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海妖冢 第五章 食人蚁
Feed RSS
鬼吹灯   阴阳代理人   醉玲珑   芳华   何以笙箫默   转换到繁體中文  

山海妖冢 第五章 食人蚁

所属目录:鬼吹灯之山海妖冢    发布时间:2016/1/24    作者:天下霸唱

  长久共事形成的默契让我们三个都没有说话,只是互相点了一下头,便自觉地对进入密室进行了分工。我和胖子七手八脚地把碗架上的碗搬下来,Shirley杨则用狼眼仔细查看着碗架附近的墙壁,看看有没有机关或者一些有关密室的线索。忙活了半个小时我和胖子才把碗架上的碗盆搬干净,合力抬开了碗架,露出了墙上的暗门。我回头看向Shirley杨和胖子,他二人向我略一点头,我便带头进入了密室。密室长约三米,宽约两米,刷着雪白的墙壁。等到三个人都进来便觉得狭小,尤其是胖子的大身板太占地方。Shirley杨最后进来,进来后就用我之前打过胖子的烧火棍在门合叶处支着,防止门在身后关上。这密室的门是向内推开的,门上光滑如镜,关上后与墙几乎严丝合缝,如果我们三个都在密室里,而有人从外面把门关上,那想要再开门这是件难事。我不禁佩服起Shirley杨的细心来。

  Shirley杨从背后的背包里掏出两只狼眼,给我和胖子一人一只。空无一物的狭小密室在三只狼眼惨白地照射下有着说不出的诡异。我和胖子仔细查看墙壁上有没有机关,Shirley杨则负责查找地面上有没有暗道。

  胖子一边找着一边嘟囔道:“这洗尘寺好好的建这么个密室干什么,也许是方丈老头藏着什么宝贝也说不定。”这密室墙壁不知是用什么材质涂的,竟然有吸光的作用。狼眼的强光照在墙壁上,并不像照射普通物体一样光影毕现,而是光线显得十分柔和,光线照不到的地方就变得更加黑暗,什么都看不见。

  Shirley杨趴在地上,用手电一寸一寸地察看着地面,不时用手敲敲,也是一副看不清的样子,看来地面也涂了同样的吸光材料。胖子揉着脖子对我抱怨道:“老胡,看得我脖子都酸了也没发现什么机关之类的啊,会不会这密室就是间空屋子,没淮儿是当初建寺的时候规划失误建错了。咱们三个还当宝贝似的找呢!”

  Shirley杨也站了起来,看样子也是什么密道机关都没找到。我对胖子说道:“如果是规划错了那为什么要用碗架把这扇门遮挡起来,完全可以做个储藏室嘛。而且这扇门做得这么隐蔽,不仔细看根本看不出来,这么精心的工艺怎么可能是建错了。你看这密室的墙壁上,全部涂了吸光材料,大概就是不想让人们发现什么。这密室一定有不同寻常的作用,只是我们没发现罢了。”

  Shirley杨望了望门外说道:“也许,这密室的机关不在密室里,而是在密室外?”这一句话点醒了我,没错,也许机关根本就不在密室里,防止进入密室的人发现密室的秘密。我一挥手,对胖子和Shirley杨说道:“杨参谋长果然谋略过人,一句话就点明行动方向。这屋太憋屈,咱们还是出去看看比较好。”

  话音刚落,我们才发现密室的门已经悄无声息地关上了!我们三个顿时一惊。Shirley杨进来时明明在门合叶处支了木棍来防止门关上,门一旦要闭合,必然会被木棍卡住。可是这门居然就在我们三个说话的时候无声无息地关上了。

  Shirley杨反应最快,马上冲到门边,拔出伞兵刀想插进门缝,试图把门撬开。可是这门与墙之间的缝隙实在是微乎其微,以伞兵刀的厚度根本插不进去。胖子拉开Shirley杨,气急败坏道:“他妈的不知道是谁趁着胖爷走神的工夫使坏在外面把门关上,以为这就能关住你胖爷?做梦!”说着便使出吃奶的劲猛撞门;撞了几下之后胖子肩膀都快散架了,可门还是丝毫没有打开的趋势。

