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火053

所属目录:天火燎原        发布时间:2014-09-18        作者:跳舞

天明时分,丹徒城外,塔山。

六人已经在山上休息了一夜。除了轮流守夜,以防山越再度寻来袭击的项逸和孙策外,其余四人都睡得不错。不过一夜倒是平安无事地过去,并没有更多的山越人不死心地在城外继续展开搜索。

毕竟,城中只有那么点大地方,在劫掠的同时搜寻大乔与项逸的踪迹,尚属可行。但以祖郎的五千人,若要在广阔的城外搜寻六人的踪迹,那便有些不足了。

山越袭城,劫掠才是主要的目的,自然要抢在刘繇大军回援之前,尽早将丹徒洗劫一空。至于大乔……能到手自然最好,但既然已经跑了,祖郎却也不会为了那么点飘渺的希望,将族众尽数派出去。

但身在塔山上,丹徒城中冲天也夜火却是能够看得一清二楚,而城中居民的哭喊声,也不时被夜风送往项逸的耳中。

尽管望着山下正遭受蹂躏的丹徒城,项逸将牙齿咬得咯咯直响,但他却很清楚,自己对面前的一切终究是无能为力。

水镜先生以前曾经对他说过的一席话,再度在项逸的耳中响起。

“项逸,你愤恨世间的不公么?你愤恨万民所承受的悲惨生活么?你愤恨那些悲惨死去的人的命运么……”

“但……你也只有愤恨而已。凭你一个人的力量,你根本什么都做不到。你可以杀死一百个拦路抢劫的盗匪,但你却不可能以一己之力杀光世间所有的盗匪。你可以杀掉一百个侵袭百姓的蛮族,但你却不可能以一己之力杀光世间所有的蛮族。”

“所以……去取得天下吧。为了你的理想,为了你心目中的太平盛世,去把天下握在你的掌中。到了那时,你才能真正获得机会,去构造一个你想要的世间,去带给天下人能让他们安居乐业的生活。”

“如果,你不想更多的惨剧,在你的面前上演的话……那么就尽早地,去取得这个天下吧!”

“天下……太平……”

项逸凝视着山脚下焚烧着的丹徒,任由火光映照在自己的双瞳中,死死咬紧牙关,一丝鲜血自嘴角溢出。

“祖郎,我会回来的……记好吧!”

“项大哥,到了分手的时候了!”

孙策自身后拍了拍项逸的肩膀,将他自沉思中惊醒,满脸笑嘻嘻地道:“发什么呆呢?”

“没什么……只是在想以前老师对我说的一些话而已。”项逸摇摇头,望向身后,乔安正和两个女儿聚拢在一起,带着小乔一起与大乔依依惜别。大乔却是没有如父亲和妹妹一样满脸不舍,眼神反倒不停地向着项逸身上飘来。

“真是女大不中留啊……”孙策顺着项逸的目光看去,随即坏笑着捶了项逸一拳道:“你看你那个大乔,跟父亲和妹妹分别都没一丝伤心的样子,反倒还死盯着你不放。话说……我怎么没看出你哪儿有那么大魅力?难道……”

说着,孙策暗暗捅了项逸一下,一脸诡秘地道:“你和大乔在丹徒城里可是呆了挺长时间啊……莫非在那时,你就趁机把她给……要真是那样,那项大哥你可真是太了不起了!四周围全是敌人,竟然还能找到时间地点和心情,把那个极品小美女给……”

项逸闷哼一声,没有搭理一脸淫荡的孙策,迈步走向了乔安。

“项逸啊……你毕竟也是水镜先生的弟子。虽然西凉路途遥远,但把女儿交托给你,我终究也是能放心些。”乔安依依不舍地又望了眼大乔,叹道:“大乔和小乔,母亲死得早,早早就跟我相依为命,都是我的心头肉。你……无论如何,都一定把我的女儿给照顾好。”

“呃……是!”乔安心疼女儿,项逸却也还是满心郁闷。你自己的女儿硬要跟着我,为什么这话说得倒像是自己硬要拐走大乔一般?

看见项逸走来时,大乔便已经抛下了爹爹和妹妹,一下便蹿到了项逸身边,再度死死抓着项逸的衣袖不肯松手,简直便像是刚出壳的小鸡一样,死死粘上了项逸。

“好啦,乔大叔,别担心成那个样子了!我们也该上路了!”

孙策在一旁高声招呼了一下乔安,牵着两匹马走了过来:“好歹不是还有一个女儿陪在你身边么,又不是都走了,何必老这样苦着个脸呢!”

