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火燎原013

所属目录:天火燎原        发布时间:2014-08-11        作者:跳舞

一辆马车在长安城最大的酒楼紫气东来阁前辚辚停下,一个面目清秀,身着长衫的少年自车上缓缓走下,独自走上二楼,寻了一个临街的座位坐下。

此刻还没有到用饭的时辰,他只是要了一壶清茶,一个人悠然品着,时不时地往楼下瞄上一眼,似乎在等待着什么。

“这位公子是在等人么?”上午时分,店里并没有多少客人,一个小二正闲的浑身发痒,又见这少年看上去和和气气,并没有什么架子,于是上前搭起话来。

少年转头看看小二,摇了摇头,笑着地回答道:“我不是等人的,是来看戏的。”

小二皱起眉头,一脸茫然:“看戏?我们这是酒楼,可没有俳优表演啊。”

少年对着楼下呶了呶嘴:“我看的是楼下,可不是你们酒楼里面啊。”

小二一拍大腿,恍然大悟道:“原来是这样!明白了,董太师每天上朝完,都是走这条路回府上的,公子一定是来看董太师的仪仗来了!”

少年轻轻吹了吹杯中漂浮的茶叶,笑了笑没有说话。

小二还在喋喋不休:“董太师刚进我们西京的时候,每天都有好多人来参观。我们这酒楼啊,是整条街上角度最好的了,那时候,每天生意都是饱满啊。当今天子的仪仗我们是没见过,但有些内行的人说,董太师的仪仗比天子的也差不了多少了。嗬,那黄龙伞,那大羽毛扇,真是要多气派有多气派。但要我说啊,最惹眼的还要算董太师身边的五十个侍卫了,个个都带着毛茸茸的帽子,穿着皮袍,耳朵上挂着老大的金环。不管多冷的天,他们胸前的袍子从来不掩起来,露出来的那腱子肉啊,啧啧……”

少年“咦”了一声,开口道:“这幅打扮,难道他们是胡人?”

小二满面得色,说得更加兴奋:“公子你这就有所不知了,可我在这酒店里迎来送往,却从知道的客人嘴里听说过这么回事。据说这五十条大汉都是羌人。董太师当年在西凉羌人心里,那可是名声赫赫。他既能打仗,又义气深重,对人豪爽,羌人豪帅都乐意跟他交朋友。这五十个侍卫,都是羌人豪帅们在自己部族里选出的最厉害,最强壮,最勇敢的勇士,送给董太师贴身护卫的。等下公子你就能看到了,那可真叫一个彪悍啊!”

“五十个西羌部族中最好的勇士么?有意思,吕布,你真的能轻易收拾掉他们么?”少年的嘴角扬了起来。看来今天的确有一场好戏可以看了。

小二正说道兴奋处,就听到马蹄声与开道的吆喝声自长街的另一头传来,渐渐地向酒楼这里靠近。少年知道,董卓来了。

一片黑压压的人马中间,包裹着一辆硕大无比的马车。与其说是马车,不如说那是一栋带轮子的屋子。至少少年可以肯定,他昨晚睡的房间肯定比不上这辆马车大。难怪董卓每次都要走这条路回府,原来是只有这条路的宽度才足以让马车通过啊。

马车的周围,紧紧围绕着五十骑人马。正像那小二所说的一样,头戴毛帽,身穿露出胸膛的皮袄,耳朵上带着硕大的金环,随着马的颠簸当啷响个不停。

在这五十羌骑的后面跟着的,才是骑着赤兔,手提方天画戟的吕布。

“这么说,果然董卓还是对吕布不放心啊……也难怪,有丁原的前车之鉴,他哪里敢对吕布完全放心?对于一头曾经噬主的凶兽来说,即使要驾驭,也不能完全松开手中的铁链呀。看来,董卓倒是个聪明人。不过吕布决意背弃董卓,怕是也对董卓的这种提防感到不满了吧?”

