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吹灯 > 晚尤思念茶尤香 > 第二章 竹苑,和竹苑里的人(8)

第二章 竹苑,和竹苑里的人(8)

    他迎面走来,眼中依旧没有我,他无法看到我,他的世界中不曾有我的存在。他的表情那么淡漠,好像他是高高在上的神仙,俯瞰着世间的一切。我朝他所在的方向前行,直到面对面,直到我可以嗅到他身上熟悉的味道,然后擦肩而过……我无法阻止自己迈出下一步,也无法让自己回首展望。我只能义无反顾的朝前走,一直走下去。

    真的已经无法回头了吗?真的只能朝着另一个方向走下去了吗?人生的路上不再有他并肩通行,只剩下我自己孤单一人。

    一大早起来便在茶楼里忙碌。计划马上要迎来的清明节我应该举办哪些活动回报我的“上帝”们,并吸引更多的“上帝”前来。

    本来还打着在英语学校教课能拉拢些生意的如意算盘,没想到那些学生均是处在二十岁左右的叛逆期,和家里人无不是苦大仇深,自己的行事准则基本都是:一定要反着家人的意见做。于是别说靠这些学生拉拢生意了,就算让他们转达一下学校的活动通知都难入登天。我的发财梦也就这样无声的破灭了……

    这几天我是真的有些自顾不暇,已经到了大规模采茶的季节,而我横竖左右都是抽不开身的。最终只能舔着脸请师父代劳南下购茶。

    茶楼里没了师父,就跟少了一根房梁一样,好像随时都会倒塌。之前与秦书记发生的小矛盾让我耿耿于怀,毕竟如此和蔼可亲的秦书记都能没事找事的给我添点麻烦,更何况其他人呢。而且茶楼本身也是群龙无首、弊端百出,一群姑娘们本本分分做事还好,一旦遇到什么突发情况,或者有什么事情需要决策,那可真是要了她们的命了。

    我在学校的时候总是巴不得每十分钟能回一趟竹苑看看情况,弄清楚这十分钟里谁来过了?说了什么话?做了什么事?露出了怎样的表情?说话的时候是什么语气?总之每一个细节我都不放心。但没课的时候,一整天一整天地呆在茶楼,又时常觉得无所事事,无非是在我的后厢喝喝茶;发发呆。也不想知道前面来过什么人,说了什么话,做了什么事,露出了什么表情……

    最近发呆的主题是那个眼睛很像尤烨的男生。我觉得老天很是折磨我,我一心想要逃离过去,想要开始新的生活,可他却不肯放过我,总是旁敲侧击地提醒我尤烨的存在。提醒我无法逃脱这段感情的束缚。

    十次里面,有八次我到教室时,那个男生已经趴在桌子上睡觉了。我不知道他几点来的,跟他打招呼他也通常装睡不理我。

    有一次我强硬了一点敲了敲他的桌子,他头都没抬,低沉着语气说:“还没打上课铃呢,我没做影响别人的事情,请你也不要影响我。”

    怎么说呢,我当时好像自己犯了错一样……什么都没说就退回了我的白板旁边。事后觉得自己这么做很怂,毕竟我可是他的老师!但再转念一想,我还能怎么办呢?让他去走廊罚站?我是不是疯了!这里是个语言学校,怎么可能来一般中学的那一套!而且我严重怀疑如果我让他去走廊罚站,他会先把我从他旁边的窗户扔出去……

    总而言之,这个男生根本不理我,我为人师表,自然不能太主动上前搭讪,于是虽然我对这个人很好奇,却几乎可以说是完全没和他说过话。

    珠珠时常来学校捣乱,毕竟她现在除了等着上飞机再没有其他事情需要操劳,每天都很悠哉悠哉。她的那些得意门生果不其然地大肆渲染了我被精卫填海拉出教室的事情,甚至还衍生出“那个男人一个公主抱,头也不回话也不说大步流星地就把Sissi一直抱到了学校门口”这个霸道总裁版本。

    于是珠珠对我采取了软磨硬泡等各种手段想从我这知具体事件的发生、经过、结果,更是流着哈喇子要我将帅哥领来给她养养眼。

    “真的不是我不想说,而是实在没什么可说的……”我已经数不清楚这是多少次我跟珠珠重复这句话了,我把事情原原本本地告诉过她,但她就是不信,这叫我怎么办。更何况精卫填海只是来出差的,现在早就离开了这座城市了,生不见人、死不见尸,我去哪带人来给她见见?

    一开始珠珠还抱着“千里寻网友、一夜共枕眠”的幻想,以为我已是一夜春宵、花前月下,结果被我严肃的教育了一番。本大小姐忙生意、忙教书,就算我有那个色心,也着实没有那个精力了啊。再说我连男朋友都几乎算是没谈过,把我的处子之身白给一个网友,也太吃亏了!我这么有经商头脑的茶楼老板怎么会去做此等赔本的买卖。

    珠珠想想觉得也没错,于是几番追问后她便也没了耐心,不再那般纠缠我。

    发呆后,我会仔仔细细地在后厢琢磨竹苑的经营。查了查账,又找茶娘一起盘点了一下各种茶的存量,发现乌龙茶竟然是卖得最好的,今年春天的新绿茶反而没那么招人喜欢。索性吩咐大家把春茶用纸袋包好,摆到前台边上当伴手礼销售。从会费中抵扣,不额外收现金。

    其实这个策略是从英语学校学来的,现在这类学校也都是卖课时,用课时抵扣各种项目,包括各类课程,也包括游学、夏令营等活动,更包括文具、服饰等衍生品。我琢磨了一下,其实我竹苑的会员制也就是大家储值的方式,让大家的钱多一些去处,我能有更多获益,也能让大家更放心。而且吧,人总有一些自相矛盾的防备心理,比如他们觉得我可靠,于是就在我这里储值了,但是储值了以后吧,又会想尽快把储值的钱花掉,好像怕我会突然关门卷钱逃跑一样。等钱花得差不多了,又还会继续储值……我是真得没有强买强卖得意思,但客人们的这种心态迫使我尽量想出各种各样方式,好让他们把钱花出去。

    不一会儿功夫,几个精美的纸包茶随意但有序地摆放在了前台边的圆桌上,我这个人就喜欢饥饿营销,这么看似不经意地摆一摆,也不专门销售,有人问了才提一嘴,人们反而容易好奇心作祟买回去。如果包太多,一来在门口不好看,二来容易让人觉得我是卖不出去……

    结束了一天在学校、茶楼之间奔波的繁忙,拖着疲惫的身躯回到家,像烂泥一样瘫在床上。心里止不住地埋怨珠珠居心不良,她自己天天爽得不行,害得我打两份工、上两份班、受两份累。本大小姐从小到大锦衣玉食的,哪受过这种罪,等我有力气了一定要好好跟她算算账。想着想着,困意袭来,昏沉沉的睡着了。

    http://www.gdbzkz.com/wanyousinianchayouxiang/25934859.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gdbzkz.com。鬼吹灯手机版阅读网址:m.gdbzkz.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