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吹灯 > 日暮乡关归何处 > 第七十七章 貌合神离

第七十七章 貌合神离

    日子如煮温水,在拾光处缝补旧时的残梦。在灯火阑珊的时候,执浊酒一壶或许刚刚好。

    疏禾在书房里呆的时间越来越多,在书法方面获得了不少的进步,何欢觉得夫人再练习数月就能跟将军的书法功底相提并论了。

    疏禾自己也是非常高兴的,为了肚子里那货,她甘愿做很多自己并不热衷的事情。虽然最开始的时候自己并不热衷,但一直坚持也是一件很有意义的事情,所以她变得专注而痴迷起来。

    兵书是不能完全看懂的,她连猜带蒙,心想——“反正你爹到时候会教的,我能做的,就是帮你养成一个读书的习惯!”

    嗯,这人啊,还挺有自知之明。

    吴妈每天都亲手做膳食与她,疏禾吃的不少,就是不见长胖,把老人急的不行,对吴妈来说,一定要把疏禾养的白白胖胖的她才放心。

    疏禾每天都会想想将军,更多的是想自己肚子里的孩子,想孩子会是个什么样子,想他会有什么喜好,反正都是乱想。每天必备的就是想这两个人,看书习字,散步喝汤,好像一切都成了一个模式,在无限循环。

    尽管如此,她没觉得无聊,也不觉得失落,反而还有了兴头,每天过的有滋有味。不敢偷溜出去习武,就在脑子里练,每晚睡着之前都会在脑子里练个百八十来招,她觉得她肚子里的那货将来一定是文武双全,要不然怎么对得起她每天如此煞费的苦心。

    自从有了身孕,吴妈就搬来跟何欢一起住,为了方便照顾夫人。吴妈每晚都会在灯下缝小孩儿穿的衣裳裤儿,因为不知道是男是女,干脆每样的都缝,疏禾的女红实在拿不出手,连看的份儿都没得,乖乖睡觉才是正经事。

    将军出征后,常婉一直尽心竭力的在暗中打点将军府,虽然比不得将军在府里的时候那么热闹,一切都还正常。将军让她盯紧的那两位,也都是安分守己的;一个每天醉心于琴棋书画,一个每天处于孤立无援的孤独中。将军安排给她的人,都是一把好手,她的日子也过得平稳不急。

    不知从何时起,常婉竟然犯上咳疾,起初是晚上受凉才咳几声,后来咳的次数越来越多,情况也越来越严重,尤其是晚上的时候,她因为咳嗽而无法安眠。

    咳的越来越厉害,现在连早上都会连续不断的咳嗽。她想,这不是个好兆头,得尽快医治。要是落下个病根,那可不得行,要是这咳疾跟着她一辈子,那就是一大折磨。

    她暗中托身边的人寻了治咳疾的草药,开始喝药还见药效,咳嗽没那么厉害,可时间久了,喝药也于事无补,咳嗽还是那么厉害。尤其这两天,早上咳的越来越厉害,时间也越来越提前,由于长期睡眠不好,影响身体健康,整个人看起都单薄了很多。

    她每天都是扳着指头数时日,将军走了两月有余了,现在已是仲春,正是农忙时节,不知道将军的那些庄园现在怎么样了,农事忙完了没。她跟身边的小五商量,让小五去庄园看看,千万莫误了农事。

    第二日,小五出府,去所有庄园查看一番,秧苗下种,绿茵茵的一片,很养眼。回府报告给常婉,她自然是高兴的,小五顺道抓了几剂药,专门治咳嗽的。将军吩咐过小五跟子风,一定要打理好府里的事务,也一定要保证府里人的安全,他自然是要尽心照顾常婉的。

    重新抓回来的药,喝了还有点效果,常婉睡了几日安稳觉,既然有效果,下次还去那家拿,小五说他去。常婉心里又有了盼头,府里异常的安静,总是让人心里不踏实,可一直都没出什么事情,她也就在提心吊胆中过日子。

