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吹灯 > 圣灭神途 > 第二十五章 各家小辈

第二十五章 各家小辈

    “你们觉得吃定我了?”江闭上双目低语道。

    “那就来试试吧!”江竹一声厉喝弓步把剑搭在腰间,颇有背水一战的意味。

    “他疯了!”秦家小姐惊呼,如此情况江竹居然还敢嘲讽妖狼,更是闭上了双眼!难道他是傻子么!

    “江竹!”江紫芸俏脸也不禁焦急起来,他不该不如托大的!

    那头妖狼似乎听懂了江竹的嘲讽,怒嚎一声后再次扑向江竹,这一次它再无顾忌,只想杀死眼前的狂人!

    就当妖狼泛着血光的獠牙即将触碰到江竹的脖子之时,江竹动了!

    “拔--剑!”一道寒芒闪过,如光似电!只听到一个东西砸在地上发出的声音,江紫芸和秦家小姐都没敢睁眼去看,她们害怕看到倒在地上的会是江竹。

    但秦家小姐还是睁开了眼睛,只见少年目光凌凌,妖狼倒在了他面前一寸处,头颅已经不见了,胸口也已经被鲜血染红,不知是他自己的还是妖狼的,亦或是二者都有。

    他是怎么做到的?这是反映在她心中的第一个问题,如此强大的妖狼居然被他砍去了头颅!

    江紫芸也看到了眼前的一切,双手捂嘴一脸吃惊的神色,她从没想过江竹居然如此强大!

    “嚎够了没有!”江竹提着墨筠一步步走向两头妖狼冷声问道,两头妖狼终于感受到了死亡的危机不断的后撤,嘴里低吼不断似在警告江竹。

    这时候没人再为江竹担忧,凭借他展现出的实力这两头丧失了锐气的妖狼必定不其对手了。

    “他是叫江竹吗…”秦家小姐怔怔的望着一步步逼近两头棘背狼的江竹像是自语道。

    “嗯…”江紫芸轻轻应道,只要江竹没事其他的都不重要了。

    此时的两头妖狼和丧家之犬一般,丝毫再没有任何战意,甚至那张狰狞的兽脸上居然浮现出一抹人性化的怯懦!

    “你们也该付出代价的,至少我不会放过你们!”不知道是对两头妖狼说还是自言自语,江竹抬起了手中漆黑的墨筠指向两头妖狼。

    妖狼终究是妖兽,血性再次被激发出来,咆哮着冲向江竹,但江竹也只是电光火石快到极致的一剑,两头妖狼便翻滚在地,两颗狰狞的头颅滚落一旁!

    秦家小姐像看怪物一般的看着江竹,这一剑她根本没有看到江竹出剑的过程,只是乌光一闪而过,两个狼头便被斩落下来,这等战力真的只有两重炼尘么!

    “没事了。”江竹长长的舒了口气,觉得身体楚楚疼痛头脑也有些晕乎乎的,刚走两步就昏倒一旁。

    这一次是他第一次和妖兽战斗,虽然胜了但其实自己也早已透支,不是战斗力不足而是自己受伤失血过多导致,他身上几乎没有完好的地方,或大或小的伤口有的还在流血,原本的白衫也被染成了血红之色。

    此时迷雾的另一处。

    一个面色阴鹜的青衫少年负手而立,背对着的是一个黑红武服的少年,此时那少年正瘫坐在地上目无光泽,脸上还有一道巴掌印。

    这阴鹜的青衫少年正是进入迷雾后的江松,而他背后的则是江柯。

    “你是怎么知道这件事的?”江松冷声出言,并不指明所指。

    “江石族叔…”江柯木然的回答道。

    “哼!旁系就没一个好货色。”江松旁若无人的咒骂一声,随后转头盯着江柯的双眼开口问道:

    “你想活下去?”

    江柯原本无神的双眼重新绽放出光芒,那是求生的欲望!

    “可以吗!需要我做什么!”江柯呼吸急促起来,自己还有活的希望!只要能活下去其他的都不算什么!

    “呵呵,侧耳过来。”江松的笑容很是惬意轻松,江柯不由多想侧耳过去。

    听着江松的低语他那被扇红的脸上表现出疑惑,激动,惊讶,忧虑等诸多神色,随即点点头沉声道:

    “我知道了。”

    江松则一脸满意的拍了拍江柯的肩膀,转身带着他消失在迷雾之中!

    迷雾中无法推断具体的时间,但是依然可以感受到四周渐渐变暗最终化为漆黑,入夜了!