  胖子有点犯浑了,抓起Shirley杨的背包乱翻,边翻边对Shirley杨喊道:“雷管呢?带了吗?”Shirley杨赶紧拉住胖子说道:“咱们这次出来是来县城,我哪敢带什么雷管,枪也都没带,现在身上唯一能用的利器就是伞兵刀了。”

  胖子生气地把背包往地上一摔,问我:“老胡,这门估计是打不开了,怎么办?”我一直没有行动,站在一边看着Shirley杨和胖子不停地忙活,可脑子里却一直在思索,这门是由外向内开的,门上又没有把手之类可以让手着力的地方,那外面的人是怎么趁我们三个不注意时拿走了支在合叶处的木棍并把门迅速关上的呢?而且关上了以后竟然如此难打开,感觉并不像是因为门上没有把手而不方便拉开,反倒像是这门本来就是打不开的一样。 胖子见我半天不说话,又问我:“老胡,你说天亮了方丈一看咱仨不见了,厨房又这么乱,是不是就会猜到咱们被困在这破屋里,把咱们救出去?”

  Shirley杨摇摇头说道:“我看这门不像是从外面关上的,到像是触动了什么机关自己关上的。寺庙里有一个带机关的密室,你不觉得很奇怪吗?我猜这密室的机关门就是用来关住擅自闯入的人的。”

  我点点头说道:“杨参说得有道理,这洗尘寺一定藏着一个大秘密,而这寺里的住持也好,和尚也好也许都是秘密的守护者。我有预感,咱们今天晚上一定会有什么发现。”胖子擦着汗说道:“先别提什么发现了,能出去就不错了,再不出去咱们三个都得憋死在这里,现在我就觉得有点儿喘不上气了。”

  胖子一说提醒了我和Shirley杨,我赶紧使劲吸了吸气,果然觉得氧气有些稀薄,看来要不了多久我们三个就会因为缺氧而死。Shirley杨见状说道:“老胡,咱们在这干等着也没用,要是和尚真是秘密的守护者,那他们一定不会放我们出去的。咱们还是仔细找找这屋子里有没有什么另外的出路吧。”

  我和Shirley杨拿着狼眼仔细地在墙上、地上搜寻着,胖子依旧拿着伞兵刀试图把门撬开。墙上依旧光滑如镜,不见任何物体或痕迹。突然狼眼扫过西北角时,我发现在墙的折角处有几个很小的黑色物体。我拿着手电对准那几个黑色物体细看,发现是一排九个小小的类似水泥钉一样的钉子钉在墙的折角处,因为墙壁吸光,使得手电所照之处阴影颇多,这九个钉子钉在折角的缝里,不仔细查看根本看不见。

  Shirley杨见我一动不动地盯着墙上便走过来用手电照亮我的手电所照之处,这九枚钉子便明显地显现了出来。Shirley杨惊奇地说道:“老胡,这是……”我凑到墙前面仔细地打量这些钉子,每个大约小手指粗细,一端钉进了墙里,另一端顶有一个大约指甲大的圆盘,黝黑发亮。我用伞兵刀轻轻碰了碰钉子,发出金属碰撞的声音,看样子这些钉子是精铁所制。

  胖子刚才坐在地上看着我和Shirley杨的举动一直没做声,见我小心翼翼地拿刀试探钉子才不耐烦地站起来说道:“我说老胡,几枚破钉子又不是金子做的,你摆出这副生怕敲坏了的架势干吗?”我没理胖子,继续挨个儿打量这几枚钉子。Shirley杨在旁边对胖子说道:“这屋里空无一物,唯独有这几枚钉子,而且镶嵌在这么隐蔽的角落里,显然是不想让人发现。所以,我认为这钉子应该是开启某些机关的牵引。”

  Shirley杨所说正是我心中所想,这几枚钉子在这间空屋里确实太过突兀,一定是别有用途。但这些钉子到底是做什么用的,该怎么用,我一点儿头绪都没有。胖子见我一直不说话,有点儿急了,说道:“老胡,再不出去真要被憋死在这里了。你和杨参倒是气定神闲,我气都喘不上来了。”我回头一看胖子,果然在大口大口地喘气,看来这屋子里的氧气已经被消耗掉一部分了。我安抚胖子道:“你先别急,我觉得Shirley杨说得很有道理,这几枚钉子肯定是什么机关,但是我现在猜不到这钉子每个都是做什么用的,不敢随便动啊!”

