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吹灯 > 日暮乡关归何处 > 第四十九章 她说过,来生见

第四十九章 她说过,来生见

    贺真从医馆出来,去了刚刚的布行,也去订做衣裳,顺便从登记簿上瞄了眼刚刚取衣裳的是何人,不是顺便,是专门去查看登记簿的。

    登记簿上记着时间,姓名,没写地址,姓名那行写着“吴氏”。真是谨慎,什么信息都没留下,看来此人不简单。

    他想起跟踪她的人去的是万花楼,抱着试试的心态,贺真也去万花楼。

    运气不错,进去转了一圈,就看见那个人的背影,旁边是一个女子,两人不知道说了些什么,那女子就下楼出门。

    哈,运气是真的好!那女子刚出去,他正欲动身,就看见一楼角落里有个人跟着出去。

    他心道:“这都什么啊,跟踪?被跟踪?全被我撞见,这什么运气!”

    感觉没啥大意思,他只是对那个人好奇,有一种特殊的感觉而已,不想搅入别人的是是非非。这样一想,就走出万花楼,直接返回自己的住处。

    贺真回到客栈,在柜台要了一坛酒,就上楼回房。

    他一边喝酒,一边回想往事,想着喝,喝着想,没多久就感觉脑子乱糟糟的。

    那年,他眼睁睁的看着自己喜欢的人跳下断崖,却没来得及救回她。

    她是个明媚又如风一样的女子,善良、聪慧。鹅蛋脸,柳叶眉,眉眼如画,笑若夏花;动若脱兔,静也若冬风,蹦跶的比男孩子都厉害,她的祖母也很是无奈。

    她不是贺伦达部落的人,却从小就生活在贺伦达部落,她每天都在马背上过活,跟部落的人赛马、打架,不服输,输了也不气馁,就是打不死、也不要命的那种人。

    部落的女子渐渐地都变得跟她一样,打架、赛马、摔跤,样样行,那时部落的人都说她嫁不出去,有一个男孩在一边不远的地方守护她,在心里说:“嫁不出去最好!”

    他想到这些的时候,忍不住又灌自己一大口酒。

    再大些的时候,就常常看不到她,听阿爸说她回家了,她的家里有个王宫,果然,她是个公主。那时候他就在心里发誓,一定要成为最厉害的勇士,要保护公主。

    慢慢的,看见的次数就少了,她不再与部落的人摔跤、打架。阿妈说她长成了亭亭玉立的姑娘,不能再像小时候那样跟男孩子混为一团。所以与她的距离越来越远,他觉得到最后连他是谁她都不记得。

    但是他不会忘,永远不会忘,那个小女孩跟自己一起在蓝天白云下、策马奔腾的时光和样子,他会记得一辈子。

    哪怕她真的不记得自己是谁,那又有什么关系呢?反正自己记得她就好,不需要她也记得。

    后来会长达数月不见,见也是远远的望一眼,那时候她的祖父还是部落的王,身份尊贵,平民无法靠近。她穿着漂亮的裙子,梳着好看的头发,变的跟以前不一样了,但是她那明媚的笑脸没变,笑若夏花。

    虽然与她逐渐成为平行的两条线,但是想保护她的心从没变过,还是要成为这草原上最强的勇士,只为保护她。

    所以他逼迫自己努力,炼武的时候至少花比别人多三倍的时间练习,通读兵书,磨练阵法。徒步在草原上与马赛跑,练速度;寒冬在冰河里憋气,练忍耐力;太阳升起之前推着巨石上山顶,练臂力......

    逼着自己变强大,让自己有资格站在她身旁,只为保护她。

    什么都不想得到,远远的看着就好。

    终于,他渐渐地变强,能打赢部落的人,能打赢隔壁临近部落的人,能靠近她的祖父,但是没怎么看见过她。

    直到有一天,贺伦达部落的王对全部落的人说:“谁能帅部落精兵助北宛一臂之力、迎战大原贼人,杀敌数多者,就继位我贺伦达部落的王座!我老了,拿不动刀枪,这王座本就属于强者!”

