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吹灯 > 上神,夫人逃婚了! > 第一百二十四章 翻身无望

第一百二十四章 翻身无望

    遥初柔根本不会想到,此时明昭帝在她背后那片茂密的叶片里已经站了许久。

    同时他身边还有皇后、裕贵妃、齐妃、璃妃,以及各位宫妃的随侍。

    所有人听着遥初柔辱骂秦紫玉,听着她转述明昭帝曾经在床榻间说过的话。

    四位宫妃脸色阴沉,不约而同地瞥看明昭帝。

    而明昭帝从未丢过这么大的脸,一时间竟然忘记出言制止。

    “够了!”秦紫玉一声大吼,“你有没有一点做妃嫔的样子?”

    “我有没有做妃嫔的样子也不要你这个被千万男人睡的下贱公主说!”

    “你——”

    遥初柔抿着唇笑得开心:“你气啊,继续生气啊,我就爱看你生气。气得越多越早死,看看这世上有没有人怜悯你!百姓们都巴不得一人一口唾沫给你送葬呢!哦对了,等你气死了,我再帮你宣传宣传,你死呀,是因为男人死的!就像当年朱文君那件事一样,我定会让蓬国每个人都知道的,他们的九公主生活有多精彩!”

    “朕看你想得也很精彩!”明昭帝再也不能忍受,咆哮一声,如同虎啸山岗。

    遥初柔身子一抖,满脸惊恐,竟愣在了那里,不知该做什么好。

    明昭帝看着遥初柔娇弱的背影,眼里不再有一丝柔情。

    要不是遥初柔亲口所说,他还不知,在自己眼前温柔可人,体贴细心的美人是这样的品行!

    满口污言秽语,简直是低俗!懂些事的宫女太监都会羞得说不出这样的话,她却字字铿锵,如此娴熟,可想而知这不是她一日所能成!

    可恨是她竟然还把床榻间的话告诉自己的女儿,又让在场十几个人听到。太监宫女可以灭口,那四位宫妃又当如何处置?简直是陷他于不义!

    “跪下!”明昭帝一声怒喝,吓得在场所有人纷纷跪地。

    遥初柔浑身抖如筛糠,知道自己今日得意过了头,忙是小声解释:“皇上,嫔妾是被玉歌公主——”

    啪一声脆响,明昭帝一个巴掌朝她那娇小的脸狠狠扇去。

    “事到如今你还要污蔑玉儿?!方才朕可是听得一清二楚,当年朱文君的事,就是被你给添油加醋传出去!”

    遥初柔“哇”一声哭了出来,她又惊又怕,扑到明昭帝脚边,想要抱住他的腿求情。

    明昭帝厌恶避开,连退三步。

    遥初柔见他如此举动,心凉一片,抬头恶狠狠地看向秦紫玉。

    “是你,是你算计我!我就说,为何今日你会出现在御花园,你又……”

    秦紫玉轻声:“玉儿身为公主,竟不能来御花园么?若这是遥嫔的命令,那玉儿再也不来便是。”

    遥初柔大吃一惊,显然没料到秦紫玉还会以退为进。如今明昭帝在前,谁敢不要命的说“命令”?她下意识地仰头,对上明昭帝那近乎吃人的眼神,立刻吓懵了,瘫坐在原地,不知所措。

    这时皇后悠悠开口:“皇上,臣妾嫁给您差不多快三十年,就算臣妾不再年轻,您也甚少来看望臣妾,但臣妾不相信您会那般说臣妾的。”看一眼遥初柔:“遥嫔说来比九公主还大个一岁,也不知遥家怎么教的,那些市井之话,竟然脱口而出。”

    裕贵妃颔首:“是啊,臣妾活了三十七年,头一遭听这么污耳的话。”

    生了三皇子和五皇子的齐妃最是生气,强压怒火,道:“臣妾的三皇子和五皇子虽说不是顶聪明的孩子,但在人伦常理上,绝不会犯错,又怎会和九公主之间有事?再说了,九公主是我们几个姐妹看着长大的,九公主品行如何,我们心知肚明。你如此污蔑皇族,到底什么居心?”

    璃妃身为秦紫玉的生母,不能不说,也不能说多,她咬咬唇,滴下几滴眼泪,道:“因臣妾幼时之事害得玉儿痛苦,臣妾本就自责了八九年。关于那个人,臣妾和玉儿这一生都不想再听到,却不知这世上还有人喜好在别人伤疤上反复撒盐的。遥嫔,你怎如此心狠?”

    四位宫妃同仇敌忾,明昭帝本就怒火中烧,再被她们言语一激,更是气到身颤。秦紫玉离他最近,发现了他的异常,赶紧起身,扶了他道:“父皇,父皇您还好么?钟公公,快召太医!”

    明昭帝顺了顺气,一抬手,道:“太医就不必了!叫两个侍卫来,把遥嫔,不,遥初柔捆了,即刻送到寒瑟宫,褫夺封号,终身不得离开!”

    遥初柔美目大睁,眼泪颗颗滴落,声嘶力竭诉苦:“皇上!皇上臣妾不要去寒瑟宫!那是冷宫啊,常年闹鬼,进去的宫妃没多久就死了,臣妾不要……”

    “放肆!遥初柔你已不再是嫔了,还敢自称‘臣妾’?”钟礼瞪着她。

    遥初柔讷讷点头:“是是,钟公公说得对……皇上!民女,民女知错了!这辈子都不会再说那些话,求您,求您看在以往的情分上,饶民女一条性命吧!”

    她咚咚咚地磕头,地面很快洇出血迹,看得明昭帝心中划过一丝犹豫。

    几个宫妃见明昭帝没有立刻开口,猜到这枕畔人在动摇,顿时都一阵慌张。

    正思索要说些什么好,就听秦紫玉道:“父皇,您生性善良,不爱杀戮,那寒瑟宫确实常年死人,遥初柔去了,一定也凶多吉少。”

    “……”

    宫妃们面面相觑,都道秦紫玉傻,别人都要把她辱得一文不值了,她还要帮忙求情?

    秦紫玉又道:“玉儿曾听说,遥初柔要过别人性命,既然如此,何不让她削发为尼,遁入空门,整日茹素吃斋,既是为她自己洗脱罪孽,也是超度那个小宫女,更是为皇室祈福。”

    遥初柔傻了,一字一顿呢喃:“我不当尼……”

    “皇上,臣妾觉得九公主说得在理。您如此善良,我们姐妹几个也看不得血腥事,不如放遥初柔去寺院罢。臣妾记得有个莲华寺极好,日子虽清苦了些,可正好修身养性。”

    齐妃抿抿唇想笑,谁不知道莲华寺破破烂烂还远在天边,遥初柔这一去,跟流放差不多了,九公主真是好手段。

    明昭帝思索片刻,虽然他也知道莲华寺的情况,但确实比寒瑟宫好上数倍。更何况秦紫玉拿出的理由便是给他台阶下,他顺应女儿和皇后的意思,是最好的选择。

    “罢了,既然九公主亲口为你求情,皇后也不计前嫌,遥初柔你便去莲华寺,稍后启程。朕,一刻也不想再见到你!”说完,明昭帝拂袖而去。

    “皇上——”遥初柔凄惨大叫,却是于事无补。

    

    http://www.gdbzkz.com/shangshenfurentaohunle/11519836.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gdbzkz.com。鬼吹灯手机版阅读网址:m.gdbzkz.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