  “还他妈猜什么啊,都拔下来就知道是干什么的了。”胖子一急就开始犯浑,一把拽住最下面的钉子使劲往外拔。Shirley杨和我见胖子犯浑都大惊失色,一起冲上去掰胖子的手,三只手阴错阳差之下竟然把钉子给按进了墙里,只留黑色的圆盘露在外面。这一按我们三个都呆住了,不知道机关是不是被触动,一时间竟然谁都没有动。就在犯愣的工夫,屋子正中间地面的一块两尺见方的地慢慢下沉,露出一个黑黢黢的深洞。

  胖子大概浑劲儿过去了,看见黑洞轻声问我,好像生怕大声说话会惊动洞里的什么东西一样:“胡司令,你是不是派人前去打探一下?”我点头道:“王副司令的提议不错,那就你去吧。”胖子咬咬牙说:“老胡,你果然是个见色忘义的小人,不舍得派杨参去,就派我去。也罢,胖爷我也不是怕事的人,我这就去看看这洞里到底有什么玩意儿能吓唬住我,也让你见识见识什么叫胆色。”说罢拿着狼眼手电慢慢往洞口蹭去。  胖子站在洞口往里伸脖子看,无奈狼眼的照射距离太短,除了黑色什么都看不见。胖子转身对我和Shirley杨说道:“看来这洞很深,狼眼的照射距离是十米,据我估计这洞的深度有三四十米。”话音刚落,突然从洞口嗖嗖嗖连射出三支钢箭,全部钉在了天花板上。这天花板不同于密室外的厨房是木质的房梁,而是水泥的墙顶。这三支钢箭全部没入天花板一寸深,看来速度很快,是想一招要命呀!

  这一下惊得我们三个目瞪口呆。Shirley杨用手电照着天花板的三支箭,这三支箭全部手指粗细,箭骨光滑,泛着蓝光,看来箭上涂抹了剧毒的药物。胖子就站在洞口边,差一点儿被箭射到,抬头看着头上方的三支箭,顿时觉得腿发软,赶紧跑回来我身边,嘴里骂道:“他妈的幸好胖爷我命大,不然就被这箭串成羊肉串了,就算没被串,这要是擦破一点儿皮,沾上毒药,说不定死得更难受。这庙里的和尚真他娘的狠。”

  Shirley杨盯着洞口说道:“这洞口这样狭窄,如果刚才我们贸然下去,箭射出来连闪躲的地方都没有,一定被当场穿透了。”说到这,我们三个都是一身冷汗,后怕得腿肚子转筋,半晌儿没有说话。

  Shirley杨首先打破沉默,问我:“老胡,这洞咱们下去吗?”我答道:“当然下去,这洞里设着这么狠毒的机关,说明这下面一定藏有什么宝贝或者秘密。不过剩下的八枚钉子还没有动,不知道该不该按下去。”胖子一听说下面藏有宝贝,顿时来了精神,转头对我说道:“老胡,我看剩下那八个钉子干脆一不做二不休一起按下去算了,这机关设得这么狠毒,反正一个也是躲不过,不如八个一起招呼上来得了。早过了机关早下去摸宝贝。”

  我也被这突如其来的机关激得犯了浑,听了胖子的话,一挥胳膊说道:“八个就八个,咱们什么阵仗没见过,还怕这几个机关。”Shirley杨一见我和胖子都开始耍浑蛋赶紧劝道:“老胡,这一个机关都这样难对付,八个一起启动后果不堪设想。你先别急,咱们先想想办法。”“想什么办法,”我打断Shirley杨的话,“难不成还留一个人在上面,等下去的两个人每过一个机关都再启动一个吗?”

