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吹灯 > 日暮乡关归何处 > 第五十六章 离别

第五十六章 离别

    疏禾在院里翻一本兵书,这本书是她从关暮远那里耍赖混来的,关暮远也是难得见她看书,她要就给了她。说也奇怪,她本对高雅的事都没兴趣,奈何她对这本书就是看的入迷。

    云暮从正门进来,这次没经过她的允许他就自己进来了。他进门就看见疏禾在院里的石桌上看书,好像很着迷。一旁的何欢,看见云暮,赶紧招呼,自从夫人与将军和好,夫人对将军身边的人也很好,她自然也就不用注意什么的。

    云暮抱拳作揖,“夫人!”

    疏禾闻言,抬头,就对上云暮的深色双眸,她愣了几秒,才收回视线。

    她笑着招呼云暮过去坐,又吩咐何欢沏茶。

    云暮施礼谢过她,就乖乖的过去,在疏禾对面的石凳上坐下。他瞄了眼它前面的书,是本兵书,云暮心想什么时候竟然喜欢看书了呢!

    何欢将两杯茶放在他们各自的面前,退回屋去。

    云暮端起茶抿了一口,随口问了句:“夫人喜欢读兵书吗?”

    疏禾掩饰不住笑意,也丝毫不掩饰的说:“没,这本书是我从你们将军那里赖回来的,随意翻翻,我对那些都没兴趣的,也不怕你笑话,我就对这本书还能勉强翻翻,而且,咳、咳,我连书的名字都不识。”

    云暮正含着一口茶,听她最后说连书的名字都不认识,差点喷出来,为了不喷出来,他硬生生的吞下去,哪料内笑岔了气,竟是把自己呛到了。

    她一点都掩饰,“我说了嘛,不怕笑话。”

    云暮赶紧回复说:“没有,没有,我看那字有些复杂,一时也没想起来是什么字!”

    他心道:“果然是一点都没变,一看书就睡觉的人,能认识几个字呢!”

    她听他这么说,明知是给自己面子的,还是就当真。

    疏禾很久没看见云暮了,自从上次骑马后,一直想当面跟他致歉的。她现在仔细看看云暮,这次没瘦,稚嫩退却不少,看起更像个男子。只是眼眸还是那么深沉,看起还是极孤寂的那种。

    她说:“对不住啊,上次害你坠马,伤,很久才痊愈吧!”

    云暮深情望着她,忙说:“没有,伤不重,很快就愈合了,夫人不必介怀。”

    云暮从怀里取出一样东西,递给她,“夫人,这是给您的。”

    疏禾望着他手里的玉佩,没有立即接过来。那玉佩还有裂痕,她知道那肯定有特别的意义,若是无特别的意义,有裂痕的玉佩也不会送人。

    她故意扯出一丝笑,笑说:“这次不会又是替你将军送东西来的吧?”

    云暮闻言,先是一怔,后立即恢复表情,也笑着回答:“夫人都知道啦!我......以前都是将军托我送的那些......”

    她当然知道以前都是在替将军送,她也没别的意思,就是逗逗他。

    云暮调整自己的语言,接着说:“这次不是将军托我,是我自己想送您的。”

    疏禾见他一直伸着手,于是接过玉佩,在手里轻轻的摸,温润。她仔细看看那玉佩,年代久远,虽然有些裂痕,但不会裂开。

    她认真的说:“我看这玉佩对你来说,应该很特殊,意义深刻,也跟随你已久,这么贵重的东西,我不敢收,你的诚意......”

    云暮笑容尽失,一种痛苦漫上来。

    他尽量让自己的言行如常,“是,这玉佩对我来说很特殊,意义深刻,所以我想送您,想您替我保管。”

    疏禾望着云暮,她发现那个孩子,怎么看都是哀伤的,在他身上一定发生过很多事吧!她的心迫使她说不出拒绝的话来,只是一种没来由的难受。

    她感觉自己什么也说不出来,“我......”

    “夫人,我......我,能当您弟弟吗?”

    那一刻,她的心竟是痛的,望着眼前的人,熟悉有、陌生有、心疼有,还有不忍心。

    他望她,心绪复杂,心在滴血......

    他鼓足勇气说下去,“我本来,有一个姐姐,她是个像风一样的女子,不爱女装爱男装,她不喜欢琴棋书画,就爱骑马、喝酒、打架。我小时候不敢骑马,她就抱着我、丢马背上后就不管我,我从马背上摔下来,她就把我再抱上去,摔过跟头的我,自然就抓着缰绳不松手,再以后我就没摔过了,再后来我就会骑马了。”

    疏禾听着听着,就好像自己也有个弟弟一样,她问:“你跟你姐姐很亲密吧?”