    那时整个部落都乱了,敢迎战的不少,但大多是有去无回,成为敌人刀下的一缕冤魂。

    贺加德是这个部落的武士,当有去无回者越来越多,他既心痛又气愤。贺真想到他心中的那个承诺——保护公主,心急如焚,于是向阿爸觐见,提出上战场的请求。

    贺加德对自己儿子的能力是知道的,老大擅挽弓飞箭,箭无虚发,百步穿杨不在话下,被称为“箭狼”;老二擅大刀长戟,是出了名的“刀狼”;小儿文武精通,虽还没几位兄长那么有名气,但是他心里清楚,那才是这草原真正的一匹狼。

    狼儿子向自己提议可上战场,整个部落望下去,也属他还有迎战的勇气。一拍即合,不是奔着王座,是奔着保家护国而去的。

    贺伦达部落依靠北宛生存的,北宛王后还是这部落之主的嫡女,两者关系理不清,一方有难,当鼎力支援。唇亡齿寒的典故都听过,但愿也都懂。

    战争长达数月,经久不下,最后狡猾的大原人挑起王室内部纷乱,出现叛徒,废旧立新。大王和王后皆命丧于叛乱中,只有公主逃出来,凭着一股仇恨,一匹白马,一柄长剑,冲向沉沙关。

    他还记得,狼烟四起,战鼓雷雷,两军对垒,悲怆又激烈。一声马鸣,悲壮的响彻云霄,一匹白马,飞踏而来,马脖子前的铃铛,响的欢快又刺耳。那铃铛声,他熟悉,在草原部落听过,在梦里听过,一听就是十载。现在都还能听见,在心里。

    众将士看清来人,惊呼后是悲壮的哭泣。一袭浅色青衣,已经破乱,满是污痕,想必逃出来极其不易。长剑在手,眼神狠绝,整个人都包裹在戾气中。

    他从没看见过她这个样子,不寒而栗,那一刻,他觉得好像从没认识过她,明媚不见了,夏花不开了,他痛心棘手,但是他别无他法,灭国丧家之恨已生根,会成参天大树。

    众将士纷纷劝她回去,贺加德安排副手保护她。

    她说,铿锵有力的说,“既来此,就没想过回去!”

    贺真那时候才知道,仇恨竟然可以让人如此无畏,不过他早已知道,她就是那种不怕死、不要命的人啊!

    所以自己能为她做的,就是把自己的铠甲脱下扔给她,跟她同仇敌忾,与她并肩作战。

    她抓住扔过去的铠甲,望了他三秒,什么都没说,把铠甲套在自己身上,铠甲在她身上挂着,能看见大大的空隙。他想这身铠甲不合她身,以后重新做一身给她。

    哪有什么以后,那以后有的只是生离死别。

    他将整坛酒举起来,猛地往嘴里灌,那种呛辣到要窒息的感觉真好,比没日没夜的想念一个再也见不到的人好。

    风声鼓起战旗,哀嚎,发丝朝着风的去向纷扰,他看见她充满戾气的眼睛变得哀愁,定定的望着敌军。他顺着她的视线,就看见对面那个人,褐色战马上一少年,戴着盔冒,也能看得见他泛光的眼睛,那眼神不全是敌意。

    那一刻,他明白了,恨意更甚。

    他看她的嘴角扯出一个幅度,那是痛苦的笑,绝望、哀伤,爱恨情仇全都在这强扯出的一丝苦笑里,最后化为一滴眼泪,被风吹落,落在风沙里。随着低头,一声嘶声裂肺的“驾”,人马如离弦的箭,一眼万里。

    他是最先反应过来跟着冲过去的人,其他士兵紧着他。

    他挥鞭狠抽马臀,离箭而发,他还是只看见她纤瘦的背影飞奔在狂风里。

    她那决绝的背影停格在记忆里,是他这一生的绝想。

    刀光剑影,战马哀鸣,团团的将士将她围住,她拔剑死命抵抗。他赶到了,从她身后杀出一条血路,终于靠近她了,两马背向而立,他还是只喊的出一声“公主”!

    那一刻,他不知道怕是什么,痛是什么,血也只是一种颜色!

    他只知道,要保护她,成她最好的勇士,是她最好的铠甲。战场混乱,拼死保护,可还是......

    睥睨敌军,出手凶狠,招招见血,拔剑向来人就砍,管他是谁。他看见她杀红了眼睛,尽管发髻歪乱,尽管满是血污,他也觉得好看。

    直到敌军一声怒吼“少将军!上啊!”她才停手看了眼那个人,那个人迟迟未动,主帅盛怒,命令他出战。

    终于还是来了,那人踏马而来,马鸣剑响。

    她也只是愣了一瞬,抓紧缰绳,白马嘶鸣扬踢,从众士兵头上跨越出去,直奔那人。

    两马靠近,勒绳马止,恨意丛生,拔剑就刺,那人只是挡剑,并不出招,二十来回合都是如此。

    敌方见如此,大批人马向她涌去,贺真要疯了,他摆脱不了跟他混战的一群人,眼看她快被包围,只恨自己出不去。

    寡不敌众,他从余光中看见她被刺了一剑,剑出血飞,拼死奔过去,可还是无济于事。

    口吐鲜血,处处是剑伤,涔涔冒着血,青衫成红衣,簌簌滴血,白马染成红驾,哀鸣震惊天魂。

    她还是拼尽最后一点力直刺向那个人,那人不偏不倚,旁边将士震惊又惶恐,举剑就刺向那只纤纤血臂。

    他被这一幕唬住,大喊“不要!”

