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吹灯 > 晚尤思念茶尤香 > 第三章 拖着过去,寻找迷雾中的未来(5)

第三章 拖着过去,寻找迷雾中的未来(5)

    难得一夜无梦,房里雪儿依旧舒舒服服的睡着,想来昨夜是哭累了。

    我看过月亮之后有些感伤,又不想有人打扰,便睡在了厅里的沙发上。

    现下晨光普照,我在房间里里踱来踱去的有些不知所措,该不该叫醒雪儿呢?虽说她是睡到太阳下山都不会有什么问题,可我要去茶楼坐镇啊,我还要赚钱呢!

    前思后想了一阵后觉得在这时候还是工作比较重要的,于是决定冒险把这小妮子拽起来。再者说,雪儿也不是不懂事的孩子了,该养成规律的生活作息了。

    满脸淫笑的走到床边,开始对床上的亮丽人儿又推又揉又捻又摸……

    “喂!起床!我要上班了!”

    “讨厌……你别弄我……”

    “我不弄你你不肯起来啊!快,给你一分钟时间更衣,十分钟时间洗漱!预备,开始!”

    “你当是军训啊!”听我在旁边喋喋不休,手又不嫌着,小美女终于忍不住发飙了,一股脑从床上坐起来,瞪着比金鱼还肿的两个眼睛怒视着我。

    “你还是赶紧去洗把冷水脸吧,瞧你这鱼样……出去还不要吓倒一片?”

    我话说到一半,雪儿已经跳起来跑到厕所里,估计正对着镜子愁眉不展呢。

    “唐晚晚,怎么办啊?”

    “你终于叫对一次我的名字了!不过就算名字叫对了我也一样没办法帮你。用冷水敷一下,用手指轮刮眼眶,喝两杯巨浓的黑咖啡,会有帮助的。”对,这都是我身为过来人的经验之谈。

    只见雪儿眼神涣散,似乎陷在某种情绪里不能自拔。轻叹一声:感情这东西,真是王八蛋!

    “雪儿,日子还要过,路还要走。”

    “我知道,我会控制自己的。”

    “恩,天下的好男人多得是,咱不能为了一棵小草就放弃整片森林!”

    “唐晚晚,其实我没觉得你是一个不可理喻不解风情的怪物……”

    “我知道,没事,别再想那些不开心的事情了。”我抱住她,轻抚她的背。

    日子一天天过去,雪儿也渐渐的回复了往日的笑脸。我和珠珠看在眼里,倒是也松了口气。

    虽然雪儿没有直接跟珠珠说她的事情,但她也没有叮嘱我不可以跟珠珠啊!既然如此,我怎么会不拉上珠珠一起分享这激动人心的情爱大八卦呢?

    近几个周末,每当雪儿从学校回来,我们就会拉着她四处游玩。今天去爬山;明天去划船,反正是要让她充分感受人生的美好。雪儿的脸色渐渐红润起来,话也多了起来,还会调侃自己怎么会看上那种让人分不清究竟是喜欢她还是喜欢控制她的渣男。于是三个女生的约会恢复了以往的晴朗和明媚。

    其实不单是雪儿从失恋的伤痛中走了出来,我似乎也被这美好的世界所感染,心胸开阔了许多。虽然夜深人静时仍会想念那个人,梦中也时常有他出演,但只要太阳升起,只要迎来了白天,总会感到希望和对新的一天的期盼,尤其是盼着今天能多赚点钱!

