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火070

所属目录:天火燎原        发布时间:2014-10-30        作者:跳舞

青州,北海。

“喂!大哥!“

张飞急匆匆地跑进刘备的屋内,刚刚推开门,便扯着嗓子让了起来:“大哥你听说了么!曹操在潼关,好像快要挡不住吕布了!”

现下,北海城中只有着刘备与张飞而已,尽管平原是个小城,但对于刘备来说,依旧是不可放弃的基业,交由了关羽镇守。

“我知道。军师已经告诉我了。”

刘备点了点头,自身旁踢过了一个板凳给张飞:“坐下,别老咋咋呼呼的。”

“哦!”张飞点了点头,乖乖地听话坐了下来。

掌控北海,已经过去了近半年的时间。吸纳了管亥与他那些藏在山中的黄巾余党之后,北海的人口又大大增加,连同了自己原本的部队,孔融在北海原有的部队,以及整编过后的管亥部队,刘备手下已经有了五万人的兵力。即便跳出青州,自天下的角度来看,刘备也成为了一支不可忽视的力量。

但……似乎也就到这里为止了。

“妈的!看起来,曹操像是快完了……接下来,说不定就要轮到我们了!凭什么像吕布那种家伙就可以随意攻略,我们还非得抱着个仁义的名号死坐在这里!”

张飞嘟嘟囔囔地抱怨着:“河北那里,袁绍的三个儿子正打得不可开交,我们若是这时候过去抢地盘,只揪住一个打,另外两个不但不会帮忙,说不定还会看自家兄弟笑话呢。南边徐州的陶谦,也不是什么了不起的家伙。以我们现在手头的兵,不管打谁都有把握,但是大哥你偏偏……”

“闭嘴!”

刘备表情严肃,厉声对着张飞喝道:“不许说这种话!”

“哎……原来北海的那些家伙又不在,有什么好怕的?”张飞摇头晃脑地道:“大哥你也太小心了一点吧?再说,他们又不知道二哥……”

“我让你闭嘴!”

刘备倏地站起身来,声色俱厉地对着长辈吼道。

“哦……”张飞扁了扁嘴,委委屈屈地答应了下来,果然不再开口。

“没有名分,什么事都做不了。记住这一点。我,是汉室宗亲,先帝皇叔,若是也如那些诸侯一般,仅仅为了一己私利,便肆意攻击,天下人会怎么看?”

刘备看着张飞一脸委屈,放下了方才的愤怒表情,走过去拍了拍他的肩膀,语重心长地道:“你刚才的那种话,在心里想想就可以了,但是,绝对不可以说出来。不管周围有没有别人,都不可以说出来,听到了么?”

“听到了……”张飞点了点头,拉长了声音道。

咚咚咚,房门被敲响了。刘备道了一声进来,屋门打开,现出陈宫的脸。

“主公,汉中有变。“

陈宫的脸上有些凝重,先是向着刘备与张飞各施一礼,随后向着刘备道。

“汉中?刘焉不是都已经快咽气了么?身体精神的时候都没能打下汉中,临到要死了反倒突然把汉中取了下来?难道这就是所谓的回光返照?”刘备听了有些讶异,不过还是又摇了摇头,笑道:“或许是想在自己死之前,给刘璋那小子多留点本钱吧。不过那也没什么关系,他的儿子太废物了,不过多大的家底,他老子一死,也注定要统统丢掉。”

“不,不是刘焉。”

陈宫摇了摇头道:“是……西凉的项逸。”

“什么!”

刘备自凳子上一下站起身来,表情凝重地望着陈宫:“难道……项逸已经与吕布结盟了?是吕布放他过了雍州?”

“不,没有。”陈宫摇了摇头道:“从目前的情报来看,吕布和项逸之间没有交战,但也没有达成什么盟约的样子。”

“是么?此前吕布与凉州军一向表现得有些暧昧,我本以为他们会结成某种同盟,现在看来,似乎没有出现我预料的那种情况,如此便好。”刘备松了一口气道:“西凉的麒麟儿,天下第一的战神……这两人若是走到了一起,或许天下的大势便已经定了……”

“那种情况,不太可能发生。项逸困坐西凉一隅,若是要进取天下,必要与吕布有一战。即便是暂时的盟约,也绝不会长久。”

“对啊!西凉至中原的道路,只有雍州一条,项逸又是怎么突破了吕布的封锁,取得汉中的?”刘备皱着眉头道:“公台你方才也说了,他们两军之间并无交战,难道项逸是飞过去的?”

