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吹灯 > 天尊地卑 > 第五十六章 摄魂大法

第五十六章 摄魂大法

    只在一瞬间,车血脸庞的黑雾中就出现了十几张不同的面孔,车血暴怒道:“给老子下去。”说完,面庞的黑雾中出现了车血自己的面孔,接着面庞的黑雾也随之消失。

    车血将双臂舒服的伸展开,兴奋的道:“老子现在就炼化你们这些卑贱的魂魄,居然还想夺舍,真是笑话。”话音刚落,他便运转摄魂大法,炼化体内魂魄,但见其周身气息不断攀升,直接从气行突破到气固,这还没完,他的气息还在上升,直到气固第二层才停止,气固共有五个层次。

    气固就是修人之五脏,五脏修炼的顺序是肾、脾胃、肝、肺、心脏,人的五脏之中存有污秽之气,严重影响修道者的身体机能和寿命,所以要用体内真气炼化五脏内的污秽之气。

    当车血的境界稳固在气固第二层时即到了修炼脾胃的境界时,其身上的恐怖伤势居然也在肉眼可见的速度回复着,车血感受着身上带来的力量变化,嚣张的道:“尔等贱民,接受末日审判吧。”说完,其身体犹如炮弹一般冲到尤韫的面前。

    车血右拳直接向尤韫的面门砸去,尤韫右手掌忙使出火鹰爪,火鹰爪和车血的右拳向撞,那火鹰爪就如纸糊的般,直接被击碎,接着尤韫的右手臂传出骨骼断裂的声音,“碰”的一声,尤韫被车血一拳击飞,撞在墙壁上昏死过去。

    接着车血,一个瞬步至半空,从半空中伸出左拳击向紫枫,紫枫忙吹奏玉笛,风煞骨将手里的巨型砍刀劈在车血的左拳上,“轰”的一声,相击处产生强烈的气浪,两者僵持几个呼吸间,就听到“咔嚓”的声响,风煞骨将的巨型砍刀被车血击碎,风煞骨将也消失无影,车血的左拳顺势击在紫枫的腹部,紫枫被击飞,撞在地面上吐血不止。

    车血看到两击都得手,也是兴奋异常,但见其,欺身靠近周雨梦,一个右扫腿踢向周雨梦,周雨梦忙使出藤蔓花开,藤蔓延伸缠绕向车血攻来的右腿,但见车血右腿上出现红色火焰,红色火焰直接将藤蔓烧毁,而车血的右扫腿击在周雨梦的腰间,周雨梦被踢飞撞在大厅的柱子上,羊脂般的肌肤充血通红,接着一口血液吐在地上,染红了她那漂亮的紫蓝色收腰罗裙。

    车血转身,一击左扫腿踢向马竹凡的头颅,马竹凡右腿后撤,站稳脚跟,铁剑之上赤红色火焰缭绕迎向车血的左腿,“碰”的一声,马竹凡只感觉一股足有两千两百公斤的力道撞在自己身体上接着震伤了自己的内脏,这就是实力的差距,毫无还手之力,马竹凡连人带剑被车血踢飞撞在墙上,马竹凡以剑柱地,剧烈的咳嗽,血液中带着内脏的碎屑被从口中咳出。

    从车血出手到现在也就一盏茶的功夫,四个人被一一击破,左右拳击飞紫枫和尤韫,左右腿踢飞马竹凡和周雨梦,这就是实力的碾压,车血看着不能动弹的四个人,得意的疯狂大笑,道:“妈的,几个贱民,老子差点栽在你们手里,现在饿了,老子要进食了。”说完,他两眼发光饥渴的盯着晕倒在地的尤韫。

    车血就像一个神经病一样跑到尤韫的身边,还用猩红的舌头不断舔着尤韫的脸庞,接着围着尤韫手舞足蹈起来,嘴里念叨着:“我喜欢,我喜欢,我受不了了。”

    在马竹凡等人惊讶恐惧的目光中,车血一口咬在了尤韫的喉咙处,尤韫喉咙直接被其咬断,尤韫在剧烈的疼痛中醒来,他的眼球突起,嘴里“呜呜”发不出声音,双手向溺水的人一样死命的向马竹凡等人的方向抓去。

    车血疯狂的吸着尤韫的鲜血,其喉咙里不断发出“咕噜咕噜”的声音,那是吞噬血液的声音,几个呼吸间,尤韫就由一个仪表堂堂少年变成了皮肤紧贴着骨头的人干。

    马竹凡等人就这样默默的注视这一切,等待下一个不知是谁会落得像尤韫一样的下场,被车血吸成人干,死亡恐惧深深的压在马竹凡、周雨梦、紫枫的心头,这种等死的滋味是最残忍和疼苦的,紫枫更是吓得冷汗直流,身着的长襦已被冷汗湿透,手持玉笛的手都在瑟瑟发抖。

    车血将变成人干的尤韫,随手抛在地上,用衣袖擦拭着嘴角的血液,微微抬起眼帘看着马竹凡等三人,就犹如看着盘中的食物般,道:“吃了一个,可惜是半饱,下面该吃谁来呢?一个长的和黑炭一样,太难看,等等再吃,一个美若天仙,现在不能吃,我还要好好蹂躏一番才行,就吃拿玉笛的贱民吧,看着长的很不错,应该很美味。”说完,缓慢的向紫枫走去。

    紫枫看着车血戏谑的眼神,暗自咬牙,心道:“对不住了,马师弟,周师妹。”他从怀里拿出一张刻着阵法的字符,将字符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贴在脚上,但见其周身狂风四起,“唰”的一声就消失不见,逃离了这个充满罪恶的大厅。

    车血也是有点惊讶,他忙一拳击在大厅的出口,一块岩石从上方掉落堵住了出口,这是他回身看着马竹凡和周雨梦道:“这下子你们两个跑不了了罢,等我收拾了你们两个贱民,外面的人一个都跑不了。”说完,他慢悠悠的走向马竹凡。

    马竹凡和周雨梦皆是面如死灰,车血如钳的右手抓住马竹凡的脖颈,将马主凡提在半空,笑道:“妈的,就是你这个贱民差点了害我送了性命,老子不仅要喝你的血,和要生吃你的肉。”

    马竹凡一脸冷漠,淡淡的道:“狗日的畜生,来喝你爷爷血罢,爷爷在地狱等着你。”说完“哈哈”大笑。

    马竹凡的话气的车血怒目圆睁,车血也不废话,直接用牙齿咬在马竹凡的喉咙处,马竹凡只感觉喉咙处有热血流出,似乎下一刻喉咙就将被咬断。

    http://www.gdbzkz.com/tianzundibei/9909993.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gdbzkz.com。鬼吹灯手机版阅读网址:m.gdbzkz.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