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吹灯 > 万界最强狂帝 > 第六百五十六章 天蓬入伙

第六百五十六章 天蓬入伙

    “天蓬,你掌管十万天兵,在天庭位高权重,怎么竟栽在一个小小的宫娥身上?”福临山云栈洞,猴子笑和朱刚烈推杯换盏,笑眯眯的调侃道。

    “鬼知道为什么我这天蓬元帅当的好好的,师尊为什么会让我当金蝉子的护道人,狗屁,他金蝉子只是如来的大徒弟而已,让我给他护道?他也配?”朱刚烈明显已经喝的有些上头,闻言不屑的撇了撇嘴,口齿不清的道。

    “是啊,以你天蓬元帅的尊位,在天庭也算的上是排名前十的实权人物,为金蝉子护道,却是凭白低了一截身份?”猴子又给朱刚烈倒了一碗二锅头,状似随意的道。

    他虽然喝了不少酒,但眼神却是一片清明。

    “道佛本不两立,鬼知道为什么如来去了一趟兜率宫,师尊便…”

    “…我与嫦娥妹纸两情相悦,早已私定终身…可恨却偏偏要去西天吃斋念佛,当什么狗屁的和尚,我不甘,我不甘啊…”说话间,朱刚烈恨恨的将碗中白酒一饮而尽,似要将心头无尽苦楚统统浇灭。

    然情火燎原,逢酒越盛,正应了那句借酒消愁愁更愁。

    “每逢十五月正圆,万家灯火惧团圆,秋风不渡红尘客,月冷星稀人淡薄…呵呵…”

    “呵呵…呵呵呵…哈哈哈哈…世人苦苦追寻仙道,都道成佛成仙好,我却没发现这仙佛好在哪,好在哪…”

    朱刚烈走到洞口,举头望月,泪如泉涌,声如杜鹃啼血。

    苍凉悲怅的笑声,震的整个福临山都随之不停的颤抖。

    他曾是天蓬元帅,在天庭位高权重,虽然不知道师尊让自己加入西行队伍的深意,但有一点可以确定,加入了取经队伍,便算是转投到了西方教,而西方教是严禁女色的。

    换句话说,他与嫦娥的缘,尽了。

    讽刺,可笑。

    他曾以为自己是天地间最顶尖的那一小撮人,他曾以为自己可以掌控万千生灵的命运,到头来,却终究是连自己的命运都掌控不了。

    他想反抗师尊的命令,可他不敢,因为他师尊是这方世界几个最强者之一,一旦反抗,他朱刚烈魂飞魄散不说,就连嫦娥也绝对落不得什么好下场。

    “好了,老猪,喝的差不多了,那高翠兰就别惦记了,该做正事了…”猴子放下酒杯,拍了拍朱刚烈的肩膀,淡淡的道。

    “是啊,该做正事了,师尊之命,怎敢违背…”

    “你稍等片刻,我回洞中取武器…”听到猴子的话,朱刚烈身体不由微微一僵,走回洞中。

    当他再次出来时,眼神已是一片清明。

    见状,两人结伴而行,返回了高老庄。

    二锅头虽烈,可两人都是仙体,都有金仙修为(六阶),别说凡酒,便是天宫琼浆玉液也未必能让二人喝醉。

    …

    “在怪本座么?可惜,狗,又有什么资格掌控自己的命运呢?”兜率宫,正在炼丹的太上老君似心有所感,陡然睁开了眼睛,脸上露出一丝嘲讽。

    …

    “似乎被发现了一些东西呢…”

    “可惜,你们又能改变什么?上有天道大势,下有三个世间至强者之谋划…”西天,大雷音寺,如来嘴角微挑,笑容之中竟带有一丝嘲讽的意味。

    …

    “这是招妖幡,二郎,切莫让朕失望。”天庭,瑶池天宫内,玉帝大手一挥,一个黑色令旗飘出。

    “陛下放心,那唐僧师徒绝对活不到大雷音寺…”接过招妖幡后,二郎神面无表情的道。

    说话间,便牵着哮天犬,离开了瑶池。

    “陛下,这杨戬一直对您不满,您将如此重任交付于他,怕是不妥啊。”待二郎神走后,王母不无担忧的道。

    “无妨,只要三圣母在朕手上一天,他便要乖乖的做朕的一条狗…”玉帝挥了挥手,打断了王母的话。

    “如来,天上老君,你们既然不带本帝玩,可就不要本帝君掀桌子,毁棋盘了…”看着杨戬离开的背影,玉帝喃喃的嘀咕了一句,眼神一片冰冷。

    …

    “梆梆梆…”

    “是你,多么温馨的目光,教我坚毅的望着前路…”

    “…真的爱你…”距离高老庄老远,猴子和朱刚烈便听到庄中传来一阵阵歌声。

    庄园上空,一团团火焰忽上忽下,仿佛是在随着歌声翩翩起舞。

    “咳咳…猴子,我这师傅,这么彪么?”看着院子中衣衫半露,一边敲着木鱼一边放声高歌的和尚,朱刚烈脸上肌肉不由一阵抽搐,隐隐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那和尚,你给我闭嘴…”闻言,猴子老脸一红,对着唐僧怒道。

    不同于李承乾,他和唐僧可是真正意义上的师徒,大晚上的,师傅这么奔放狂野,他这个做徒弟的自然脸上无光。

    听到猴子的话,唐僧声音不由一顿,脸上陶醉之色僵硬了下来,可怜巴巴的看向云世宝。

    最初,云世宝逼他唱这个怪异的曲调时他满心的屈辱和拒绝,只是迫于某人的淫威,这才不硬着头皮哼唱了起来。

    然而节操这种东西只有不丢或者是丢无数次,唱着唱着,唐僧竟然越唱越好,到了最后,竟然彻底的放飞了自我。

    “好了,你那公鸭嗓子闭上吧,扰民…”

    “这个应该就是你的二徒弟…赶紧走完程序,我没时间陪你们。”对着唐僧挥了挥手,云世宝眼中闪过一丝失望。

    “您便是圣僧吧,我本是天庭的天蓬元帅,因犯下大错,被打下凡尘,错投猪胎…”

    “幸得观音大士指点,让我自在…”朱刚烈收起脸上那丝古怪,上前一步,半跪在唐僧面前。

    以他的修为能够清晰的感应到天空中有数个身影躲在云层中监视着这里,稍一思量,他便猜出了对方的身份。

    故而,纵然心中不愿,他也不能表现出来。

    “既是观音大士点化,贫僧便收下你这个徒弟…”

    “从今以后你便是贫僧的三徒弟,法号八戒…”

    “这位是你的大师兄李承乾,乃是当今人皇之子…”唐僧老脸一红,整理了一下衣服,一脸正经的道。

    

    http://www.gdbzkz.com/wanjiezuiqiangkuangdi/9906976.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gdbzkz.com。鬼吹灯手机版阅读网址:m.gdbzkz.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