  Shirley杨一时语塞。我知道她是绝对不放心我和胖子下去的,我也不会放心留任何一个人自己在上面,所以现在把八个机关都启动是唯一的办法。胖子催道:“老胡你还等什么,赶紧的吧,下面的宝贝该等着急了。”我看了看Shirley杨,她直直地看着我,没有反对。我伸出双手,一手覆盖四个,深吸一口气,果断地将钉子按了下去。

  洞口没有任何异样,密室里除了我们三个的呼吸声再没有别的声音,寂静得可怕。我偷偷拉了下Shirley杨的手,发现我和她手心里全是冷汗。胖子见没有动静,对我说谱:“老胡,看来就那第九枚钉子是机关,这几枚都是摆设。咱们这就下去吧。”说着便要往洞里钻。我赶紧拉住他说:“王副司令切莫着急,行军不宜急功冒进。刚才那几支箭也不是一按下机关就射出来的,万一进去之后有什么危险可就不好对付了。再等十分钟。”胖子无奈,在旁边来回踱步。

  过了六七分钟,胖子呼吸渐渐粗重,停下脚步说道:“不行,这屋里没什么氧气了,再不进去没被铁箭射死我先憋死了。”说完一扭头,撅着大屁股一头爬进了地道。我见状赶紧招呼Shirley杨第二个爬进去,我背上背包最后一个进去,防止队伍后面有什么危险。胖子体型太大,洞口又窄小,因此磕磕碰碰地爬得十分缓慢。我在后面刚进洞就听见胖子呼哧呼哧的喘气声,对前面的胖子喊道:“胖爷,这地道可比盗洞宽敞多了,您怎么爬得更费劲呢?看来是最近生活太安逸没少长膘啊,资本主义的享乐思想害了你呀!”胖子不能回头,边爬边气喘吁吁地说道:“胡八一你就缺德吧,这他娘的地道是个下坡,倾斜角度都他妈快垂直了,我再爬快点儿非一跟头栽下去不可。”

  “那你可得闭着眼睛爬,你不是恐高嘛,别一哆嗦滚下去了。”我看胖子气喘吁吁精神紧张,有意逗逗他,调节一下气氛。胖子自知戳到他软肋,想想地道的斜坡,哼了一声不再说话。

  见不肯服输的胖子吃了个哑巴亏,我心里十分得意,顿时心情大好,刚想继续挤对胖子几句,身后咔的一声巨响,传来了石板合上的声音。  随着身后咔的一声响,我们的退路彻底被堵死了。胖子在前边边爬边抱怨:“这他妈什么寺啊,看着破破烂烂的,门框都要掉了,倒是舍得下血本建机关,一会儿一个,还都他妈建得这么结实。这要是爬到里面发现是个死胡同,咱们三个是不是就直接等死变粽子了,都省得埋了。”

  Shirley杨说道:“其实从进这个密道的时候我就预感后路一定会被封死,就像咱们进密室一样。显然这个密室的建造者是不想让发现秘密的人将秘密散播出去。”我刚要张嘴说话,突然觉得后背针刺一样疼了一下,忍不住“哎哟”了一声,爬在前面的胖子也哎哟了一声:“这他妈密道里有蝎子,蜇死我了!”我赶紧问胖子:“你是不是觉得被针扎了一样?但是特疼?”胖子骂骂咧咧说道:“比他妈拿锥子扎还疼,什么蝎子这么厉害,正好扎我屁股上了。”

  说完密道深处传来了窸窸窣窣的声音,开始还很微小,渐渐地越来越大,像是有几万只蝎子在密道深处快速地爬向我们。胖子禁不住停下了,带着点儿颤声问我:“老胡,你听见什么了吗?”这种簌簌的声音在密封的地道里被无限扩大,强烈地刺激着我的神经。想到被几万只蝎子蜇的情况我也忍不住腿脚发软,手心直冒冷汗,说道:“我他妈当然听见了,这声音都快把我震聋了。胖子,你赶紧拿手电看看前面到底是什么东西啊!”

  Shirley杨和胖子同时掏出手电照向前方黑黢黢的道路,什么东西都没有发现,但是簌簌的声音却越来越大,听起来离我们已经很近了。我故作镇定地大声说道:“未见其人先闻其声,看来敌军虚张声势的战略很奏效,不过毛主席说过,一切反动派都是纸老虎,咱们……”我话还没说完,前面胖子一声惨叫:“啊!撤!快撤!是他妈的食人蚁!”

