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吹灯 > 上神,夫人逃婚了! > 第一百七十六章 灵丘闹市

第一百七十六章 灵丘闹市

    .. ,上神,夫人逃婚了!

    焉诺活了一万多岁,这是她第二次失眠。

    第一次是她母后辞世的那天。

    说起来她虽然为神,甚至贵为狐族帝姬,但出生没几天,她一直昏迷的父王就因神灵枯竭而神寂了。那时候岫寒已经有四万多岁,不过与其他神族的君王相比,还略显稚嫩,好在有母后和一帮老臣的辅佐,狐族内部倒是和谐安宁。

    她从小在没有父王的世界长大,不知道父王他是什么性子,不知道他长什么模样,也不知道他的过往种种。所有有关“父王”的两个字,于她来说都格外遥远,遥远到需要从别人口中听说。

    母后很爱父王,可即使母后应该是这天界中,最熟悉父王的那个,从小就懂事的焉诺也不敢多去问,怕伤了母后的心。阿仆是曾经伺候了父王很长一段时间的老狐狸,焉诺每每听到别人提起父王,自己又好奇的时候,就会去找阿仆。

    时间一长,焉诺一百年的岁月里,只有母后、哥哥和阿仆。

    一百年于人类来说,是呱呱坠地孩童到白发苍苍老人的时间,于神来说,不过是身高长了一两寸罢了。

    焉诺从来没有想过,没有父王的她,很快会失去母后。尤其是前一天晚上,母后还同她讲了故事,承诺了她明日去神木谷做客时,给她带回好看的鸟蛋。

    然而第二天回来的没有鸟蛋,只有安详如同睡着的,永远不会再醒来的母后。

    那一天,她握着水晶棺里母后那冰凉的手,没有哭。

    岫寒站在她身边,让她的头靠着自己,轻轻抚着她柔软的绒发。

    “小诺,有哥哥在呢,哥哥会一直保护你的,不怕。”

    焉诺盯着静躺的母后,目不转睛,道:“小诺不怕,小诺只是……只是有点点想她。”

    ……

    “呼……”焉诺回神,辗转一夜的她终于放弃睡觉。

    从扶幽草上爬起来,她走到窗口,指尖掠过缀在藤蔓里的花苞,它们顿时绽开。

    焉诺一愣,顿时笑得很甜:“看到你们,我的心情瞬间好了!”

    这些灵花都是她去花神锦休那里软磨硬泡许久才得来的,从云泥晶土移到灵丘的普通土壤里,足足三年,现在才好不容易有了花苞。原本焉诺也没指望它们立刻开给她看,却未曾想它们如此善解狐意。

    “小花花,放心吧,我有机会呀一定帮你们渡成小花灵!”她轻声承诺。

    花朵们在风中微颤,似乎在回应她一般。

    天边泛起鱼肚白,点点橙色从山间而起,以可见的速度不多时便爆发出温暖的光芒。焉诺闭上眼睛深深呼吸这新鲜空气,双手合在一起道:“花开了,还是晴天,看来今天一定有好事发生!”说罢,她顿时返回屋子里,开始翻箱倒柜找衣服。

    一个时辰后,焉诺一身男装,出现在灵丘闹市。

    在灵丘里有条不成文的规矩,每逢天气大好之时,闹市的物品看摊主心情给折扣。不管大折扣还是小折扣,摊主势必都要给一点的。所以焉诺每次都会趁机混迹狐群之中,看看能不能用最便宜的价钱买到最稀奇的玩意儿。

    一路走来,路两旁卖的多是野鸟。虽然狐狸好鸟,可因为鸟族族长时常跟岫寒哭一哭,所以岫寒只能命令大家不能把鸟族小两口老两口兄弟姐妹什么的捉去吃了。只不过上有政策,下有对策,不能吃鸟是万万不行的,狐狸们便动起了捕野鸟的歪脑筋。

    何为野鸟?

    自然是无亲无故无背景还无灵力的鸟儿。

    这种鸟虽然吃了不增修为,也不够填饱肚子,但塞塞牙缝儿还是足矣。管制下的狐狸们要求也不高,能这般都是满足了。

    焉诺打量着摊子上的野鸟,无一不是蠢笨的东西,羽毛还不好看,便没什么兴趣,继续往前走。

    走着走着,她忽然发现前面的狐群之中,闪过几片发光的羽毛。

    “……咦?”她诧异,“那不是……凤欺?”

    凤欺的羽毛委实太过特殊,她记性本就不错,如此一来,更是过目不忘。像凤欺这样的君王上神,别说来灵丘闹市了,就算来灵丘,也是很奇怪的。一想到昨日凤欺说的那些话,焉诺顿时警觉,朝他跟去。

    而此时,凤欺和云训正跟着一只皮毛脱落好几块,一手拿着破布袋子,一手拄着拐杖,不停叫卖的跛脚狐狸。

    “卖鸟壳子哦,好看的鸟壳子哦!只有你想不到的,千奇百怪的鸟壳子哦!”跛脚狐狸边说着边抖动破布袋子,里面梭拉梭拉直响,听起来倒确实是鸟壳子。

    焉诺更是莫名其妙,凤欺跟踪个卖鸟壳子的干嘛?卖鸟壳子不犯法啊……再说了,凤欺虽是跟鸟族沾边,可鸟族族长另有其人,跟他也没几分直接关系。

    还是说,他因为昨天她的心直口快所以心怀不满,想要来闹市报复?

    焉诺的心一跳,被自己的想法给震惊了。

    随后更不敢掉以轻心,紧跟其后。

    只见跛脚狐狸走到一处拐角,捶着自己佝偻的背,把破布袋子放下了。

    说时迟那时快,布袋子刚落地,一抹白影瞬间晃去把它拿走。

    跛脚狐狸吃了一惊,忙跟着回头,看向正打开自己布袋子翻看的两个男人。

    “哎,哎!你们讲不讲理啊?直接拿别人的东西!”跛脚狐狸说着,一把夺过破布袋子。

    凤欺的手却极快,已从中拈出个青蓝色,还闪烁着光芒的鸟壳,凑到他眼前。

    “这个——”

    “嘿嘿你可真有眼光,这个五钏,只要五钏!”

    云训道:“五钏?你命要还是不要?还敢跟我家公子要五钏?”

    跛脚狐狸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用爪子挠挠头,打量着凤欺:“公子穿着贵气,气势不俗,五钏应该给得起啊?实在不行,就三钏吧!唉,谁叫我不喜欢‘四’呢……”

    云训眉头一皱,还想说什么,但被凤欺拦下了。

    凤欺捏着鸟壳问:“你可知这是什么?”

    “鸟壳子啊!”

    “谁的鸟壳?”

    “好看的鸟壳子啊!”

    “……”凤欺凤目微敛。

    焉诺看着情形不对,赶紧走了上去。从凤欺手里一把夺过那鸟壳子,拿到自己眼前仔细端详。

    青蓝色的,还流光溢彩,仙气飘飘……

    糟糕,不是凡品啊!

    阅读悦,阅读悦精彩!

    (. = )

    

    http://www.gdbzkz.com/shangshenfurentaohunle/11519888.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gdbzkz.com。鬼吹灯手机版阅读网址:m.gdbzkz.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