乔安摇摇头,长叹了一口气,向着孙策迈步走去。

“那么,项逸,我们日后再相见了。或许……就是在战场之上吧。”

周瑜在晨风中白衣飘飘,峭立在项逸面前,淡淡道:“虽然我很佩服你,但……我若是日后与你战场相逢,也绝不会手下留情的。”

“你?战场?”项逸摇头失笑道:“就算我们双方日后要战场相逢,和你交手的也不是我吧?”

“随便是谁都好,我只是想告诉你的是,我绝不是会为了私交,而不顾大局的人。伯符的父亲待我如亲子,我自然也不会令他老人家失望。”周瑜望着项逸,目光无比坚定,一字一句道。

“好啦,我明白了。等真的到了那一天再说好了。”项逸随意挥了挥手,望着小乔爬上马背,随后周瑜牵着马,与孙策乔安三人一同步行着向山下走去。

“你……会骑马么?”

目送着四人缓缓离开之后,项逸尽量让自己做出和颜悦色的表情,对着依旧死死抓着他衣袖的大乔道。

大乔抬起头,怯怯地望了望项逸,低下头不开口,良久,才微微地摇了摇头。

“呃……那好吧……”问出口之前,项逸便早猜道会是这个答案。他叹了口气,拖着亦步亦趋的大乔走到了马背之前。

孙策一行,只带走了一匹马供小乔骑乘。毕竟项逸要回归西凉,比之他们是远得多了,而大乔执意不肯与父亲妹妹同去柴桑,非要孤身一人与项逸一同去往西凉,也使得乔安心疼不已,最终,仅余的两匹马,还是留下了一匹给项逸。

“看来连日后找匹马给大乔换上都不行了啊……难道我真要抱着这么个娇滴滴的小姑娘,一路骑回西凉去?”项逸不禁一阵头疼。眼前的大乔,也不知怎的,非要赖着自己不放,而乔安又是宠女儿宠惯了的,也没有多加阻拦。听他话里的意思,差不多便是将大乔的终身托付给了自己一般。

“那么随意便把女儿给交出去了……这也太简单了点吧……”项逸一边无奈地摇着头,一边冲着面前的马昂了昂下巴,对大乔道:“好了,别拉着我了,你先上马吧。”

大乔低垂着的脑袋抬起来,望了望面前相对于自己高高的马背,又将目光投向了项逸,犹豫了一下,轻声开口了:“要……要抱……”

“不……不是吧!”项逸一下子差点没有栽倒在地上。孙策他们一行离开的时候,他可是看得一清二楚,小乔都是自己拉着缰绳翻上马背的。做妹妹的都可以,难道做姐姐的反倒不会么?

不过大乔此刻却是一副叫人骂不得打不得,可怜兮兮的样子,一双大眼睛里满是惹人同情怜爱的目光,直勾勾地望着项逸。没奈何,项逸也只得伸出手,一边将大乔抱上马鞍,一边在心中自我安慰道:“没事……反正逃出丹徒城的时候,一样也是抱上来的……”

看大乔在马鞍上坐稳了,项逸才轻轻一踏马镫,飞身跃到了马背上,自大乔身后拉起缰绳,以手臂将她整个人包围在了自己的身前。

虽然昨晚也曾与大乔同乘一匹马,但彼时的大乔,是在不停地反抗挣扎中被项逸单臂夹着横在马背之上的。现在乖乖巧巧地坐在自己身前,却又是另一番感觉。大乔头发上的清香被晨风微微送入项逸鼻中,引得项逸也不由心神一荡。轻柔的发丝拂在项逸的面庞之上,痒丝丝的却又有些舒服。而自身后望去,只能看到半边白皙无瑕的侧脸,却几乎完美得找不出半点缺陷。

项逸飞身跨上马背之后,大乔却仿佛坐得有些不太舒服的样子,在项逸的怀里不安分地扭动了几下,却将整个人都向后挪了几分。原本还隔着一段距离的小屁股,此刻却是与项逸贴得紧紧的。柔软而充满弹力的触感,顿时传遍了项逸的全身。

“呃……你能不能往前坐一点?”

项逸的额头顿时冒出了几粒汗珠。眼前的小妮子简直像是在故意勾引他一般,不但整个人向后挪了好几分,甚至在感受到贴上了项逸之后,小香臀甚至还在马背上扭了几下,真切的摩擦感几乎让项逸的心神一下失手。

听见项逸开口,大乔扭过头,以天真无邪的眼神望着项逸半天,望得项逸几乎以为自己的脸上哪里脏了,刚待要伸手去摸时,却只看大乔坚定地摇了摇头,然后反倒是更向后蹭了两下,几乎将整个人都钻在了项逸的怀中。

项逸顿时无奈了。眼前的小妮子水火不侵,随着自己的性子想做什么就做什么,完全不理会他说什么。而这又不同于之前在战场上捣乱,难道自己只为了大乔坐得离自己近了些,就要再按倒她揍一顿屁股么?

