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吹灯 > 王爷,奴家真的是穿越来的! > 158 夫君在这

158 夫君在这

    薛越醒来的时候颜长欢还没有恢复元气不敢见他,只好让袁昭替她想了个说辞,说她因为担心薛越过度心情郁结这才病倒了,不让薛越来见她。

    可薛越醒来后第一个想见的人就是她,如今不让他见十分恼火。

    只好守在门口等着,好在颜长欢房门口有个回廊可以坐,他便日日坐在回廊上与颜长欢说话,有时候是说今天天气多好,有时候又说哪里又新开了一家糕点铺子,说改日和她一起去尝尝。

    颜长欢就坐在离他最近的窗台边上,隔着一扇窗,她隐约能看见他的影子,听着他欢快的声音说着充满希望的话,她忍不住伸手想要去触碰。

    “长欢,你好久没有做过新衣裳了,改日我让绣娘来给你做身新衣裳好不好?”

    颜长欢眼眶落下一滴泪来,惨白的嘴巴抿了抿,忍住哭腔:“好啊,也给你做一身到时候威风凛凛的去南疆。”

    话音刚落薛越就觉得不对劲,忽然起身望着窗户的方向:“你声音不对劲,你哭了?”

    颜长欢赶忙清了清嗓子,假装咳嗽:“生了病鼻子有些不通而已,所以才不让你见我嘛!”

    薛越倒也没有觉得轻松。

    “你风寒怎么不告诉我?等着,我马上进来。”薛越说完就朝大门口走来。

    颜长欢只好跑到门口去堵着大门,赶忙解释道:“你马上就要出发去南疆了,若是我把你给传染了,你还怎么带兵打仗啊?”

    薛越皱眉不悦,望着门框上的阴影有些生气了。

    “我身体还没那么弱,你开门,让我进去看看你。”

    颜长欢又红了眼眶,摇了摇头。

    明知道他看不见还是擦了眼泪,笑了一下才道:“可我现在太丑了,你知道我最爱漂亮的,要是被你看见我不漂亮的样子,还不如叫我去死呢!”

    “说什么胡话呢?”薛越不喜欢她说那个字。

    颜长欢抿唇,望着门上的大手,缓缓伸出手与他贴合在一起,虽然感受不到任何温度,但她已经满足了。

    咬紧了牙关,佯装出笑意来:“夫君,我就在家等你,你回来就能看见一个漂亮的妻子了。”

    薛越虽然觉得有些奇怪,但是头一次听见颜长欢喊自己夫君二字,当即血脉喷张,忍不住嘴角抽搐着笑开了花。

    舔了舔唇畔忍着笑意:“你方才叫我什么?”

    颜长欢咬着自己的下唇,眼泪匆匆划过脸颊,怕自己哭出声音来紧紧咬着手背,好半晌后望着人影,唤了声:“夫君...”

    “诶!夫君在这!”他在笑,他在高兴。

    他觉得自己人生实在太美妙了,如今他蛊毒解除,颜长欢也在身边,只要打败南疆就可以回来和长欢永永远远的在一起。

    做一对逍遥鸳鸯。

    颜长欢也好想啊,眼泪模糊了她的视线,都有些看不真切他的影子了。

    薛越还在笑着,他说:“明日我就要走了,你真的不看看我?”

    颜长欢吸了吸鼻子,她真的好想出门去见见他,可是现在她的样子虚弱的可怕,薛越看了自己定然不会安心去南疆,会乱了他的步伐。

    她矛盾的摇摇头,神色痛苦。

    这一别或许就是永别了,这是她最后的机会见他了,可她还是不想那么自私,他是要打胜仗的将军,自己是她的后盾,既是后盾就不可以让他心怀顾虑。

    所以扬起声音道:“有的是时间,等你回来我定要看个够的。”

    薛越有些失落,但也只能作罢。

    站在房门前良久,一直和她说这话,絮叨的说着他走后颜长欢要如何照顾自己,好像他这一走颜长欢就生活不能自理似的。

    还霸道的说颜长欢不可以和别的男人有关系,离周子时远一点,说句话看一眼都不可以,听得颜长欢哭笑不得。

    “当真是霸道。”

    薛越却道:“你又不是第一天见我。”

    他向来霸道惯了,只不过现在他疼惜颜长欢,才会在她面前收敛几分,在外面他依旧是那个血煞鬼。

    他们隔着房门聊了一天一夜,将心中情愫说了又说,不显乏味。

    颜长欢纵使再头晕眼花也不舍得叫他走,便这样一直陪着他,直到天要亮了薛越被军中的人叫走了。

    城门口的道路已经被清了,周围的百姓都躲得远远的,目送着军队离开的方向。

    薛越骑在马背上,身后是拿着大周旗帜的士兵,他神气的挺直了腰背,看了看周围嘈杂喧哗围观的百姓,似乎是在找寻什么。

    虽然他平时是人人惧怕的血煞鬼,是众人眼里杀人不眨眼的魔头,可是今日他是为国出征,为了他们的国家而战,百姓们看着他的眼神都变成了敬畏。

    周子时就混在人群之中,他眼神冷漠的看着那道背影。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他没有那么相信薛越了,他对自己的恩,自己早就报完了,今日一别他们就什么关系都没有了。

    他冷漠的看着,只觉得心中发酸。

    凭什么他是王爷,自己是平民?

    凭什么他一直要什么有什么,而自己就算拼了命也得不到,不管是权利财富还是颜长欢。

    如果他是王爷就好了,就不用仰望他了。

    他苦笑一声,转身要走,却见一辆马车匆匆驾驶而来,自己险些被马车撞上,惊险躲开皱眉正要发作。

    却见马车停在城楼下,从马车上走下一道消瘦的身影,那人身形比从前单薄了许多,穿着素白的斗篷被知秋搀扶着缓缓走上了城楼。

    身子还没恢复过来,一下子走了几步就开始腿软了。

    周子时呼吸一顿,下意识的看向薛越。

    后者似乎感觉到了什么,猛地抬头看去,刚巧颜长欢将自己的斗篷卸了下来。

    她今日特意上了胭脂,但还是盖不住脸色太苍白,所以选择离他远一些,朦朦胧胧的他看不真切就不会觉得奇怪了。

    薛越看她的一瞬间眼睛就亮了,嘴角忍不住扬起笑来。

    她站在城楼上,素白的斗篷盖着她瘦弱的身体,头上仅用薛越送她的荷花簪做配饰,一头长发有风而起,好像她就是虚无缥缈的一个仙子,她的脸已经瘦得脱相,可看着薛越眼里任旧有微弱的光。

    他与她对望许久,嘴里喃喃的说着:“要平安啊。”

    薛越却说:“回去吧,等我回来。”

    http://www.gdbzkz.com/wangyenujiazhendeshichuanyuelaide/25721546.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gdbzkz.com。鬼吹灯手机版阅读网址:m.gdbzkz.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