“或许……是通过祁连山吧。”陈宫缓缓道:“虽然山势险峻,未必不存在能通过大军的小路。只不过……我还是没有想通,纵使有路,也不过能容纳人马而已,绝不会连粮车都可以通行,项逸又是怎样满足大军的补给的?”

“项逸……真是可怕的家伙……”刘备咬着牙道:“若是有一天,我要与他对上,还不知胜算几何……”

陈宫叹了口气,没有接下刘备的话。

“那么……我们现在该怎么办?解北海之围,是上天所掉下的机会,但我们不能坐等着这样的机会再出现第二次了!”刘备叹了口气道:“若是仅仅坐守这里,未来不会有任何的希望。”

“这正是属下来的第二个目的。”陈宫淡淡一笑,对刘备道:“袁绍死后,审配拥立袁谭,逄纪拥立袁尚,许攸拥立袁熙,各自占据了一州互相攻战,都想坐上他们父亲的那个位子。但这三人所拥有的实力却相差无几,直到现在也没有人占据了压倒性的优势,彻底击败另外两个兄弟,始终保持着这三者的平衡。而只要有了外力的加入,这平衡的局势将会马上被打破。”

“原本在官渡击败了袁绍之后,曹操便要打算马上发兵河北,但正在这时,吕布却出兵在潼关拖住了曹操的脚步。目前曹操的全部精力,都放在了西边的那头凶兽身上,而我们……便正可以趁此机会,一举将河北拿下!”

“我当然知道……但……我们虽然有实力去进军河北,但名分呢?没有一个名分,便这样出兵……终究是不行啊……”刘备长叹了一声道,摇头道。

“就这么出兵干预,自然是不行,但……若是袁绍的那三个儿子自己主动邀请主公过去呢?”

陈宫轻抚长须,微笑道。

“主动邀请?公台你……有办法让他们这么做?”刘备的眼神中放出了光芒,忙追问道。

“是的。属下想了许久,如今已经有了一个万全之计。”陈宫继续微笑着。

“虽然三人间互相攻伐不断,但是直到目前为止,却尚没有过真正的主力决战。三方势力是最为平衡的,每个人都担心会导致两败俱伤的局面,而被第三者轻松地捡个便宜。所以……我们便要促成这一点。”

“促成?促成哪两方的决战?”刘备点了点头问道。

“不,不是两方,而是三方!”

陈宫大笑了起来:“让他们三个兄弟,一起决战。而同时,他们还都将以主公为自己的援军,抱着必胜的信心去攻击另外两方。”

“那么……然后呢?”刘备兴奋地望着陈宫道。

“然后……自然便是主公来收拾残局了。这是一场没有胜利者的战争,真正笑到最后的,只有主公啊!”

“那么……最关键的那一点,公台是怎么计划的呢?”

刘备闭目冥想了一阵,睁眼道:“怎样才能让袁家的三兄弟都对我产生信赖呢?要他们主动向我们求援,只怕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吧?”

“当然,我们会主动向他们提供援助。”陈宫笑了笑,自怀中掏出了三封信来:“若是我们直接带着兵马北上,那自然不行。不过……要援助,自然还有别的办法。这三封信里,封装着三个计策,而主公您,将会将这三封信分别寄给袁家的三兄弟。”

“计策?让他们对付自己另外两个兄弟的计策?”

刘备望着陈宫手中的信,若有所思地道。

“没错。正是如此。”陈宫点点头:“比如说……一个袭城的计划,又或是一个火攻的计策。当第一个收到信,并按照上面所写的去做了之后,第二个才会收到信,随后带着复仇的心情,将来自于主公的‘建议’实施在他的兄弟身上。而对于为他们出谋划策的主公您,自然便会满满产生信心,甚至……依赖。”

“也就是说……每个人,都只会以为自己才是唯一接受了我们指点的那一个?”刘备笑着问道。

“是的。尽管一开始或许会有所怀疑,但是随着主公为他们所提供的妙计越来越多,他们必然会满满建立起对主公的信赖。但是尽管这给了他们莫大的帮助,但是他们的兄弟却同样也因此而获益良多。三人之间,将会依旧保持着平衡的局势。”

“明白了。然后……当他们发现,来自于北海的帮助仅仅局限于书信对于他们并不足够的时候,他们便要开始寻求进一步的支援了,对么?”

“正是如此。”陈宫将手中的三封书信轻轻放到了刘备面前的桌面上:“在官渡的那一战中,我们可是始终没有参与战斗呢。自然,那是因为我们对袁本初公的敬仰之心啊。尽管被曹操胁迫着来到了战场,却并没有卷入与本初公为敌的战斗中。而且,袁绍那三个儿子中的每一个,都将会惊喜地发现,原来我们认为,他才是应该继承本初公家业的正统啊!”

