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吹灯 > 上神,夫人逃婚了! > 第一百九十九章 璀璨星海

第一百九十九章 璀璨星海

    入夜时分,焉诺辗转难眠。

    几日的灵力消耗加上她在须臾境里身子遗留下来的亏损,每到入夜她就浑身疼到难以入眠。

    缓缓呼出一口气,她从床上坐起走到窗边。夜晚的灵丘因为洪水来袭的缘故,比起以前安静了不少。天空一片死气沉沉,想也知道是行云仙子又开始遵令布云。焉诺看不到丝毫光芒,不免忆起须臾境时经常在屋顶赏星观月的场景,心念一动,决定去璀璨星海。

    璀璨星海同灵丘一般,独立于天界,却又是天界的一部分。天界的仙都有自己的命格主星,因此他们对于星海并没有什么强烈的感觉,在他们眼里,那都是他们的象征罢了。

    焉诺以前也是这样作想,直到这次她去了须臾境才明白,当离一种物什格外近的时候,往往会失去它本来的模样。目光凝聚于一点,便看不清楚它在偌大的天空中到底有多么闪耀明亮。

    启法阵传到璀璨星海,她心情有几分忐忑。脚下是透明的平地,深不见底的墨蓝色绵延至外,不知有多远多广。满眼都是繁星点点,明亮的白色。偶尔有几颗水蓝深红的星星点缀其中,让星海看上去更是绮丽。

    在这浩瀚的星海中,焉诺忽然觉得自己是如此渺小,一颗心渐渐平稳,感慨仙神也微不足道。

    慢慢往前走着,她看着星星,决定找一处合适的地方坐下。须臾境的习惯还历历在目,绝美的景致自然少不得美酒佳酿。

    只是她没想到,还没有走多远,一抹身影出现在眼前。

    焉诺吓了一跳,收住步子,警惕望着他。

    距离还有些远,有薄薄雾气缥缈的缘故,她分不太清那是仙还是神,但这大晚上的所有仙神应该已经休息了才是,对这司空见惯的星海,没有几位会有她这般的闲情雅致。

    焉诺深深吸了口气,自从天帝对她说出那番话,又勾结雨神暗害她灵丘以后,她就发誓不会再多和天界的仙说一句废话。不管前面的是谁,她兴致已败,是无论如何也不会继续往前了。

    她眉宇间浮起一丝阴霾,转身往回走。

    许是衣料摩梭的动静大了些,她刚转身,就听到远远一句:

    “阿诺?”

    焉诺微微一愣,放眼天界,这样叫自己的只有凤欺一个。

    她瞬间回头,见到那抹深红衣影离自己越来越近,不是凤欺还能是谁?

    一时间心头百感交集,好多话梗在喉咙,却是一句也说不出。

    凤欺已经走到她面前,看见她站在那里皱着眉头,双手把衣角攥得很紧,温柔笑了一瞬,向她伸手。

    焉诺迟疑片刻,把手放了上去。

    随即听他道:“我醉了三日,醒来便听说那日是你将我从红鸾姑姑那里寻回来,她……没同你说什么吧?”

    原本焉诺还没有怎么在意,现在听他一提,几乎立刻想起十根红线的事,星眸中划过一丝戏谑,道:“你指的什么?是你喝醉之后调戏她的那番话,还是十根红线呢?”

    “调戏?!”凤欺大吃一惊。

    虽然他不胜酒力,以往也醉过,但他醉后都是安静得很,别说说话了,恐怕就连翻身都不会有,如何调戏?!

    “哦,那就是十根红线了!”焉诺笑得狡黠,“凤欺,你可以啊,明的不行就来暗的,枉你还是凤凰族的王上呢。”

    凤欺见她如此神色,这才意识到她是故意,挑唇一笑,屈指刮了一下她的鼻尖,道:“小狐狸学坏了。”

    “没有你坏。”焉诺轻哼,“若是没有红鸾姑姑那十根红线,我们之间怕是没有任何交集的。”

    “怎么会没有?”凤欺朝她走近,在她耳畔轻语,“其实那十根红线,是你将跳崖之前她才匆忙系上。命格老儿定下的事她不能直接插手干预,但若那时系上,便能救你一命,叫你等我片刻。”

    焉诺的心咯噔一声,这样说来,她对白彦如此痴迷,还真是……

    天意?

    焉诺心虚地低头,在天界她对凤欺拒绝不已,处处想要毁婚,整天都琢磨不和他成亲的法子。这万年大劫可倒好,一来就让她像个傻子似的痴迷他不说,还嫁给了他……

    凤欺瞧见她那失落又不甘的小表情,大抵是明白她在想什么,揉揉她的发,低声道:“下辈子,我先喜欢你。不管山穷水尽,天高路遥,我定然用尽浑身解数,哪怕死缠烂打,也一定要娶你为妻。”

    “……”

    “我都还记得。”他声音更轻,“当时从断情崖跳下,我们都道没有下辈子。但如今我们不但有,而且时间还很长很长。阿诺,不管你现在怎样想,怎样看待我们的感情,我定会履行我的诺言,你拒绝我也好,想毁婚也罢,我都不会放手。”

    “……”

    这一刻,她除了沉默,不知道自己还能做什么。

    是了,当时从断情崖跳下,她绝望到无以复加,那时候心如死灰,明知跳下去灰飞烟灭才会说出这样一番话,怎料她和他都是下去历劫的神?

    如今不但有了“下辈子”,时间还如此漫长……

    长到,无法估量。

    她阖目一叹,将他的手牵得更紧,却没想到他蓦地往后缩了一下。

    出于狐女的敏锐,她怀疑他手掌里有伤,仔细感触的确摸到些许疤痕,管不得他的抵触,她还是把他的掌心翻开了。

    “这……怎么来的。”她的指尖轻轻拂过他指腹和掌心上的每一处伤。

    凤欺神采黯然,轻声:“不是什么大伤。”想把手收回。

    “对,这不是大伤,所以怎么来的?”焉诺固执,“若是大伤还能解释,这划痕分明就是被小刀伤的,你——”

    眼前忽就闪过那三个牌位的轮廓,还有被划破的桌面。当时她还奇怪书桌是用来写字看书的,怎么会被划伤,现在答案不言而喻。

    原来那天他把自己关在房间里,是做了这事……

    焉诺心里涌上一阵酸楚,松开他的手,双手扣拢,从境里召出一朵灵花。

    灵花黄瓣血蕊,光彩夺目。她指尖微翘,将灵花重新扣在一起,以灵力催之,花碎成末。

    焉诺重新抬起他的手,把花末小心覆去他的伤口上,边抚边道:“看来以后我得去你神木谷种些花草了,你这样不爱惜自己,我灵丘那片小地方,种再多都能被你消耗掉。”

    凤欺知道她是在努力玩笑来缓解有些沉闷的气氛,他喟然一叹,将她拥入怀中。

    “神木谷随时欢迎你,我也……希望你来。”

    

    http://www.gdbzkz.com/shangshenfurentaohunle/11519911.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gdbzkz.com。鬼吹灯手机版阅读网址:m.gdbzkz.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