  听见胖子的这一声喊,我和Shirley杨便没命地往回爬,却似乎手脚都不听使唤了,胳膊腿软得像面条一样。食人蚁,又叫羯蚁,一般生长在南非的热带雨林,最大的能长到拳头大小。食人蚁的食性极杂,从地面上的各种动、植物到枯枝腐肉几乎无所不吃,无论多大个的人或兽类,都在它们的猎取范围之内。我在越南作战时,在一个异常干燥的山腰驻扎时遇见过食人蚁。数万只食人蚁从石缝里喷涌出来,密密麻麻地爬了一地。有几只食人蚁爬上了一个战友的身体,那个身经百战曾负伤数次的老兵立刻发出惨烈的叫声。旋即更多的食人蚁爬了过去,瞬间就爬满了那个老兵的身体,一个个黑色的小点儿蠕动着,惨烈地叫声夹杂着细微却恐怖的咔嚓声,回荡在山谷间。顷刻间食人蚁爬下了老兵的身体转移向下个目标,而曾经铁打的七尺男儿几秒钟的工夫就只剩下了一具惨白的尸骨。战友们全都吓坏了,发疯似地往山下跑,美帝和越南狗凶残地炸弹也不曾让他们皱一下眉头,可面对着这些小小的蚂蚁,他们真的害怕了。那次折损了三个战友,就此长眠在越南的土地上。

  我们三个慌乱地向后拼命爬,窸窸窣窣的声音就紧紧地跟在身后。在这个连头都抬不起来的密道里,如果食人蚁真的攻击上来,恐怕我们只有等死的份儿。退了没几米,我的脚砰的一声踢到一块石板,我心里一下就凉了半截儿。他妈的,忘了这密道已经被封死了。胖子还在玩儿命地往后拱,大屁股挤着Shirley杨压在我身前。

  我大吼一声:“别他妈挤了,出口被封死了!”

  胖子一愣,对Shirley杨喊道:“杨参谋长,带炸药了吗?把洞口炸开!狗日的食人蚁快他妈爬过来了!”

  Shirley杨急急地说道:“咱们这次来山海关什么装备都没带!你忘了!”

  胖子还没等接话,就嗷的一声叫了起来,在这趴着都困难的密道里直打滚。我赶紧打开狼眼照向前方,只见离我们五米远的密道壁上黑压压地爬满了食人蚁,密密麻麻地蠕动着。这些食人蚁个头大得吓人,每只足有一厘米长,不疾不徐地爬向我们,好像知道我们退无可退,必将成为它们的美食一样。

  突然我的手背传来一阵剧烈的疼痛,我能清晰地感觉到被撕掉了一块肉,我还没来得及叫出声,整只手上的肉就都被撕咬起来,疼得我眼前发黑,手电一个没拿住掉在了地上。我用另一只手拼命地拍打着被咬的手,却感觉那些蚂蚁是拍不绝的,拍死了这只,又会有更多的蚂蚁扑上来撕咬。胖子的惨叫不断地落进我的耳朵里,我心里不禁一阵绝望,看来我们三个今天要葬在这里了,死前还要经受肉被一块块咬掉的痛苦。 胡八一啊胡八一,你自恃读过一本风水秘术,便贸然把身家性命拋在脑后,只图满足自己的好奇心和物质欲,不仅害死了你自己,还搭上好朋友的性命,现在报应来了。想到这里我不仅心生绝望,顿时没了抵抗挣扎的斗志,垂手待毙。只是心里一阵愧疚,觉得对不起胖子和Shirley杨。

  就在此时,突然觉得眼前呼地腾起一团火光,只见Shirley杨把外套脱下,做成了一个火把,点燃了扔向胖子面前的食人蚁大军。蚂蚁群离胖子只有不到半米的距离,被突如其来的大火袭击,却并没有慌乱四下溃逃,反而十分默契有组织地纷纷扑向点燃的火球,就连咬在我手背的食人蚁都放弃了撕咬,向火球扑去。

