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火燎原005

所属目录:天火燎原        发布时间:2014-08-11        作者:跳舞

天色将明,虎牢关下战马嘶鸣,旌旗飘扬。

曹操本来希望公孙瓒能够修整两天,等部队从急行军的疲劳中恢复过来后再出战,可是公孙瓒坚定的拒绝了这个提议,天色刚亮,联军大营营门大开,公孙瓒带着他那两万骑士从营门中奔驰而出,在虎牢关下列队挑战。

两万白马骑兵竖挺着锋利的长矛,他们头盔上的白羽飘扬,在城下列出一个半月型的阵势l公孙瓒立马横枪站在阵前,用挑衅的目光看着城门。

吕布立刻带领他的一万铁甲骑兵出战l城中的号角声响起,城墙上的士兵狂人的呐喊中,厚重的城门缓缓打开,那股曾经让联军士兵胆寒的黑色洪流缓缓从城门中出现。然后这些铁甲骑兵出门后迅速分成两边,让出了城门的通道。吕布终于出现了,他骑着那匹犹如火焰一样的战马,身上的铠甲被早晨的朝阳渡上了一层金色,刚毅的脸上没有一丝表情,只有那让人胆寒的锋利的眼神,和无言弥漫的杀气。吕布立马在城前,手中的方天画戟遥指公孙瓒l项逸和元直随大军站在后面注视着吕布,项逸的身躯在微微发抖,元直拉住他的衣角:“你现在身体没有好,不要这么着急,今后有机会杀他的。”

元直顿了一下,异常认真的又说了一句:“你放心,你绝对有机会的,因为……公孙瓒根本不可能赢的了吕布的铁申军啊。

“你们今天又是派谁来送死呢?”吕布缓缓的开了口,他的声音也和他的人一样,坚硬,冷漠,好像远古就存在的冰山一样,带着无尽的寒气和死亡的气息l“吕布小儿l”公孙瓒大喝,手里大槊横举:“今日叫你知道白马将军的厉害1”说完公孙瓒一摧马,朝吕布奔去l吕布那坚毅的脸庞上露出一丝冰冷的微笑,然后瞬间,那微笑消失了,吕布低叱一声,胯下的那火红的战马忽然奔驰而出l好像一道会飞的火焰一眼,正面迎向公孙瓒l两个将军,一个是白马银甲白色战袍,一个是红马身穿火红的百花锦绣战袍,在战场之上,就好像一团耀眼的白云和一团吃人的赤焰,猛烈的撞击到了一起l铛l l l数万人都聆听到了这一声惊天动地的清脆l公孙瓒双手力举大槊,狠狠的架住了吕布手中的当头劈下来的方天画戟l这一劈的力量似乎大得让人无法相信,公孙瓒的一张白脸立刻憋成了一张红脸,双臂举着大槊,却忍不住微微颤抖。

吕布一劈之下没有成功,方天画戟立刻在半空划出了一个耀眼的银色圆弧,然后横扫而来l公孙瓒大喝一声,用尽全身的力气双手紧紧握住大槊往外竖挡l铛1ll又一声巨响l公孙瓒胯下的白马低低发出一声悲嘶,似乎已经承受不住那泰山压顶搬的力量l马上的公孙瓒大叫一声,一口鲜皿狂喷而出。然后拉了缰绳拨马就逃l吕布冷笑一身,摧马追了上去。

火红的战马好像一道利箭,速度快得惊人l眼看就要追上了公孙瓒l忽然听见公孙瓒得阵中响起一个惊雷一样的吼叫:“呔11三姓家奴l让燕人张翼德来会会你1ll”

一个想铁塔一样的雄壮身影,好似一团咆哮的乌云从阵中冲了出来l那一声断喝好像平地里炸响的一个惊雷。

眼见公孙瓒跑回了自己的阵中,一个豹头环眼的巨汉,骑着一匹乌黑的战马就冲了出来,他手里的丈八蛇矛直指吕布,脸上的虬髯好像根根都要竖立起来l那个大汉冲到吕布的跟前,不再说话,拍手就是一矛,他手里的长矛就真的好像化做了一条乌龙一样狠狠的扎向吕布。

两人的兵器狠狠的撞击在一起,吕布的脸的冷笑第一次消失了l他瞪着那个大汉的目光中激射出一丝兴奋和激动l那个大汉气势逼人,手里的长矛一下接一下的朝吕布的腰上,大腿上,肩膀上,狠狠扎去。吕布手里的方天画戟舞动,一下一下将对方的攻击挡开。

偌大的一个战场上一时间居然鸦雀无声,所有的人都惊果了,死死的盯着中间恶斗的两个猛将。战场之上,两人兵器不停的撞击在一起,乒乒乓乓响个不停l那个黑脸汉子的每一次出手,都仿佛带出无限狂暴的劲气,那条蛇矛在他的手里舞动,居然带出丁呜呜的风声。

元直的目光充满了惊异,他想不到这个公孙瓒军中的这个名叫张翼德的家伙居然如此厉害,这么多天来,第一个有人能正面和天下无敌的猛将吕布硬撼l“项逸,这个人,好厉害l”

项逸目不转睛的看着正在拼斗的两人,忽然低声的说了一句:“只怕能再撑二十回合吧。”

“你说什么?”