    江竹迷迷糊糊的睁开眼,此时头任然有些发痛,但整体感觉好了一些。

    前方数米处有一团篝火,秦家小姐正背对着他拨弄着火焰,借着火光他看清了自己的情况。

    自己原本的衣物也已经被脱去了,当然也只是白衫,替而代之的是一件紫色的绒毛披肩,上边还残留着淡淡的清香。

    倚着一旁大树休息的清秀少女是江紫芸,她睡得不是很好,秀眉微微促紧似乎正在做什么噩梦,白净的额头上也浮现了一层细密的汗珠。

    江竹轻轻的起身将披肩盖在了江紫芸的身上,将她的素手握在手中,似是感受到了江竹掌心的温度江紫芸的眉头也舒展了些。

    江竹清醒了不少,自己身上的伤口也被上好了药,虽然动起来还是有些痛但也没有什么大碍了,活动了一下胳膊江竹走向篝火,坐在了秦家小姐一旁。

    “今天,谢谢你们了。”秦家小姐看着抖动的火焰往里边丢了一些树枝干柴。

    “若是我早些出手想必情况也不会变成这般。”江竹陈述他内心真实的想法。

    若不是情况特殊他也不会出来找事情,毕竟他不知道自己能否敌得过这些妖狼,如果自己赌错了,那么搭上的就是自己的性命了,不过好在这次赌对了。

    秦家小姐则是摇了摇头,似乎不想太过谈论这件事,映射着篝火的凤眼中不知在想些什么。

    “我叫秦梦雪,是秦家的三小姐。”秦梦雪不再去想那些转头对着江竹自我介绍道。

    “我知道你叫江竹,我以前也见过你。”秦梦雪笑着对江竹说道。

    江竹这才仔细打量了一番秦梦雪,她的长相不可不说真的是非常可人了,玉肤莹润,五官精致小巧,一双美目流转楚楚动人,整个人更是具有一种让人说不出来的气质,说是个美人胚子都有些不足以形容她了。

    不过这倒也让江竹确定了,自己没有见过她,江竹虽不算过目不忘但对于自己的记忆力还是有自信的,若是真见过的话不至于一点都想不起。

    “原来是秦小姐。”江竹礼貌的回应道,气氛有些尴尬,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索性便闭目养神起来。

    “你很强,在我见过的同辈中你应该能排第三了。”秦梦雪丝毫没有在意江竹的态度,而是自顾自的说起来。

    哦?没想到她还挺高看自己的,虽然有些意外不过江竹并没有当真,自己虽然战斗力远超同境界的小辈,但同辈中不乏有翘楚早已修炼到五重六重的境界,更何况人外有人天外有天的道理谁都懂,若是自己妄称他们之下无敌那可真就有些无知和狂妄了。

    “三小姐过奖了,若是说我比同境界强些倒也不得不承认,但要说同辈中那我可就不敢当了。”江竹苦笑着摆摆手,这话要是传出去那自己不知要树立多少对手。

    秦梦雪不认同江竹的自谦,反倒认真的看着江竹的双眼分析道:“据我所知,除了罗家的绝代天骄罗煊独步小辈之首,也就只有卫家的卫宫能勉强排你之上了。”

    “他们是什么境界?”江竹被她这么一说不由得有些好奇起来,罗煊,卫宫,很出名吗?折磨自己从来没有听过呢…

    “罗煊乃是天才一般的人物,对于我们来说称他是神话也不为过!”

    “六岁尘启,九岁炼尘三重天,十二岁便达到了炼尘五重天!更是直接被修炼势力收为了弟子!”

    “他第一次斩杀妖兽是九岁,推算时间他现在也不过十五岁的年纪!”似乎是因为罗誉的原因,秦梦雪说起这个人的时候眼中并没有什么多余的神色,仅仅只是为了给江竹介绍而已。

    不过江竹内心却一片骇然,罗家居然有此等人物,说他是翘楚都不足,这种人应该称之为天才!

    要知道自己拥有的一切都离不开那个梦境的馈赠,这种奇遇不可能人人都有,而他居然远超拥有这般奇遇的自己,与他这么一比自己确实显得有些不够看了。

    “那么卫宫呢?”这个罗煊已经刷新了江竹对天分的认知,想必这个卫宫也不会简单。

    “卫宫…”

    “他是不一样的。”秦梦雪好像想起了什么似的轻声呢喃。

    “嗯?”江竹不知道她是什么意思,莫非秦梦雪和卫宫之间还有什么故事?

    “他曾经是卫家绝代天骄,现在他是卫家的禁忌。”秦梦雪似乎在回忆着什么,看来她们之间的确是有关系的,只是不知道这个卫宫到底是怎么样个人。

    “禁忌?他做什么了?”江竹虽然没有傲气但是有傲骨,对于能排他之前的存在难免有些上心。

    “其实这件事我也是从罗誉那里听说的,具体我也不了解,我和他很久很久没有见过了…”

    和江竹想象的不同,但秦梦雪和这个叫卫宫确实有关联。

    http://www.gdbzkz.com/shengmieshentu/9358458.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gdbzkz.com。鬼吹灯手机版阅读网址:m.gdbzkz.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