“那就将就这样走吧……”项逸抹了抹头上的汗,双腿一夹马腹,向着山下缓缓走去。

……………………

“公瑾……”

尽管是独自享受了骑在马上的优待,但是还未行出多远,小乔就已经皱着眉头,苦着脸说骑得累了,要停下来休息一会。乔安心疼女儿,而周瑜自然更不必多说,虽然孙策很是无奈,但还是顺应了多数的意见,不情不愿地停下了脚步,寻了一处树荫,四人坐了下来将养体力。

看见乔安和小乔正静坐着随口扯些什么,孙策望了望周瑜,犹豫了一下,还是缓步走到一边,开口唤过了周瑜。

“什么事?”周瑜淡淡地笑着向孙策走了过去,边走边信口问道。

“有件事,我想要你给我一个答案……”

孙策此刻的表情,却是前所未有的严肃。望了望周瑜背后的乔安和小乔,确认他们听不见自己与周瑜的对话后,才收回目光,低声对周瑜道:“在丹徒城里,为什么要加上那句话?”

“那句话?哪句话?”周瑜笑了笑,也同样低声反问道。

“公瑾,别装傻,你知道我说的是哪一句。”孙策拧着眉头,目光炯炯射向周瑜:“为什么要对项逸大声说,在城南碰面?”

“那不是很自然的事情么?我们被迫分散,当然要寻一个地方碰头。否则项逸带着大乔,又到哪里去找我们?”

“但是我们在离开乔大叔家的时候就已经说过了,一并杀出去,到了城南再作打算!纵使你不说,项逸也该心里清楚!”孙策面上更显得几分激动:“方才项逸在,我不好问你,又怕让乔大叔和小乔听见。现在,只有我们两个人,我要你给我一个答案,你那么说究竟是为什么!”

“伯符……你为什么那么认定,我喊出那一声,就是存了什么别的心思呢?”周瑜似笑非笑,好整以暇地望着孙策道。

孙策叹了口气,沉声道:“因为……即便是要通知他,你那时的音量也显得过于大了。平时的你,可从来不会那样说话!昨夜,是我第一次听见你这般大声喊叫,简直……简直就像是故意叫出来让周围的人听见一样!公瑾,我没有你聪明,不仅是老头子那么说,我也一直明白这一点。但是……我不傻!我不是白痴!我也是有脑子的!”

“伯符……”周瑜已经不再微笑,望着孙策半晌,才叹了口气道:“没错……喊出那一声……的确是我故意的。”

“那么说……果然和我所担心的一样……”孙策英俊的面庞顿时扭曲了起来:“你……你是希望让那些山越人知道项逸将要逃离的路线,然后……让他陷在城中是不是!”

“你……都看出来了啊……”周瑜望了一眼孙策,轻声道:“是的,我想,若是可以借着山越人的手,除掉项逸,或许是个不错的结果。”

“你!公瑾你混蛋!”孙策此前一直憋在心中的问题此刻得到了答案,并且恰恰是他所担心着的答案,顿时怒火中烧,一张脸涨得通红,捏紧了拳头,几乎便要擂在周瑜的脸上,但咬了咬牙之后,终究还是忍了下去,喘着粗气,嘶声问道:“为什么!为什么你要这么做!”

“我这么做……是为了你啊,伯符……”

周瑜回过头,看见身后的乔安和小乔仍然在开口说着些什么,两人的目光并没有留意在自己和孙策的身上,这才转过身,向前又多走了几步,绕到了一棵树后,轻叹一声道。

“为了我!什么叫为了我!我不需要你擅自为我做决定!项逸他是我们的同伴!同伴!”孙策也追过去,一把揪住了周瑜的衣襟,冲着他低吼道。

“的确,我们那时还是同伴。但很快就不是了。”

周瑜似乎完全没有在意孙策紧紧揪住自己衣襟的双手,淡然道:“伯符,先回答我,你觉得……你和项逸相比,哪一点能强过他?”

“呃……”孙策骤然被周瑜一问,愣了愣神。周瑜却本就没有等着他的回答,自顾自接道:“伯符,论实力,项逸目前占据了西凉一州之地,而北地又多良马,比起我们,怕是只强不弱。”

“论谋略,项逸说过数次,他有两个好友,都是天纵英才,我虽然自命智计方面不输于任何人,但以项逸此人而观,他的两名好友只怕也皆非泛泛之辈。”

“论武力,项逸本就并不弱于你,而官渡那一夜,他最后暴起与吕布的那一战,你也看得一清二楚。强到了那个地步的吕布,竟然也只能被他压制在下风。虽然那样的情况似乎并不能从心所欲,但……终究还是有些令人胆寒。”

周瑜说到此处,长叹一声道:“最重要的是,我能看得出来,此人……心怀天下之志。虽说这般乱世,诸侯并起,想要图谋这个天下的并不在少数,但……他是不同的。”

“哪里不同?”