“但是,董卓这样的安排,是不是就是认为,即使吕布反叛,那五十名羌骑也足以在吕布的画戟之下保住他的性命呢?就让我来见识一下吧!”

少年满面兴奋地望着楼下慢慢接近的马队。终于可以近距离地见到吕布出手的样子了。

长街之上,五十羌骑紧紧包围着董卓的马车,控制着自己胯下的马匹缓缓前行。

骤然间,劲风突起,吕布单手握戟,双腿一夹赤兔,突入了羌骑的阵列里。

双方之间的间隔本来只有区区三丈,但就在这三丈的距离里,赤兔就已经瞬间提升到了急速,就像一道红色的闪电一般刺入了护卫阵列。

马快,吕布的戟更快。吕布的手刚一动,少年就已经看不见戟的模样。在吕布的身前,突然出现了一道弧形的光芒,一闪而过。

队列最后的五个羌人武士的头颅顿时飞上了天空。

听到马蹄声骤急,他们就已经反应了过来。作为被调来专职护卫董卓的他们,个个都是自己部族中一等一的好手。可是他们连头都没有来得及扭过,就已经把自己的生命献给了吕布的方天画戟。

马儿长嘶,余下的羌骑们纷纷拨转马头,高喝着冲了过来。

作为董卓的贴身死卫,吕布本来就是他们的第一防范对象。

望着喊杀过来的羌骑们,吕布笑了。他笑得很从容,很轻松,仿佛面前的并不是四十五个名扬西羌部落的勇士,而是四十五个拖着鼻涕,舞着竹棍的小孩。

贰玛烧当在卓大王手下已经八年了。虽然大家都说,应该叫他董太师,但是贰玛烧当还是喜欢卓大王这个称呼。太师是什么官?能比大王还大么?贰玛烧当觉得只有大王这个称呼才能配得上卓大王。

贰玛烧当虽然是烧当羌的族人,但他最佩服的人却不是族长,而是卓大王。

卓大王是多么的英勇,胆敢独自一个人来到烧当羌的部落,挑战整个烧当羌的勇士,而那时的自己还只是一个小孩子。

卓大王的势力是多么的强大,拥有比烧当羌所有男女老少都要多的士兵。

卓大王又是多么富有,他的家里有着数也数不尽的牛羊。卓大王还是那么豪爽,只要有羌人前来做客,卓大王一定会杀牛宰羊地招待。

不管是先零羌、烧当羌、钟羌、勒姐羌,还是当煎羌、罕羌、且冻羌、沈氐羌,所有的部落,都把卓大王当做最好的朋友,最敬畏的大王。

当时,族长说要卓大王需要在羌人里挑选侍卫,贰玛烧当简直开心得要疯掉了。他虽然是烧当羌的第一勇士,但是能够去做卓大王的侍卫,那简直比做族长还要来得更了不起呢。果然,跟了卓大王来到了中原以后,贰玛烧当发现自己简直像来到了天神的世界。

在这里,汉人的金银珠宝,可以随意地抢夺,汉人的漂亮女子,可以随意抢来玩弄蹂躏,甚至心情不好的时候,还可以带上刀随意冲进汉人的家里杀光他们。在这里的生活,就是十个族长也比不了啊!

而今天,那个叫做吕布的汉人,身为卓大王的义子,居然还胆敢背叛卓大王,这简直是不可饶恕的罪过!贰玛烧当愤怒地想着。我们羌人都是知道恩义的汉子,只有你这种胆小怯懦的汉人才会对背叛卓大王这样的英雄!

贰玛烧当双腿一夹马腹,向着那个叫吕布的汉人冲了过去。他果然是个胆小鬼,只会从背后偷袭,一下子就杀掉了自己五个同伴。不过没关系,烧当羌最厉害的勇士贰玛烧当可以一下子斩掉他的脑袋!

贰玛烧当大喝着冲到了吕布面前。他的身旁还有两个先零羌的家伙,但是他还是要快了一线,一定可以第一个砍死这个叛贼!