  我和胖子暂时得到了解脱,赶紧摸到手电检查下伤口。我左手手背已经露出了部分骨头,胖子腿上也是鲜血淋漓。我急忙问Shirley杨伤的情况。Shirley杨困惑地说道:“根本没有蚂蚁咬我。”我和胖子大吃一惊,我拿手电照过去检查,她果然身上没有受伤的痕迹。现在来不及细想原因,赶紧躲过这些魔鬼是要紧事。

  地道里弥漫着衣服和蚂蚁被烧着的煳味儿,浓烟呛得我们三个都咳嗽起来。火球已经整个被蚂蚁覆盖住了,最外面的蚂蚁已经被烧焦,噼啪作响。随着蚂蚁越聚越多,火势渐渐小了。胖子看见这情况叫道:“不好,这些蚂蚁舍生取义,一副我党舍己救民的架势,火要被扑灭了!”说着就要脱下身上的外套点燃。

  我拦住胖子说道:“这些蚂蚁数量庞大,咱们三个就是全脱光了把衣服都点了恐怕也不能消灭他们,到时候没了衣服的遮挡,再想冲过去就更难了。咱们得想个办法把这道食人蚁防线冲破。越至地道下面,地势越低,肯定越潮湿,这些蚂蚁生存不了。”

  Shirley杨突然对我说道:“老胡,快,把你背上的背包拿下来。”我知道她是个做事有把握的人,当即将背包拿下来递给她。Shirley杨在背包里翻找了一会儿,拿出两副绑带和一小瓶液体燃料。Shirley杨边把绑带拆开边急急地说道:“这些绑带本来是为了必要时候包扎或者救援用的,我不知道能不能为咱们冲出一条生路,只能试试了。”说着递给我绑带的一头,递给胖子另一头,自己把液体燃料均匀地洒在绑带上。我和胖子顿时领会了她的意思,赶紧帮忙把绑带都洒上燃料。燃料洒均匀了后,Shirley杨把绑带细细地卷起,这时那团火球终于被蚂蚁扑灭了,地道里又重陷入了一片黑暗。蚂蚁们又划着整齐的步伐向我们逼近,簌簌的声响又充斥着整个地道,强烈地刺激着我们的耳膜。

  胖子迅速脱下外套,点着了扔向蚁群。呼,又一团火球腾起,蚂蚁们又前赴后继地扑向火球,看来这团火要不了多久又会被扑灭,我们必须要尽快冲破这个蚁阵。Shirley杨卷好了绑带,喊道:“胖子,让开!”胖子应声往旁边一闪,Shirley杨将绑带卷竖起放在地上,向前一滚,绑带沿着地道斜坡向下滚去,顷刻间便展开了。我拿起早就准备好的打火机点燃浸满了燃料的绑带,霎时间一条火龙向前延伸而去。

  蚂蚁们照例扑向火海,企图以数量扑灭火势。Shirley杨对我和胖子说道:“这两条绑带大约有二十多米长,咱们要沿着这条火路尽快爬过去。二十多米后有没有蚂蚁我不知道,这火路能不能爬过去我也不确定。”

  胖子不耐烦地说道:“杨参谋长你怎么婆婆妈妈地像个买菜的大婶,行不行咱们也没别的选择了,硬着头皮冲吧。胖爷我命硬,老天还没说让我死在这帮杂碎口里呢。”说着深吸一口气,带头沿着着火的绑爬了过去。Shirley杨紧跟其后,我照例最后。 绑带细窄,火势自然不旺盛。胖子沿着爬过去,绑带上的火便微弱许多,蚂蚁便冲上来噬咬。我跟在最后,到了我这里绑带上的火就已经全灭了,沿途全是食人蚁的尸体,压上去咔嚓作响。爬了没两步,蚂蚁就爬上了我的手和腿,钻心的疼痛拼命刺激着我的大脑,疼得人只想在地上打滚。胖子也边爬边骂道:“他妈的!哎哟!狗杂碎!”嘴里虽然骂骂咧咧,腿上的速度可是一点儿没减,反倒越爬越快。

  突然一只蚂蚁爬到我的脸上,照着我的眼皮狠狠地咬了一口,我的眼睛顿时一阵剧痛,忍不住哎哟了一声。Shirley杨立刻关切地问:“老胡,你怎么了?”我伸手拍死眼睛上的蚂蚁说道:“没事,别管我,快点儿往前爬。”眼睛疼得厉害,我只好闭上这只眼睛,快速地向前爬去。无数只蚂蚁扑上来啃食我的身体,我感觉肉正被一片片地从我的身上撕扯下来。这种剧痛是全天下最痛苦的感受,疼痛感比弹片扎进身体还要疼上一万倍。这短短的二十米,爬起来却像是两万米那么漫长。就在我马上要坚持不住的时候,胖子在前面喊道:“到头了,没有绑带了!”

