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通缉犯
Feed RSS
鬼吹灯   阴阳代理人   醉玲珑   芳华   何以笙箫默   转换到繁體中文  

第七章 通缉犯

所属目录:鬼吹灯之圣泉寻踪    发布时间:2016/1/24    作者:天下霸唱

 出了“一源斋”的大门我才发现外面已经天光大亮,就决定吃点儿东西先垫一下肚子再去朝天宫找赵蛤蟆,沿着夫子庙外边转了一圈儿,好不容易寻了一处还没打烊的小店。我走进塑料帐篷,问老板有什么好吃的,他说早饭的点儿已经过了,汤包馄饨都让赶早班的人给买光了。现在能吃的只有鸭血粉丝汤,不过他店里的粉丝也没剩下几根,要不给我凑合来碗鸭杂。我说那行吧,你给来一碗海的,多加点辣椒。老板从柜子里头拿出一瓶红彤彤的调料说:“南京人,只有辣油。要啊?”

  我说:“您爱加什么随意,我这饿了整宿,再不吃点儿东西一会儿饿晕了,您还得背我去医院,多麻烦。”

  热气腾腾的鸭杂一上桌,我肚子里的馋虫就开始翻腾,还没动筷子,口水已经流出来了。老板看我实在是饿极了,又夹了一根油条给我:“早上太忙,没来得及吃。我一会儿收摊儿回家,老婆做好午饭等我了,这根油条你收着。”

  我赶忙接过来咬了一大口,这油条老板一直在灶上热着,已经发软了,不过味道还是一样好。我就着鸭杂汤沾了油条恭维老板:“您家这汤头实在是好,难怪生意兴隆。”

  面老板摇摇头:“平时夫子庙沿街的小吃摊儿不下二十家,哪轮到我兴隆,主要是昨天夜里牌坊广场出了事故,早上他们没敢出摊儿。”

  “怎么,工商局的人临检来了?”

  “傻了吧?你听说过哪个机关单位的人夜里边儿爬起来上班的?”老板舔了舔嘴唇,凑到我桌边小声地说,“活闹鬼干架,死了好几个人。天不亮的时候,消防队开着大红卡车,冲了半个多小时才把路面清洗干净了。”

  他怕我不信,又补充道:“我可没骗你,我家就住夫子庙后边。昨天夜里两点多钟,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一群活闹鬼,从孔庙门口一路砍到大广场。不光是西瓜刀,他们还有这个……”面老板在桌子底下比了一个“八”字。

  我一听那些人有手枪,本能地问道:“您没看错?真是这个?小混混打架好像用不上这玩意儿吧?”

  老板又回忆了一下,最后肯定是有枪的,因为他起初就是被枪声吵醒的,开始的时候他还以为是有人在放鞭炮。 “我看他们不是普通活闹鬼,其中有一个老头戴着貂皮帽子打得特别凶。说不定啊,他们都是特务。”面老板越说越兴奋,握住我的手激动地说:“哎呀,我怎么早没想到,我看他们就是特务。这些帝国主义的走狗想要窃取我们南京军区的情报,昨天晚上只是一场小演习。哎呀呀,这位同志,我是不是应该去居委会汇报一下情况?”

  我隐约觉得此事和“一源斋”脱不了干系,正要多问他一些细节,却看见两个大盖帽朝这边走了过来,面老板立刻拍拍我的肩膀,让我别多话。我心想这事本来就跟我八竿子打不着关系,他们就是问我,我也说不出个所以然来。正要低头喝汤,没想到其中一个扁脸圆身的大盖帽居然直接坐到我面前,开门见山地问:“请问,是胡八一同志吗?”

  我心说坏了,刚从黑店里出来,屁股还没坐热,政府已经找上门来了。不过,我也存了个侥幸心理,觉得可能是为了别的事找我,不一定就是关于“一源斋”的话题。索性继续喝汤,等一碗鸭杂都落了肚,才抬头问他有什么事。这位人民警察的态度特别亲切,笑眯眯地说:“请问你是不是认识一位叫赵大宝的同志,三十多岁中年男子,体型微胖,头上有疤。”

  我一听是找赵蛤蟆的,就回答说:“是有这么一个人,他是我朋友,昨天一起逛的夫子庙,不过后来走散了。”

  大盖帽点点头:“情况是这样的,赵大宝同志和你走散以后十分着急,在我们派出所登记了失踪人口。你现在是不是有空跟我们走一趟,把记录销掉?”

