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吹灯 > 晚尤思念茶尤香 > 第二章 竹苑,和竹苑里的人(4)

第二章 竹苑,和竹苑里的人(4)

    或许我平时太宠着这群丫头了,听人家说叫老板一点都不害怕,还理直气壮的跑我这来告状:“师姐,你说有这样蛮不讲理的人吗?”

    “小荷你也是,当着自家人你大咧点没事。可这怎么说人家也是顾客,是咱的衣食父母,就算人家有千错万错看,到头来也都是你的错,该装孙子的时候你就给我装得漂漂亮亮的,说几句好话又不掉你两斤肉。”虽然我心里觉得小荷说得一点错都没有,怎么会有这么不讲理的客人,但表面还是严厉地斥责了几句,“真是的,不会办事,给我丢人现眼。我看啊,就是我平时太惯着你们了,一个个都飞上天去了。”

    我这张娃娃脸实在摆不出那种母夜叉的架势,但严格教育的态度总还是要有的。一边说教着,一边带着小荷恭恭敬敬的回到客人那:“跟我上去吧,给人家好好认错,殷勤点。还有,这个月的地板全给你擦了,而且每天早起开门,晚上关门全交给你,不许偷懒……”

    “秦书记,真是不好意思,怠慢您了。我听小荷说了,这事啊,全怪我们之前没跟您说清楚。这丫头也是不机灵,您说当初要是她先给您冲一泡让您尝尝,您就知道这茶不好喝了不是?也就不用受这罪了不是?怪我们想得不周全,服务不到位。您看要不然今儿就当是给唐晚晚上了一课,唐晚晚给您交点学费,给您沏一壶上个月刚从南方进的玉蝴蝶。这东西润肺养胃,配上人参花更能强心补肾。现在春天容易上火,您整日操劳也不容易,喝点这种养生茶挺好的。您就大人不计小人过;大事化小小事化了,咱们犯不上为这点小事伤了和气不是,唐晚晚以后还要多靠您照顾呢……”这一串的拜年话说下来,你说我容易么。

    “秦书记,我错了,都是我不好,你看我们经理也罚过我了,您就别跟我一般见识了。我给您泡盖碗茶,您平时都喝绿茶、乌龙茶,没机会见这盖碗茶的泡法,我给您泡一次试试,可好看了!”小荷看着秦书记脸露笑意,胆子也大了起来,只是她这一开口,我倒是吓出来了一头的虚汗。这撒娇撒得,秦书记万一不吃这套,那可就是火上浇油了……

    “呵呵,唐晚晚啊,你这小小年纪就油嘴滑舌的,搞得你这里是上梁不正下梁歪,手底下的人也这么能说会道。罢了罢了,照你们这一串串的说法,我再气下去就该成小人了。成,我今天就试试你唐大小姐推荐的什么蝴蝶。这小丫头叫小荷是吧,你就让我见识见识这盖碗茶到底是怎么个好看法。”

    “秦书记大人大量,唐晚晚对您的心胸佩服得是五体投地啊,我这就让她们准备着,您先吃点茶点。”末了我赶紧素下脸,用眼角对小荷说了句:“还不快去。”

    “对了,唐晚晚,给你介绍一下,这位是新调来的吴处长,以后见面的机会也少不了,我就先给你们引见引见。小吴,这位是唐晚晚,这小丫头不简单,你看这茶楼,从上到下全出自她一人的手笔,如今搭理的井井有条,我们有事没事的都喜欢来她这坐坐。你这么爱喝茶,相信以后也会是这的常客。”

    秦书记这一说我才发现旁边卡座上有一位看起来三十岁左右的男子,正微微笑着,朝我点了点头。我焕然大悟,今天秦书记这就是作了出戏,一来让客人看看他怎么戏弄这些小茶娘;二来让我灰头土脸地自觉跑上来见他们,免得好像秦书记放下架子专门请我上来一样。

    这位吴处长虽然坐着,但似乎很高大,他的眉骨很高、鼻梁很挺、下额角很清晰,看起来有点像混血儿,颇为帅气。发型是干练的三七分,端着茶碗的手指纤长,袖口隐隐露出一块乍看之下颇为普通的精钢腕表,但仔细看去,那弧度和光泽说明这表不是普通的精钢,而是陶瓷工艺。他身上的穿着也显得简约但不简单,虽然整体一副小公务员的样子,但衬衣很板正,说明是根据领围、肩围、胸围、腰围、体长专门订制的,而且衣服内包裹得应该是个“脱衣有肉、穿衣显瘦”的健身达人,尤其是肩膀处的直角曲线颇为养眼。桌下虽然看不清裤子的状态,但能看到裤脚刚好在脚腕靠上一点的位置,且没有褶皱,说明也是量身剪裁的裤子。一双皮鞋款式中规中矩,看得出一直养护有加,没有打锃亮的鞋油,但皮面很温润。

    我正打量着这个看起来很讲究、很低调、相貌又比较帅气的年轻处长,他站起身,谦恭地向我打招呼:“唐小姐您好,初来乍到人生地不熟的,以后还请多关照。”

    “吴处长客气了,叫我唐晚晚就好,以后还要请您多关照才是。”他的身上散着一股铁观音的清香,说明是个老茶客,那我必须笼络住,他的帅气终究是锦上添花,让他只喝竹苑的茶,把茶水钱都交给我才是正经事!

    一阵寒暄后,小荷那边已经把盖碗茶的茶台准备就需,为了不影响客人的消费体验,我告辞移步后厢,回到自己的一亩三分地,猛地松了口气。

    不管怎么说也算是逃过一劫,心情还不错。取了点刚才秦书记要的茶泡了泡,茶汤的确有些发黄,口感也大不如前,心道可惜了我这上等好茶,这下恐怕连送到后厨做点心都要被嫌弃,只能留给我满楼的竹子当肥料了。

    说到竹子,这是我竹苑的一大特色。茶楼面面墙垣、扇扇窗栏前均种植一排翠竹,楼中做了一条人工小溪,潺潺不绝,溪中养了几尾红鱼,生机勃勃,偶尔还会逆着水流跳出水面,颇有跃龙门之势。当然,这溪水最初目的是方便给竹子浇水……而且我从不在楼内播放音乐,几个隐藏在竹林后的音响只管放一些虫鸣鸟叫之声。不管怎么说,我这竹苑的格局可谓是如诗如画,楼中人仿若置身山涧竹林,耳畔水击卵石叮咚作响,鼻下茶香竹香处处幽香。美哉,妙哉。

    不由得想到楼上那位新来的处长,看起来眉清目秀,不像是个会在官场上混的人,若说是做个家境良好的教授学者还比较靠谱。不过这么年轻竟能晋升处长应该也算是年轻有为。

    我对官场上的这些职位并没太多了解,也不想了解。或许是印象中我认识的“处长”多是四五十岁的啤酒肚中年男子,所以才会觉得那位吴处长有些不凡。不知怎得,觉得那个处长刚才看戏时的笑模样,和尤烨时而会露出的腹黑表情有一丁点像,不过尤烨比他更书生气,嘴唇更薄一点……我摇晃着手里的茶杯,假装正在摇晃自己的脑袋,心里吐槽自己不要什么都想到尤烨好不好!不是说好要忘记他吗?那就不要总想着他,更不要拿别人跟他做比较。

    http://www.gdbzkz.com/wanyousinianchayouxiang/25934855.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gdbzkz.com。鬼吹灯手机版阅读网址:m.gdbzkz.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