    府里的人都盼着将军能早日归来,估计也有人是不想的。

    太子派去的人已经混入了军队里,一路上也没人发现,十万人马,不是每个人都见过面且熟知的,所以混进去的人暂时在里面也不会被发现。

    一路奔波,已经行了两月有余,要是全部是骑兵,早到达不知多少时日了。只可惜七八成是步兵,行动缓慢,本就路途遥远,加上粮食和军备之物沉重,行动更加缓慢。

    督帅又是金贵的主,行一程就要歇息一阵,这让将士们有苦难言,统领都给将军说要提快进程速度,关暮远跟督帅商量,自是无终而返。

    幸好番邦不是想占有大原国的土地,若是想侵犯,不遵守战争之约,提前就开打,估计等他们赶到时,已经凉了。不得不说,番邦即使打仗也是很君子的。

    将士一致自动加快速度,作为督帅的九王爷,自是没什么好说的,只是在心里暗暗记了将军一笔。

    全将士一心,连夜赶路,终于在四月中旬赶往西北,在离沉沙关外三十里的一处戈壁荒漠安营扎寨。此处是大原疆土,都是戈壁滩,不是草原也不是沙漠,这里还有一条小河,是安营扎寨的理想处所。

    安营扎寨,存放粮草,休养整息,花了三日时间。刚一到边境,就写信给云暮。

    云暮知道将军到达边境,心头终于可以舒坦一些了,但是信上说九王爷被封为督帅同行,刚刚的那点喜悦被扫的一干二净。有督帅在,一切听督帅的,将军就是他手里的刀,打不赢是刀不够锋利,打赢了是督帅会使用刀。唉,随之而来的是无限的惆怅。

    结盟军队早已等候多时,使者来报,说大原精兵已在沉沙关外集结并安营扎寨。以北宛王之子赤达奴和大食国之主将古引口为联盟的“赤古盟军”,也在北宛境内离沉沙关不远的地界驻扎起来。

    盟军力量强大,北宛有贺伦达部落的贺加德和其幼子贺真助战,又派出最得力的赤连破将军;大食国以古引口为主帅,外加万俟达主将和库汗谷、库汗非两位将军,这支联盟军队的势力不容小觑。

    身在北宛的关镇知道此次联盟的阵容,自是忧心重重,他替自己的儿子担心,但是又传不出消息。自打双方约战开始,他就被软禁隔离起来,不能出去跟任何人接触,也没有人能潜伏进来找他。

    虽然被监禁,但是不缺粮少吃,北宛王派人按时送饭菜,随身的衣物也能避寒,就是无比的焦心,他担心他的暮远此次战争会吃亏,但他自己也无能为力。

    两国开战,先礼后兵,战书定于三日后,双方约定时日后自会准时赴战。

    军队抵达西北,督帅一封书信送回大原皇宫,皇上看到自己儿子的来信,迫不及待的拆开,一看信上的内容,甚是满意,当即夸赞了一番。

    一旁的太子随声附和,这个时候他不会给自己树立不好的形象。信上内容说对方兵弱,不堪一击,准能一举拿下盟军,替皇上开疆扩土。

    皇上自然最喜欢听这样的话,要是一举拿下北宛跟大食,他的疆土版图又将增大许多,想想就很兴奋,也很美好。皇上还沉浸在九王爷给他制定的安乐梦中无法自拔,太子就收到了他自己人送来的信。

    看完内容,也是高兴的,信上说的内容跟皇上收到的完全不一样,看来他这个九弟是自己给自己挖坑呀!很好,都不用他动手,九王爷就在给自己挖坑,就是不知道到底能埋多深;可他一想到关暮远,诺大的武力,就觉得可惜,他得保住这力量。

    如今看来,九王爷跟关将军是肯定合不来的,就凭着一封信就能致关将军于死地。毕竟在皇上眼里,敌军很弱,对方那么弱,若是还打不赢,皇上肯定不会放过将军的。这也符合他的心意,派去挑拨之人根本就是多此一举,不用挑拨就合不来,太子想——真是天助我也。

    他要做的就是如何帮到关将军,让他为自己所用。一番思索,提笔书信一封,把九王爷给皇上的信的内容告诉关将军,让他心底有数,早做准备,这只是一点;最重要的就是让将军知道九王的真面目,让他们彻底翻脸。

    书信一封,连夜送出,快马加鞭。

    http://www.gdbzkz.com/rimuxiangguanguihechu/12623237.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gdbzkz.com。鬼吹灯手机版阅读网址:m.gdbzkz.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