    我想我终会像雪儿那样恢复过来吧,将来的将来,我一定可以勇敢平静地站在尤烨面前,告诉他:我爱过你,但已不再爱。

    今天天气不错,即便是路上的行人也都显得很精神,不似先前仲夏里的萎靡,果然是秋天来了,抬头看看道旁茂密的林荫,心情格外舒畅。

    我左脚才踏进茶楼,就听小荷扯着嗓子喊:“师姐,吴处长说有事找您,您来了一定让您上楼找他。”

    “你稳重点,我这是茶楼不是歌厅,别大呼小叫的。下次再犯我就又该罚你了。”

    小荷吐吐舌头,退到一旁去了。

    这些日子小荷的精气神似乎比以往更充沛,总是一副喜上眉梢的样子。这年纪的丫头,能让她们如此兴奋的不外乎是谈恋爱了,不过既然她不说,我当然也不会去问。

    “吴处长,别来无恙?”我快速换好一身鹅黄绣花旗袍上楼去。

    “唐小姐真是贵人多忘事,我不是说过让你叫我吴琛就可以的。”他微笑着,看不出意图,似乎只是为了闲聊。

    “是晚晚疏忽了,听说您有事找我?”我还是喜欢直来直去,索性直接问他。

    “先坐,这事要慢慢说……”吴琛见我单刀直入,便也正经起来,一五一十的跟我讲了他找我的理由。

    有个外地的投资商觉得这小城依山傍水位置极好,想来投资一个度假村。吴琛想到我也多少算是个外地商人,如今在这地盘上混的春风得意,对这些达官贵人也了解甚多,便想邀着我一起加入这次关于建设度假村的谈判中。秦书记以及其他政府高官对此提议颇为支持,吴琛便来和我打个招呼,让我有个心理准备,过几天我还会还会有官方的通告。

    “我不懂的是,虽说托竹苑的福我与这城中权贵或多或少的有些接触,可这毕竟是政府与投资商之间的事情,我去算是怎么回事啊?”

    “你也是服务行业,虽然规模比不上一个度假村,但无论是市场定位还是目标客群其实都有异曲同工之妙。作为一个成功的投资商代表出席。说不定可以起到锦上添花的作用。”吴琛说得冠冕堂皇。

    我默许了这个提议,心中总觉得事情绝不是吴琛说的这样。我这小小的茶楼开张还不到一年,本钱都还没收回来,他凭什么就说我是“成功案例”;凭什么给我戴顶“投资商代表”的高帽。再者说了,投资度假村和我这小小茶楼根本就是两码事,比我的程序不知道要复杂多少倍,我有什么资格给人家建议,还锦上添花?我看不是雪上加霜就好!这让人家外地投资商看了去,肯定会想:这什么破地方啊,小小茶楼都能坐上成功代表的位置,估计是没有什么发展前途了……

    好像吴琛说这原本是秦书记的提议,他也很支持,于是其他官员也都认可了这一安排。那秦书记为什么要出此提议?或者并不全是为了拉拢投资商,而是出于某种私心……

    罢了,他们算计的事情不是我能想明白的,我也不想没事找事的去探究自己不该知道的事情,说不定还会惹来杀身之祸……

    静观其变了几天,并没有进一步的通知,当我以为这个事情就这样过去了的时候,吴处长突然在一个竹苑生意一场火爆的日子通知我去参加什么谈判晚宴。

    我看着他的信息笑了起来,突然觉得自己之前那堆乱七八糟的想法实在是多余。中国是礼仪之邦,大家表面上都是一团和气的,就算有矛盾也不会摆在桌面上。所谓的谈判,怎么可能是在会议室里当着众人唇枪舌战,只能是在酒桌上以“我喝多了,说错话您别介意”开头彼此吐露真心,同时留有余地。所以,吴琛和秦书记当然不会邀请真正和对方势均力敌的企业,一来不给客人面子,二来万一成了“我喝了多,打您一顿您别介意”,就不好了……而我这种人畜无害的小茶楼弱女子,简直太适合他们的意图。

    虽然看着满楼的客人颇有不舍,但既然吴琛代表政府,是我的上级指导单位,我也不能不听从吩咐,于是咬牙跺脚地离开了竹苑,前去赴宴。

    http://www.gdbzkz.com/wanyousinianchayouxiang/25992106.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gdbzkz.com。鬼吹灯手机版阅读网址:m.gdbzkz.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