“公台……”刘备幽幽长叹一声:“我得公台,真乃如鱼得水啊!”

…………………………

“喂,项逸,我们还要在汉中待上多久啊……”

元直打着哈欠,对项逸百无聊赖地道。

“够了,这句话从两个月前,你就开始一天问我三遍了!你累不累啊?”

项逸哼了一声,转过头去不理元直。

“喂……难道你不想你们家的貂蝉妹妹么?对了,还有那个被你诱拐回来的小美女……你可都已经好几个月没见到她们了啊……”尽管项逸偏过了头去,但元直还是恬着脸凑了上去继续道:“这里交给马超就好了嘛,我们可以回西凉啊!反正刘焉看起来也不会有那口气过来打我们,吕布也在潼关继续跟曹操比谁的人命多,我们留在这里根本没意义嘛……”

“想你的云鹭妹妹就直说!”项逸瞪了一眼元直:“我真是弄不明白,以前人家都不肯搭理你,现在则是一见面就给你脸色看,你还整天往人家面前凑,像是找骂一样。难道这就是你的兴趣所在?”

“哼……你这种没情调的人才不会懂!”元直闷哼了一声道:“她现在对着这个态度,正说明我已经在她心里深深埋下了一颗种子了。完全不理不睬,那才真的一点希望都没有。你以为她真的讨厌我么?错!在她而言,能每天看到我,凶我,这就是她的乐趣!”

“哼……如果她真是这么想的话。”项逸摇了摇头:“但是光留马超一个人在这里,肯定是不够的。没有人留下来出谋划策,万一遭到了攻击,汉中还是有丢的危险。就算要走,也是我和阎行走,你留下。”

“怎……怎么可以这样!”元直顿时一脸悲愤地跳了起来,指着项逸破口大骂:“项逸你这个没良心的东西,你还知道不知道什么叫义气!你一个人回西凉,左手一个妞右手一个妞,快活似神仙,却把我一个人丢在汉中,跟云鹭妹妹天涯相隔!你……你自私!你无耻!”

“谁说把你一个人留下了?不是还有马超陪你么?”

项逸翻了翻眼睛,脸上带着促狭的笑容:“妹妹不在,暂时用哥哥代替或许也行啊……”

“你去死!”

元直差点要当场吐出来,一双眼睛死死瞪着他,像是要把他吞下去一般。

“好了,不开玩笑了。”项逸冲着元直摆了摆手:“汉中新纳入我们手中,总要确保了它的稳定才行。虽然那一夜,通过阎行的‘显灵’止住了城内百姓的暴动,但是……也有着上万人死在了那里。无论如何,民心还是要好好安抚下来的。”

“我知道。”元直也收敛起了方才如丧考妣的表情,正色道:“我已经贴出告示,免除了汉中一年的所有赋税。反正对现在的我们来说,有那个鹰眼小子的援助,钱不是什么太大的问题。至于原本归属于张鲁的士兵,也逐渐改编了一部分进入我们的部队,不过为了保证部队的士气和战斗力,比例不是太多。”

“嗯,慢慢来吧。光有人数的军队是没有用的。”项逸点点头道:“城内的百姓现在态势如何?”

“已经逐渐稳定下来,看起来不会有太大的问题了。”元直笑了笑道:“看起来,阎行那一晚对他们的震撼实在很大。不过这只是汉中城内的局势而已。至于整个汉中郡……天师道的影响还需要时间去消除。”

“或许那些就只能慢慢来了……”项逸叹了口气,又想起了那一夜的修罗场般的情景:“真是可怕啊……”

“是的。”元直知道项逸在说什么,点了点头道:“在那之前,我也没有想到,天师道在汉中百姓的心中居然拥有如此的控制力。若不是阎行跟我们一起来,只怕真的将会葬送半城,甚至更多人的性命……”

“幸好有他在。”项逸勉强笑了笑道:“不过……希望不会再有下次了。”

元直点点头时,一个卫兵匆匆跑进了军营内:“将军,有人求见,自称是曹操军的使节。”

“曹操的人?”

项逸微微有些讶异。曹操现在正在潼关和吕布打得不可开交,这时派人到这里来找自己……会是有什么事?