    “姐姐对我很好,她会带我骑马;会帮我打架;会把最后的一口饼留给我;她会替我背黑锅,即使被打破手背,也会对着我笑,说没事;最后家里来了贼人,姐姐就把我藏起来......”

    终是说不下去了,他微微仰头,努力把泪水吞回肚子里去。

    疏禾听了很难过,竟然很想哭,但是好像跟自己没关系,她尽量使自己保持平静,轻轻的说:“你一定很想她吧!”

    云暮静静的看着她,一字一句的说:“想,很想,一直都想!就是不知,她何时能想起我!”

    尽力控制不稳的情绪,她也没听出他话里的意思。

    她小声说:“所以,你是想我当你姐姐吗?”

    云暮说:“是,因为我一看到夫人就能想起她!”

    她说:“可我不是她,也没她那么好!”

    云暮说:“有!”

    疏禾看着云暮,许久,终是点了头。

    那一刻,他的心,崩溃成河。

    她摸着手中的这块玉佩,柔软,温润,还有温度......

    他说:“夫人,不,是姐姐!我要去边关了,特意来跟姐姐告别。弟弟此去,少则数月,姐姐在将军府,一定要保重身体,切勿多思忧虑;若是想骑马,也不可莽撞,切记不可松缰绳,身边多带个把人;府里的关系要打理好,若是应付不来的就跟将军说,将军会保护姐姐的;姐姐要跟将军好生过,将军事务繁忙,府里府外都要应付,将军很不容易,姐姐要多体谅,不要跟将军置气!弟弟走了,姐姐要照顾好自己,多保重,等弟弟归来时,定与姐姐骑马、喝酒......”

    疏禾听着她这番话,听他一口一个姐姐,心里,泛滥成河!

    疏禾心道:“这该是有多想他的姐姐,才会把一个外人当作他的姐姐呢?”

    云暮说完这番话,起身就走,他不敢再呆下去,哪怕再多呆一秒钟,他就会哭,他实在忍不住了。

    疏禾跟在身后,“等等!”

    他闻声停下,立定,不敢转身看她,只一眼,就能轰塌。

    她赶紧进屋,从柜子里取出那套她穿的衣服,就往外追。

    幸好,他停下,还没走。

    她追至他身边,把那套衣裳递过去,“我也没什么好的东西给你,这身衣裳是男装,我穿过一次,你说你姐姐喜爱穿男装,我把它留给你,你穿或留,姑且当个念想吧!”

    云暮转过来,接过衣裳,忍不住看她一眼,就红了眼眶。

    他说:“这已是最好的了!多谢......姐......姐姐!”声音断续、哽咽的令人心疼。

    她对上他泛红的眼眶,心刺的生痛,看见几缕头发从他鬓角落下,胡乱贴住他的脸颊,她踮脚,伸手给他抚顺,还看见他头上的簪子磨的刮花。那一刻,他豆大的泪水翻越而下,落在她手背上。

    她怔怔的看着落在自己手上的泪水,一翻手,手掌湿润,她的心是真痛,喉间哽塞的无法呼吸。她忘了自己踮着脚,对上那双眼,眼角开始朦胧。

    云暮忍不住,将她紧紧的抱在怀里,她感觉呼吸都是多余的。

    “姐姐!”

    泪如雨下。

    她伸出双手回抱他,轻轻拍他后背。

    “诶!姐姐在!”

    她伸手,取出自己头上的簪子,那是她一直戴的簪子,轻轻的插进他的发里。

    “我把这根簪子给你,从今以后,姐姐我就真的是你的姐姐,你就真的是姐姐的弟弟了!”

    泪如决堤,抱得更紧,他轻呼“姐姐!姐姐!姐姐......”

    她轻声应:“诶!弟弟!”

    云暮抱得更紧,忽然松开,看她一眼,将衣裳抱紧在怀里,后退、后退,嘴上喊着“姐姐,保重!姐姐,保重......”

    转身狂跑。

    他听见身后传来“保重!弟弟!”

    一人,一马,从将军府奔向关外,那人从马上回头望,嘴里喃喃“保重......”

    http://www.gdbzkz.com/rimuxiangguanguihechu/12623215.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gdbzkz.com。鬼吹灯手机版阅读网址:m.gdbzkz.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