孙策被周瑜的一番长篇大论绕得有些头晕,忘记了之前的愤怒,呆呆地接着周瑜的话问道。

“他的目光里,没有野望。”

周瑜叹了口气道:“无论我怎么看,都无法从他的眼神里找出半分野望来。这……只有两种可能——或者他是个能将自己的欲望完全控制住,不留半分外泄的大奸大恶之徒,又或者,便是个真正拥有一颗赤子之心的仁者。而不论他是哪一种……孙策,那都不是如今的你能够企及的高度。”

“为什么非要拿我跟他比!我又不是孙家的当家人,这些话,你要说也是应该跟老头子去说吧!”

孙策不满地嘟囔道:“你不就是觉得,他会是我们孙家未来的大敌么!但那……就算要操心,也该是老头子去操心才对吧?”

“伯符,这样的乱世,不知道要持续多少年……”周瑜摇头,幽然道:“叔父虽然也是当世之雄,但谁又能保证,在他有生之年,便可以平定天下呢?日后的重担,或许便需要由你来挑起了……而若是就这样放任着你面对项逸……我很担心,伯符,我真的很担心。”

“所以你就觉得,项逸会在未来对我造成威胁!所以,你就要先一步将他铲除掉么!”孙策不屑地冷哼了一声:“我孙策,不需要这样的伎俩!便是有一天,我真的和项逸战场相逢,我也宁愿能和他堂堂正正地打上一场!就算是战败,就算是战死,对我来说也充满了荣耀!”

“还有……”

孙策的脸突然变得充满了更为澎湃的怒火,咬牙切齿地道:“公瑾,那时项逸,可不仅仅是只有他一个人陷在丹徒城里!”

“我知道。”周瑜望着孙策几乎显得有些狰狞的面庞,淡淡开口道。

“你知道?!仅仅就是一句你知道么?!”孙策一下爆发了起来,一把揪住了周瑜的衣襟,这一次甚至比之前更为用力,使得周瑜白皙的面庞也被压迫得通红:“大乔是无辜的!你怎么可以让她也被牵连进去!!如果项逸真的如你所计划的那般,被山越人困死在丹徒城里,大乔会怎么样你想过没有!!还是说,本来在你的心里,为了除掉项逸,哪怕是牺牲她也无所谓么!”

“我是为了你,伯符……”尽管一张俊脸已经涨得通红,周瑜的表情却依旧如常般淡然,只是静静望着孙策,轻声道。

“我不需要!我不需要你为我做这些事情!公瑾……你这个混蛋!”孙策发狂般地大吼了起来:“你口口声声说是为了我,你有问过我的意思么!你有想过我需不需要让你这么做么!我不想事事要你都为我决定!”

周瑜没有开口,只是任由着自己被孙策拽着衣襟晃动不停,默默望着面前愤怒欲狂的平生好友。

孙策看着周瑜的眼神,双手一推,松开了周瑜的衣襟,压抑着怒意喘息道:“若是和项逸一并陷在城中的,是你喜欢的那个小乔,你还会做出这样的事么!回答我,公瑾!”

周瑜整了整衣襟,叹了口气,依旧不发一言。

“怎么了?两人吵什么呢?”

乔安已经远远赶了过来,一脸莫名其妙地向着孙策和周瑜问道。小乔也跟在他的身后,紧张地望着看起来有些狼狈的周瑜。

方才孙策愤怒之下,忘记了控制自己的音量,远远地传到了乔安和小乔二人耳中,引得他们也赶了过来。

“没事……周瑜这小子方才捉弄我来着。”孙策勉力向着乔安和小乔挤出一丝笑容,故作轻松地道:“这家伙老跟我这么开玩笑,我们都玩习惯了,不是吵架。”

“呃……不是吵架便好。开玩笑也该注意点,别弄得真翻脸了就不好了啊。”看着孙策的笑脸,乔安也是将信将疑,只得打着圆场道,随后转身拉着兀自忐忑的小乔走了回去。

“公瑾,不要再让我知道你又做出这样的事了。否则,我会对你很失望的。”

目送乔安与小乔离开,孙策脸上的笑意又瞬间消失,望着周瑜寒声道:“我孙策,绝不会使用那种鬼蜮伎俩!哪怕死,也不会!”

“好吧……我明白了。”

周瑜轻叹一声,点了点头,便转头向着乔安与小乔的方向走去。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