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吹灯 > 上神,夫人逃婚了! > 第一百四十一章 不习惯冷落

第一百四十一章 不习惯冷落

    次日一早,暮欢灵又打算守路待白彦。

    圆圆一边给她梳着发,一边笑:“昨日碍着境主在,婢子憋了一宿,没有问您发展得怎样了。现在这儿就咱们两个人,少境主可不能瞒着婢子!”

    暮欢灵轻笑一声,道:“你这丫头事儿真多!”又道:“唉,其实也就说了那么几句话,他这个人脾气差,你知道的。”说着,她摸了摸锦盒。

    没有告诉圆圆实情倒不是因为不相信她,只是多一事不如少一事,说出白彦救了自己,势必会牵出杉荼。既然她目前没有解决此事的打算,便只有暂时隐瞒。

    圆圆也不怀疑暮欢灵的说法,毕竟白彦实实在在就那样子。若暮欢灵第一次出击便成功,那她就要多想白彦的目的了。

    左手翻绾间,一条发辫已经束好。圆圆的手极为灵巧,哪怕只是普通的发辫,看上去也比别人的优雅几分。

    圆圆看了看暮欢灵今日的穿着,一身白纱,裙摆晕墨,沉静又素雅。她思索片刻,打开首饰匣。

    暮欢灵原本有些走神,眼风扫到她在为自己挑选发簪,下意识地拿出锦盒里那只黑色玉簪。

    “用这支吧。”

    圆圆从她手里接过,打量了玉簪两眼,道:“咦这玉簪还真是稀奇,我还从未见过黑色的呢!而且这玉簪摸上去温润无比,透着一股子说不出来的气息……少境主哪儿来的啊?”

    暮欢灵不太懂玉,咳嗽两声,道:“这屋里本来就有的,昨夜被我翻了出来,也是见它特别,所以才想着今日用用。”

    “哦!”圆圆应了一声,把玉簪插到她的发髻中。

    梳妆打扮完毕,暮欢灵瞥了一眼窗外,感觉时间差不多了,便敛裙起身。

    走到熟悉的岔路口,暮欢灵望了望平日里白彦来的方向,问身侧的圆圆:“我记得你说过,若非大事商议,每日这个时辰他们都该出来了吧?”

    “是呢!”

    “可今日我们虽说梳妆得久了些,但也没听见屋外有动静……还是说他们有大事商议?”

    圆圆摇头:“若是有大事商议,会敲戒灵钟的。钟声一响,四使下面的人才会加强警戒。咱们住得近,戒灵钟的声音肯定能听到的,可是婢子今日没有听到敲钟声。”

    暮欢灵有些失落,点点头,继续等待。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眼看着阳光越来越刺眼,暮欢灵开始浑身发麻。

    “少境主您脸色不太好,不然您进去休息,奴婢在这儿等着?”

    暮欢灵拒绝:“站一会儿而已,我受得了。”咬唇眺望,发现有黑影从远处走近,很是欣喜:“小圆!你看,是不是过来了?”

    “从那边过来,应该是白彦大人。”圆圆笑,“因为只有去白彦大人的白府需要从咱们门前经过呢!”

    “那我们走。”暮欢灵带着圆圆迎过去。

    走近却发现原来不只是白彦一个人。

    他身边还有个男人。

    那男人看上去年长他至少有十来岁,而且满腮青须,头发也乱糟糟的,装扮很是邋遢。暮欢灵嗅到他身上浓郁酒气,下意识地后退一步,对他心生惧怕。

    那男人看得分明,哈哈大笑:“少境主莫怕,我迟修可不是疯子。”

    暮欢灵被他说破心事,脸颊一烫,有些尴尬。她抿抿唇,语气抱歉:“实在不好意思……是我失礼了。”说着,对他行礼一礼。

    迟修连忙摆手,笑:“没关系没关系,像您这样的大姑娘,看到我十有八九都会躲开,正常!”

    暮欢灵见他这般爽快,对他又消失两分敌意,客气道:“不过为何你……你不换一身干净衣服呢?还有,酒喝多了对身体也是不好的。”

    迟修手扣腰间皮囊,轻轻拍了拍,道:“衣服干净不如心干净,人不醉看不清这世事啊。”

    暮欢灵诧异一瞬,把他的话品了一番,竟觉得有意思。

    忍不住问:“人不醉看不清这世事?那敢问酒使看清了什么?”

    “唔,我想想。”迟修挠挠头,“还是很多的,比如醉了才能看清花花穿了什么样式的兜肚,或者菲菲的柳叶腰有没有粗一寸,哦还有甜甜的胸……”

    “哈?”暮欢灵愣住。

    白彦脸色微变,用手肘点了迟修一下,又咳嗽一声岔开话题:“若少境主无事,我们就先告辞了。”

    暮欢灵侧目,眼神落在白彦身上。

    呃,虽然她是奔着他来的,但迟修很有趣,她被分散了注意力,这才想起好像她还没和白彦说上一句话。

    暮欢灵张张口,刚想说一句什么,又被迟修截话:“着什么急啊小彦,我还是第一次见到咱们少境主,真是个有趣的小姑娘。”他把手搭在白彦肩上,扭头对暮欢灵笑:“少境主,您有时间也可以试试,真的,喝醉了就能看清很多东西……”

    “呃,好……”暮欢灵架不住他的眼神,只能暂时应下。

    却不知白彦对她这一缓兵之计反应极大,当即道:“好什么好?!”看向迟修,低声,“少境主还小,你在她面前说话要过过脑子。”

    迟修没料到白彦会这样对他说话,眼神微变,缓缓放下手,唇角挑了挑,道:“小彦长大了,敢这样跟大哥说话了?”

    “……”白彦自知失言,错开眼神。

    沉默片刻,又对暮欢灵抱拳一礼:“属下告辞。”

    暮欢灵被他们弄得有些莫名其妙,揪了自己的发梢,自言自语:“为什么白彦看上去有些奇怪?”

    “正常,他心情不好。”迟修笑,“这小子,几岁的时候跟在我屁股后面‘大哥哥’‘大哥哥’地叫,他啥事儿我都知道。”

    “那他心情为什么不好?”

    迟修转头,仔细打量了暮欢灵一番。

    “少境主,刚才没看清楚,现在才发现,您这一身和小彦挺配的,哈哈!”

    暮欢灵几分羞涩,道:“没、没呢,我随便穿的。”

    迟修仍旧笑着,意味深长:“随不随便,只有少境主您自个儿清楚。不过您若想和小彦走近些,记住一点。”压低声音:“多关心他,他很独。”

    “……呃,我不太明白。”暮欢灵一头雾水,“他这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性子,不独才奇怪吧!”

    迟修摆手:“不不不,其实他是鸭子死了嘴壳子硬。明明在乎的会表现得满不在乎,不过演技又拙劣了些。您看啊,他为什么突然就怒了呢?因为您一直在和我说话,把他冷落了!”

    暮欢灵唇角抽了抽,微微一笑,对迟修有些牵强的话不置可否。

    迟修见她没什么反应,也知道她没听进去,无所谓地一摊手,道:“算了,我怕说多了那小子真生气该怎么办?哈哈,以后可就没人陪我喝酒了!”对暮欢灵抱拳:“少境主咱们下次再聊,我去看看那小子啊!告辞!”

    阅读悦,阅读悦精彩!

    (. = )

    

    http://www.gdbzkz.com/shangshenfurentaohunle/11519853.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gdbzkz.com。鬼吹灯手机版阅读网址:m.gdbzkz.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