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吹灯 > 上神,夫人逃婚了! > 第二百四十三章 玉簪血定

第二百四十三章 玉簪血定

    回去的时候,离疏眸中像是有星星闪烁,熠熠生辉。

    但焉诺却是高兴不起来的,她知道今晚自己是难逃被吃干抹净了……

    只是她万万没料到,手还放在门上没来得及合上,身子骤然爆发出熟悉的疼痛,让她措不及防,倒去地上。

    ……这月第二次!焉诺万般吃惊。

    凤欺正在桌案前写着什么,听到动静立即过来查看。发现焉诺的异状后,顿时将她带进屋里,合门落锁。

    “阿诺……”凤欺想解开束缚她的衣衫,奈何此刻她的肌肤已经起了变化,和衣衫纠缠在一起,衣料碎片融进血肉间隙,黏在一起,根本脱不下来。

    焉诺大叫一声,道:“别碰我!”头狠狠撞向床柱,昏迷过去。

    不知过了多久,焉诺迷迷糊糊醒来。周身那疼痛感在逐渐消失,她也开始恢复力气。

    刚有坐起的念头,凤欺已伸手将她扶了起来。

    凤欺敛目:“第二次?”

    “嗯……”

    他脸色阴沉,一言不发。

    焉诺本想劝他几句,话到嘴边又发现自己什么也说不出。摸一把自己黏腻的身子,她勉强道:“我去沐浴,你换换床单。”跌跌撞撞朝别室里走去。

    温泉水让她静心,更让她清醒。

    她用力呼吸着,让湿润的水汽包裹自己,尽情舒展自己的每一寸肌肤。

    第二次意味什么?她想都不敢去想。凤欺那沉默的眼神让她感到害怕,也许他比她还要迷茫。

    不禁想起玄黛曾经同她说的那番话,她心里一苦,微微摇头。

    浸泡了几乎半个时辰,她这才觉着自己又重新活了过来。裹上新的衣服,她思考片刻,把系好的腰封又解开了,任由衣襟敞着。

    走出别室那刻,她脸上已换回常有的甜甜笑意,仿若之前什么都没发生过,直接窜到凤欺怀中去。

    以往凤欺都会放下手中书册回应她,可今日他却没有,目光紧锁在手中册子上,引得焉诺也去看上面内容。

    尽是些毒的症状……

    焉诺深深吸了口气,伸手想合上他手中书册,但凤欺又重新打开。她再合,他又继续打开。焉诺抬眸望看他,见他唇角紧绷着,目中强忍情绪,轻声道:“办法也不是一天就能想出来的。”

    “我一定会找到。”凤欺语气严肃,“你去休息。”

    焉诺反问:“那你呢?”

    见他不回答,又道:“难道你以后都不休息了吗?”

    凤欺沉默以对。

    焉诺苦笑一瞬,用力拨开他手中书册,狠狠掷去地上。继而在他怀中坐好,挺起腰身,认真看着他。

    “凤欺,你听我说,会有办法的,真的,我是天狐族帝姬啊,我有预知能力的。”

    凤欺双目一敛,声音痛苦:“我什么都做不了……”

    焉诺摇头:“没有,我家小欺欺能做的可多了!不过在这件事上,你只要陪着我就好,放心交给我。”见他的气场淡了两分,她浅浅笑着,去吻他的唇。

    他的唇瓣还是一如既往的灼热,与她的冰凉触在一起,对比很是明显。这刻她是如此清醒,清醒到她知道自己要做什么,让凤欺失去理智,陷入沉迷。

    于是她凑到他耳畔,语气软魅:

    “今日天朗气清,月色正好,不如……”

    她故意的挑逗略显生涩,舌尖顺着他的唇角滑过,轻吻着,绵延到他的耳侧辗转。她温热的呼吸清浅,覆在他的肩窝,手像羽毛般拂过他的胸膛,试探般寸寸逡巡。

    她的身子柔软,散着她特有的幽幽香息,在她的引诱下,他开始回应,揽住她的腰身朝自己靠近。

    柔弱无骨的小手徘徊在他的身前,她顿了一顿,仰头再次吻住他的唇,加重力道,手却探入他的中衣往下游走,不消多久,她准确无误的握住了……

    半个时辰之后,凤欺轻轻拨去她唇角一缕濡湿的发,在她额头上落下一吻。

    她着急着想要回应,手刚要触及下面,就被凤欺牢牢抓住。

    “阿诺,你不必勉强……你还没恢复。”他声音低哑,“我抱着你就好。”

    焉诺看进他的眼中,神色虽说不上十分好,但比之前还是好了许多。她大口呼吸着,平复自己怦怦直跳的心,道:“我可以的……我不勉强,真的!”

    凤欺阖目,摇摇头拒绝。

    随后他松开她的小手,翻身将她抱入怀中。

    “是不是我吓到你了?”他问。

    焉诺紧紧拥住他的腰,道:“没有吓到我,是我不想看到你那样的神情……你现在开心些了吗?”

    凤欺淡淡一笑,道:“嗯,开心些了。”

    她松口气,蹭蹭他:“我看话本上说,其实不开心的时候睡一觉就开心了,原来是真的。”

    “……”凤欺脸色微变,“你看的什么话本?”

    焉诺喃喃:“很多呀,你知道的,人界朝代更替快,所以经常更换时下最兴的。我把那些都抱回了灵丘,好看的多看几遍,不好看的扔了便是。但其实有些时候话本不如画册好看……”

    “画册?”

    “就……一些男女动作的画册。”焉诺咳嗽两声,“你不会没看过吧?”

    凤欺心口一堵。

    而后低笑:“原来我家小狐狸懂的那么多,我以前可是小看了你。”

    焉诺撑起身子,在他唇上啄了一下。

    “小欺欺,我们血定牵绊吧。”

    凤欺一愣,她这话题转得突兀,倒不知意欲何为。

    焉诺又趴回他的身上,小小声:“其实早就想和你血定牵绊了,但我听说夫妻之间需要有独处的时间,不能整日腻在一起,我怕同你说你会嫌我烦。可现在我就是想和你时时刻刻在一起啊,你应该也是吧?”

    “小狐狸都这样说了,我若回答不是,岂非太不知趣?”凤欺带她坐起,“你说怎么定。”

    “用发簪吧!”说着,焉诺拿出境里的黑玉发簪道。

    凤欺也将绛色发簪拿出。自从他们成亲,发饰服饰跟以前自然不同,玉簪配在上面难免显得简陋,索性他们都把发簪收了起来。

    焉诺划破指尖,让血滴在绛色发簪上,凤欺也把自己的血滴上她的黑玉发簪,以术法催之,很快血便渗入了玉中。

    “好啦!”焉诺把黑玉发簪又放了回去,“只要是随身带着,那我们就能感应到彼此大概在什么地方。要是不嫌灵力多呢,你也凝神可以找我聊天。”

    凤欺讥诮:“我灵力没你的多。”

    焉诺讪讪一笑,倒也是,凤欺给自己的两万五千年,天帝在大演会先给她的五万年,后给她了十万年,加上她自身的一万年……

    她的灵力早就超过凤欺了。

    不过她懒于修炼,所以大部分灵力通常在睡觉,没什么用处。

    想了想,她很是大方的对凤欺道:“美人,爷的财产分你一半!”一巴掌按在他的胸肌上。

    

    http://www.gdbzkz.com/shangshenfurentaohunle/11519955.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gdbzkz.com。鬼吹灯手机版阅读网址:m.gdbzkz.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