项逸叹了口气:“我说,那个黑脸的勇士,最多只能坚持二十回合了。他的武艺太过刚猛,只要在硬碰硬的对决上压过对方,他就能赢,可是,看样子他已经出了全力了,或许已经超出了他的全力了,但还是压制不住吕布啊……”

“你的意思是,他会输?”

“元直,你平日里对武艺方面的关注实在太薄弱了,你没有看得出来么?吕布已经杀得性起了,现在完全不顾什么招数和技巧的和那个勇士硬碰硬——要知道,吕布武艺的长处,可并不止这些啊。如果吕布冷静下来,认真的用全部的实力来和他打,只怕这个勇士很快就要败下来了。”

“可是张翼德的气势,也实在惊人。他的武艺,恐怕不在那个汜水关下刀斩华雄的关羽之下吧?”

项逸忽然嘴角扬起一丝笑容,他的眼睛里放射出精光,浑身充满了战意:“他确实惊人,我想,如果今天和他对决的不是吕布,而是换了一个人,他早赢了。天下间,恐怕也只有吕布才有这个本亭能硬碰硬的破了他的气势吧。可是,吕布的武艺的精华,并不是在他狂暴状态下,而是他在冷静中的出手啊1”

果然,场中激斗的两人,吕布似乎从最初的兴奋中渐渐冷静了下来。他已经发现了,自己如果单纯的和对方硬来,很难在气势上真的压倒敌手,毕竟敌人也是一个难得的顶尖高手。

所有的人都看见了吕布的方天画戟在空中一摆,划出了一道曼妙以及的弧线,用一种让人无法相信的方式,从一个巧妙到颠毫的角度凶狠的扫像那张翼德。张翼德此刻身上已经大汗淋漓,两人不下数十次的兵器撞击,使得他的双手双臂都有些麻木了。他看见吕布那明晃晃的大戟按照一种奇怪的角度轨迹向自己扫来的时候,他下意识的用长矛去挡。

叮l长矛刺中的方天画戟的戟尖的半月铲,吕布手中的大戟忽然反手压住了长矛,然后半月铲紧贴着长矛像张翼德挥去。半月铲紧贴着长矛,发出尖锐刺耳的金属摩擦声音,顺势而上l张翼德的武艺就在这个时候展现出来了,他暴喝一声,手里那条本来似乎已经被吕布的大戟完全压制住的长矛,像一条死而复生的巨蟒,忽然翻滚了起来,卷起一道道乌黑的黑气和吕布的方天画戟纠缠了起来l两人的兵器,化作银色和黑色的两条蛟龙,重新厮打在一起。激斗中,叮叮咚咚的金属撞击声不停。吕南手里的方天画戟舞动,他的气势越来越吓人,每一击好像都带着惊涛骇浪一样的气势,渐渐的把张翼德手里的长矛再次压了下去。

项逸叹息道:“想不到我居然低估了那个张翼德,更低估了吕布啊。”

此刻张翼德手里的长矛舞动已经渐渐有些散乱了,他脸上的汗珠随着脸颊两旁淌了下来,虽然还不是的暴喝,但是气势已经渐渐弱了下来。

关羽冷冷注视着两人的激斗,见情况不妙,朗声大喝一声:“三弟且退下,我来战他l”说罢,关羽纵马而出,手里那柄舞动着青龙的战刀一摆,冲中间打斗的两人冲了过去。他的那柄大如月轮的战刀在空中挥舞,直取吕布。

吕布看见了关羽,怒叱一声:“找死1 “说完手中方天画戟一摆,弃了张飞,朝关羽纵马迎了过去。关羽两道蚕眉倒竖,风目中杀意浓浓,手里的战刀斩向吕布的方天画戟。

铛L1又是一声惊天动地的碰撞。张飞被吕布甩下后,定了定神,立刻大喝一声,摧马赶了上来,对吕布挥矛就刺。

三个人,一个红,一个黑,一个绿,手中的兵器更是好像三条蛟龙,嘶吼着纠缠在了一起,战场之上不时的听见呐喊和喝叫的声音。

吕布好像一团暴烈的火焰,面对两位猛将的合力夹击,却丝毫没有显出一点的弱势l项逸牙关紧咬,浑身激动的发抖,胸口热血上涌,三个绝世高手的拂斗,激发了他内心的无限战意,忍不住就想冲上去。