“让他进来吧。”项逸点点头,看着卫兵转身出门而去,不多时领进了一个面目清秀的青年文士。

“奉孝?多日不见了。”

项逸笑着冲面前的青年道。在官渡之时,他曾在曹操的身边见过这个叫做郭嘉的谋士。

郭嘉微笑着向项逸施了一礼:“我家主公托在下向项将军问好。”

“好了,不要叫什么项将军,我从来也没当过什么将军。”项逸笑着冲郭嘉挥了挥手,示意他坐下:“叫伯凌也行,直接叫我项逸也可以。说吧,曹操让你来有什么事?”

“伯凌想必早就知道,吕布正在猛攻潼关,与我军厮杀不休。虽然我军占着关上的地利,但是损失依旧很大。”郭嘉在客位上坐下,向着项逸拱手道。

“嗯。虽然吕布原本一直在长安没有行动,但现下的局面也不是不可预料到的。怎么?难道曹孟德已经坚持不住,要向我求援兵了么?”

项逸笑了笑,直接地开口道。

“不。我家主公虽然损失不少,但还没有走到山穷水尽的那一步。”郭嘉摇摇头,微笑道:“不知……伯凌可愿意听在下继续说下去。”

“当然,只是听听有什么关系?”项逸冲着郭嘉做了个请开口的手势道。

“伯凌不觉得……吕布的举动有些奇怪么?”郭嘉扬了扬眉毛道:“原本一直蛰伏在长安,即便是我军在官渡与袁绍做生死决斗的时候,吕布也没有向我军发起过进攻。事实上,彼时我军在潼关只有区区一万人驻守。若是吕布当时趁虚而入,要拿下潼关并不是一件很困难的事情。至少,他的损失比现在会少上很多。”

“或许只是他当时不愿意直面袁绍的压力,想要借助贵方的力量消耗袁绍实力吧。”项逸点头道:“吕布或许也并没有料到,袁绍会在官渡败给贵方,本只是打算在贵方战败之后,才东进潼关,与袁绍决战。但官渡一战的结果,却是袁绍的覆亡。既然他的计划被全盘打乱了,那么现在也只有不顾一切地攻击潼关了吧?”

“那么?为什么是我们?”

郭嘉摇了摇头,笑道:“凉州军的实力强横,吕布若是取西凉,或许也会遇到一场苦战。但是……这里,原本属于张鲁的汉中,对于吕布来说却不是一个难啃的骨头。为什么他的目标却不是张鲁,而是我家主公?”

“那么,奉孝的想法是什么呢?”项逸不动声色地将问题推回给了郭嘉。

“在下不是吕布,当然不可能知道他的想法。不过……倒是可以略作推测。”郭嘉悠然道:“吕布进攻潼关之时,也正是袁绍身死,河北分崩离析,三个儿子互相攻战的时候。原本若是没有吕布的进攻,我家主公便会马上挥师北上,荡平河北。”

“没错。那么说来的话,吕布只是不愿意看见贵方坐大而已了?毕竟对于他来说,将会造成不利的局面,不是么?”项逸点了点头道。

“话是这么说没错。不过……这对于吕布自身又有什么好处呢?这点,在下却死活想不明白。”郭嘉故意叹了口气道:“虽然我家主公没有了发展的空间和机会,但是对于吕布来说,他的损失却要远远大于我家主公。在这场战争中,吕布无法获得任何利益,而只是白白消耗自己的实力。如果换了在下的话,在下会南下取汉中,之后或是东向攻打刘表,又或是南取益州,所获利益并不会比我家主公少。”

“如果按照这样的情况发展下去的话,或许到了最后,天下将是我家主公与吕布两人相争的战场。而依照吕布的高傲性格,他无论如何也不会惧怕与我家主公相抗的。所以,在下想不通这一点。”

“那么,奉孝自己也没有答案了?”项逸心下暗暗笑了笑,但面上却依然不动声色地问道。

“不。”郭嘉摇头道:“而且,在下说一句丧气的话,吕布自身,高踞天下武将之上。麾下也有着张辽高顺这样的一代猛将。若是吕布真要尽全力去攻打潼关,虽然我方未必便会败,但至少战局当与现在不同。吕布不会遭致如此之大的损失,而我方也将更加吃紧。所以在下思来想去,只得出了一个看似最不可能的可能。”

“那么,是什么呢?”项逸微笑着等待郭嘉的开口。

“吕布,他在为人做嫁衣。”

郭嘉直直地望着项逸,一字一句地道。

“听起来的确不可能,以吕布的性子,连天子都敢于噬杀,自然不会毫无目的地去为别人做这样的事情。”项逸暗暗心惊。自己是知道刘篌存在的人,又是与周瑜一起才得出了这个结论。而面前这个始终挂着微笑的年轻人,竟然凭空分析出了几乎接近真相的结论:“那么,奉孝认为,吕布在为谁做这样的事情呢?”

