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吹灯 > 上神,夫人逃婚了! > 第一百五十三章 身份成疑

第一百五十三章 身份成疑

    .. ,上神,夫人逃婚了!

    十日后的清晨。

    “少境主,境主召您过去。”

    暮欢灵原本正在练字,见到高姑姑亲自过来,不免吃惊。手一抖,上好的宣纸立刻被划下一道墨痕。

    “爹爹召我?是什么事呢。”她问。

    高姑姑面露难色,她虽然知道一些消息,可没有境主授意,她也不敢贸然开口。只能道:“老婆子也不太清楚,不过既然是境主亲召,少境主还是得过去的。”

    “嗯,好,我换件衣服就去。”暮欢灵把笔搁好。

    走到大厅,暮欢灵还没看到暮南秋,高姑姑已经默默退下。

    昏暗的地方给暮欢灵一种无法言说的压抑感,她的心七上八下,开始揣测暮南秋召她过来的原因。

    她最近没有见过白彦,甚至足不出户,一直待在棠屿小筑。不管怎么说,若是拿白彦来说事,她肯定不承认的。

    可除此之外,暮南秋又有什么事会召她来大厅?

    若是私事,去小筑不是更好?

    “跪下。”

    暮南秋的声音从她身后传来。

    暮欢灵微微一愣,敛裙屈膝,跪到冰凉的地面。

    自她的记忆开始,这么久以来,暮南秋还从未叫她跪过。

    她有些焦躁,问:“不知爹爹因何事要问责女儿?”

    “你叫什么。”暮南秋在她面前站定。

    “暮欢灵。”她诧异,“您不是知道吗?”

    “再说一次。”

    “暮欢灵。”

    暮南秋笑得诡异:“你姓暮?”

    “是啊?”暮欢灵莫名其妙,“不然我该姓什么?”

    “随你姓什么。”暮南秋目中深沉。

    见到暮欢灵的手正在自己脚边,他毫不犹豫地踩了上去。

    “啊……”暮欢灵的眼泪瞬间夺眶而出,“您?”

    暮南秋声音冷漠:“吾问一句,你答一句。不得迟疑,不得隐瞒,否则下场比这还要痛苦百倍。”

    “……”她颤抖着呼吸。

    “生辰。”

    “不知道……啊……真的不知道……”

    暮南秋加重力道:“生辰。”

    “不知道……”暮欢灵仰头看向他,“女儿到底做错了什么,您直说便是!您又不是不知,女儿醒来便什么都记不得了,只记得自己叫什么!”

    “呵,好一个‘只记得自己叫什么’!才把吾骗了那么久,玩弄于股掌之中!”

    暮欢灵浑然不知暮南秋意欲何为,不停摇头:“不敢骗您,我为何要骗您!啊……好痛……”她抽噎着,“若是女儿错了,您直接责罚,我毫无怨言。可是现在女儿真的不知,自己到底做了什么?”

    暮南秋感觉得到脚下的手已有断裂的迹象,再看暮欢灵疼得花容失色,不似作假,也就移开了脚。

    暮欢灵立刻抽手,握住自己手腕,轻轻呼气。

    暮南秋丢下一句:“从今日起,你不再是须臾境少境主。”转身走向台阶。

    暮欢灵还沉浸在这十指连心的疼痛中,听他这无端由的一句,又惊又吓,大声道:“所以女儿到底做错了什么?!”

    “你根本不是吾女儿!”暮南秋一拍桌案,言辞狠厉,“吾念你一个小丫头,不管是贪图荣华富贵,还是别有用心,前段时间的事不愿与你继续计较。现在你就离开须臾境,出去自谋生路!须臾境不留来历不明的人!”

    暮欢灵愣住。

    好半天的,她才把暮南秋说的话,一个字一个字体会清楚。

    她笑了一声,接着又连连苦笑:

    “说我是您女儿的,一直是您,不是我。其实不是就不是吧,就当我没那么好命。只不过境主这样翻脸不认人,真的太可笑了。”

    “吾可笑?!”

    “是啊,贪图富贵,别有用心……呵,这几个月我几乎成天待在棠屿小筑,偶尔去小花园。像您这大殿都是第一次来,我如何贪图富贵,别有用心?”

    “……”

    “还有您说离开须臾境,自谋生路?我若是没记错,醒来之时是您亲口说,适应了须臾境的人,再出去就会灰飞烟灭。既然如此,您何不直接下令杀了我?”

    “你以为吾不敢?”

    暮欢灵低头自嘲一笑,道:“有什么不敢的,您可是境主呢。”她缓缓起身,扶着受伤的手,朝门口走去。

    死……并不是件可怕的事情。

    暮欢灵一边想着,唇角浮起一抹释然笑意。

    自从和白彦划清界限,她似乎就不算活了。失去活着的慰藉,一切都是逢场作戏。

    她在逼自己成为一个境主。

    却不曾想一口咬定自己是他女儿的人,现在又一口否定了她的身份。

    她是谁,好像也没那么重要了。

    反正离开须臾境就是死,琢磨那么多,也没什么意思。

    “咚——”悠长的钟声在身后响起。

    暮欢灵忽而忆起圆圆说过,那钟叫“戒灵钟”。

    戒灵钟,戒备的,不就是她暮欢灵吗?

    如今钟声起,四使前往,定然是因为她身份这件事吧……

    暮欢灵神色恍惚地走过棠屿小筑,走过小花园,走上连接两端的桥。

    白彦正好朝她这边走,见她如此失魂落魄,手上还带着伤,顿时拦住她。

    “怎么了?”

    暮欢灵步子一顿,茫然抬头。

    发现是白彦时,她牵牵唇角,没有说话,从他手边的间隙走了过去。

    白彦放心不下,又去追她,道:“告诉我,谁欺负你了?”

    暮欢灵用力咬住唇,委屈盘桓在心头,一不小心眼泪又要掉下来。

    “白彦,我问你一个问题啊。”她开口,嘴唇上全是血。

    白彦点头:“你说。”

    “你真的不喜欢我吗?”

    “……”

    暮欢灵凝神,看了他很久,没有等到他的回答。

    于是她挑唇一笑,道:“嗯,我明白了。”从怀中摸出一支绛色玉簪,递到他面前,“很早以前就想给你的,最开始怕你拒绝,后来又没机会给你。你……还是拿着吧,就算认识一场。”说罢,她把玉簪强行塞入他的手中,决绝转身。

    白彦看着她的背影,总觉得说不出的心堵。

    想了片刻,他担心她一个人出事,决定追上去看看。

    只是刚迈出一步,迟修凭空出现,拦住他道:“戒灵钟响了有一阵了啊。”

    “……”

    “迟到的话,你的属下可就惨咯。”迟修提醒一句,揽过白彦的肩,带着他朝议事厅走。

    阅读悦,阅读悦精彩!

    (. = )

    

    http://www.gdbzkz.com/shangshenfurentaohunle/11519865.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gdbzkz.com。鬼吹灯手机版阅读网址:m.gdbzkz.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