  Shirley杨急忙说道:“胖子,停下来吧,咱们冲破蚁阵了!”听见Shirley杨这样说,我紧绷的神经一下子松弛了下来,顿时觉得全身疼痛难忍,似乎每一处肌肤都被咬烂了,双腿和双手也酸软无力。Shirley杨打开手电,照向我和胖子,胖子只能用惨烈来形容,衣服全被咬烂,身上的肉像是被绞肉机绞过了一样,都流着血。身上更是有些被火烧过的痕迹,双手被咬和被烧的最严重。我不用看也知道自己跟胖子差不多,没什么人样了。倒是Shirley杨除了有几处烧伤,并没看见被食人蚁咬伤的地方。

  我和胖子无力地摊在地上,Shirley杨一看我俩的样子,低低地惊呼了一声,马上把背包摘下翻找,并说道:“我刚才仔细观察了,这段地道比刚才的地道地势低洼了很多,据我估计我们以六十度的角度向斜下方爬了二十米,也就是说垂直距离是十二米左右。这段地道的地面很潮湿,头顶有水滴滴下,食人蚁是不会在这儿生活的。你们放心好了。”说着翻出一管药膏和一瓶抗生素,给我和胖子吃下抗生素,并在伤口上抹上药膏。

  胖子躺在地上“哎哟”了半天,终于喘匀了气说道:“老胡,咱们也算是出生入死这么多回了,这回最他妈让我害怕。我一想那群蚂蚁疯狂吃人的样子就后怕。刚才咱们要是没逃出来,现在咱仨就是三具白骨躺在那里了。”

  伤口抹上药膏凉丝丝的,我感觉好些了,撑着坐起来说道:“想不到你这个浑不吝的主也有害怕的时候,这密道真是阴损到家了,我倒要看看里面藏了什么宝贝。不把这秘密整明白咱们就白遭这罪了。对了,Shirley杨,你为什么没被食人蚁攻击呢?”

  Shirley杨忙着找绷带给我和胖子包扎,说道:“我刚才想了想这个问题,按理来说这些食人蚁是什么都吃的,可是却只攻击你和胖子,不攻击我。而咱们是一起下到这个地道来的,要说有什么不同,那也是在地道外面的时候。”

  我灵光一现,说道:“难道是开关?”Shirley杨点点头道:“我也觉得问题出在密道的开关上。我并没有碰密道的开关,是胖子和你先后按下了那九枚钉子,也许那些钉子上涂有什么特殊的物体,而这些蚂蚁也不是普通的食人蚁,它们只攻击触摸了钉子上特殊物体的人。”

  胖子恨恨地说道:“妈的,一群老秃驴还口口声声‘慈悲为怀’,用他娘的这么狠毒的机关。等老子出去了一定一把火烧了这个洗尘寺。”等Shirley杨包扎得差不多了,我们拖着伤痕累累的身体继续前进。爬了大约有一百米,一直相安无事,密道里静得只听见我们三个的呼吸声。越是这样安静我的心里越不放心,从我们爬的距离来看,这密道应该也快到头了,没道理所有的机关都藏在刚一进密道的地方,而让后面的路程这么顺利。我边爬边仔细听着密道里的声音,以防止有什么不测。 

下一篇:山海妖冢 第六章 鬼葵    上一篇:山海妖冢 第四章 洗尘寺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填写您的邮件地址,订阅鬼吹灯最新章节 填写您的邮件地址,订阅我们鬼吹灯的精彩内容:
   欢迎鬼吹灯的粉丝们加入一起交流
分享到:

读者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