元直低声叹息:“这就是吕布么?这就是天下第一的无双猛将么……”

战场上三个人拼斗了不知道有多久。

数万人都陷入了沉默,好像忘记了呐喊,忘记了惊呼,全都长大了嘴巴看着场中三位猛将一下一下的激烈碰撞。

白的是太阳,蓝的是天空,青的是艾草,金色的是盔甲,红的是战袍。三个猛将在阳光下好像三个金甲的战神一般,他们的每一次激烈的碰撞,好像都是狠狠的所有人的心中重重的一击。战马的嘶叫,马蹄在土地上来回践踏,带起一片尘土飞扬。

时间一长,吕布的气势终于渐渐被关张两人压制了下来。

“两位贤弟,我来助你们1”-身大叫,公孙瓒的阵中又奔出一匹战马,这匹战马更是速度快的惊人,快的好像闪电一样,直向吕布射击l所有的人都惊果了,他们眼看着一个一个的绝顶猛将从公孙瓒的军阵中奔出,他们实在已经想不出,在那个公孙瓒的麾下,到底有多少这样的高手。

“刘备?那个自称是皇室帝胄的刘备?

怎么他……”项逸眼中露出奇怪的目光:“他的武艺,也敢出来和吕布对决?”

元直冷笑:“这个时候出来,时间正是恰到好处啊。吕布已经处于下风了,他这一出来,这时间的掌握上真的是‘妙到颠毫’啊。”

吕布看见又一个人杀向自已,勃然大怒:“关东联军俱是小人,以多取胜L “手里大戟一挥,逼退了身边的关张,大骂了一声:“卑鄙1”拨马往城门方向退去。

关张此刻满脸大汗,喘气未定,脸上还挂着惊异的表情,目送着吕布退了回去。

“二哥,这一阵,我们……输了啊。”

关羽凝视着手中的战刀:“不错,算起来,我们两个打一个,确实是输了。”

张翼德忍不住气愤道:“待我下次再找他较量l”

“翼德……现在的你……还不是他的对手啊。”

两人掉转马头,拦住了冲上来的刘备,投去了一束意味深长的目光,退回了本阵。

吕布的带着部下的骑兵,缓缓的退入了城门,摄于城墙上的数千弓箭手,更摄于吕布的那种无敌的勇猛,联军没有敢去追赶。

原本一场精彩的武人之间的较量,却因为一个意外假如的人而中止了。战史记载:虎牢三战,三英会吕布,吕布不敌退败。

只有后来已经成为楚帝座下左相的元直大人,在翻看了史官撰写的这一段后,气的大骂了一番:那一战,本来可以算是震古烁今的一战,绝对可以在战史中重重的描上一笔,可是因为某人乘虚加入,捞取了胜利的果实,使得原本一场精彩的对决,被抹上了一层卑鄙的色彩。

(当然,后来某人那次大战后的某此醉酒之后透露:“并不是我卑鄙,而是当时我骑的那匹白色的小公马.看见了吕布的那匹赤兔马雄健美丽,忽然发情冲了上去……还好我机灵的大喊了一句……”)

就在联军大肆庆贺终于赢得了一场胜利的时候,虎牢关内的吕布却因为洛阳传来的命令而大怒:“什么l要退兵?可是我还没有打败那帮关东的卑鄙小人l”

李儒那张阴冷得像毒蛇一样得脸孔藏在阴暗处:“温侯大人,关东的联军已经占据了汜水关,我们目前在战局上已经不利,董卓大人命令我们退守洛阳,然后……”

“然后什么?”

李儒发出一阵桀桀的笑容,这个家伙笑起来都那么像毒蛇的咝声:“董卓大人说,我们来东边的时间已经够长的了,现在不妨回去了——带着皇帝陛下一同回去啊。”

吕布的目光注视着李儒很久:“这么恶毒主意……是你出的吧?”

李儒躬身一揖,淡淡一笑,退了下去。

就在联军的诸侯们在大帐中欢庆的时候,吕布的大军已经悄悄的退出了虎牢关,仅仅留下了都尉胡轸带着一万人继续留守。

等关东诸侯接到消息后,城头的吕字帅旗已经消失了。

联军立刻攻打虎牢,都尉胡转的一万人无法抵挡,只能投降。

“追击l”说话的是公孙瓒,他在阵前单挑惨败给了吕布,这时候正想找回面子。

曹操的目中露出思索的神色:“不可,吕布退军悄无声息,可见早有准备,恐怕已经设好了伏兵断后……”

公孙瓒布耐烦的打断了曹操,“你不去,我去l我的白马骑兵,正要好好会会吕布1”

“白马将军啊,你那在边陲和游牧部落的争斗中建立起来的名声,难道你非要一次输光不可4?”曹操看着公孙瓒走出大帐的背影,暗暗冷笑。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