨眼的功夫都不用,就被清除了。我正贴在他的胸前,没有一丝距离……

    “烨……”

    没有回音,只有乌龟搬弄石块敲打龟箱的“喀拉”声。

    我想,大概是我昨晚打游戏打得太兴奋了才会做这样得梦。

    不过那个拉人的新技能真的挺酷炫的,我为了过瘾,不停地拉精卫填海。有时候他刚用上技能,一下子就被我拉断了。一开始他还有点生气,奈何我脸皮厚,根本不管他生不生气,还是一个劲儿的拉。后来精卫填海便也麻木了,只见他被一条金线拖着满屏幕飞。仗着他技术好,任我霍霍也没团灭。

    说起来,自从和吴琛在一起以后,除了偶尔在游戏上与精卫填海见见面,现实中的朋友最近鲜有往来。新学期珠珠课量加大,除了几个英语强化班,又多了两个幼儿班。珠珠天不怕地不怕,就是怕孩子,看见小孩就跟一般女孩子看见蟑螂一样,我常讥笑她以后铁定是当不了妈了。如今扔给她三十几个嗞哇乱叫的孩子,不知道她上课的时候是会不会被吓成木头人,当然,最好是被吓成木头,总比变成火山爆发了伤着小朋友们强……

    雪儿在她老爸的安排下去了一家杂志社实习。走入了社会,有了工作,自然不能如以前一样来去自如、自由自在。而且雪儿笔杆子利索,又能说会道,听说颇得领导赏识,很乐意多带带她,可想而知雪儿每天也过得多么充实和忙碌。

    我这里有的茶客也跟我分享了接受她采访的过程,赞扬完雪儿聪慧可人,就算不看她爸爸的面子,大家也愿意教她、带她。当我将这段话学给吴琛的时候,他歪着嘴笑了一下,反问道“唐小姐芳龄几许啊?”我白了他一眼,却也无法可说,毕竟雪儿与我同岁,我的确不适合在这里装长辈口吻……

    随着珠珠和雪儿各自忙碌起来,三人见面的机会自然也就相对少了许多。原先我这后厢常常有她二人一起嬉笑作伴,如今只剩下我一个,摆弄着手中的茶杯,心中多少有种人去楼空的凄凉感。只能像个包租婆一样翻着竹苑的账本,盘算着怎么能再多赚点钱。

    把尤烨从脑子里甩掉,今天是和吴琛约好一起去小寺的日子。

    我穿着一条淡紫色的连衣裙,踏了双白色圆头的系带高跟鞋,手里拎着便携龟箱和两只乌龟。在楼下的树荫里等他。

    手机响起,一看是吴琛的来电,耳边传来越野吉普的发动机声,抬起头,吴琛的车正从开过来。

    “怎么不等我电话再下来?多晒啊!”吴琛一面嗔怪我,一面接过乌龟,把它们放到后座上,然后看着我在副驾上舒服地坐稳,系好安全带,拨灯、挂挡、踩油门。

    虽然开着导航,但我执意要他听我指挥,穿小路过去,吴琛虽然有些狐疑,但还是照我说得做了。经过了一段略显狭窄得村路,柳暗花明,就到了小寺,比导航预计得快了十多分钟。

    吴琛一下车就被这里的环境震撼了。寺庙虽有些小旧,但里里外外一尘不染,连门槛都包裹着铝皮,干净得发亮。

    二人在院子里烧了两柱香,又往功德箱里塞了些钞票。吴琛看这小寺真真一个世外桃源,不由得啧啧称奇,颇为感慨我居然能找到这么清幽的地方。

    我无所谓地坐在石阶上,两只乌龟四仰八叉地晒着太阳。

    “不是我找到得这个小寺,而是小寺在等着我。”我道。

    “也许我也是在等你。”吴琛一面说着,一面也在我身旁得石阶上坐下。

    “但我应该没有在找你……”我耸耸肩,侧着眼看了看他。

    吴琛闻言作势生气,一把揽过我的腰,把脸凑到我面前。

    “佛祖面前不得造次!”我紧闭着眼睛不敢看他,嘴里逞强说。

    话音未落,吴琛霸道的吻已经落到了我的唇上……

    “你情我愿,佛祖祝福我们还来不及,不会见怪的。”吴琛把我拥在怀里,脸靠在我的头上,喃喃地冒出来了这么一句。

    “你情我愿……吗?”我在心里暗暗念叨着,希望佛祖不会怪我心思不坚定吧。

    从此以后,我二人常来这个小寺消遣。吴琛同我一样,也是个喜欢享受自然的人。工作上不顺的时候,吴琛会自己来这里静心,我感到心结难解时,也会来到这里放空。如果我们俩吵架斗气,一方说一句:“去小寺吧!”便算是认错了。于是两个人默默地来到这里,化解掉之前的情绪。

    有时候我们一起躺在草地上,看天上云卷云舒、飘来散去,许久都无需言语,只是彼此陪伴,看着同样的风景。那是一种近似冥想的感觉,仿佛沉浸在了一种忘我的境界中。我尽可能让自己心无杂念,只是感受风、感受空气的流动,感受泥土的芬芳。

    偶尔吴琛会将我的手握在他的手里,我也会与他十指相扣。仿佛此时此刻的风景和气氛,有一股难以言说的引力,于是两只手便不自觉地牵住了,扣在了一起。

    紧接着,心头会袭来一丝震颤,毕竟吴琛的手并非我过去许多年所习惯牵住、扣住的手。

    很多时候我甚至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会扣紧吴琛的手,好像就是为了让自己适应和习惯他的手。我会凭着理智按压住心底的不适,快速地像念经一样但语无伦次地在心底告诉自己:你是吴琛的女朋友,你现在是吴琛的女朋友,其他人都和你没关系,你要善待人眼前,你要珍惜眼前人。

    每每想到这里,我会再紧一紧自己的手,换回吴琛有力的一握。我不知道我是否喜欢他,或者到底有多喜欢他,但是,我是他的女朋友,我会让自己真心喜欢上他。

    http://www.gdbzkz.com/wanyousinianchayouxiang/26040463.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gdbzkz.com。鬼吹灯手机版阅读网址:m.gdbzkz.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