    那人对着将士吼:“不要伤她!”

    她笑了,靠近那人的剑,从她指尖滑落,翻转、翻转,最后直直坠地,插入尘土。

    “不要!”

    不知是那人喊的还是自己喊的。

    一柄长剑直直落在她肩头,她整个人险些坠马,她看了一眼肩头的剑,手臂紧绷,剑弹出去老远。

    她看着他,笑!

    贺真还在与自己身边的大将殊死搏斗,余光看见她周围的将士停止进攻,只是将她团团围住。

    “那是敌国的公主,生擒,可领赏银千两!”

    一个声音扰乱了暂时的平静,接着就是骚乱。贺真只觉不好,生生从腹部运起一股内力,攻击对方数人,伤了敌方,却也伤了自己,一股热乎的甜腥的液体漫向喉咙。

    他顾不得那么多,他只有一个想法,救她,不能让她被捉住,直直奔向她。

    敌方突然传来捷报,“北宛王室已降,新王赤伦哈尔登基,两国结番邦之盟约,重归于好......”

    她闻言,还是笑,望着那个人,然后回望她身后的众将士,讽刺的、绝望的、狠狠的,但现在没了哀伤。

    那些想活捉她的人蠢蠢欲动,她忽然收敛笑意,只剩怒意,从混乱的头发里摸取一根钗,狠狠的刺入马臀。

    一声嘶吼,马疯了,横冲直撞,硬是冲出一条血路,带着她狂奔。

    狂奔一路,马背上的她摇摇晃晃,贺真在她身后追,敌方也好多人在追,一时之间,如天崩地裂,马蹄声响彻荒野,风声马鸣声皆是哀嚎怒吼。

    奔至关外三十里断崖,马蹄停,嘶吼哀鸣,她俯身紧贴马儿,抚摸它,血从她手臂流下,顺着流过马儿的脸颊,马儿颤抖,耳朵绵绵,口中哼出哭泣的声音。

    她说:“我的好马儿,我现在只有你!但是我不能再陪着你了,走吧,去很远很远的地方,不要被捉住。”

    翻身下马,扶着马背才站稳,后退,后退,趔趔趄趄的,马儿也跟着她移动,她想摸它,但是抬不起手来,用头去触摸马儿的脸,马儿低泣,歪头靠着她,眼睛微眨,两行泪水就越出眼眶,落到她的脸上。

    她对马儿吼:“不准哭!跑!快跑啊!去哪儿都行,不要被捉住!”

    行至崖边沿,纵身一跃,直直地、静静地坠落,贺真赶至崖边,伸手,什么都没触碰到,绝望将他包裹的死死的,感觉不到呼吸,心塞、心痛,一口鲜血喷出,顺着嘴角下落。

    “公主,不要!”

    “不要!”

    “......”

    一滴血,滴落在她的手臂,她看着他,挤出一丝笑,那一刻,咽喉梗痛,眼睛酸涩。

    一行泪,终是从她眼角溢出,她看他,嘴角张合,好像在说:“贺真,来生见!”

    噙满泪水,那个人越来越小,越来越远,他想去拉她,却被身后的兄长拉住,怒喝“你疯啦!”

    是疯了吗?他想,要是能疯也是好的。

    她最后望着另一个人,无声无息,直至落入无尽的深渊。马儿嘶声哀鸣,在悬崖处转圈,仿佛在向众人求助,可惜没人靠近它。

    仰天长啸,悲恸的撕心裂肺,而后低头抽泣,望着她消失的地方,纵身向前,竟是寻着她去的。

    ......

    贺真把自己灌醉,仰躺在地板上,想想这些年,想想那个人,还是心塞,一股热泪浑浊了视线,溢出来......

    http://www.gdbzkz.com/rimuxiangguanguihechu/12623208.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gdbzkz.com。鬼吹灯手机版阅读网址:m.gdbzkz.com