狠狠地一刀劈下,贰玛烧当刚要得意地放声大笑,却发现自己没有感到平日里那熟悉的刀锋入肉感。

这不可能!那一刀明明已经砍到他的脖子了,怎么会挥空?贰玛烧当感到无比的不可思议,但此时,他的马已经擦过了吕布的那匹红马。他想回头去看,可是好奇怪,脖子为什么怎么样也拗不过来了?

胯下的马还在往前冲着,贰玛烧当连忙回手勒住马匹,掉头再来一次冲锋,可双手也怎样都使不上力气,只能眼睁睁看着自己连人带马撞进卓大人的仪仗队里。

这是为什么呢?

脑海中刚刚冒出这个念头,贰玛烧当的眼前就突然一黑。

然后,他就失去了思考的能力。

紫气东来阁的窗口,少年看得都已经呆了。

羌骑们怪叫着冲向吕布的时候,吕布只是轻松地反手挥戟,那道凄厉的弧光便再次出现,与冲在最前面的三名羌骑擦身而过。

三人三马没有丝毫地停顿,自吕布身旁飞身而过,一直冲到了队列最后的仪仗那里,才传来三声沉闷的落地声。

三颗头颅在地上咕噜噜地滚动着,而三个无头骑士倒伏在马上,渐渐远去。

迅若脱兔的一戟,已经斩断了三名羌骑的脖颈,而直到在三人奔出数丈之后,首级才自肩头落下。

下一刻,吕布已经被羌骑们团团围住。

羌骑的马毛色斑驳,有白有黑有黄,但却惟独没有红色。

长街上的唯一一抹红色,就是赤兔。

最艳丽的花也绽放不出那么耀眼的红。它的红,简直就像是最晴朗的天气时旭日初升时的太阳,带着火热眼球的光芒,几乎可以灼痛人的眼球。

少年想,他以后可能一辈子也见不到今天那样灿烂的光芒了。

他已经看不清吕布的动作。或者说,即使看清了,他也已经忘记了。

他记得的,只是吕布在那一霎那所爆发出的气势,就像猛烈的阳光刺破乌云时的那么夺目。围绕在吕布周身的羌骑们,就在一瞬间,被吕布的光芒所吞没。

少年的双眼也被那灼目的光芒所刺痛,禁不住闭上了双眼。但当他旋即再睁开的时候,他看到吕布的周围,已经变成了一片死地。

所有的生命都已经消失。

四十二人,四十二匹马,皆杀!

少年瞪大了眼睛,口中轻声喃喃不停。

怪物,吕布真的就是一头怪物!这样的招式有可能是人类使出来的么?他到底有多强?!

吕布勒着赤兔,缓缓走向那巨大的马车。战斗开始到现在,只不过才不到半分钟的时间而已,但给人反应的时间,却是足够了。

可是那大马车里,却始终没有动静传出。

长街上,静不可闻,只剩下赤兔的蹄声,有节奏地一下一下敲打着地面。

“义父,孩儿向你问好!”吕布已经来到马车跟前,在马上向着车内躬身一礼,温文尔雅地说道。如果忽略他身后的一地血迹和尸体,谁会想到他在半分钟前刚刚一人杀掉了整整五十羌骑?

喀拉一声,马车的门板自内而外断开,带着极强的冲劲撞向吕布。而在楼上的少年看得清楚,门板之后,一把长刀如毒蛇般紧跟而出。而从吕布的角度,被那宽大的门板挡住,却是绝不可能看见的。

但吕布却就是“看”见了。他扬手一戟刺穿了门板,那戟有如自己长了眼睛一般,当地一声,堪堪挡住了劈来的一刀。

吕布长笑道:“义父,孩儿问你好,你却要杀孩儿,这是不是有点说不过去了?”

马车中冷哼一声,随之喀啦啦爆响,整个马车尽成寸碎,破碎的木片四处飞溅,一个有如洪荒巨兽般的身影出现在原地。

少年见过很多个胖子,但现在出现在他眼中的胖子却是他所见过最离奇的一个。他浑身上下没有一丝肥肉,但却的的确确是一个货真价实的,胖子!