  这话一听就有问题,赵蛤蟆是看着我进“一源斋”的,他要是想找我,直接在门口蹲点儿就是了,何必把事情闹到派出所去?再说了,夫子庙这么大的地界,我额头上又没刻名字,前脚出了“一源斋”后脚就叫你们碰上,太不合理了。我怀疑这两人根本不是警察,甚至有点儿担心赵蛤蟆已经遭了他们的毒手。可眼下没凭没据的,也不方便跟他们来硬的,只好顺口编了一个理由,说有急事,等下午再去他们派出所。

  两人的脸色当场就变了,其中一个还硬撑着嘴角,皮笑肉不笑地说道:“八一同志还是跟我们走一趟的好,免得你那兄弟在里头想念。”说着从口袋里丢出一件黄铜的小挂件。我一看就知道赵蛤蟆出事了。这条护身符的来历,他在火车上跟我说了一路,当年他年纪小不懂事,去村头的死人河里涉水,差点儿就回不来了。被村里人救上来之后,发了一通高烧,头也烧烂了。最后还是他娘三跪九叩去观音庙给他求了一个铜符,才把水里的脏东西给压住了。这件观音符他随身携带,当初在火车上,我想借过来瞅两眼他都没答应,现在却落在两个陌生人手里,看来赵蛤蟆目前的处境非常不妙。

  对方用赵蛤蟆的性命要挟,有道是强龙难压地头蛇,我别无他法,唯有跟他们走一趟。两人将我带进一处偏僻的小巷,朝巷子里头响了一声口哨,不一会儿一辆红旗牌轿车缓缓地从角落里驶了出来。两人一左一右将我夹在中间,示意我上车。我也不愿意跟他们多话,一屁股坐在了副驾驶座上。还没坐稳呢,戴着鸭舌帽的司机忽然一个油门冲了出去,把那两个准备上车的大盖帽甩出了老远。我车门都没来得及带上,差点儿摔出去。再一看开车的司机,差点儿笑出声来。

  “你小子,怎么跑这儿来了?”

  “屌!你还敢问,要不是你小子,老子至于被人大半夜抓去一顿毒打吗!”鸭舌帽揭开自己的帽子,指着黑糊糊的眼眶说,“妈的,那帮王八蛋,赵爷的眼睛差点儿让他们给废了。”

  我一看赵蛤蟆被人揍成了熊猫,心里挺过意不去,知道全是我给他惹下的祸头,赶紧掏出那块铜符安慰他。赵蛤蟆一看是自己的宝贝护身符,恨不得丢了方向盘两手来夺,我急忙给他套在脖子上,让他注意交通安全。

  “兄弟,你这趟可玩儿大了。早就跟你说过,那家店进不得。水太深,我们玩儿不起。”赵蛤蟆将车驶入一处无人的街道,对我说道,“说句老实话,我本来没准备救你,怕把自己也搭进去,全冲着我娘留下的这条链子才冲进去的。以后这金陵城恐怕是混不下去了,辛苦奋斗几十年,一朝回到解放前,真是背到家了。”

  原来那天赵蛤蟆认出了招牌上的霸王印,知道店家是古董行出了名的桑霸天,没敢多作停留就跑了。半路又觉得自己把兄弟丢进火坑是件不仗义的事儿,折回来想在门口蹲点儿守我出来,哪成想刚到门口就被一队大盖帽架住了。一开始他也以为是公安临检,谁知道被他们越带越远,弄到了郊区的一处破仓库里头。

  赵蛤蟆知道问题严重了,也不敢反抗,对他们有问必答,连我在火车上去了几趟厕所都招了。那些人看他对答如流反而觉得其中有诈,说他不老实,又白白挨了一顿胖揍。我说你这是活该,谁让你轻易叛变革命,你千万要牢记血的教训,以后可不能随便出卖革命战友。

  赵蛤蟆一边开车一边继续讲述自己的遭遇:“后来我装晕,天快亮的时候乘机逃了出来。我估计他们还得上夫子庙堵你,就过来碰碰运气。还真叫我给碰上了,当时就剩开车的小子一个人在巷子里守着,我就过去给了他一砖头,你猜怎么着?那小子居然没晕,还回过头来问我为什么砸他,他妈的,我立刻又给他补了一块儿,这才摆平了。”

  我知道他这两砖头下去,已经把那些人彻底得罪了。恐怕很难再在南京继续混下去,心里十分愧疚,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赵蛤蟆叹了一口气,说:“咱们先别管以后的事了,总之这两天我们得躲起来,避一避风头才是。”

  “那你有藏身的地方没有?”

  “地方是有,不过……”他看着前面的路口,幽幽地说,“只怕你不敢住。” 

下一篇:第八章 古平岗老宅(1)    上一篇:第六章 生死簿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填写您的邮件地址,订阅鬼吹灯最新章节 填写您的邮件地址,订阅我们鬼吹灯的精彩内容:
   欢迎鬼吹灯的粉丝们加入一起交流
分享到:

读者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