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吹灯 > 上神,夫人逃婚了! > 第十一章 互相利用

第十一章 互相利用

    不知是出于恶作剧还是怎样的心境,阴姬把江亦牢牢挽了一路,直到江亦说到了,她才终于撤手。

    “我双亲尚在,你别神叨叨的,吓着他们。”江亦声冷,随后迈步走在前面。

    几个家丁原本正在布置灵堂,看到自家少爷完好无损的回来,登时跟雷劈了似的,动作定格,瞪大眼睛看着他。

    “我回来了。”江亦淡看他们。

    话音一落,站在最高处的两个男人立马从梯子上滚下来。

    大门口叫声此起彼伏:

    “哎哟!”

    “啊!”

    “啊——”

    阴姬见着几个大男人怕成这样,心里好笑,一时不察笑出了声。

    江亦瞥她一眼,往自家台阶走。

    几个大男人吓得屁滚尿流,双腿发软,屁股贴在地上费力挪着,半晌也没见挪进门槛。

    江亦脸色更加阴沉,道:“我没死。”

    “可是……可是昨个儿老爷带小的亲自去了刑场……”一个家丁磕磕巴巴勉强说话。

    “那可见到我的尸体?”

    “没没没有……”

    江亦讥诮:“所以我还活着。”伸手,“鬼是没有温度的。不信,你试试。”

    那家丁眼见少爷的手已经伸到面前,不去碰碰倒也说不过去。想着往日里自己也没做什么亏心事,他把心一横,暗道死就死了,眯着眼睛一把抓住江亦的手。

    咦,暖的。

    “少爷,您真没事啊!”那家丁大喜。

    “嗯,进去告诉爹娘吧。”又看一眼头顶的白花,眼神厌恶,“都扯了!”

    “是是是。”几个家丁忙从地上爬起来。

    阴姬红唇抿成一线,想笑不敢笑。

    她是不明白,鬼有什么好怕的。

    要她想,有些人比鬼可怕多了。

    江亦原本不打算管傻愣愣的阴姬,但一想自己爹脑子精光,不好糊弄,带着她好歹能打个幌子,也就转身道:“走了。”

    “哦。”

    跟着江亦在大宅子里曲曲折折,一切物什在她眼里都是新奇的。她的视线一直左飘右晃,看看池子里小朵小朵的金黄色睡莲,又望望挂在折廊上精致的鸟笼。身子虽然在江亦身后,但她魂儿已经荡到了那些趣事身边,怎么收都收不回来。

    江亦发现了,嗤之以鼻:“没见过世面。”

    “世面是什么?”阴姬愣了愣,又兀自揣度,用指点了点一直在看的翠蓝色羽毛小鸟,“它叫世面吗?”

    江亦被她一噎,有些自讨没趣。

    阴姬不太会察言观色,没等到答案,她自顾自道:“这小鸟的名字真奇怪,叫‘世面’?我在乱葬岗看到的那些,好歹还叫什么‘燕子’、‘麻雀’……”

    “你闭嘴吧。”江亦额角抽搐,忽然觉得带她入宅可能是这二十七年来他做的最傻的一个决定。

    阴姬用手指搅着发丝,存心气他:“为什么要闭嘴,这里又没外人,我说话他们也听不懂。而且我就想和你多说两句话,不可以吗?这里很多东西我都不明白,你教教我呀。”

    “……好烦。”

    阴姬越发觉得有意思,继续:“我不烦呀,跟你说话我觉得很有趣。可能是这些年来我在乱葬岗也遇不上一个能正常聊天的吧,所以看到你我可高兴了!”

    “我不高兴。”

    “没事,我会让你高兴的。”阴姬笑得灿烂,“乱葬岗其实很有意思,那些鬼们经常互相泄密,我就偷偷摸摸听着。等你有时间我就跟你讲讲,你听了一定会笑!”

    “……”江亦一个头两个大。

    他用手抵着额角,加重力气揉按。

    “阴姬,你闭嘴,我就高兴了。”

    阴姬眸底划过一丝诧异,而后双唇一抿,乖巧望着他。

    似乎在问,高兴了吗?

    “……”江亦一口气憋在喉头,好歹没喷出血来。

    恰好沿路有几个丫鬟走近,见到江亦先是吃惊,脸色微变,还是行了礼。

    目光落到阴姬身上时,吃惊的眼神都化为了促狭。

    “少爷,这位是新夫人哪?”领头的丫鬟眼风一挑,跟阴姬之前见过的那个脂粉女子神色竟有七分相似。

    莫非这也是江亦相好的?阴姬头疼。

    江亦沉默几秒,被丫鬟一提醒,他倒是想起一件事。

    既然父亲和家丁是亲眼见了他被砍头,那父亲对他死而复生肯定会有疑问。就算带着阴姬,父亲肯定也会对此纠缠。要是把对自己的重点放去阴姬身上,她一不会讲人话,二不会说谎话,可能过不了半天就把知道的全部比划出去。

    如此,倒不如直接用她来混淆视听。反正她也会在这里长住。

    心思已定,江亦唇角一勾,开口“嗯”了一声。

    随后在丫鬟们震惊的眼神当中,江亦伸手揽了阴姬的肩,头也不回的快步离开。

    “少爷刚刚是……承认了?”一个丫鬟问身边另一个。

    “是啊……我们都听到了。”

    “没想到少爷竟然也有收心的一天,要娶姑娘了!”

    领头的丫鬟眼神恨恨,攥紧手中丝帕道:“娶?!那我以后算什么?!”

    “笑话呗,嘻嘻!”其余早就看不惯她的丫鬟们笑得东倒西歪。

    ……

    一路上阴姬也沉浸在他的“嗯”中。

    ——少爷,这位是新夫人哪?

    ——嗯。

    “你‘嗯’什么?”阴姬终于回过神来。

    江亦将她带入自己房间,快速合门,还插上了门闩。

    “你……关门又做什么?”

    江亦一手按住门,把她圈在自己眼前,一字一字认真道:

    “你听好了,我承认你是我的女人,并非我对你有意思,而是你救了我,以我爹娘的性子,势必要我给你名分,与其让他们多嘴,不如我先下手为强。”顿了顿,“我二十七了,家里一直在催我和那谁家小姐成亲。你知道我不是个能让女人管住的人,刚好发生这事,我们认识了,就在一起凑合凑合,给他们做足面子。接下来的时日,你安分当我的幌子,我给你地方住着,双方得益。”

    “哦。”阴姬一脸懵懂。

    “你听懂了?”

    “大概吧。”她抬眸,眼神小心翼翼。

    一见她这表情,江亦就知道她没听懂。

    他深深呼吸,提醒自己不能跟个没脑子的白痴计较。

    正准备按捺情绪再重新说一遍,却听阴姬声音轻轻:“就是你利用我,我利用你,互相利用吧。”

    他的心被她语气惹得微微一颤。

    “是。”

    江亦见她眼神茫茫,意识到这样对无辜的她来说似乎不太好,便打算说句什么安抚她。哪知下一刻,阴姬的双眸顿时亮闪起来,满怀喜悦的盯着他。

    “那么就意味着我是你夫人啦!我既然是你夫人,那你要教我好多好玩儿的事哦!”

    江亦那一丝才滋生出点点苗头的同情心顿时消失无踪。

    http://www.gdbzkz.com/shangshenfurentaohunle/11519722.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gdbzkz.com。鬼吹灯手机版阅读网址:m.gdbzkz.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