这个人的腰围至少有六尺,体重则肯定超过了四百斤,光是大腿就有常人的腰身粗细,整个人站在那里就如同一个水桶般笨重。原先那巨大的马车在少年看来,简直就是一间屋子,但是让这个胖子坐在里面,可能只是稍微宽敞了一点罢了。

但是,他的身上却都是绷紧的肌肉,丝毫没有给人累赘拖沓的感觉。即使他那高高凸起的肚腩,也是筋肉虬结,雄健异常。整个人看起来,简直就像是一个肌肉壮汉被吹气球一样吹得胀大了数倍。

这种怪异至极的对立冲突,让少年看在眼里,几乎难受得要吐出血来。他怎么也想象不出,一个人怎么可能在自己的肚子上长出近一百斤肌肉的。

这,就是董卓么?本来还以为他是一个胖得连路都走不动的废物了,没想到,他居然是这么样一只怪兽。

吕布能对付得了他么?

“上次是我,这次是谁?”董卓死死盯着面前的吕布,一字一顿地开口问道。

他的意思很清楚:上次唆使他背叛丁原的是董卓自己,而这次幕后的主使者又是谁?

“我做狗已经做得太久了,现在,我要做狼。”吕布冷冷道,没有回答,但也是回答。

董卓狂笑一声:“你以为你有资格做狼么?吕布,我早已看透了你,你是做不成狼的。你一辈子都只能做一条被铁链拴住的狗而已!”

吕布的眼中露出了浓浓的轻蔑:“但是至少,你这条铁链,已经不足以拴住我了。所以,现在该是你死的时候了。”

“那么就试试看吧!”董卓怒吼一声,高高跃在了半空中。

在少年看来,他简直就像是飞起来了一般。他无论如何也想不到,一个超过四百斤的胖子,居然可以一纵身到如此之高。

董卓的刀已经和他融为了一体,带着尖锐的破空声向着吕布劈下。体重,下坠的冲力,再加上他自身的臂力,这一刀之重只怕会超过两千斤。即使是吕布,也没可能架住这样威猛无匹的一刀。即使他能用方天画戟架住,只怕胯下的赤兔也会被压垮吧。

他简直就像是一座山,自半空中势不可挡地压下的一座山。一刀劈下,不挡是死,挡了,还是死!

董卓当年在西凉武名之盛,果然不是凭空而来。

而在山下的吕布,能不能挡住董卓的这一刀?

吕布仰头望着天上的董卓,突然动了。

但他动的却不是戟,而是背后的披风。

吕布左手伸到自己领口,轻轻一划一拉,便将自己背后的披风解了下来,扬手一招,深黑的披风迎风而展,平平飞起,迎向了正落下的董卓。

董卓的眼里,只看见了一抹黑色,渐渐地放大,放大,直至挡住了自己全部的视线,包住了自己的全身。他已经什么都看不见了。

随后,就是胸口的一阵剧痛,他知道,那是吕布的戟已经透体而过。

这一切,都是在电光火石的刹那间就已完成。到得少年反应过来的时候,那势如泰山压顶的恐怖一刀,已经被吕布轻易破掉。

吕布的脸上依然挂着那冷峻的轻蔑,仰头看着挑在自己戟锋上的肉山,摇了摇头:

“如果我没见过你这一刀,今天我未必能想到破法。很可惜,你从前不该让我见到你发这一刀的。”

语毕,他随手一挥,董卓的尸体重重掼落在了地上,楼上的少年几乎都感到了脚下的重重一声震动。

吕布拨马回头,却是望向高楼上的少年,森然道:“徐庶,看戏也该看够了吧?去告诉项逸你今天看到的,再问他一遍,是不是愿意加入我吕布帐下!”

语毕,一甩缰绳,飞驰远去。

楼上的元直望着吕布远去的背影,脸上挂满了苦笑。

难道,以后项逸真的要和这样的怪物交手么?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