“不知道。这一点,在下便无论如何都想不出了。”郭嘉苦笑着摇了摇头:“在下曾以为,吕布是为了伯凌。毕竟在伯凌你去了凉州的这段时间内,你与吕布都始终相安无事,没有过任何交战。但仅仅凭借这一点,却又不能作为定论。”

“不过看起来……除了我之外,似乎也没有别人了吧……”项逸哈哈笑了起来:“吕布就是一头孤狼。丁原死在他的手上,董卓也死在他的手上。当今天下群雄中,再没有谁是与他有关系的了。若实在要说……那也只能是曾在虎牢关前与吕布对峙过了。”

“没错啊……这的确是个让人想破头的难题。”郭嘉也笑了起来:“而且,尤其是对我方来说。毕竟,伯凌现在与吕布还没有开战。”

“好吧。那么奉孝长途跋涉来见我,就是为了对我说这些推测的么?”

项逸冲着郭嘉扬了扬眉毛:“我想,恐怕还有更重要的事情吧。”

“是的。”

郭嘉站起了身来,望着项逸庄容道:“我家主公……想与凉州军一同,进攻吕布!”

“什么?”

项逸闻言,顿时小小惊讶了一下:“方才奉孝不是还说,除了在下以外,想不到还有什么别人,会是吕布在扶助的对象了么?为什么却还会与在下商议合击吕布的事情?”

“因为……在下虽然猜不透吕布心中所想,但却知道伯凌的性子。”郭嘉扬声笑道:“虽然只是在官渡的一面之缘,但是在下却可以肯定,伯凌乃是堂堂正正的君子,决不愿庇佑于他人羽翼之下。纵使吕布真的有那个打算,但伯凌你却绝不会接受的!”

“呵……难得奉孝如此看得起我。”项逸笑着摇了摇头:“不过,伯凌又为何可以肯定,在下一定会接受这样的提议呢?”

“在收纳了董卓旧部之后,吕布已经占据了整个雍州。尤其是长安,原本便是大汉旧都,在洛阳被董卓焚毁之后,已经成为了天下第一大城。”郭嘉笑着侃侃而谈道:“而攻灭了吕布之后,这一切,统统都是西凉军的!我方……不进入潼关半步!”

“果真如此?”项逸惊讶地望着郭嘉:“纵使击败了吕布,不管是我方还是贵方,损失想必也不会小。而在付出了这么大的代价之后,曹孟德竟然什么都不要?”

“在下方才已经说过了,原本我方的目标,只是河北而已。若非被吕布拖住了后腿,只怕现在,并州,冀州,幽州已经尽数是我家的天下。只要消灭了吕布,我方自然是以北上为重。”郭嘉说完,望着项逸,等待着他的回复。

“是么……不过……贵方现在还有着进攻的实力么?”项逸缓缓点了点头,向着郭嘉问道。

“那是自然!”郭嘉自信满满地答道:“虽然我方此前一直被吕布压制在潼关之上,但那只不过是为了尽量减少损失而已。潼关之下,不过是樊稠、牛辅这样的将领领军而已,人数始终也没有超过三万。若是骤然突击出城,在他们措手不及之下,这一战乃是必胜之势。而同时,贵方也自汉中与西凉同时出兵,三路合击吕布,长驱直入,抵达长安的城下!”

“听起来,似乎的确是个可行的计划。不过……”项逸叹了口气:“你有没有考虑过,当到了长安的城下,面对吕布本人之时,我们能否是他的对手?”

“伯凌你……在开什么玩笑?”

郭嘉原本一直微笑着的脸,变作了惊人的诧异:“虎牢关前,刘备关羽张飞那三人,……不,是两人,便将吕布击败。以贵我双方的实力,难道还会怕他一人?”

“你们……不了解现在的吕布啊……”项逸苦笑着摇了摇头:“若是要我应允这提议,我只有一个要求。”

“无妨,伯凌请说。但凡我家主公能做到的,奉孝都可以代为答应。”

项逸望着郭嘉,一字一句地开口道:“到了长安城下,与吕布交手时,贵方一定要出动所有的猛将!所有的!”

“好!”虽然不明白项逸为何此刻如此之慎重,但郭嘉也没有多问,只是痛快地点了点头:“如此,便一言为定!一月之后,两军三路同时发动进攻,如何?”

“行。”项逸深深望了郭嘉一眼,伸出了自己的右手。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